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20、【被冤入狱】
威猛将军种田妻
牛奶咖啡你的茶
3305
历史久远

结果朝逸楞了一下,转而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原来,这就是你所谓的罪证吗!你想知道这真相的话,那我可以告诉你,但有一点你的儿子才是这件事情的祸因,如果你还不好好管教你的儿子的话,将来丢掉乌纱帽的就是大人你了。”

不错,他的这句话说得很对,这吴胖子一向仗着县令老爹在县城里作威作福,很多老百姓都是有苦说不出,今天看有人道出了大家的心里话,都不禁义愤填膺了起来:“对,知县大人,你应该好好的管教一下你的儿子了!”

可这位县太爷哪里肯听,一个惊堂木就发怒了起来:“一派胡言,你这个刁民,明明是你动手在先,还推脱责任诬赖他人,本官今天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就不信治不了你!”说着,他就想吩咐两边的衙役对他用刑,而吴胖子还不解气,就在一旁歪叽道:“父亲大人,这个刁民油腔滑调的,应该先给他掌嘴,灭灭他的威风才是!”

“对,我儿说的对!”于是这个县令随即就对衙役发下了指令,架起朝逸就掌起嘴来,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就听到朝逸大喊一声:“你们敢打我,就要付出代价的,你们也不看看这把断刀是谁的!”

不过那两个上刑的衙役倒是不为所动,而是那个知县楞了起来,慌忙的拿起断刀看了又看,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你这个刁民,敢拿把烂刀来忽悠本老爷,今天就要你好看!先掌他二十嘴巴子!”结果这话音还没落,三个衙役就一左一右的押着他,拿起令牌就打了起来。

那实木的令牌别看小巧,真的要重重的打在脸上是又辣又痛,不几下朝逸的双颊就肿了起来,等二十掌下去,朝逸的脸上已烂开了花,好端端的一张俊脸就被折磨得是满是血痕,到处淌血了。

可即使这样朝逸还强撑着不肯认罪:“你们敢这样轻率施刑,要知道打了我你们会得到五倍甚至十倍的回报的!”只要朝风平安的回到驿馆,他相信他的那些兄弟不会善罢甘休的。

但堂上的那个胖子还在高兴着,看到朝逸被掌成这样就不由得拍手称快道:“好,说的真好,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这么不知死活的家伙,你以为你是谁啊,你那个手下都跑了,你还能指望谁来救你,你就赶紧认罪吧,说不定赔点银子,本少爷就会放过你了!”

可是他这番好意却被朝逸给吐得满脸血沫:“呸,本少爷从来不惧任何威胁,有本事就打死老子!”朝逸是那种愈斗愈强的人,连生死都看透了,他还会惧怕这样的小角色吗!

所以朝逸的无理自然是激怒了吴胖子和县太爷了,接下来他们对他又是棒打又是拶子的,只打得朝逸浑身是血,不久就晕厥了过去,而大堂外看热闹的老百姓们也都看不过眼了,纷纷的在指责这个县令道:“你看这个孩子原本好好的,却被折磨成这个样子,真是造孽啊,要是没有人证和物证,这岂不是要将人给打死吗!”

大家议论纷纷,开始将矛头指向了县令,而县令听到这些,也有些担忧了起来,因为用刑间隙这个年轻人一直都没有正眼瞧过他,而且口口声声不认罪,因此县令就开始琢磨起这个人的身份来;再说他一直提到这把断刀,所以县令又将那把断刀拿起来细看,结果这一看不要紧,倒是在刀柄上看出了端倪。

就见刀柄处用黄金和珠宝萦绕出一串串类似朱雀的花纹来,好像还隐藏着什么怪异的字体,等他倒着刀柄对着光线来看这就惊呆了,因为那刀柄上明明的篆刻着‘流赢’二字,只因为这‘流赢’太有名了,曾是龙幽国王爷的心爱之物,传说这柄刀杀人不见血,遇月光而发出声响,只是后来那个王爷兵败被杀,那柄刀就不知了去向?

要是这柄断刀就是传说中的‘流赢’刀的话,那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是什么?想到这里,县令感到胆寒,甚至害怕了起来,连拿刀的手都开始颤抖了:“退堂,今天就审到这了。”

于是知县草草的结案退堂了,不敢对朝逸枉加罪名,也只是拟了一个藐视公堂的轻罪,将他暂时关押在牢里,可是吴胖子就不服气了,眼看着已经将朝逸给打的半死了,为什么自己的爹突然改变了主意,松下了手来,这真的让他很不解啊?

所以吴胖子就问道:“爹,你为什么要饶了这小子,你怕什么啊!”哪知这话还没有说完,就立刻迎来了知县的两个嘴巴子:“你这个大胆无知的逆子,每次出了事都由为父帮你扛着,你可知这次闯了什么样大祸了吗!”

