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3章
断青丝
雨木飞扬
3756
历史久远

这两年多来,欧阳玉无不感觉到愤怒紧张还有的就是害怕。

“废物!你们竟然找了两年都找不到人,我养你们何用?”欧阳玉的脸色异常的难看:“他们两个根本是手无寸铁不说,竟然眼睁睁的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救走,你说我是夸你们还是杀你们?”

欧阳鱼的声音很是凌厉,让跪地的两个女子有点害怕。

“素月,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欧阳玉瞥一眼其中一个穿着青衣的女子,眼神愤恨。

“玉小姐,盟主他从那次就不知道去哪了……”

“我说了,他不在是盟主!”欧阳玉脸色一黑,一巴掌就甩了过去:“素月,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看来还是不知道我的规矩!”

素月俯首,恭敬的趴在地上,并没有顾及自己已经被打的通红的脸颊:“玉小姐,素月知错了!”

“这件事情还有谁知道?”欧阳玉冷冷的问道。

“没有人,除了我们去的几个人……”

“哼,素月,我自认为你办事稳重,却不想你却失手。对付那两个人竟然还逃了,你说该怎么办?”

素月趴在地上:“仅凭玉小姐处置!”

“说的好听!”欧阳玉的声音更是冷上一分:“你必须带着心腹去找,我不想当年的事情败漏,更不想他们活着!因为这个世上只有一个武林盟主!”

“是!”

素月带着人快速的离开,匆匆间却和迎面而来的林思辰迎面照。

看着几人行色匆匆,不禁疑惑:“玉儿,咋么了?”

本来脸色阴沉的欧阳玉,在看到来人的时候,立刻换上甜美的微笑,那一对桃花眼翻着温情,娇俏的面容更是让人百看不厌:“思辰……你怎么来了?”

“哦,事务忙完没什么就来看看你……”林思辰坚毅的面容闪过一丝柔情,却是被欧阳玉给逮住了。

欧阳玉笑盈盈的说道:“思辰,最近辛苦你了。没想到无涯不在了,什么事情都有你,真好……”

说着送给林思辰一个温柔的笑容,看的林思辰顿了半晌。

“玉儿,我知道无涯的死对你打击很大,你要保重身体,不然我不放心。”句句透着关心,让欧阳玉羞涩的垂下眼眸。

那低头的羞涩,更是撩人万分。

浅白色的长锦衣,上面桃红色的丝线绣出的朵朵梅花绽放姿态,一根紫色的宽腰带勒紧,显得婀娜多姿。那迈出的每一步都摇曳生辉。外披一件浅紫色的敞口纱衣,腰间系着一块上好的玉佩,手腕上乳白色的手镯给她增添了几分高贵。

长发梳成复杂的发髻,别着一根青玉发簪,着实没有辜负这头秀发。一颦一笑间尽显大家风范。

她真美。

林思辰看着这个样子的欧阳玉,心底深处暗涌着一分情愫。只是他不能说,因为欧阳玉是临无涯的,他只能默默的祝福。

想到这,林思辰突然间脸色变得异常平静,淡淡的看上一眼便轻说道:“那好,你先休息吧。我走了……”

“思辰……”欧阳玉想要挽留,但是他的脚步已经跨出了自己的房间。

没有一点留恋的步伐,让欧阳玉瞬间冷了脸色。

这两年多来,自己是费尽心思和他打好关系,想要好好相处,却不想他时冷时热的,始终摸不清他心里面在想什么。

这让一直自我感觉良好的欧阳玉,满心的挫败感。

“林思辰我就不信,你不喜欢我!”欧阳玉转身,看着自己面前的花瓶,顺手就扯下一朵狠狠地摘着。

很快整个花瓶里面的花全部变成了残花败柳,一地的破败就如同她的心情一样。

林思辰。

短短两年多的时间,原本那些门派的人还准备想要重新立个盟主,却不想林思辰力挽狂澜现在这个武林都以林思辰为首领,虽然他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武林盟主,对外宣称只要是临无涯回来,立刻就会权利转移。

可是……

可是那个临无涯现在已经是废人了,怎么可以!

所以这个武林只需要一个盟主,一个武功盖世,一个可以扭转乾坤的盟主,而那个人不再是又瘸又瞎武功尽失的临无涯,而是现在这个林思辰!

所以,他只能是自己的。

欧阳玉想到这里,眼珠子一转便快速的来到花园。

果不其然林思辰就在这里看着手上的文书。

“思辰……”欧阳玉款款走到林思辰的面前,甜甜的微笑在阳光下看上去是那么迷人。

一阵微风,桃花散落,那袅绕的身姿在这漫天的雨中更是让人心动,一时间竟然移不开眼了。

“玉儿……”林思辰颔首答应,觉得自己有点失态回神便伸出手指着自己面前的石凳说道:“坐。”

“嗯。”

欧阳玉轻挪脚步便坐上了那个石凳。“思辰。”樱桃下嘴微微一动便是一句莺啼般的话:“思辰,今日的风景盛好,不如你陪我去走走吧……”

林思辰看看欧阳玉的脸:“我……还有事……”

“思辰?”欧阳玉双眸含泪:“难道你认为我欧阳玉真的非要在这里吗?”

“什么?”林思辰一惊:“你在说什么?”

欧阳玉深情地看一眼林思辰,哽咽道:“自从无涯走后,你认为我还有留在这里的必要吗?”

