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14、【真真假假】
威猛将军种田妻
牛奶咖啡你的茶
3262
历史久远

“哦,原来是这样啊!”结果朝风听完整个后背都不由得冒起了一层冷汗,心说这大夫也真够歹毒的!

但是郑大夫说的也没错,朝逸现在的状态就跟那贵妇没有两样,如果按照郑大夫的说法,用计策去改变朝逸的话,还着实把朝风吓出了一身冷汗:“我说郑大夫啊,你不要说的这么玄乎好不好,你就说重点,怎么去治少爷吧!”朝风是个粗人,说话直来直去,也不想被郑大夫拐弯抹角的糊弄了。

但郑大夫早就想好了对策,看朝风如此的着急,就不免劝慰道:“放心,我已经有了治疗你家少爷的方法了,但是要麻烦你跟我跑一趟了。”

“去哪里,干什么?”而朝风听到都已经亟不可待了,如果有好的法子,不光是他人,上刀山下火海都干。

可是郑大夫却说出了那么一句话,几乎让他栽倒:“就是以毒攻毒啊,我前面不已经说了,你这少爷就是心病,而心病还需心治!”郑大夫故意提高了一分贝,就是要告诉他问题的重点。

但朝风就是听不明白:“如果按照您老的意思,那少爷非得跟那丫头干架不可,可少爷已经被拖累成了这个样子,再下去我看他的小命就快不保了!”听到郑大夫的话,朝风一度怀疑自己的耳朵,这大夫究竟是在自作聪明还是在误人子弟,连这么下作的办法都能想得出来,所以他听着也只有摇头。

然而郑大夫可没有放弃的意思:“行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你要是为了你家少爷好,那就跟我来!”说着,郑大夫就兴冲冲的往药堂而去,而朝风无法,也只能跟着,但脑子里的嘀咕却一直没有消停下去:他到底要怎么着啊?

是啊,这到底要怎么着啊?这是疑问,也让人琢磨不透?

首先,郑大夫让他拿了一大瓶的止咳药水,这药水红红的,晃眼看去还以为是人的血液一样;其次,郑大夫又找到了晏春花,不知在她耳旁嘀咕了什么,还塞给了她一把小刀,好戏就开始了。

而朝逸呢,在经过郑大夫的一番救治之后,也算清醒了过来,但此时已是深夜,四周虽然灯火通明,但房间里却没有一个人,不免又让朝逸难耐了起来:“朝风,你去哪里了,快出来!”不知睡了多久了,朝逸急需随从的照顾,可最关键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在他的身边,显得非常的无助。

“算了,这小子大概也困了,求人还不如靠己吧。”想来朝风是靠不住的,朝逸也只能简单的做些力所能及的动作了,但是他想下床,这床离地上的鞋子还有一尺来长的距离,看着简单却非常的不易。

因为他的腿还绑着夹板,根本动不了,所以就是这么微小的动作也难以做到了,因此朝逸皱着眉,他一个大男人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而束手无策吧?所以他就在找其他的机会,尽管腿部无法活动,但是他脑子不笨,而且他很快发现床边就放着一副拐杖,大概是朝风留下来的。

所以看到这副拐杖,朝逸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行了,我就用这副拐杖吧。”他试着攥起那副拐杖,但从来没有用过拐杖的他自然是十分的笨拙了,才刚刚一拄起,整个身体就失去了平衡,往前栽去,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床边窜出一个人来,并稳稳的接住了他:“你怎么可以动呢,为什么不叫人呢?”听声音那人很生气,显然是不让他擅自行动了。

“我为什么不能动,我已经躺在床上这么久了,再躺下去的话都要成木头人了!”而朝逸听到她的话肯定不服气了,可就在说话之余,他突然对上了她的黑脸面,也吃了一惊!

因为接住他的不是他人,却是他心里最最痛恨的那个小骗子!虽然她还是抹着那些青黛粉,但再怎样的掩饰,也难以抹去他心里的阴影,所以他一见到她,整张脸都涨红了起来:“你,你还来到这里干嘛,你还嫌闹得不够吗!”他其实是想说你真够狠,我这一生的伤也拜她所赐,难道她脸皮这么厚,还要来搅扰他吗!

所以朝逸不服气,心里也气鼓鼓的,可是晏春花却没有动气,而是出奇的软弱了下来:”少爷,我知道你恨我,要是我能做出一件事情为你解气的话,你是不是就不会再恨我了呢?”

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当朝逸听到也不觉的楞住了:“你何意?事情既然都已经发生了,还有什么能回旋的余地?”他觉得是不可能的,因为她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的扎在了他的心底,无法改变了。

可是晏春花却无所谓道:“既然少爷这么的恨我,那小女子我也无话可说了,只是我想声明一下,要是我做了少爷想做的事情,少爷可不可以不再怨恨我了?”

