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15、【悔悟当初】
威猛将军种田妻
牛奶咖啡你的茶
3303
历史久远

所以朝风看着也为朝逸而担心:“郑大夫,你就适可为止吧,要是真的将少爷给逼疯了,我家老太爷是不会放过的你。”因为这些事情都是瞒着老爷子进行的,要是他老人家知道的话,保准要揭了他的皮不可!因此朝风才会如此的担心啊。

可郑大夫听到却笑了:“朝风,你就放心吧,这场戏也该到时候了,我们现在就出去吧。”

“但现在出去,恐怕不好吧?”朝风害怕自己出去,万一被朝逸看见了,可能会产生不好的影响,但郑大夫才不管你那么多,一把就将他给拽了出去:“你磨磨蹭蹭干么啊,既然做了就不要害怕啊!”他心说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怕的,还不如那个女孩子敢作敢为。

所以郑大夫两人就从屏风后给转了出来,这也使得朝逸彻底的震惊了:“郑大夫、朝风,你们怎么在这里?刚才我叫人怎么会没有回应?!”他觉得事出突然,这两人完全就在他不知情的状态下冒了出来,难道他们有什么企图?想到这里,朝逸的眼光迅速的收敛了起来,也变得异常的谨慎了。

可晏春花却没有什么变化,她还是保持着原样,唯一不同的是脸上的青黛粉都没有了,继而变成了小巧又俊俏的摸样了,所以当朝风见到之时也大吃了一惊:“你,你就是那个妹子,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不可否定的,这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一张脸了,所以朝风的惊愕也跟朝逸是同样的。

而郑大夫才等不及,他一个箭步就走到了朝逸和晏春花两人的中间,现在应该是向他们说明真相的时候了,虽然事出突然,但也恰到好处。

于是郑大夫就咳嗽了两声,安抚了起来:“好了,朝少爷,现在该是你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但是我想问你一句,你真的希望你痛恨至极的小骗子死去吗?”

但说到这,朝逸的表情也复杂了许多:“难道郑大夫也希望她死去吗,刚才她已经朝自己扎过一刀了,其实这都是一些不大不小的事情,如果都用死亡来解决的话,那也太轻率了!”

结果郑大夫听到也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原来朝少爷也是这么想的,那为什么你们每次见面都是在冲突中呢?而且还逐渐升级,如果冲突不能解决的话,那就只有用死亡来替代了。”

但这句话却戳到了朝逸的痛处,惹得他又感伤了起来:“可我不希望她死啊,我见到的死人已经够过了,我不想再有人因我而死了!”

“那好,这是你的真心话吗?”于是郑大夫又认真了起来,他想确定一下这话是不是真的,而朝逸听到却流泪了:“你不相信也罢,至少您现在赶紧将她给救活了,我可不想她死了。”之前晏春花流了这么多的血,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不知还能不能救活。

可这一下郑大夫听到却笑了:“好,我现在就去救活她。”说着,郑大夫突然将晏春花胸前的衣服撕开,拿出了一个隐藏在里面的囊袋,举到了他的眼前:“看到了吧,她其实并没有受伤,而刚才流出的那些血其实都是我自配的止咳药水,为了显得真实些,所以老夫也不得不出此下策了。”

结果此话一出,立时就将朝逸给惊住了,没想到让他痛苦又悲恸的一幕竟然是一出戏,这也太玩笑了吧!所以一时之间,他也没有反应过来,而是恶狠狠的盯向了朝风:“你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之前叫他不应,现在跑出来也没有半点的解释,因此他咬牙切齿的,满脸都通红了起来。

不过看朝逸气成这样,朝风还是挺担心的:“少爷,不是小的不出来,而是郑大夫怕人多嘴杂小的误事,所以我就没敢出来了。”他现在低着头,别提有多不好意思了,嘴里也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

所以朝逸听到也只能干瞪着眼,奈何不得:“算了,算了,我就知道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现在我也不烦你了,你赶紧扶我起来吧!”刚才从床上跌下来的时候就一直都被晏春花抱着的,想来这个姿势应该不好受吧,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明了了,朝逸就想着赶紧起来。

而晏春花听到他这一说,这才感到双膝都麻木了,刚才只顾着演戏,全然也不知道了自己的感觉,等他说起,她这才感到两条腿都是酸胀酸胀的,所以等朝风将朝逸给搀扶起来的时候,她也总算喘了口气;不过这事情还没算解决,既然朝少爷打开了心结,她的任务就算结束了,也是她该离开的时候了。

因此晏春花就悠悠道:“少爷,小的以前对你多有不周,现在小的向你赔礼了,而小的也恢复了本来的面貌,所以小的向你告辞了。”现在她们的恩怨分明,再也不亏欠谁的了。

可是朝逸听到却顿了一下,眼神里也焕发出恋恋不舍来,这是他第一次好好的端详她,以前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她的脸,现在该是他仔仔细细的面对了。

