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8章
断青丝
雨木飞扬
3656
历史久远

路寒霜长剑一挥,那凌冽的剑气带着不可阻挡的气势直接奔向翟天泽命门,翟天泽冷笑的往后躲去,只见其他几个人瞬间将他包围在中间,每个人都像饿狼一样扑过去。

路寒霜冷脸忍着自己腹中的疼痛,长剑直取面前人的心窝,而他的身后的人瞅着这个空档就奔着而去,却不想路寒霜转身一招,身后的二人不明白就这样定格在那里。

来不及多想,路寒霜抽回长剑就是凌冽的一招,几个人还没近身,那强大的内力就将他们震开。

但是用力过猛,路寒霜那疼痛更加重了一分。

翟天泽冷眼看着,即使在毒发的情况下几招就杀了三个人,实力果然不容小觑。

他静静的看着路寒霜,像是一头捕猎的狮子,他在等面前的猎物累了然后不堪一击了,那时才是他出击的最好时间。

果不其然,又是一阵的打斗,路寒霜只觉得自己的腹部一阵绞痛,鲜血便吐了出来。

“哼,路寒霜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快一剑’我倒要看看什么本事!”翟天泽冷笑,手上的长剑趁机刺了过去。

只见落叶飞舞,地上便出现几道被剑气画出来的痕印。

路寒霜伸手就挡住了这一剑,却不想因为毒发而内力涣散,一下子往后退上几步。而翟天泽迅速的收回剑,点步飞起来就是从头刺去,路寒霜只好往边上躲去,但是行动的缓慢让他后背露出破绽,翟天泽的剑就硬生生的刺了过去。

衣衫被划破,长剑入肉。

那铁片划过的刺疼感让路寒霜打了一个寒战,可是还没站稳,翟天泽额长剑又是过来,穿胸而过。

鲜血顺着那把薄铁慢慢的往淌,滴落在地上,绽放成妖冶的梅花。那伤口晕染了长袍,却是因为黑色而看不清楚。

看着翟天泽狠心下手,路寒霜皱皱眉,突然间一声口哨响起,阿蛮从天而降直接奔向翟天泽的脑袋。

没有想到突然间出现这只鹰,一时间慌乱脚步,立刻抽回宝剑想要砍伤阿蛮。路寒霜一冷脸,憋住自己的呼吸然后用力发出一掌,打伤了翟天泽之后,又奋力一挥,一道剑气就伤了其他几个人。

点步飞起,迅速而利落。

“追!”翟天泽捂着自己受伤的地方,愤恨的说道。

一路跑一路滴血,要不是有强大的内力支撑着,路寒霜早就昏死过去了。还好,还剩一口气,阿久你要等我。

虽然身上的伤口在不停的流血,这疼痛还是抵不过腹中的绞痛,他瞥眼瞅去,不远处一个茂密的大树遮天蔽日,再看看后面追来的人,咬着牙便飞了过去。

躲在了大树中,他知道翟天泽不会就这样放过他,招招手阿蛮乖巧的落在他的胳膊上。

“阿蛮,你往前飞一会,等甩了他们你再回来……”说着阿蛮扑着翅膀就呼啸而去。就在那一刹那,只见几个黑影迅速的奔过来,其中一个人指着飞翔的阿蛮喊道:“你们看,在那!”

说着几个人就追了过去。

躲在树上的路寒霜看着纷纷追去的几个黑影,暗舒一口气。捂着伤口的手早已经被血给染红了。看着源源不断的血,路寒霜点住自己身上的几处穴道,封住血。

屏住呼吸,他掏出怀中的一个小药瓶,里面是阿久给他配制的特效药,能解百毒。好在还剩几颗。

吞下去一颗,然后闭上眼睛缓缓地舒气开始运转着自己的内力逼毒。

就在关键时候,只听见一个脚步簌簌的往这边而来,不能分心,一旦分心后果不堪设想。

脚步声越来越重,慢慢的到自己的这课大树下停了下来。

侧耳倾听,皱着眉,感觉到那人离自己很近。

“哈哈,路寒霜别躲了,好一招声东击西啊!那些蠢货就这样被你骗了,我可不会!”翟天泽的声音阴冷而嗜血,路寒霜知道他受了自己一掌,自然是不肯放过自己。

但他既然这么说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他根本没把握自己在这棵书上,否则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的喊着。

稳住自己的心神,一股股内力慢慢的汇集,往自己的丹田而去想要逼出那毒。

可就在这个时候,翟天泽却是冷笑的站在他的面前:“路堂主,好武功啊……”

猛然睁开眼,路寒霜顺手就抄起自己的长剑!

大战,一触即发!

客栈中,断九卿坐在阿久的身边,看着那因为发烧而通红的脸颊,眼神流转,嘴角升起一抹阴狠。

修长的手很白,白的如纸一般。

“杀了你,水到渠成……”说着手指掐住了阿久的脖子:“别怪我……因为你是师雨萱……”

阿久就这样被掐着,脸色因为窒息涨得紫红,可是她就这样被掐着,连一点反抗都没有,紧皱的眉头说明着她的难受,嘴角却浮现的是笑意,好像一种解脱,一种放下。

这……

断九卿疑惑了,紧紧掐着的手慢慢的松开了。他不懂一个人为什么可以为另外一个人连命都可以舍弃。

这是因为感情?

