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3章
断青丝
雨木飞扬
3738
2017-05-03 01:18

听闻林思辰这样一说,欧阳玉手中的剑缓缓的落下,在光亮的地板上溅起一声脆脆的声响,一时间除了她小声的啜泣之外,安静异常。

看着那消瘦的肩膀不停的抖动着,林思辰思量半晌才伸出自己的大手在她的后背轻轻地拍了拍。

“没事的……”

“嗯……”失去了理智的欧阳玉终于是冷静了下来,在林思辰的安慰下渐渐的平息了。

“你们派人暗中调查,切不可惊动魔教中人。还有,顺便派人暗中查访魔教的动向,一有什么事情马上汇报!”林思辰冷酷的命令道,那略带磁性的声音在大殿上别有一番震慑的力量,欧阳玉听着不禁的抬起小脸呆呆的看着他,竟然有点痴了。

那些人应一声便快速的下去。临无涯失踪几天了,现在这个武林盟这里乱了套,那些掌门又各怀鬼胎,现在林堂主出来主事让这些人也为之振奋。

“怎么了,玉儿?”看着欧阳玉看着自己发呆,林思辰有点不好意思,好在恢复的自然,也没看见什么异常:“别担心,无涯会没事的。他说过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自然不会食言……”

“哦……”欧阳玉自知失态,连忙低下脑袋隐藏自己的那份不自然。

林思辰淡淡的笑了笑,凌厉的目光却转向外面。

大殿外的阳光很明媚,也很刺眼,风和日丽之下繁花朵朵,可惜这样平静的日子不知道还能到几时。

“玉儿,别担心,会没事的……”林思辰说道。

“嗯。”

我保证,无论如何保你无事。林思辰心里面说道。

时间过去好几天了,床上的临无涯身上的伤痕也在慢慢的结痂,原本毫无血色的面容也慢慢的恢复了常色。

只是伤的太重,竟然还是没醒。

阿久坐在床边,一边用毛巾给他擦汗一边欣赏着那份俊美的容颜。

这么好看,江湖上还真的没有人比的上他。

小小的心里面有只小鹿在乱撞。

而一边的阿蛮歪着脑袋看着自己的主子,实在是不明白那张小脸上怎么一会儿眉毛紧锁一会儿笑颜绽放,人类果然是奇妙的种类。

发愣的时候,突然间手腕一紧,阿久差点跳起来,拽着她手腕的那个重物也被她带着轻轻地哼了哼。

“你醒了!”阿久兴奋的难以抑制,抓着那只大手拼命的握着:“你真的醒了?”

她似乎忘记了刚醒的人根本没有力气这样和她说话,听到耳边的声音只是艰难的吐出一个字:“水……”

“哦,哦,你等着!”连忙撒开脚往一边跑去,端着一杯水慢慢的往他的口中倒去。

许是昏迷的太久,临无涯连挪动一下都觉得困难,努力的半天才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只好开口问道:“你救了我?”

他虽然昏迷这么长时间,但是他记得自己身中无数刀,内力被震得涣散,筋脉差点全断。这样必死无疑,而且在那尸横遍野的地方找到自己定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还活下来了。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最近几天头脑慢慢的清醒,即使睁不开眼,却依旧能感受到身边一个人天天在和自己说话。

想来,便是这个姑娘。

阿久拼命的点着头,多想来一出你救了我,我以身相许的情节啊。可是这怎么可能。

“那请问姑娘,现在什么时辰,为何不点蜡烛?”因为时间太久,临无涯的嗓子有点沙哑,却更是增添一份诱惑。

阿久看看外面的大太阳,再看看那没有一点焦距的眼睛,眉毛便皱了起来。

听不见阿久回答,临无涯再次开口:“那姑娘可否扶我下床?”

“这……”看看那,阿久慢慢的说道:“还是别了吧,你才刚醒不易走动,还是休息吧……”

临无涯没有说话,听着声音将连转过来,嘴角勾起一个完美的弧度:“我是不是腿废了?”

“这……”

“那我是不是内力全无?”

“我……”

“姑娘难以回答,是不是我双目失明?’

“……”

听不见她的回答,临无涯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谢谢姑娘……”说完便闭起眼睛休息了,刚刚才清醒,浪费太多的体力说话了。

看着闭上眼的临无涯,阿久知道他没睡,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曾经一把剑行走天下行侠仗义得万人敬仰,曾经一人勇闯入贼窟救出被困群众,曾经只要振臂一呼便得万人响应……曾经震惊武林的天之骄子现在变成了又瞎又瘸,还内力全失,这一下子怎么受得了。

有点担心,阿久坐在他的身边轻轻说道:“放心,我会治好你的,一定会的!”

