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16、【废材改造计划】
威猛将军种田妻
牛奶咖啡你的茶
3310
历史久远

可晏春花听到却不干了:“打住,你以为你这样的逍遥就好吗!要知道你一直睡下去我们就会有多担心,不光费时费力,连做好的饭菜都要热了温,温了又热,这样既浪费粮食也浪费时间!所以你必须醒来,一刻也不能再睡了!”妈妈呀,晏春花是越说越气愤,后面干脆将他的被子也掀了,枕头也给抽了出去。

结果朝逸见到也不由得怔住了!因为她的速度简直太快了,他连什么准备都没有,就差点被她给赶下了床来,要是这样还得了,她岂不是要给他来个下马威吗!

因此朝逸的心里就喃喃道:不就是多睡了一会,就被她给数落成这样,将来还不知会有怎样的事情冒出来?所以他对前面的保证又后悔了,神情也暗淡了一分:“好了,好了,起来就是了,不要做的这样的粗鲁吗。”说实话,他是喜欢温温柔柔的女孩子,可不喜欢那样五大三粗的娘们,所以日后他是不是也要改造她一番呢?

虽然这还是一个幻想,但是雏形已经在朝逸的心里形成了,就是在不久的将来,他一定要将她改造成一个绝世的美女,并让她臣服在他的膝下,这样才是一个美满的结局。

但是事情是这样的吗?好像我们的朝小将军也太性急了,同样的晏春花也很性急,她也满脑子的各种杂念,也想着如何去改造这个病怏怏的少爷,别动不动就吐血、晕倒的,完全都没有一个男人的气概了!所以这两人看是平静,其实都在背后暗潮涌动了起来,不过时候未到,就怕到了又是另一番摸样了。

再说朝逸在医馆内断断续续的住了将近半个多月了,虽然祛了肿毒,但也耗费了不少的银两,且不说被火烧的那半间房了,就连朝老爷子也等不及了,不是说去医馆就住上几天的吗,怎么半个月过去了还不见人回来呢?所以朝老爷不知发生了何事,也快马加鞭的赶去了医馆。

可到了医馆,当朝风把事情一说,朝老爷就不禁乐开了怀:“原来,原来这个丫头是个美人啊!”朝老爷心说全靠自己没看走眼,这回还真的给逸儿找对了人,所以老爷子二话未说就跑去看人了,他恨不得让这两个孩子立刻成亲,明后天就能怀上一个孩子出来,也许是老人家太心急了,再怎么说也要水到渠成啊。

因此当老爷子看到晏春花,整张脸都是笑眯眯的,而且越看越耐看:瞧瞧这孩子的眉眼和嘴唇都是那么的水灵,难怪逸儿不闹了,估计心都快被这个孩子给迷住了。朝老爷子是看着不住的点头,还拉着晏春花的手夸奖道:“孩子,真是有劳你了,只要你好好的服侍逸儿,爷爷以后不会亏待你的。”

而晏春花也很委婉道:“爷爷,这是我应该做的。”想当初要不是老爷子强力的挽留住她,也不会有她晏春花的今天了,所以老爷子的恩情真是无以回报,她也只有更加努力的做好一切了。

于是众人又在医馆里住了几日,等到朝逸的腿伤完全消肿了,他们这才离开了医馆,但是朝逸腿上的那根长钉却迟迟不敢擅动,而且辞行之前郑大夫还告诉他们去寻访名医无邃,他是一位治愈腿疾的高人,也许只有找到他才能让朝逸的腿疾彻底的痊愈,所以一行人都拜谢而去。

但在返回馆驿的路上,朝逸却想起了一件事来:“春花,你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了解过,只知道你是在路边冒出来的,而后爷爷就花了五十两银子从你家人手里买了下来,所以我想问问你,你到底是哪里人,还想回家吗?”说真的,这么久以来,他从来不知道她的身世,也不知道她是否还有父母和兄弟姐妹,所以在回去的路上,他想好好的了解一下她。

可是晏春花听罢,却拿着手绢直抹眼泪:“你当真想知道我的一切吗?”听到此,她倍感奇怪,这个狐狸公子怎么会突然的对她的身世感兴趣了,还真的是晴天霹雳!