皱着眉,断九卿收起脸上的笑意,凤眼蒙上一次不解。白衣飘扬,一尘不染。

“不急……”断九卿慢慢的看一眼床上那个呼吸渐渐平静下来的人,伸出手在她的脸上轻轻地划了一下。

醒来,阿久自己的头,真疼啊。

“好点了吗?”断九卿那悠长而懒散的声音很有磁性,那修长的手指带着一个白玉扳指,高贵而华丽。

“嗯。”阿久知道原本因为试药所以身体比较虚,再加上淋了一场雨,自然会大病一场。只是自己好像记得在雨中抱着他哭了。

想到这,脸色有一丝不自然。

断九卿伸长脖子看看她,嘴角勾出完美的弧度:“怎么了?”

“没什么,我想我该走了。”阿久站起来就准备离开,却不想双脚刚落地头就一阵发晕,差点没摔倒。

伸出手将她抱在怀中,断九卿凤眼微眯,眼神流转的看着她:“怎么,还是别逞强了。”

“我……”真是头疼,怎么遇见这个的一个人。

“好。”乖巧的点着头,小小的身子蜷缩在他的怀中,然后被他轻轻地放到了床上,掖好被脚:“睡吧。”

点点头,闭上眼睛,却慢慢的都是临无涯的身影,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看着她蒙上的一层忧伤,断九卿歪着头便知道她肯定在想临无涯了。

站起身来,迈着轻盈的步伐往外走去,每一步带动着那雪白的长袍绽放一个流彩,黝黑的眸子里藏着冷冽和魅惑,眼角轻佻,仿若桃花,稍不注意就勾人心魄,美到极致。

江湖上,南无涯北九卿。

只是临无涯身为武林盟主众人皆知,而断九卿却是神出鬼没没有多少人见过真容。

轻轻带上门,便飞快的消失了。

阿久睁眸,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床顶,因为她发现只要自己一闭眼就会看到临无涯带着淡淡笑容的那张脸。一身白衣,不浓不淡的剑眉下,明亮的眼眸似潺潺流水,温润的如沐春风,却带着点点的冷清,似乎万物都不入他的眼中。

只是当年的一眼自己便将他给烙在了心中,挥之不去。

“嘎嘎……”突然头顶一阵尖利的叫声,阿久从床上跳了起来,急切的打开门便看到盘旋的阿蛮。

“阿蛮!”阿久看着不停盘旋的阿蛮,一会儿俯冲一会儿尖叫,便知道不好。

匆忙的出去跟着他,一直往外跑去,直到跑到山郊看见地上有个黑影。

“师兄!”阿久大惊,怎么昏倒在路边。

连忙跑过去,只见路寒霜双眼紧闭,嘴唇发乌,脸色发青。身上多处血痕,一看就是经过大战。

“师兄,你怎么会这样?”阿久抱着他,搭着脉才知道体内有毒不说还受了严重的内伤,而且失血过多。

怎么会这样?

掏出怀中的药给他服下之后,并且拿出银针给他封住几个穴道。

师兄不会有事的。

想要背起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很虚弱,刚扶着就又跌坐下去。阿蛮似乎看出来了,在头顶上飞的很低,不停的来回尖叫,似乎表示他的无能为力。

好在,不一会儿断九卿的到来,解决了阿久的难题。

“他是谁?”断九卿皱眉问道。

“我师兄……”阿久回答的很着急:“你能不能帮我?”

抬起小脸来,她恳求的看着,那双大眼睛里面全是希冀。

“怎么帮?”

“他受伤严重,我手上药也不多,我希望……你可以渡点内力给他,我……”阿久没有继续说下去,对于一个练武之人来说,内力救人自然是伤己三分的。

毕竟和他不是很熟悉,这样要求有点过分了。可是师兄他……

断九卿挑眉,歪着脑袋那双凤眸微微一动,嘴角上扬淡淡的一笑:“好,不过我也有条件。”

“什么条件?”阿久睁着大眼睛问道。

“秘密,你只要答应我一个条件就好,现在我还想不起来。”断九卿把玩着自己的扳指,一点也不着急的看着阿久。

阿久看着越来越虚弱的路寒霜,狠狠地点点头。

“你不怕我打什么坏主意?”断九卿看着阿久,面上含笑。

阿久抬眸:“哦,那说明我还有价值。”眼神飘得很远,对于断九卿的提议,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只是她不知道这个决定对于她以后是一种怎么样的改变。

断九卿看着她点头,倒也是很爽快的就开始给路寒霜输送内力。一个时辰,就看见路寒霜的脸色好了很多,但依旧是昏迷不醒。

带回客栈,阿久着路寒霜的额头,喃喃的说道:“师兄,谁可以把你伤成这样呢?哎,师兄我给你去采草药你好好休息。阿蛮!”

“嘎嘎……”

“照顾好师兄,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来找我!”说着站起来就准备出去,却不想一阵眩晕,刚才因为紧张不觉得什么,没想到现在竟然这样难受。

“就你这样还准备出去采药?”拖长的声线很是优美,为什么听起来有点嘲讽的意味呢。

自不量力是不是。

冷脸看着断九卿:“你不懂。”

说着强忍着自己的不适,站起来的就往外走。断九卿微挑眉毛跟着后面不出声,看着那瘦小的身子一步一个趔趄的,却也不伸出手帮忙。

也许他只是认为这样一个丫头为什么偏偏这样执着的为别人付出呢。

先是临无涯,现在是她的师兄,似乎从来没有为自己想过。

这个丫头还真的理解不透啊。

回到家,阿久不顾自己身上的污渍便开始配起药来。小脸上都是汗珠,却是面带微笑。断九卿蹲在一边,顺手捡起一株草药,不解的问道:“你很关心你的师兄?”

阿久停下动作,眼神看着床上的那个人,娇俏的嘴角上扬:“是啊,从小到大都是师兄在照顾我,没有他的陪伴我又怎么可能平安……”

说完,继续手上的动作,眼神是那样的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