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章
断青丝
雨木飞扬
3692
历史久远

“你爹也很担心你!”路寒霜轻说道。

听到这个,忙碌的小手微微一顿,但很快便继续忙碌:“哦。”

“唉……”看着她的样子,看来是劝不动了:“那你自己小心,过两天我再来……”

“好,对了把我的药都带来啊!”看着瞬间就飘到外面的身影,阿久拼命的喊道:“真是的,跑那么快干什么,还没交代呢!”

嘟囔着回到小屋,眼光扫到床上人的面容是,却满满的都是幸福。

虽然自己的肩膀还有锁骨的地方都是伤痕,但是救他刻不容缓。配好药拿着蒲扇不停的扇着,每一下牵动着伤痕,痛的她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

挥汗如雨,却阻止不了她煎药的脚步,很快小屋子飘满了药香。三个时辰顾不得休息一下,看着煎好的药阿久擦擦额头的汗珠。

端起小碗,便走了过去。

轻轻地哈着气一勺药递到嘴边,可是那药却顺着嘴角淋了下去,根本进不了嘴。

再试一次也还是这样。

看着浪费的药水,阿久生气了。

“你不喝药怎么会好,这么大人了一点也不乖,快点喝!”赌气的又是一勺药,却依旧流了下去。

看着毫无生气的临无涯,阿久的眼睛蒙上了水雾。

“为什么啊,你说过人一定有希望啊,你为什么不喝药啊……”眼泪流下来,可是床上的人依旧静静的躺着,没有一点反应。

情急之下,阿久含起一口药,苦涩的药水立刻弥漫在嗓子里面,差点呛得她吐了,硬是给憋了回去。

捏着他的嘴,将自己的嘴唇送了上去。药水缓缓地送进他的口腔,为了避免在流出来,一直这样覆盖着,直到进入他的喉咙。

冰凉的却是那样的柔软,这算不算是wen?一边喂着药还一边胡思乱想。

就这样一口又一口,总算是喂完了。

抹抹汗,却发现肩膀已经抬不起来了,原来是自己锁骨的地方又渗血了。撕开那纱布,却发现鲜血已经浸染了纱布,一撕扯连肉都被牵扯着,疼的她紧紧地皱着眉毛,却咬着唇不哼一声。

鲜血染红了一盆的清水,但是比起刚就回来的临无涯却少了很多。当时看着他一身的鲜血阿久真的很害怕,害怕她再也不会醒,还好,他还有一口气。

处理完自己的伤口,阿久轻轻地了一下他的额头:“从未想过我可以和你离得这么近……”

看着外面的天色,她轻轻地说道:“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去采点调理内息的药来。”

忙了一天,加上身上的伤,一旦闲下来就觉得很累,上眼皮和下眼皮就这样开始掐起架来。

桌子上的红烛慢慢的着,直到变成一滩眼泪,东方即已发白。

早上照样给临无涯喂了点药和稀饭,阿久就匆匆忙忙的出去了,到了半下午才带着草药回来。

刚进屋就看见临无涯的嘴角带着血迹,大吃一惊立刻跑过去搭脉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内伤这么重,就怕真的是废了武功。而且你的腿……”看看那被绑的结结实实的一,担忧便浮在脸上。

熬药,因为这个现在这间小屋都是药香味,常年接触药的她自然不介意,只不过其他人就难说了。

俯身,依旧是唇对唇贴在一起将药喂下去。

还剩最后一口,阿久要刚把唇对上,就听见路寒霜的声音响起来:“阿久,你在干什么!”

阿久没注意,一口药因为受了惊吓全数吞进自己的肚子中,苦的她直跳脚。

“师兄,你干什么啊,人吓人会吓死人的!”阿久抱怨,好端端的一碗药浪费了一些,哀怨的看着路寒霜却发现他的脸早就黑的和锅底一般。

“你怎么了?”阿久小心翼翼的问道,从没见过师兄这个神情,有点心虚。

“我问你在干什么!”黑着脸的路寒霜走到阿久的面前,一把拽开她。

“喂药啊……”

“喂药也不需要这样!”路寒霜气结:“这样喂药还不如死了算了!”

“师兄!”阿久不满,怎么师兄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路寒霜冷眼看着那个临无涯要不是阿久在这里,恨不得一掌劈死他,怎么受伤就可以占阿久的便宜是不是。狠狠地瞪上几眼如果可以一剑毙命最好,却也没其他办法。

“师兄,实在是没办法,根本就是喂不进去,一点起色也没有……”阿久有点颓丧,临无涯时好时坏,让她操碎了心。

路寒霜叹口气,拍拍阿久的脑袋:“小心自己的身体……”

“我知道啦……”阿久点点头,抱着自己师兄的胳膊就撒娇。

师兄比她长六岁,处处疼着自己让着自己,自己的小秘密他都知道,在阿久的心里面他就是哥哥。

看她这个样子,路寒霜也没了脾气:“看我给你带谁来了……”

“谁?”

“看!”只见路寒霜一声响亮的口哨,就听见外面的空中一阵犀利的叫声。

“阿蛮!”阿久的眼中立刻闪现惊喜的目光,连忙跑出去只见天空中盘旋着一只鹰,那是师父的鹰,因为自己格外喜欢师父便将它的生活起居交由自己抚养,没想到师兄把它带来了。

“我怕不在你身边,没人保护你,所以将它给带来了。以后有什么事,就让它来找我,我也好放心。”想到那晚老虎袭击,心有余悸:“你爹那里我给你挡着,但是能挡多久我还不知道……”

“哇师兄,你最好最好了!”蹦跳着跑着:“阿蛮阿蛮……”

看着她欢呼雀跃的样子,路寒霜眼中充满的宠溺。

看着那欢雀的样子,路寒霜也是一喜:“阿久,师父最近又要去游历,我跟着去。可是又不放心你,这可怎么办?”

