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9章
断青丝
雨木飞扬
3808
历史久远

“师兄……”阿久在床边守候了两日,终于是看见路寒霜醒了过来,连忙伸出手扶起他关切的问道:“还有哪地方不舒服?”

路寒霜像是看见新大陆一般,一把抓着阿久的手,小心的问着:“阿久,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和他在一起吗?”

看着路寒霜紧张的样子,阿久笑了:“阿久想师兄了啊,所以让阿蛮去找你啊。怎么师兄不想阿久吗?”

说着将自己的脑袋轻轻的放在了路寒霜的胸口,感受着来自他的温暖。只是不想让师兄看到自己眼中的水雾,她很难受。

路寒霜没有说话,其实刚才的那一瞬间他已然看出来她的那抹伤痕,聪明的他怎么会戳破呢。

伸出大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很想将她揉到自己的怀中。

不管怎么样,阿久没事就好。最起码现在可以陪在她的身边,不枉他杀了翟天泽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来到这里。

当初真险,若不是在最后关键时候封住自己的穴道阻止毒发,要不然真的有可能死在翟天泽的手中。

不过,还好,阿久在这。

眼中满是宠溺,柔情似水化开。

趴在师兄的胸膛,听着那规律的跳动,阿久缓缓地闭上眼睛。许是累了,也许是终于可以放松了,她就这样享受着师兄的关爱。

“怎么了阿久,很久没这么和师兄撒娇了……”路寒霜柔声细语的,生怕惊扰了她。

“阿久只是想师兄了。”说着,手上的力道又是抱紧一分。

三年来,自己为了临无涯一次一次伤了师兄的心,她又怎么能不知道呢。

“阿久,傻丫头。”路寒霜笑了,即使身上的伤并没有好,但是他笑的很开心。

咯吱,就在此刻门开了。

那雪白的长袍轻盈的舞动进来,人未进来那慵懒的声音就传入:“看来今日有喜了……”话音刚落,断九卿人就进来了。

阿久轻轻地放开路寒霜:“师兄,救你的恩人在这。”

路寒霜准备起身,断九卿却是薄言轻起:“不用,没有阿久我也不会救你。”

“阿久……”路寒霜担忧的看着阿久,这个男人不简单。

虽然看上去慵懒无害,但是那薄凉的唇角勾起来的弧度却是冰凉无情的。与临无涯相比,虽然气质上不输,但多了一份冷漠。

从他进来的声音判断,内力深厚的根本无法预知,这样的人在阿久身边究竟有什么目的。

断九卿绝美的唇形勾起一个弧度,毫不在意的看着路寒霜打量的眼神。轻轻地转动着自己拇指上的扳指,微微抬眉:“我今日来辞行的。”

“辞行?”阿久微微一怔,看着断九卿实在不懂他在想什么。

断九卿歪着头,一双凤眸含笑的对着阿久探究的眼神,张狂没有一点掩饰:“我没兴致了,再说了我一向不喜人多。”

阿久微皱着眉头点点头,也不挽留:“谢谢你……”

“别这么说,我们有交换。”断九卿将自己修长的手指放在那上扬的上,轻轻地点了一下,凤眸流转,意味深长。

说完,便风情万种了抛了一个眼神,白衣便消失了。

“阿久……”还在愣神的阿久被身后的路寒霜给轻轻地扯了一下,回头对上那双担忧的眼神,便知道刚才断九卿的话让他担心了。

拍拍他的大手,轻声说道:“我没事,阿久不会做什么傻事的。师兄,别担心。”

点点头,路寒霜躺下去休息,可是那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阿久,生怕只要一闭上她就会消失。

不知道为什么,分别这三年来阿久变了很多。

以前看到她都是笑嘻嘻的,可是现在整个人就这样静默的坐着,呆呆的一点笑容都没有。那双明亮的眼睛满是忧郁,如同深潭让人无法自拔。

临无涯,阿久为了你放弃那么多,受了那么多的苦,为何现在她是如此孤独的一个人坐在这。

我放弃不是因为我不爱,是因为我不想她伤心。可是你,却让我的阿久变成这样,临无涯我发誓无论如何不会再让你伤害她一分一毫。

路寒霜收回自己的眼神,漆黑的瞳孔愈发的黑了,那只大手紧紧地攥着,恨不得将一切给捏碎。

他就知道,将阿久一个人丢给临无涯就是一件错事。路寒霜恨自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强行带走阿久,到头来让她伤心难受。

“阿久,你还好吗?”路寒霜呆呆的看着床顶,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话。

阿久回神,看看路寒霜。

突然间扑了过去抱着他大声的哭着:“不好,我不好!我想他,我好想他!”

是的,想他。

每天每夜,每时每刻,她都在想他。

唉……转眸,伤感蒙上了他的眼睛。

阿久,在你的眼中真的只有临无涯吗?十年的爱恋,可是你知道我也在你身边十年了。

闭上眼,轻轻地拍着阿久,小声的说着:“阿久,没事啊。”

小声的啜泣着:“师兄,我想回天灵教了。我想爹了……”

“我陪你。”天涯海角,只要你愿意我一直在你身边。

“好。”阿久抱着他,两个人就这样静默无言。

一个月后,黑木崖上一个女子临风而站。碧绿色的薄纱长裙随风飘舞,敞胸外衫轻盈如云,将她紧致的身材凸显的玲珑,那随意挽起的长发上别着一直珠钗,墨发飞舞却遮不住那双哀伤的眼神。

脚下,满地的紫色鸢尾随风飘荡,肆意张扬着它们的魅力。美人如画,更增添一分动人,只可惜那美景全然没被她放在眼中。

小师父,你在哪?