“不知,孩儿不知,孩儿只知道那个混小子欺负我,还抢了我的美玉!”看到父亲如此的紧张,吴胖子就不解了起来。

“是那把刀,可能是传说中的‘流赢’刀,当时传闻此刀是龙幽国王爷的心爱之物,后来那个王爷被人杀了,头颅也被献给了陛下,而陛下为了奖励,就将那把刀赏赐给了杀他之人。”当听到这里吴胖子的整张脸都在索索发抖了:“那按爹的意思,那个混小子就有可能是!”

“对,我就是害怕,要是真的是那人,我们区区一个县衙就要被铲平了,你要知道朝家军以一当十。”说到这里,知县也是满头大汗:“现在首要是弄清他的身份,你不是说还有一个副手吗,赶紧找到那人的行踪报告给我!”

因为事态的严重性,吴胖子也顾不得再去计较了,一得到父亲的指令就赶紧撒腿往外跑,他现在既要找到那个该死的小子也要弄清楚牢里那个嚣张小白脸的身份,所以急上加急,才跑出几步就气喘吁吁了。

再说朝风,因为朝逸的阻拦而被迫打马而去,可他一路走就一路的后悔:“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离开少爷呢,少爷的伤都没好,要是被那些人给欺负了怎么办!”所以他懊悔不已,可是朝逸交待的事情,足见车厢里的这些东西对他有多重要了,这也是他一直极力阻拦朝风的目的,要是这些东西不能完好的交到晏春花的手里,那他的情意真是白费了。

所以朝风就急匆匆的赶回了驿馆,可晏春花也刚巧在找他俩,因此一见到朝风回来,就赶紧的走了过来:“朝风大哥,你跟少爷都去哪里了,我一大早就没有看见你们,难道连早饭都不吃了吗?”

她觉得这两人的行为有些反常,一大早就鬼鬼祟祟的跑了出去,连老爷子都不打声招呼。可朝风一见到她就紧张了,赶紧将朝逸交代的那些东西都塞到了晏春花的手中:“这是老太爷买给你,你拿去房里看看吧。”

“哦,这么多东西啊!”结果晏春花看到这么多花花绿绿的盒子,也兴奋不已!因为这是她头一次得到如此之多的礼物,真是让人眼花缭乱,于是朝风就帮着她将这些盒子统统的放到了房里,然后趁着晏春花查看的时候,就匆忙的溜了出来直奔里屋寻找朝羽。

朝羽跟他年纪相仿,但性格稳重忠诚,同样让朝逸所重用,有时许多更为机密的事情也都让朝羽拿捏,所以朝逸出事,朝风就不得不去找朝羽商量了。

可当朝风一脸哭丧的摸样站在朝羽的面前的时候,朝羽也愣住了:“朝风你这是怎么了,受谁欺负了?”他看到朝风眼圈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一般。

但这话还没说完,朝风就一把将朝羽给拉住了:“羽哥,快帮我,快点去救少爷!”

“什么,你跟少爷怎么了?!”结果朝羽听到这个也大吃了一惊,难怪朝风愁眉苦脸的,原来是朝逸出事了,所以他就急问道:“难道是龙骑卫来了?”在京城的时候朝逸就曾经被龙骑卫软禁过,因此朝羽担心他们会一路跟来,如果这些皇帝指示的龙骑卫再度出现的话,那朝逸就麻烦了。

可朝风听到却摇了摇头,对他解释道:“不是龙骑卫,是这县城的一方恶霸,是他们绑走了少爷!”于是他就将与朝逸一同前往衣饰店所发生的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

结果这话说完,朝羽也是震惊不已:“我的个娘,这少爷究竟要演哪出戏啊,这明摆着就是一个套子,他硬要往里钻啊!”其实朝羽也弄不懂,朝逸为什么不亮出自己的身份或者叫人跑回来搬救兵,反而要遭那些人的凌辱呢?

但朝风却告诉了他一句话:“那是因为少爷舍不得今天买的那些东西,这都是少爷买给那个丫头的,他不想因此给毁了。”

原来啊,听到这话,朝羽算是明白了,原来少爷所受的就是为了这个女子,之前他在老太爷身边所以也不了解这两人的情况,只听说这两人一见面就像冤家一样,言语不和就开打,现在看来全是误传,少爷情愿自己被抓都要护住他送给晏春花的礼物,可谓情意之深啊!

所以他也不由得深深叹息道:“好了,好了,你也别忧心了,既然少爷这么做就有他的理由,我们现在拿文牒去,早点将少爷接回来。”

“不成,这样不行!”可朝风听到立马就不干了:“你是不知道这群无赖,他们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的,一定要去近卫营找些兄弟来!”他担心朝逸的安危,可能还没等文牒拿到他就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了,不过日后朝风的验证是对的,而且他也担心被老太爷给知道,那事情就闹大了,所以这两人又商量了一番,这才匆匆的行动了起来。

大家都在看
许你山河万里
许你山河万里
重生 穿越 甜文 宫斗 契约
宠妻
宠妻
重生 穿越 古言 暗恋 架空 种田 暖文 腹黑王爷冲喜妃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
轻松 权智谋斗 甜宠 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