一双柳叶般的细眉衬着一对闪亮清澈的的大眼睛,高高的鼻梁下却是一张樱桃般的红艳小嘴,而两边的脸颊白嫩又皎洁,宛如初开的花瓣一般带着悠悠的芳香。

当看到这张脸,朝逸几乎是深吸了一口冷气,懊悔不已,怪就只怪自己有眼无珠,将那么好的一块美玉给看走了眼!要是当初真的赶走了她或者是让她自裁了,那后悔的药就永远都没了,所以朝逸傻傻的也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可这两人的痴傻都被旁边的郑大夫和朝风看到了眼里,心想赶紧撤吧,现在该是这对冤家各自懊悔的时候了,所以朝风找了一个借口偷偷的溜出了房门,而郑大夫也紧跟着跑了出去,所以这房间里就留下了还在郁闷中的两人。

虽然各自无语,但脸上都充满了复杂的表情,让人耐人寻味;特别是晏春花,她一脸的幽怨,为什么狐狸少爷不给个切实的口信,要走就赶紧的说啊,还这么吞吞吐吐的。

可朝逸却是一脸的羞愧,不知话儿从何而起,之前的种种斥责与怨恨还缠绕在心间,所以他想她是不是也很痛恨自己,从来没有平等的对待过她呢?

但是该来的始终要来的,面对晏春花的怨恨,朝逸也不得不心虚道:“那个,你,能不能不要说走了,我知道我以前一直在误会你,只怪我有眼无珠,现在我错了,向你道歉,求你留下来,让我重新认识你吧。”字字真切,句句诚恳,以至于晏春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这话真的是他说的吗!’晏春花晃了晃了脑袋,试图纠正自己的听觉,可是耳朵并没有嗡嗡作响,说明这一切都是真的!

“你敢说你说的这些话都算数?”虽然他的话情真意切,但是晏春花还是不相信,因为他给她的阴影实在是太大了,之前口口声声的口诛笔伐,那嚣张的气势去哪里了?万一她留下来,改天又有什么得罪他了,不就又变成他的出气筒了,所以她还是有些害怕的。

可是朝逸见她不相信,心里就越发的悔不当初了:“丫头,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吗!要是我向你保证,你还会留在我身边吗!”说着说着,他双膝突然跪了下来,而压着伤处也让他原本缓和的脸色又抽搐了起来!

结果晏春花见着可是吓了一跳,慌忙的就将他给搀扶了起来:“我的祖宗啊,你就不要再吓我了,要是你再有个三长两短的话,那我岂不是要死两次了!”说实话,这个狐狸是个直肠子,要是你不答应的话,他保准今晚上就会郁郁而终了,这才是晏春花所担心的,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之前被他这样的刁难,她也要找回她的尊严。

所以晏春花就信誓旦旦道:“好,这可是你说的啊,千万别反悔,再说姑娘我留在你身边是有条件的:第一,不许欺负我,不许跟我吵架。第二,不许拦着我,只要你动口骂我,我立马就走。第三,我现在是你的通房丫头,你的所有的一切统统都要听我的管理,如果这些都做不到的话,你也别央求我了,我们就此一拍两散!”其实她的要求很简单,无外乎就是要他尊重她,给她自由。

可朝逸听到却笑了:“好,你提的这些我都答应了,行了吧。”他觉得今天的所说的和所做的实在太多了,以至于回答完之后,他就体力耗尽,再也支撑不住了。

结果晏春花见到又慌张了:“少爷,你又怎么了,不要吓我啊!”她见他虚汗淋漓的,如强弩之末一般,但朝逸听到却淡然道:“我只是累了,你让我好好睡一觉吧。”说真的,他醒来就一直被她吓着,连喝口水的机会都没有,现在松懈了,他的整个身心立刻都涣散了下来,所以当这句话说完之后,他就‘扑通’的一下倒回了床上,现在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觉,什么都不想了。

于是这场觉睡的七荤八素的,而朝逸也觉得从来没有如此的安然过,直到两天以后,他才浑然然的清醒过来,虽然睡得久了点,但是再也不做噩梦了,也许过往的噩梦已经随着他的苏醒而消失了,接下来的就是他新生活的开启了。

不过开启他的人却是那个曾经让他非常痛恨的丫头:“喂,你都睡了两天两夜了,还不醒来吗!”就见晏春花叉着腰,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瞪着他,怪让朝逸不好意思的:“怎么了,我不过就是困了想多睡一会吗,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大家都在看
许你山河万里
许你山河万里
重生 穿越 甜文 宫斗 契约
宠妻
宠妻
重生 穿越 古言 暗恋 架空 种田 暖文 腹黑王爷冲喜妃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
轻松 权智谋斗 甜宠 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