“玉儿你……”林思辰眉头紧锁,不知道为什么欧阳玉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看着那张容颜上的一点哀愁,他脱口而出:“玉儿,只要我在这里,自然有你的地方!不论什么人说,你是这里必不可少的人!”

“可是……”欧阳玉的脸上蒙上一层哀切,流云广袖微微半遮着自己的面容,那下面却是已经上扬的唇角:“可是我以什么身份在这里呢?”说着波光琉璃的眼神望着林思辰,期待着他给一个答案。

林思辰皱皱眉,那藏在心底的话很想说出来,但是……

“无涯是我好友,也是我最敬重的人,玉儿你无需担心……更何况我只是代理一下,等到无涯回来自然会让与他……”

这是在拒绝我?

那广袖下的面容微微变了色,但是双眸却是蒙上一层水雾,我见犹怜看的林思辰恨不得将她搂在自己的怀中。

“可是,思辰,这……”还想说什么,但是多说无益。她很明白话说到什么位置就好,点到为止林思辰这么明白自然不会不知道自己的想法。

有的时候,逼得太紧自然不是好事。

只要,只要临无涯不会再回来,那么所有的事自然是水到渠成。

想到这里,欧阳玉站起来,微微服一,露出一个酸楚的样子说道:“思辰,那我先走了……”

“玉儿……”在欧阳玉转身的那一刹那,林思辰竟然不自觉的喊出来。

“什么?”桃花眼中那层淡淡的水雾更是增添了三分。

“要不……我陪你出去散散心吧……”林思辰低头淡淡的说道。

惊喜,那眼中的惊喜立刻感染了他,让林思辰觉得自己做的决定是正确的。于是放下手中的文书,站起来。

那锦袍绣着暗花,金色镶边的宽腰带凸显着一个男人的雄姿,健硕的的身材显示着一个男人的威严,映着明媚的阳光,更是让人觉得飒爽。

欧阳玉娇羞的点点头,便迈着小步子跟着他肩并肩的一起走着。

“玉儿,你是不是认为无涯回不来了?”林思辰淡淡的问道,他和临无涯不一样,临无涯清冷而沉默,而他却是霹雳豪爽,只是面对欧阳玉的时候始终有点拘谨。

欧阳玉停下脚步看着林思辰:“思辰,能不说无涯吗?这么长时间你认为还有希望吗,如果他真的活着,那为什么不回来找我,让我一人在这饱受煎熬,他对得起我吗?”

林思辰没有回答,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因为她说的对,临无涯如果活着在,怎么会舍得丢下玉儿。

无言,看着面前的苍山,林思辰暗叹:无涯,可知江湖上看似平静,实则暗涌浮动。哎……就算你不想当武林盟主,但是玉儿你真的舍得吗?

风飒飒,二人却是各怀心思,谁也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魔教,也就是天灵教,坐落在黑木崖之上。分为七洞十二分教,每个洞主都是一个单独的首领,有自己的控制权。但是唯一一条命令:教主的命令必须遵守。

而天灵教的教众居多,分在各个地方。

八大名山都有其分教,势力之大自然让正派人士所惧惮,所以他们害怕。而魔教吸收了江湖上各种人,自然有很多是行为乖张和脾气古怪的人。

所以天灵教被冠以魔教之称,而武林盟的存在就是联合所有正派人士消灭魔教。

魔教和武林盟一直就是打的难舍难分,不知道为什么,大概在十年前左右,突然间打的更凶了,身子有你死我活的架势,才导致了那一场的争斗,才导致了临无涯的失踪和师傲苍的受伤。

也正是因为如此,江湖才平静了几年。

黑木崖上,一个男子迎风而立,那的的容颜上带着三分不羁两分妖娆和三分的阴狠,而剩下的那两分却是被那上扬的嘴角给代替了。

一双狭长的凤眼带着几分风情,那如缎的长发随风飘扬任其在风中张扬,一点掩饰的样子也没有。白衣胜雪,薄纱流动,那修长的指尖把玩着一把折扇,玩世不恭的看着脚下的风景。

他此刻正站在万丈悬崖的一边,稍有不慎就会摔落下去,可是那无所谓的表情证明着他根本在蔑视,似乎大自然的威力在他的眼中也不过如此。

不一会儿,一个男子拿剑过来,还没到跟前便跪倒在地:“主人!”

男子并未回头,那慵懒的声音带着几分轻佻:“打探好了吗?”

“回主人,教主看上去并无进攻的意思。”男子跪地恭敬地答道。

男子听到,嘴角的弧度更深了,只是那眼中却是显出一丝狠毒:“老家伙看来真的是老了……”

“主人,三年前的那一战真没想到竟然没杀光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现在临无涯已死,教主也不愿意在出征,这样下去岂不是又无果了吗?”那男子紧皱着眉头,似乎在打抱不平。

而前面的这个白衣男子,却是淡淡的说道:“不急……”而手上的那把扇子却不动声色之下折成两截,惊得那个俯首的男子更加虔诚。

三年都能忍,更何况这点时间。

想要灭了天灵教和武林盟,自然需要一个更好的时机,一个并不需要自己出去的时机。

突然,头顶一个尖利的声音,男子抬头,好看的眉毛就深锁了。

这里似乎不是该看到鹰的地方,怎么会有一只这么大的鹰?

似乎想起了什么,男子邪魅的笑了笑,扔了手上的折扇,对着面前的群山笑了下:“看来有什么事情了,君则你先回去!”

“是!”

那叫君则的人刚走,他便一个点步人就飞落了悬崖,很快便不见了身影,武功之高令人嗔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