结果朝逸还是楞了……

“你到底什么意思!”他觉得她话里有话,似乎还有什么其他的企图。

而晏春花看到他的不解却笑了:“难道少爷是怕了吗?之前这样要死要活的,少爷还会害怕不敢面对我吗?”晏春花望着他,眼里没有一点的胆怯之意。“如果少爷是反感我这张脸的话,那我就划花了这张脸!如果少爷是痛恨我这个人的话,那我就干脆了解自己得了!”结果这话还没说完,晏春花就突的抽出怀里的小刀朝着自己的胸口扎去!

天呀!面对着这样的突袭,朝逸简直是措手不及,“你疯了,真是疯了!”他想夺下她的刀子,可是自己却无力,根本也抢不到那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刀扎进她的胸口!

‘为什么,为什么要那样做!’当看到这一切,朝逸的头皮又开始发麻了,眼前也浮现出了那晚噩梦的前景,他清楚的记得梦中满是尸骸和血迹还有熊熊燃烧的大火,而现在这些痛苦的记忆又在重复着,鲜血继续的在他的面前流淌;而即将倒下的人却是他痛恨又讨厌的,现在她亲手自裁于他的面前,只求得他的宽恕与原谅。

可是这又为了什么呢?虽然他很讨厌很反感她,但是还不至于要了她的性命,所以他也拼命的阻拦她,可是为时晚了,就见一股股的鲜血从她的胸口给冒了出来,顿时就流满了他的衣衫。

“疯了,你真是疯了,你以为你自裁就可以洗脱你的失误吗!”他摇着她,试图压住那出血的伤口,可是她却淡淡的笑了起来:“少爷,我以为你一直很恨我,如果我离开了你,你是不是就能回到过去,重新振奋自我了!”

但是朝逸听到却哭了,并情不自禁的流下了泪来:“你真是个笨蛋,你以为你死了我就能心安吗,我到现在都弄不清你的来历还有你的目的!你也犯不着为我而去啊!”过往的惨剧已经够多了,而现在又要搭上一个与他毫不相干的骗子,这代价是不是太大了些?

所以这一刻,朝逸终于忍隐不住了,抱住晏春花就嚎啕大哭了起来,也许是他以往不屑于表达感情,很多事情大家都不得而知,而他又一味的憋在心里,现在通过晏春花的自裁,就彻底的爆发了他内心最深的伤处,所以整个感情全部都宣泄了出来,以至于所有的泪水全都流在了晏春花的脸上。

而这样哭着哭着,朝逸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晏春花的脸在越变越白,而且全然没有了肿大的迹象:这是怎么回事?猛然间,朝逸顿住了,也看清楚了被泪水冲洗下的那张脸面,虽然还是有些污黑,但光洁如润的鹅蛋脸已经显现了出来!

‘天呀,这是那个小骗子吗!’当看到这张脸,朝逸几乎不敢相信了自己的眼睛,难道是自己看错了还是是一场梦啊?因为之前骗子的形象已经牢牢扎根在他的心底,而现在突然的转换反而让他错愕了:“不可能,这肯定是我的错觉或者是我的梦!”

所以朝逸的头脑里一片混沌,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人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了?可晏春花却清醒得很,她也被他的冲动给震惊了,原来他的真实面貌就是这样的,以往的那些高冷都是装出来的,原以为他这样的人是冷酷无情,没想到也有如此脆弱的时候啊!

所以面对这样的转变,晏春花也变得手足无措了,因为朝逸哭的非常带劲,不知是真感情还是假虚意,眼泪全部流在了她的脸上,久而久之那些青黛粉就黏糊成了一片全部被眼泪给化解了,所以晏春花的脸上一点都不舒服,可是她也不能乱动,既然自己都‘光荣了’,也不能就此‘复生’啊!因此这场戏也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了。

可是出主意的人却乐开了怀!早前郑大夫策划了这场戏码,然后通过朝风这个中间人找到了晏春花,又交代了剧情的内容,所以才有了自裁的这出苦情戏,目的就是要刺激到朝逸的痛处,让他面对过去以及未来。

果然,郑大夫想的没错,也让朝逸深陷了其中,并且重新的勾起了过去的伤痛;而晏春花的自裁又让他再次的体会到了痛苦与无助,终于使得他压抑已久的情感突然的宣泄了出来!

而他宣泄得越多就代表着成功的到来,只要朝逸的心结解开了,那他的心病就可以痊愈了,因此郑大夫在一旁看着不住的点头,而朝风看着却是胆战惊心的,一会见他大哭一会又见大惊的,简直跟一个疯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