阿久听闻,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你放心,阿久保证一定不惹麻烦!”

“可是……”

担心的话始终说不出来,阿久和这个临无涯明明势不两立偏偏还要有瓜葛,一旦被人发现了,很有生命危险,这可怎么好。

“师兄,你放心。我一定秉承着打不赢就跑的原则!”阿久小脸红扑扑的,大眼睛晶亮亮的,清澈的一点杂质也没有,可是这双眼睛里面是在只有一个人的存在,从六年前开始。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说罢,深情地看上一眼,便一个脚点地人就飞上一棵大树,很快便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个惊得睁大嘴巴呆呆站着的阿久。

不过早已经习惯自己师兄这样飞来飞去的,转脸收起那份惊讶,一个口哨,阿蛮便从天而降站立在阿久的手臂之上。

“阿蛮,想我不?”

“噶……噶……”

“我可想你了……”

“噶……”

好吧,这就是人和鸟之间的对话,和自言自语也没什么差别了。

走进屋,阿久将阿蛮放在临无涯的床头,小心翼翼的说道:“这个就是我经常和你说的大侠,你要帮我好好照顾他知道吗?”

“噶……”又是一个听不懂的回答,但是阿久很满意了。

“不知道爹现在怎么样了……”小声的嘟囔着,似乎很怕被人听见似的,虽然和爹有嫌隙,但毕竟是亲爹,而且深受重伤,这个时候自己不在身边不知道还好不好。

有点迷惘和愧疚,也只是一瞬间而已,爹的身边不少人,自己师父不是去看过了吗。这样想也就放心了,目前最重要的便是治好他。

目光便落到了临无涯的脸上,连续几天了,怎么一点起色也没有,难道自己药下错了?

搭着脉,只觉得内息紊乱,脉搏也是不规律,看来还要下一次针才好。

可是再下针就不是这几个穴道了,要把衣服脱掉,这有点为难,毕竟是男女有别啊。

医者父母心,什么没见过!

于是红着脸将临无涯的上身衣服给,露出那精壮的身体。光滑的肌肤和那线条分明的肌肉差点没让她流口水。

稳稳神:“我可不是占你便宜啊……”

说着,手麻利的开始施针,一番结束,大汗淋淋。

迅速的将他的衣服穿好,人逃到门外去。坐在门槛上,支起小脸看着天上的晚霞,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什么时候,阿蛮也悄悄的落到了她的身边,静静的和她一起思考。

入云的祁蒙山上,在恢宏的建筑里面,只见到一个身穿红色绣着牡丹的女子不停的走来走去。

一双丹凤眼,的鼻子陪着娇小的,那一身高贵的罗裙衬托着她美丽的容颜。繁杂的流云发髻插着一枚金凤步摇,腰上别着翠玉挂件,脚上一双锦绣云靴,看上去雍容华贵。

那张俊俏的小脸写满了焦急:“给我找,你们把盟主弄丢了还好意思回来!给我找!快点!”

跪地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半晌其中一个人才回答:“禀玉小姐,我们已经派所有人去找了可是毫无线索,而且那个地界处于魔界范围内,不敢大肆宣扬……”

“废物,废物!你们都是废物!”欧阳玉大声的叫嚣,和她温雅的样子全然不符。

那个人再一次抱拳说道:“玉小姐,盟主失踪我们也很着急,但是现在其他门派的掌门不愿意在去寻找,甚至有的人认为人已经死了,找是浪费人力物力……”

“什么,他们……他们竟然这样说!”因为生气脸色异常难看,五官也变得扭曲,流云广袖一挥,一边的青花瓷便碎成粉末:“该死!竟然这样大不敬!等无涯回来了我要好好的惩治他们!也不想想这些年没有无涯他们算什么,还不是给魔教欺负的份,现在无涯出事了,就袖手旁观。当初要攻打魔教的主意还不是他们出的,真打起来了各个临阵脱逃,才让无涯失踪,这才几天就说无涯已死,太过分了!”

“混账,都是混账!”欧阳玉愤怒的想要将所有人都杀掉:“我要……我杀了他们!”

“玉小姐……”

其中一个人脸上浮现一丝犹豫。

“说!”

“各大掌门说了,武林不可以没有盟主……”

“什么!”欧阳玉一听,立刻炸开了:“你们说他们又想选武林盟主了?这边无涯还没有消息,那边就已经在准备这个了……”

说着,腰间的软剑一出,便想冲出去。

还没出门,就被一个有力的臂弯给挡住了。

“你干什么?”

欧阳玉一抬眸,看见林思辰一脸的严肃,委屈的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思辰,那些人实在是……”

“玉儿,现在不是动怒的时候,毕竟无涯现在生死未卜,贸然行动只会让他们更加的反叛,我们能做的就是等……”林思辰皱着眉分析道:“而且现在他们的担心也不无道理,魔教教主只是受伤,传闻武林盟主失踪,难保魔教现在一句反攻,所以不是内讧的时候……”

“可是,无涯他……”泪痕挂满了脸颊,那我见犹怜的样子让林思辰也是微微一痛,轻声安慰道:“别急,现在我们派人暗地里去找,只要没死一定会有线索的。那些掌门那里我想我还可以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