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010章 成亲
宠妻
暗恋彼岸花
3500
2017-05-17 17:49

八月十五,中秋节,在这个万家团圆的节日里,沈琪要出嫁了。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皇上就选了这么个日子,沈琪觉得皇上肯定没有多想,只是给出一个月的时间给她备嫁,然后正好她出嫁的时间就赶到了八月十五。

沈琪就想着要不要拿个月饼在轿子里吃呢?反正这个拜堂只是个形式,男主人还在床上躺着呢,她跟谁拜堂呀?大公鸡?

别人出嫁都有一套上妆的程序,到沈琪这里直接就免了,她还不到十五岁,不想那么早开脸,穿上嫁衣,盖上盖头,连上妆都省了,又没人看。

不过徐氏还是象征性的过来给她梳了几下头发,之后由喜婆帮着把头发挽好,盖上盖头。

听到外面通传迎亲的队伍已经到了的时候,大哥再次过来背妹妹出门,一共三个妹妹,两个是他背着出嫁的,另外一个是直接被抬进宫的,没有经历这一套。

但是背两个妹妹出门,他的感受又是不同的,二妹妹,因为知道她嫁得好,所以当时心情有不舍也有喜悦,但是这个小妹妹不一样,她相当于是被这个家给出卖了。

明知前路坎坷,还不得不勇往直前,家里是一点都帮不上她,此时此刻沈嘉轩的内心十分的纠结。

和他同样心思的还有另外三个哥哥加上尚书大人,徐夫人是觉得总算是走到了这一步,没有出什么岔子,她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这一个月她也是小心谨慎的很,生怕沈琪生出什么叛逆的心思搞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候上面怪罪下来沈家可是承受不起天家之怒,就算是看在老爷忠心为国的份上从轻发落,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起的,而且沈妃更是极有可能会被打入冷宫。

还好没出什么事情,算她识相!徐氏在心里默默的想。

来替端王迎亲的是王爷的心腹侍卫严一,一身劲装,还是黑色的,浑身冷肃,面无表情,不像是迎亲,倒像是送葬的。

本来气氛就沉闷,在看到严一的时候,气氛更冷了,一时之间给沈琪的感觉就是自己在参加自己的葬礼,很是诡异!

不管怎么样,沈琪还是坐到了轿子里,喜娘放下轿帘,随着一声“起”,花轿沉默的走出了尚书府,这估计是史上最诡异的婚礼,没有之一,太像冥婚了,不是诅咒端王,真心的!

虽然沈琪的这个婚礼很是怪异,但是街道两旁看热闹的人们倒是不少,大家都对这个活着上了花轿的新任端王妃很好奇,究竟有一颗多么强大的心脏才能够承受的了这样的恩宠呀!

看到迎亲的队伍很是沉默,大家也都不敢大声喧哗,不过在看到新娘的嫁妆的时候,人们还是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实在是太丰厚了,两百多台,看抬嫁妆的轿夫就知道每一台嫁妆都是实打实的,因为他们的姿势告诉别人这些东西很重!

看来这个尚书府的三小姐很是受宠呀!不明真相的人们理所当然的这么认为,要不是嫁给了一个生死不明的王爷,那怎么说都能算是风光大嫁,可惜了!

可不可惜沈琪不知道,沈琪只知道她现在又困又饿,早上喝了一碗燕窝粥就不让吃了,简直太没人性,就这样还给她手里塞了个大苹果,好想吃!

但是奶娘一早就叮嘱,“我的好小姐呀,您可一定要忍住呀,这个苹果它不能吃!”

沈琪:“……”有个太了解自己的奶娘也很心塞!

一路摇摇晃晃来到端王府,当轿子停下来的时候,紫竹紫篱上前扶着沈琪下轿,前面有人引路往正堂走,虽然没有新郎,但是这套程序还是要走的。

不出沈琪的预料,和她拜堂的果然是一只大红公鸡,一只脖子上挂着红色绸花的大红公鸡。

沈琪透过盖头下缘看向身边的大公鸡,觉得它很肥,然后在心里默默的YY了N种鸡的吃法,炖汤?油炸?白切?黄焖?呀,好饿!

全福人在旁边带着她把一套礼仪做全,而沈琪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那只鸡,看到有人按着那只大公鸡高贵的头颅下拜的时候,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太好玩了!直到听到最后一句送入洞房的时候,沈琪在心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折腾完了!

丫鬟婆子簇拥着沈琪进洞房,具体住在哪里她也看不见,但是从正堂往这边走的距离和所处位置来判断,应该不算偏僻,至少没她在尚书府住的院子偏,沈琪表示很满意。

进到婚房之后,因为没有新郎,全福人也说不出早生贵子这类的吉祥话,跟谁生呀?别给王爷戴顶绿色的帽子,那一点都不好玩。

随便嘱咐几句,大家就都散了,对这位刚上任的端王妃是各种同情加可怜,这么小的一个小姑娘就遇到这样的事情,也真够倒霉的,不过没人敢说出来就是了,除非不想活了。

等人一走,沈琪就迫不及待的扯掉盖头,在紫竹紫篱等人的帮助下把头上的头面首饰取下来,这个时候连翘就打来了热水给她净面。

沈琪看着连翘简直要感动的落泪,这丫头太强悍了,刚到王府她就有本事要到热水,速度还这么快。

连翘被自家小姐感动的眼神看的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小姐,是严一派人送来的,他还说等会儿会给小姐送吃食过来,让您稍等片刻。”

沈琪:“……”我就说吗,白感动了!不过这个严一人还不错,想的挺周到的,之前说他像送葬的,对不起,我错了!