但是床上的人没有反应,就像当初昏迷的时候一样,长长的睫毛微闪被从窗户渗进来的阳光照射,在脸上留下一个小小的影子。

看着他不答应,阿久也不恼。

“你先休息,我去熬药……”站起来一步一回头的看着他,生怕他做什么事情。可是半晌也没见到他有任何动作,那修长的手指很是自然的放在身体的两侧,动也不动。

轻轻地带上门,给他一点空间。却不想在门关上的一刹那,临无涯突然睁开眼睛,那空洞的一点神采也没有的眼睛就这样看着房顶,或者说没什么好看的。

好看的眉毛慢慢的纠结到一起,思绪翻滚。

活着是不是一种幸运,可是这样活着是不是也是一种折磨。

推门进去看到睁眼的临无涯,阿久有一种恐惧从心底升起来。连忙跑过去看着他平静的脸色才大喘气。

“还好……”

“什么?”听见阿久的声音,临无涯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阿久嘿嘿的笑道,要不是手上端着药,现在估计会不好意思的挠着头。

“你担心我自杀?”临无涯平静的声音一点情绪也听不出来,无悲无喜,却莫名的让人心惊。

这个也知道,这也太聪明了吧。阿久睁大嘴巴看着这个男人,你不是又瞎又瘸吗,还猜的这么准。

惊讶之余还是暗自窃喜,自己看上的人果然不错,不禁的又佩服起自己的眼光来了。

“放心,既然姑娘费尽心思救活与我,怎么也不能浪费姑娘的良苦用心……”临无涯的声音怎么那么好听,经过几个时辰的休养,那清凉的声音带着一丝温柔,还有一份忧郁,竟然让她恍惚了。

半天也没有什么动作。

“姑娘,莫不是给我喝药?”临无涯微微一笑,心里暗想这个姑娘怎么这么呆傻。

阿久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扶起临无涯轻轻地将碗递了过去,总算可以自己喝了。

“你可不知道,最近你浪费了多少药。那可是我辛辛苦苦从山上给采摘的,你倒好一声不吭的就浪费了,害得我……”话到此便打住了,一下子想起什么了,难道说害的她嘴对嘴喂的吗。想到这看看那薄薄的,小脸红的和柿子一样。

“看来让姑娘劳烦了……”

“那没事,只要你好好吃药,听我话就行了!”阿久笑眯眯的,那双像月牙儿的眼睛很美。

“好……”临无涯没有异议,听话的躺下去不在动弹。

“那你休息休息吧……”阿久兴奋的说着,真不想原来他这么听话。

“对了,姑娘我还没问你芳名呢。”临无涯问道:“不能连救命恩人也不知晓。”

“我叫阿久。”

“阿九?”很普通的名字。

阿久挑眉:“我是长长久久的久,不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的九,别想错了!”

“有区别吗?”

“当然有。长久寓意长长久久,生活平平安安,那个九仅仅是排行,我又不是排行老九干嘛取那个字!”小嘴嘟起来,表示不满。

“哦。”没有什么其他的反应,临无涯便闭上眼睛休息去了,这让阿久有点郁闷,既然没什么意见干嘛问,问了又不给点反应,这什么意思啊。狠狠地剜了一眼临无涯便出去准备做点好吃的。

不管怎么样,现在人已经醒了,必须得补充点营养东西,若还想之前只是喝点稀饭可不行。

“阿蛮,给我抓只兔子来!”阿久一招手,阿蛮就凌空腾起飞到密林中。

阿蛮出马一个顶俩,不一会的功夫便叼着一只兔子回来了。

看着那个还有一口气的兔子,阿久觉得有点对不起它,拿起兔子看着那双可怜兮兮的眼睛,阿久抱歉的说道:“对不起啊,没办法。谁让他要好好补补身子呢,只好让你牺牲一下了。我保证不疼,一定不疼……”

说着拿起刀一边阿弥陀佛的念着一边利索的收拾这兔子。

很快一碗香喷喷的兔子汤就这样做好了,擦擦脸上的汗珠留下几道小爪印急匆匆的往里面走去。

“来,喝点汤……”阿久高兴的打着招呼。

想要撑起来,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也使不上,本来一个内力深厚的人突然间消失了内力自然连普通人也不如,更何况一也是筋脉受损。

“别动,我来!”阿久见状连忙放下碗便飞快的跑过去扶着他:“小心点!”

“受累了……”临无涯不好意思的说道。

“说什么呢……”小手轻轻拍拍:“来,喝点。等你身上的外伤好了,我一定给你调息内力,放心啊……”

“好……”临无涯淡淡的笑了笑,那白皙的面容微微消瘦,完美的弧度让他更增添一分俊朗,看的阿久差点痴了。

要不要这么吸引人啊。

其实临无涯知道自己的伤有多重,能捡回一条命早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要想恢复内力机会希望渺茫。更何况就算真的有此方法时间也六年八年,恢复了又如何还不是又瞎又瘸……

“其实啊,身体好才是真的好!你看我也没武功不是活的快乐逍遥又自在,干嘛想那么多,脑袋就那么大想得太多会头疼的……你说是不是?”阿久巴拉巴拉的不停的说着。

她知道就算临无涯不说什么,但是一个天之骄子落魄到需要一个小女子来服侍,心里面的那个结根本舒解不开,即使嘴上说得好听。

临无涯端着那碗热乎乎的兔子汤,没有在说话。

很简单的一碗汤喝起来却香气萦绕,临无涯优雅的喝着,那修长的双手也因为身体变得骨节分明,和他人一样好看。

听着阿久的话,问着她身上那股淡淡的药香味,即使看不见临无涯也觉得莫名的安心,似乎早已熟悉。

“谢谢姑娘开解……”临无涯将碗递过去,感激道。

“别,我说实话。还有别一个姑娘姑娘的叫着,我叫阿久又不是不知道!更何况我比你小那么多你叫我姑娘我嫌老!”阿久小脸鼓鼓的,不是因为姑娘叫显老,而是觉得他们之间距离很远。

“那……阿久……”

“这就对啦!”阿久笑的像一朵花一样,大眼睛清澈的映着临无涯的容颜,可惜他看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