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2章
断青丝
雨木飞扬
3685
2017-05-03 01:18

看看那刚才摔下来的地方,幸好自己当时没放弃一直想要抓着那棵树,再加上这里长年累月的树叶才避免摔死,这是有多幸运啊。

不错上天还是眷顾我的,美美的夸赞一下。

努力的让自己顺口气,看看手中那棵还健在的草药拍拍胸口:“还好……”

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再看看已经发肿的脚踝,她深深地叹口气:“真是倒霉……”

努力的站起来,却发现那脚踝的地方实在是太疼,抬头看看盘旋的阿蛮,苦涩的笑笑:“哎,要是师兄在就好了……”

可惜自从上次帮自己换过地方后,人就好像消失一般。

咬着牙,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疼。

不知道走了多少个时辰,反正到家之后已经大黑,而临无涯此刻站在门前一脸的焦急。

“叮铃……”

“阿久?”

“嗯,小师父……”阿久咬咬牙,虽然疼的钻心,但是在小师父的面前还是笑的和花一样,即使他并看不见。

“你没事吧……”

“没事!”阿久笑着,却是一只手扶着自己的腿:“我今天跑的有点远,所以回来晚了,让小师父担心,真是该死!”

“胡说,回来就好……”临无涯慢慢的回身,就被阿久扶住了:“师父,你刚刚可以站起来,莫不可长时间站立,对腿不好……”

但是刚迈开一步,她脚一软差点带着临无涯摔倒在地。

“你怎么了?”临无涯似乎感到异样,连忙扶着阿久。

“没事,刚才不小心撞到桌腿了,小师父你先去坐着,别担心……”殊不知此刻的她疼的脸色都开始变青了。

要知道刚才她是花了多久才挪回来的,伤到了脚踝虽无大碍,却是疼入骨髓。

临无涯不再出声,只要她说没事的话,那么就是不会和自己说发生什么事了。于是缓缓地走到床边,呆呆的看着阿久的方向,虽然看不见,也只能这样“看着。”

阿久一边自己的腿一边嘿嘿的傻笑着:“小师父,今天感觉怎么样了?腿是不是好点了?”

“嗯……”

“那就好,说明这个药对症了。小师父看这个样子不出三个月你就可以健步如飞了……”阿久似乎看到了他如何飘逸的行走在千山之中,嘴角竟然浮现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看来临无涯的康复她比谁都关心。

只是听到这个话的临无涯并没有什么兴奋之意,这几年的时间阿久陪自己换了无数个地方,寻找无数种珍贵草药,配上她的银针终于让自己站起来了,对于自己来说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怎么还可以想那么多。

“小师父,最近我在看古书,也向我大师父讨教了。我发现一种配方可能对你的内力有好处。你要知道,内力恢复好了,你的眼睛就有可能康复呢!”阿久越说越兴奋,都忘记了自己的脚踝肿的和山芋一样。

“嗯……”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并无什么大的反应。

阿久也不在意,轻轻地将自己的鞋给脱了,才发现已经肿的发亮。“嘘……”一口冷气,汗就下来了。

“阿久……”

“嗯,我在呢。”阿久连忙抬头看着临无涯,却发现他满脸都是关心:“怎么了?”

“没事……”缓缓地摇摇头,没有说出口。

“哦。”没发现他的异样,阿久便从自己的怀中找点药涂在脚踝上,然后慢慢的敷上。

临无涯不出声,虽然不知道她伤在什么地方,但是他可以感受到她受伤了。那一阵一阵局促的呼吸向自己证明着她的伤。

可是她不愿意告诉自己,自己又怎么问。

就算知道了,又能帮什么忙,只是徒增担忧罢了。

敷了一会,阿久站起来说道:“小师父我给你做点吃的。”

“不了……我不饿,就别忙了……”受了伤怎么可以还这样忙碌。

“你不舒服吗?”阿久一瘸一拐的走过去,伸出小手就往他的额头上摸去,然后又在自己的额上摸着:“生病了吗?”

临无涯轻轻地将她的手拿下来,攥在自己的手心:“我没事,只是想休息了……”

小师父牵着我,牵着我……阿久的那颗心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跳来跳去的,差点从口腔中跳出来。

好在定力还是不错了,忙说道:“那您睡吧……”

“好……”

将他扶到之后,阿久站在一边看了一下,见他闭上眼睛安详的的睡着,那紧张的心也就平静下来了。

静静的看一会便准备出去给自己的脚踝上药,再不治疗估计明天都不能下地了。看着临无涯闭眼睡觉,那原本紧绷的神经一旦放松下来,阿久觉得自己连一步也迈不开了。那真的很疼,现在想想自己怎么有那么大的勇气从那么远的地方一路走回来。

拖着几乎废了的脚,终于是出去了。

只是她并不知晓床上闭眼休息的人实则没有睡觉。他在凭借自己的耳朵在听,他急切的想要知道她是不是受了很重的伤。

我帮不上忙,但是我想知道你的伤势。

阿久……

原谅为师的懦弱与无能,如果真的有一天我如你所说,可以再一次执剑走天涯,定许你一分安宁。

诺言的美往往就在于给人一个希望,却不知一旦破灭的时候才是最痛心的。

夜已经慢慢的沉寂下来,两个人就这样隔着一个墙壁,却都是一夜无眠。

师父,若真的可以恢复,你还愿意带着阿久吗。

“小师父,来走几步……”双手搀着临无涯,小心翼翼的把他往外扶着:“小师父,今天感觉不错吧……”