举目四望,群山之中哪里有你的影子?

“阿久……”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依旧是黑色绣花的长袍,依旧是一手执剑,长发舞动更显威武。

回头,甜美的笑容挂在脸上:“师兄……”

路寒霜看着她,微微一笑,弯腰摘下一朵最美的鸢尾,轻轻地戴到阿久的发间,温柔的语气化解了他身上的戾气:“想什么?”

阿久垂眸,半晌:“师兄,你说他会想我吗?”

“阿久,为什么忘不了呢?”路寒霜皱眉,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没见到她笑,只要一睁眼似乎就是临无涯。

阿久看着路寒霜,那眼中的的哀伤似乎要溢满整个心房:“师兄,有的人你只要见一眼就永远忘不了……他,我怎么会忘记呢。”

是啊,怎么会忘记呢。

路寒霜看着身边的阿久,自己不是也放不下吗。

“阿久,回去吧。你爹在找你……”路寒霜轻轻地搂着她的肩膀:“他现在已经回去了,说明他的伤已经好了。临无涯依旧是武林盟主,你们始终不会在一起的,忘记吧。”

武林盟主……

小师父,你真的不想我吗?

转身,长裙一地的鸢尾,那本来插在发间的鸢尾也悄然无声的落到地上,融入那满地的花中,再也看不见。

——————

武林盟上,临无涯静静的坐在椅子上,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杯茶,茶香四溢,他却一动不动。

“叮铃……”一阵清脆的风铃声传入耳中,他的指尖微微动了一下,人却没有动。

“无涯……”柔软的声音像是蜜糖一般带着三分娇羞,就看见一个大红长裙飘了进来:“无涯……”

临无涯没有抬头,指尖轻轻端起面前的茶,轻抿一口:“玉儿……”

“无涯,你在干什么呢?”欧阳玉轻快地过去,看着临无涯喝茶,笑颜如花的说着:“快点去吧,大堂上各派掌门走在等你呢,都说要给你接风。来,快点,快点。”

说着牵起临无涯的手就往外走,这时他才抬起头来,那双漆黑的眸子让人有种深不见底的感觉,那里隐藏着无人知晓的情绪。

欧阳玉微微一怔,不知为何放开了自己的手。

“叮铃……”

大堂之上,各派的掌门齐坐在两边,而中间的红木椅子威严的显示着盟主的地位。

大家翘首企盼,这位传奇的人物,三年的时间不知所踪,前段时间回来林思辰立刻将所有事物交还给他。知道他回来了,正派人士自然是士气大涨。说什么也要来看看。

看看当初明明是埋尸在万人堆里的武林盟主怎么会在三年后安然无恙的回来。

大堂上众人正在互相唏嘘之时,只见临无涯缓缓走来,那一身白衣如同天边的云彩,腰间的青玉随着他的每一步有规律的晃悠着,带起一阵的律动。那微微一动的长发更是彰显他的非凡。

所有人的目光都跟着他,似乎他的每一步都应该万众瞩目。

而他的后面是穿着大红锦绣长裙的欧阳玉,面若桃花含万种风情,一双杏眸更是千回百转。果然是万中无一的美人。

再后面便是堂主林思辰了。只见他紧皱着双眉,犀利的眼神随意的扫视着那些掌门人,凌厉的目光一下子让其他人不再说话。

待临无涯坐好,欧阳玉和林思辰分别站在两边。

“盟主,见到你没事就好了。我们真的担心啊……”华山派的掌门人立刻说起来。

“是啊,是啊,盟主果然非同一般。”又一个人跟着后面说道

“盟主,你不知道这几年幸亏有林堂主支撑着啊……”武当山的掌门人也随声附和,顺便还赞美一下林思辰。

临无涯端起面前的茶盏,眼眸微抬,淡淡的说道:“辛苦大家了,无涯在这敬大家一杯茶。”说着便轻抿一口,不再看他们。

本来想好的一些措辞,在临无涯的面前突然间堵住了。看着他慢慢的品着茶一点反应都没有,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再出声。

长指捏着茶盏,看着里面起伏的茶叶,他的眸子黑的深不见底。

而那些掌门人面面相觑,摸不透临无涯心中的想法,也只好跟着后面喝上一杯茶。

林思辰严肃的看着那些人,眼角却瞥向了一边的欧阳玉,却见她双眸含笑,面上带着兴奋自豪的笑容。匆匆一瞥却实属复杂。

欧阳玉也感觉到林思辰的目光,转脸对着林思辰微微一笑就看着临无涯,那眼神痴迷万分。

有时候错过了就错过了,林思辰站直了自己的身子,将所有的情绪隐藏在那张冷峻的容颜下面,无人知晓。

而欧阳玉却是满脸的幸福,真不曾想过当初变成那样的他还可以复原,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他依旧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武林盟主。

放下茶盏,临无涯也没有什么表情,薄薄的微微一动:“劳烦各位前来,请大家放心吧。有什么事宜可以找林堂主商量。”

什么!

怎么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回来不是掌管大局的吗,怎么什么事给林堂主,那刚才……

再一次的掌门们在一起不知所措。而一边的欧阳玉却是着急的抓着临无涯的手臂:“无涯,怎么了?”

临无涯看一眼欧阳玉,淡笑道:“无事,先这样吧。”

说着,便慢慢地站起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留下一群不知所以的人。

“无涯!”欧阳玉着急的跟着后面跑去,忘记了身后那个微微动容的林思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