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009章 出嫁之前
宠妻
暗恋彼岸花
3190
2017-05-17 17:49

老太太也拿出自己的私房,铺子,田产,银票统统都比沈佳凝还高规格,一时间让沈琪有些错乱,怎么都感觉自己是这个家里最受宠的一个!

沈尚书那就更不用说了,见到好东西都给她张罗回来,然后就出现了一个情况就是,没有让徐氏添一点东西,沈琪的嫁妆都有两百多台了,简直比二小姐还夸张。

端王的聘礼是太后亲自操刀,那也是极尽奢华之能事的,这些当然也是要添到嫁妆里去的,光是嫁妆单子都有好几页,也幸亏有人帮忙打理,要不然沈琪什么都不干光是整理库房都不得闲。

太后在赐婚的第二天就派了一个嬷嬷教沈琪礼仪管家之术,顺便也是考察沈琪的人品举止,看她能不能胜任端王妃这样的职位。

沈琪在家里忙忙碌碌的备嫁,她是不知道外面关于她的消息已经传遍了京城大街小巷,当初一起参加赏花宴被沈琪抢了风头的小姐们再也不觉得她好运了,纷纷报以同情。

谁人不知端王爷呀,那可是个煞星,为人凶残先不说,光是专吸少女鲜血,就吓死了未过门的几任端王妃就够让京城的百姓茶余饭后谈论的了,这种人沾上都不得好,更何况是嫁给他,而且还是当个冲喜新娘。

一时间大家对沈琪是报以同情的有之,幸灾乐祸的有之,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有之,总之是人生百态各不相同。

沈琪倒是无所谓的很,不过是换个地方养老而已,要是端王醒来不喜欢她这个端王妃那她就主动让贤,能给自己一个容身之所就很满足了,反正嫁妆多,又不会饿死。

再说就冲着自己给他当了冲喜嫁娘,他醒来也不能对自己太过分,要不然皇家的脸面都要被人踩,说他们忘恩负义。所以他们肯定不会对自己太残酷。

端王妃这个位置,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自己是一定能够坐稳的,一个方面是圣旨赐婚,另一个方面就是自己也算是劳苦功高。就算是自己主动请辞都不会成功的,为了他们的脸面,自己是一定会被善待的。

只要给了自己这份该有的体面,沈琪不介意他去找什么真爱,在古代也就那么回事,就算是嫁给别人也不一定保证一定不会纳妾,那不如进入王府去养老,最起码生活水平提高了好几个档次不是。

一个月的时间真的很短,三哥沈嘉彦听到沈琪被赐婚为端王正妃的时候紧赶慢赶才在沈琪出嫁前几天赶回来,自然又是带了不少的好东西。

看着眼前的珍珠玛瑙各式首饰头面,整整装了两箱子,“三哥,您这是抢了国库?”

“臭丫头说什么呢?这些都是三哥给你准备的嫁妆,看看喜不喜欢?”沈嘉彦还是那副风流倜傥的样子,尽管赶路疲惫,依然遮不住他的风华绝代。

“嗯,喜欢,可是是不是太多了?”沈琪可是记得二姐出嫁的时候没有这么多的。

“多什么呀?三哥还嫌少呢!本来我想着你要是嫁入一般的世家,受了欺负三哥还能帮你找回场子,现在突然被赐婚给端王,三哥也是没办法了,身份高贵不说,武力三哥也比不上。”说着还冲着沈琪笑。

这个时候沈琪真是感动了,她知道这是三哥担心自己呢,巴巴的弄来这许多的珠宝首饰,就是想着就算是嫁入皇家也能让自己直起腰杆子。

“我没事的,三哥应该相信小七,无论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小七都能让自己过的很好。”沈琪微笑着看着沈嘉彦说道,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三哥知道我们小七是个坚强的好姑娘,要是受到什么欺负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你还有三哥,还有二哥,我们永远是你的依仗。”沈嘉彦也是难得的认真,伸手摸摸沈琪的头发,心里也是一阵愧疚,这个家欠她太多。

“嗯,小七知道,小七在府里日子之所以过得这般自在全仰仗哥哥们,我都知道的。”那个府里不是捧高踩低呀,要是没有人关照,按着徐氏对沈琪那态度,就算她什么都不做,沈琪的日子就绝对好不了。

沈嘉彦在心里叹了一口口气,他也是知道这个妹妹有着超乎年龄的通透,很多事情她都明白,就是因为什么都知道,才更觉得伤人。

沈嘉彦从沈琪这里出来之后直奔二哥的院子而去,沈嘉祯正在练字,看到三弟风尘仆仆的过来就放下了手中的笔。

“去看过了?”