但她哪里知道朝逸的心思,朝逸自认为之前没有很好的关心过晏春花,现在是应该好好的了解一下了,所以他就这样的解释:“因为你以后就是我的通房丫鬟了,所以你的一切我也该知晓吧。”答案很简单,就等着晏春花的回答了。

而晏春花听到这些,却怯生生的道:“其实小的是阳城一家大户的嫡长女,因为母亲过世的早,所以我二娘就一直虐待我,前不久因为小的犯病了,所以我的二娘和奶奶就想将我买做别人做妾,幸好我听到了,这才跑了出来也就遇到了少爷你了。”说到这里,晏春花又想起他们初次见面时的情景,甭提有多尴尬了。

不过朝逸听到却笑了:“是啊,要是你不跑出来,还遇不到我了,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了;所以,这还要感谢你的家人了,感谢她们将你送到了我的身边。”说到这里,他向她抛去了一个邪魅的笑容:“不是吗?”但他见她愁眉不展的,好像有什么心事。

“可是你爷爷已经将我给买下了,那我岂不是不能再回到家里了。”原来晏春花想起了二娘跟朝老爷的交易,就不由得暗自伤神了。

但朝逸听到却大惑不解道:“这是什么话啊,难道爷爷买了你你就没有自由了?再说你现在是我的丫头,你的一切我就有权管理,也并没有限制你啊,如果你还想回去看看随时都可以的。”其实他说的很开明,就是要告诉她行动是自由的,也可以征求她的意见。

因此晏春花听到这些就破涕为笑了:“少爷真是好心,还给了我这么宽裕的条件,是谁做了你的下人都觉的有福气啊!”结果这句还真的说到了朝逸的心坎上,感觉就像喝了蜜糖一般的甜润:“难得你的夸奖,要是你每天都能像这样的话,我岂不是要升天了。”

不知他是在夸奖她还是在嘲讽她,总之这最后的一句就像带着色目镜一样,让晏春花羞愧得无地自容,因为他们以前每次见面都是在争吵中进行的,所以像这样的轻声软语倒还少见了。

结果朝逸看到晏春花的不出声,倒是非常的受用,因为他难得看见她有这么乖巧的一面,如果照这样的进度——假以时日的磨练,那就离绝代佳人的标准不远了,所以现在就需要他的再加一把劲,彻底的将晏春花与过去的生活分离开去。

因此,朝小将军就开始了他的宏伟计划,现在你——晏春花就是我的丫头,我就要从丫头开始改造你,让你变成天下闻名的绝代佳人,到时看谁还敢欺负你,看谁还敢小看我朝逸!突然间,一种自豪般的优越感徒然的从他的心底升了起来,就好像飘到了天空中一般!

可是这样飘久了,人就不知道个所以然了。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因为晏春花见朝逸呆呆的,一副神游出窍的摸样,就不知他的神识又出了什么毛病,所以就赶紧去掐他,哪知一使劲,恰好又捏在了朝逸的痛点上,惹得他又哇哇的大叫了起来:“哎呦,你干嘛啊,要吓死我吗!”

才夸奖了她两句,她又变回了原样变本加厉了起来,所以这样的行为不能忍,也加速了朝逸的改造进度:“从现在开始,你要听我的,如果你要留在我的身边,你就必须改掉你的一些坏毛病。”他开始跟她讲条件了,就是要让她粗鲁的行为有所收敛。

但是晏春花听到却愣住了:“坏毛病,我有什么坏毛病啊?”她心说这狐狸就是没事找事,刚刚变得正常点了,就又开始数落人了。

所以晏春花就昂着脸直面道:“少爷,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小的哪里得罪你了,还是小的有什么事情又让你不顺心了,所以你才会说出这些话来?”看样子他不做出个解释的话,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因此面对这样的粗人,朝逸的底气就十足了起来:“你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吧!首先,你这人粗鲁,动不动就对人指手画脚和谩骂,好歹你也是大户人家的出身,你娘、你家里人都没教过你一个女子的风范吗?!”一想到他之前受到过她的礼遇,朝逸就是一肚子的苦水。

可晏春花听到反而反问他起来:“女子的风范,我怎么听着好稀奇啊!自从我娘去世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教过我了。”对于这个狐狸少爷的夸夸其谈,晏春花听着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原来是这么回事,你果然是缺乏教养。”结果这些话听在朝逸的耳里,就如同芒背在刺一般让人坐卧不安了,因为他想的太简单了,而这个改造计划远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上十倍、百倍了!

所以朝逸看着晏春花就直叹气:算了,这玉要慢慢磨,磨到猴年马月还是个未知数,好歹让她学会点皮毛能读书习字就不错了!既然变不成凤凰,那至少也要变成他心目中善解人意又倾城倾国的类型吧,虽然美的标准不一样,但只要符合自己的要求就可以了。

因此朝逸就认真了起来:“你想不想改变个摸样?”如果态度强硬,他恐怕她不会接受,但是说点好话发些糖的话,说不定她就有可能听话了呢?所以朝逸这才改变了策略,口气也缓和了起来。

可晏春花却越听越糊涂,这狐狸究竟是什么意思,一会这的、一会那的,他到底想对我说些什么?因为她觉得朝逸的状态有些反常,语无伦次的完全都出乎了她的意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