“阿久,我可以自己走……”临无涯觉得她有点太过于紧张了。

“可是……”

“无碍……”

“好吧……”只能放手让他自己走,阿久站在一边看。

虽然现在能够走路,但是很紧张。毕竟一个坐了轮椅两年多了再加上内力全失,行走起来肯定是困难万丈。

果然不假,虽然临无涯说要求自己走,但是没走出几步,就腿脚一软,抓住了门前的柱子才没有让自己摔倒。

“小师父……”

临无涯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吸口气让自己再站起来,又是坚持着往前面走上几步。

一步、两步、三步……

之前站着并不觉得,现在发现每走一步都是那么艰难。以前武功在身的时候,只要轻轻地点一下便可飞出几步之遥,却不想今日连这小小的一步都如此困难。

脚似乎不是长在自己的身上,无力的感觉差点再一次让他摔倒,咬咬牙没有放弃。

“小师父,过犹不及。今天差不多了!”阿久担心,连忙将他给扶了回来,拉到椅子上:“小师父,别着急,今天已经很大的进步了。只要坚持下去你一定可以的。而且我现在已经确定了治内力的药,只要到时候恢复了,什么都解决了……是不是?”

说着,将一杯热茶递到他的手上:“烫,小心……”

许是时间长了,阿久的一举一动他都可以把握的很准,即使在看不见的情况下他也是悠然自如的将那杯茶拿了过来。

轻轻地抿上一口,野茶的芬芳便从口中进入心脾,悠远绵长,回味无穷。

那长发被阿久仔细的束在身后,如缎的墨发映着眼光披上一层光晕,那雪白的长袍静静的垂在身上,让人移不开眼。

他还是那样的出众,黑色的眸子里闪着一丝不明的情绪,完美的侧脸和阳光,让阿久挪不开眼睛。

“小……师父……”不知为何,阿久竟然吞吞吐吐。

放下茶杯,歪过脸来微微一笑,那淡然而清冷的笑容在阿久看来却是那样的迷人,可是不知为何总觉得有种莫名的距离在悄然产生。

“阿久,什么事?”

“小师父……我……”

“怎么了,何事如此吞吐?”临无涯很奇怪,第一次见到她会这样的拘谨。

“我……”阿久张张嘴,慢慢的蹲来牵起临无涯的手,那手指修长而匀称,只是指尖却是微凉。

“小师父……”

“嗯?”

“师父……”阿久牵着临无涯的手有点哆嗦:“如果你恢复成以前那样的话,还要阿久吗?”

临无涯微微一愣,为什么这个小丫头有这个想法。

摸着她的头:“你永远是我的好徒弟,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徒弟……”阿久喃喃的说着,却是有说不尽的苦涩。

小师父其实我不想当你的徒弟,但是除了以徒弟这个身份和你在一起,没有其他办法。我怕你会不愿意,不自在,会有芥蒂,可是我真的是喜欢你,喜欢你啊。

小师父你可知道阿久喜欢你多长时间了,只有现在我才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牵着你的手,可是我并不是想以师徒的身份牵着你的手。

小师父,我怕你真的看见我了,就不会这么说了。

小师父,多少次看着你拿着那块玉轻轻地的时候,我的心里是多么嫉妒酸涩,可是我不能说。

……

“阿久……”感觉到阿久没有回答,临无涯有点奇怪,他似乎听见了阿久那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阿久抬眸,对上那关切的神色,摇摇头:“没事……”

失望却是笼罩在那小脸上。

“小师父……”

“嗯?”

“你是不是很讨厌魔教的人?”阿久试探的问着,连声音都有点颤抖,那藏在心底的小秘密感觉一直在蠢蠢欲动,呼之欲出。

临无涯没有立刻回答,似乎在思索了片刻:“正邪不两立,更何况魔教杀人无数,自然是要铲除的。若可以,我希望能亲手铲除魔教……”

声音很轻很淡,却带着一丝不可撼动的决心,那一刻写在临无涯脸上的是坚决,即使说的是那样的简单。

阿久手一抖:“他们没好人吗?”

“没……”

没有,阿久有一种想落泪的冲动,小师父在你眼中只要是魔教的人就该死吗,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大家为什么要势不两立。

“阿久……”

没有回答,眼泪却已然滑落。

小师父……

为什么明明可以治好他,看着他像以前那样叱咤风云却是那么担心,原来你我之间始终有一条不可逾越的深壑。

“阿久……”

“嗯。”

“怎么了?”

“没事……”阿久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手抽回来,看着面前的人却痛的无法呼吸,体内的那份感情像是鬼魅一般吞噬着自己的灵魂。

擦擦自己脸上的泪珠,哽咽的说道:“我去熬药!”

说着迈着小脚便跑开了,这一刻怎么面对。

感觉到那份莫名的忧伤,临无涯想要抓住阿久问清楚,却不想她快速的跑开了,留下一肚子的疑问。

阿久,灭魔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无恶不赦,更是因为他们曾经伤害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