“刚从那边出来。”沈嘉彦自发自的坐下,然后严肃的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信里也没说清楚。”

“还能是怎么回事?这里有沈妃的手笔。”沈嘉祯提起沈妃的时候满是不屑。

“又是她?不知道她是怎么长的,感觉跟咱们不是亲兄妹一样,要不是她长得有几分母亲和父亲的影子,而且祖母力证确实是亲生的,我都觉得她是不是被掉包了?咱们家没有这样心思不纯的人。”

“你不觉得她那偏执劲很像母亲吗?”沈嘉祯淡淡的说道。

“我就是不明白,她怎么老是跟小七过不去,小七也没有妨碍到她什么呀?就连进宫之后还不忘跟母亲上眼药。”

沈嘉祯没有说话,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妹妹了,弄得大家都心寒对她有什么好处?她还以为她做的那些事情别人都不知道呢,还想着靠他们几个给她撑腰让她在宫里能够盛宠不衰。

“唉,算了,从今往后我不会再管她怎么样了,让她好自为之吧。”沈嘉彦说完这句话感觉分外疲惫,沈嘉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一时间两兄弟同时沉默了下来。

不管众人心思如何,还是到了沈琪出嫁的这一天,别人出嫁都是喜庆热闹,沈琪这边却是冷冷清清的,丝毫没有要办喜事的架势。

王妈妈和紫竹她们这段时间也是为自家小姐各种犯愁,但是圣旨都下来了她们也是无能为力,只是分外心疼小姐。

因为这一去不知道前路如何,沈琪还是想要确认一下各人心思,该敲打的还是要敲打,嫁到王府之后这些跟着自己的丫鬟就是自己的心腹,不能到时候问题出在自己身上,免得到了王府举步维艰,她必须要有自己的人。

于是沈琪就让王妈妈把院子里的丫头集中起来,准备集体训一次话,把该说的都说清楚,就快要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了,这件事情还是现在解决的好。

“你们也知道我以后的处境,我也不勉强你们,愿意跟着我的我不会亏待你们,要是有别的想法的,那就说出来,你们小姐我给你们安排退路,毕竟照顾了我这么长时间,我也不会为难你们。”

“小姐,奴婢不会离开您的,您别赶奴婢走。”沈琪的话音刚落紫竹和紫篱就赶紧表态,她们的忠心沈琪当然是知道的,于是就笑着点点头。

王妈妈当然不用说,她是沈琪的乳母,把沈琪当女儿一样养大,肯定是不会离开的。

连翘平时大大咧咧的,此刻也是难得的严肃,“小姐您可不能不要奴婢,奴婢知道自己的性子,要不是小姐包容奴婢,奴婢哪有这样自在的日子呀,所以奴婢誓死也要追随小姐。”

这话倒是不错,连翘性子跳脱,有时候未免不太稳重,沈琪觉得大家都不容易,也是不愿意拘着她,倒是养成了这般活泼的性格,还保留着小女孩该有的活力。

“你家小姐啥时候说过要赶你走了?我可是离不开你的,没有你谁跟我讲八卦听呀?没有八卦的人生是不完美的人生,为了你家小姐以后生活圆满,怎么可能少的了你呢?”沈琪笑着打趣她。

连翘性子活泼跟谁都能说上话,而且她还有一项技能就是套话,不知不觉的就把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全部套了出来,这还不是最厉害的,厉害的是无论事前事后别人还都无所觉,沈琪经常叫她“包打听”。

收集情报整理信息,这是想要在大宅里面生活的必须技能,这样的人才沈琪可是不打算放过的。

白芷有些动摇,她本身就是个心思活泛的,要说主子嫁到王府,她们这样的大丫鬟就是将来的通房人选,就算是做妾,那也是王爷的妾,这样一步登天的机会她是不想放过的,但是前提是那个王爷他好好的才行呀。

万一有个不好,那别说是她,就是小姐都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所以她是犹豫不定的,既不想放过这样的机会,又怕风险太大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

府里的几位大爷她也不是没有动过心思,但是大少爷跟大少奶奶感情极好,没有她们插足的余地,二少爷性子冷清不近女色,三少爷倒是风流倜傥,但他是个万花丛中,片叶不沾身的主,而且及其疼爱三小姐,根本就不会打她的丫鬟的主意,四少爷被夫人看管着,她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奴婢愿意跟随小姐!”想来想去白芷还是决定跟随小姐,所谓富贵险中求,她愿意赌一把。

沈琪倒是也没有太多意外,她知道白芷是个聪明的,同时心机深沉,胆大心细。留在府里她是不会有出头之日的,就算是为了她的野心,她也会选择跟着沈琪走的,富贵险中求嘛!

只是自己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也是不打算动她的,到时候能用则用,不能用有的是法子打发她,说不定还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