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19、【大堂之上】
威猛将军种田妻
牛奶咖啡你的茶
3314
历史久远

果然,胖子就怕死,一听到这些立马就将美玉给拿了出来,还毕恭毕敬的交到了掌柜的手里:“何老板,我对不起你了,现在将这美玉还给你。”其实胖子是舍不得美玉的,但是又怕朝逸的报复,所以不得不将美玉给还了回去。

但掌柜却不敢接受:“吴少爷,这玉我不能收啊,你还是拿回去吧。”因为他怕胖子的报复,结果这两人一来我往,最后美玉还是回了掌柜的手中,吴胖子这才带着两个手下落荒而逃。

然而吴胖子一走,掌柜的就跳脚了起来:“这怎么好啊,你们闯下大祸了!”“什么大祸?!”看掌柜慌张的摸样朝逸两人都楞住了:“他不是已经得到教训了,还会回来再抢吗?”之前胖子吓得筛糠,朝逸量他也没有那个胆子。

可掌柜的听到就直摇头:“不是啊,不是啊,看样子你们是外地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吴扒皮的厉害,你们打了他,等接下来他就会带着人将给你们绑进衙门的,你们就赶紧跑吧。”就见掌柜的一面说一面慌忙的关起店门,都有了提前打样的准备了。

所以朝风看见就发问了:“掌柜的,你不会这么害怕吧,那胖子都已经还给了你美玉了,你还担心什么啊!”

虽然话虽如此,但掌柜的也显得非常的无耐:“你们哪里知道,这个胖子是表面功夫,暗地里为他撑腰的还是他当县令的爹,只要你们前脚走了,他就会带着衙役重新回来抢走美玉,弄不好还会将我给暴打一顿,所以我才不敢收下那玉啊。”

“原来是这样,这个胖子还真的是两面派!”结果朝风听到了也不觉得大怒了起来,立刻就想追出去将胖子抢回来,可是却被朝逸给拦住了:“算了,别去追了,你就当做长个见识吧,如果弄不好反而会殃及他人的。”他暗示他不要冲动,还是给店家一些脸面吧。

可事情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也需要一个解决的办法,而为了避免店家左右为难,朝逸就默默的从怀里拿出一把短刀来,交到了掌柜的手上:“这样吧,如果掌柜的害怕那个胖子的话,我就将这块美玉给买下来了,如果他还跟你纠缠,你就说我已经用这把断刀交换了。”

但朝风一见到朝逸拿出断刀就急了:“少爷,你怎么可以用这把断刀来交换呢!它可是。”然这话还没说完,就被朝逸给打断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我没带多少银两出来,也只有这把随身的这把断刀,我想它的价格也是不菲的。”

这把断刀虽然刀尖部位残缺,但是刀柄和刀鞘上都镶嵌了艳丽的宝石,让人一见就不是一般的俗物,所以掌柜的见了也不住的点头道:“你这把断刀的确不同凡响,上面的镶嵌和做工都是一流,只不过已经残了,如果取下那宝石兑换的话,价格也是可以的。”

“什么,你要卸下这些宝石,万万不可,你要知道这把断刀是少爷用命换来的,你怎么能将它给破坏了呢!”结果朝风听到又气又急,还想上来抢走断刀,却被朝逸给制止住了:“朝风,不可,现在我只是将断刀放在掌柜这里应急,一旦我有了银子,还会换回这把断刀的,所以就请掌柜的好好保留着。”

“会的,会的,小老儿多谢公子你了。”结果掌柜的听到这些话也喜出望外,一来他的负担减轻了,二来他也保住了美玉的银子,所以他就将美玉交到了朝逸的手中:“这块玉既然跟公子有缘,就请公子您妥善的保存吧。”现在他将这个烫手的山芋给转让了出去,也算心安了。

可朝风却闷闷不乐道:“少爷,我不知跟你说什么好,用把价值连城的断刀去换一块毫无价值的玉,你值得吗?”他看着朝逸的心爱之物被人拿走,心里就老大的不舒服。

但朝逸却微微的笑道:“放心,这把刀迟早都会回到我的身边的,你就看着吧。”其实他的心里早就有了一番计划,就看那个胖子会不会故伎重演了?之后朝风又陪着他去了书店,在那里挑上了几本千字文、诗经和列女传等等,目的就是要将这些书带回去拱晏春花好好的研读;因为朝逸要改造拱晏春,所以这些准备都做足了。

结果这一番买办就花去了一个上午,等他们回到马车上的时候已经是大包小包的堆满了,所以朝风就说道:“少爷,今天我们买了不少的东西,可都是女子的东西,难道少爷要。”如此明显的张扬,恐怕连一个三岁的孩子都看得出来。

然而朝逸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还故作正经道:“这不是你的事情,你就少搀和,等回到驿馆了,就将这些东西放到那丫头的房里去。”