等沈琪清洗完毕,那边就送来了饭菜,但是来送饭的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妈妈,沈琪还愣了一下,这不应该是让小丫鬟送的吗?

这个嬷嬷看着人听温和的,见到沈琪之后先是行了一礼,“老奴见过王妃。”

“妈妈快起。”沈琪笑着看向她,然后示意紫篱把人扶起来,紫竹这边准备好了荷包。

“老奴姓江,是前院的副管事,王妃要是有什么吩咐的尽管来使唤奴婢,不知您爱吃什么,就看着送了些过来,要是不符合口味您尽管提出来,想吃什么让身边的丫鬟吩咐一声即可。”江嬷嬷对沈琪很是客气,这可是王府的第一个女主人,活着进来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王府的奴才不免对她多了些同情,所以也不会想着去刁难她。

之前就听说这位尚书府的三小姐还没有及笄,如今一看,虽然身量长起来了,但是脸上还是有些稚气未脱,不过气质出众,行为举止优雅,长相清雅柔美,看着是个好脾气的。

看人的时候一双笑眼,颊边一对酒窝若隐若现,让人止不住心软不忍苛责于她,眼神通透澄清,是个明白人,有这样的主子,下面的奴才们也就放心了。

“有劳江嬷嬷亲自走这一遭。”沈琪笑着回应,然后紫竹顺势递上一个分量不轻的荷包。

江嬷嬷也不推辞,随手掂量一下就顺手滑进袖袋里,只觉沉甸甸的,人人都说王妃嫁妆丰厚,果不其然。然后行礼谢恩退出新房,一套动作也是如行云流水,顺畅无比。

新房的院子和端王养病的主院距离不远,但是也不算近,沈琪想要见到端王估计就要等到明天了,折腾了一天她也累了,于是吃过饭沈琪就吩咐丫鬟打水,她要沐浴。

这个时候连翘是最好使的,因此就让她去通传,估计是上头有人提点过,或者是端王府本来就是这么的纪律严明,倒是没有人出来为难她们,想要什么说一声就有人给办好,而且对她们也极为客气。

沈琪更满意了,这样的生活就算是提前养老也是顶顶好的,再加上她嫁妆丰厚,足够她吃喝一辈子,所以她是一点都愁。

她不愁不代表别人不愁,王妈妈就很为自家小姐委屈,那家小姐出嫁是这样的场面?而且进了洞房没有新郎,独留新娘一人独守空房,得亏小姐心大,换个人都不能肯定能活着进端王府。

几个丫鬟也是为自家小姐不值,小姐这样好偏嫁了一个这样的男人,关键是还生死未卜,这不是害了小姐一辈子吗?

你说这人还子啊昏迷状态就不要来个什么赐婚了嘛!简直就是眼睁睁的把人家好女儿往火坑里面推,关键是还是皇家,说不得,更反抗不得,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小姐,水来了。”连翘领着两个粗使婆子,抬着一桶水进屋。

“放下吧,这里不需要伺候。”十几年的古代生活,虽然已经把沈琪同化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是除开小时候生活不能自理阶段,她还是不习惯有人伺候自己洗澡。

自从她能自己洗澡开始就再也没有叫过人伺候,紫竹她们都已经习惯,于是摆好更换的衣服,洗澡用的皂荚等物就无声的退了出去。

沈琪喜洁,就算是冬天也要每天洗澡,更何况是这样的天气,虽然已经算是秋天,但是秋老虎也是不容小觑,早就热的一身汗了,要不是实在太饿,而且又是第一天来王府,她早就喊人打水沐浴了。

这个时候坐进浴桶里不由舒服的叹口气,总算是感觉活过来了。

从浴室出来,紫竹听到声音就走了过来,拿起帕子给她吸头发上的水,吸完一遍之后换一个新的帕子继续,如此反复,直到换五六条帕子才算完这个时候头发也半干了。

沈琪也不去束发,直接披散着搭在肩膀,等它自然晾干。她的头发长得好,又黑又亮,头发挺长,但是柔顺无比,比前世那个被自己三天两头去理发店吹染烫过之后的发质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在等待头发晾干的过程中,斜靠在软榻上,随手拿起一本书随意的翻着,“东西都规整好了吗?”

“好了,王妈妈带着奴婢们一起规整的,虽还有些乱,但是也放妥当了。”紫竹小心的用剪刀为她把蜡烛的捻子剪一剪,然后轻声回答。

沈琪点点头,“今晚紫篱留下守夜,其他人回去休息吧,记住现在是在端王府,不是尚书府,咱们刚来,凡事都要先思量一番,否则你家小姐我也不一定能保住你。”

几人同时低眉弯腰行礼,“是,小姐。”

沈琪也没有去纠正她们的称呼,毕竟没有男主人的承认,她这个王妃总是那么的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就先这样吧。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