但他才说完,这话就却引起了朝风的质疑:“少爷,要是那丫头问起这些东西是谁买的,我该怎么说呢?”因为这都是朝逸的主意,他可不想坏了成人的美事,但朝逸想都没想的就脱口而道:“就说老爷子买的,行了。”

“什么,老爷子买的?”顿时间,朝风简直是石化了,心说少爷花这么大的动静干啥啊,连自己心爱的物件都敢压上去,反而变成老爷子买的了,真不知朝逸心里怎么想的?所以朝风的脸上写满了惊奇与疑问。

但就在他们准备离开之际,麻烦来了,就见从街角上突然冲出一群人来,恶狠狠的将他们给围住了:“你们,你们两个当街行凶,现在跟我们去一趟衙门!”原来是一帮穿着制服的衙役,还有那个胖子也混杂在其中:“快抓住他们,就是他们两个殴打本少爷的!”

“原来那个掌柜的说的没错,恶人就是这副德行!”看着那个死胖子,朝风就觉得一肚子的怒火,恨不得现在上去狂揍那个胖子,可却被朝逸给拦住了:“朝风,我不想惹是生非。”

“可是少爷,这不是你惹事,是他们来寻你了!”听着朝逸的话,朝风就干着急,但朝逸还是一副泰然处之的摸样:“朝风,你不要动,等下都由我来出面。”

“可是。”当朝风还想说的时候,那帮人已经来了:“快,将这两个人都给拿下!”但就在他们即将动手的时候,朝逸却大喝了一声:“慢着,冤有头债有主,我不许你们伤及无辜!”因为这件事情都是因朝逸而起的,他也不想将朝风给牵扯进去。

然而那个胖子却不答应了:“怎么了,怕了吗,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胖子想这两个小子就知道逞能,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他们是不会向你低头的,所以胖子就叫嚣道:“废话少说,先将这两人抓起来!”

于是两旁的人就来动手,可是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朝风突然跳到了胖子的身旁,将他给挟持住了:“死胖子,你快点叫你的人让开,否者就别怪我无情了!”朝风才不像少爷那般好讲话,而且他早就看不顺眼了。

可这个时候,就听到‘哎呦’的一声,一个小石子飞向朝风的手腕,让他抓起胖子的手瞬间就耷拉了下来,更让他惊奇的是打出这个小石头的不是别人却是自家的少爷,所以朝风就喊了起来:“少爷,你这是干嘛啊!”

“我告诉过你,不要插手,你就是不听,如果想脱身,现在还来得及。”虽然朝逸的做法很反常,但朝风还是不想放弃,可这样的不听话也惹火了朝逸:“你到底听不听啊!”看朝风无动于衷,朝逸这回可是发火了。

而朝风看到也不得不松下了胖子,回到了车上,但临走时却在警告那帮衙役:“我家少爷可是大户人家,你们要是敢乱来,伤了少爷一个手指头的话,小心我带人拆了你家衙门!”要说朝家军的余部早就到了阳城,只是朝逸因为治伤所以才未去会合,一旦朝风带人过来,这几个人恐怕连小小的一个县衙早就完了,所以朝风才落下了话来,拍马而去。

但那个胖子和那些衙役哪里会理会,只愿自己在这县城里作威作福惯了,所以任何人都看不上眼,而且朝风已经拍马走了,他们就认为这小子跑了,所以所有的怒气都撒在了朝逸的身上,上来就用锁链将朝逸给套住了:“小子,你的同伙已经跑了,那我们就要来拿你了!”

可朝逸见到却没有丝毫的畏怯,依然处事不惊道:“我正想去见见你们的县令,跟他说说你家公子的事情。”所以这些人就拖着朝逸往县衙而去,而浩浩荡荡的一帮人也惹的街道两旁的百姓们驻足观望:“这是什么人啊,需要这么多衙役押着吗?”“看那公子文弱弱的,也不像什么大凶大恶的人啊?”百姓们指指点点的,甚至有不少人干脆跟着他们的后面也来到衙门口。

但一来到县衙,吴胖子就神气了:“爹,人我已经抓来了,就是这小子抢了儿子定的美玉还打伤了我的人!”这胖子可谓恶人先告状,明明没有的事情,都统统的强压到了朝逸的身上。

而那个县令老爹更是不分青红皂白,一个惊堂木就吆喝了起来:“底下何人,你抢了我儿的美玉还打伤了下人可否认罪,要是认罪的话,本官还会对你从轻发落的!”

而那个身披枷锁的年轻人非但没有畏惧之意,反而还质问了起来:“知县大老爷,你就是这样断案的吗?”

“怎么,你不服气吗,这里有人证和物证,你还想抵赖吗!”看到年轻人不认罪,县令指着自己的儿子以及朝逸留在掌柜那的那把断刀就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