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长在心上的疤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著
责编: 会走的娃娃菜 

现代言情

类型

9.58万

已完结(字)

本书由九阅小说发行
©版本所有 侵权必究
指南
第1章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3208
历史久远

你有没有那样喜欢一个人,当你还年少,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突然有一天,就明白了秋心的含义。

小雨趴在课桌上,像是在眯觉,眼睛却没有完全闭上。她枕着手臂,勾着头朝着斜后方,明明是很拿捏人的姿势,可是她硬是一个中午都这样一动不动。这一切只因为她视线中的那个人。

说来奇怪,同样的一个人,同窗两年都不曾引起她的注意,却偏偏在那一刹那,因为一个弯腰和一句话,她就好像失了魂一样的开始时时留心这个人。

一切还要从一周前说起。

学校明明严令禁止学生们在课间打闹,但年轻的孩子们就是这样,越是不许做的事情,他们越是有兴致一一尝试。下课之后,小雨一边塞着耳机听着随身听,一边手指不自觉地在眼前的书本上打着节拍。

这可以说是除了睡觉以外,她一天之中最惬意地时光,音乐、阳光,和她最爱的杂志。可偏就在这个时候,一群互相追逐的男孩子呼啦啦地从过道中跑过去,他们叫着嚷着不知在争论些什么,将两边的桌椅撞得歪歪斜斜。就在经过小雨座位的时候,一个男生被后面的人推了一下,狠狠地碰在了小雨的身上,又带翻了她的桌子。

那一刻,用猝不及防四个字形容小雨的处境倒是极妥当的,她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形容狼狈地撞在桌子的棱角上,痛得脸色都白了。

男孩子们发现闯了祸,却拉不下来脸对一向存在感微弱的小雨道歉,他们一边互相推诿着责任,念叨着:“都怪你!再推我我揍你啊!”一边呼啦啦地又开始新一轮的追逐。

小雨眼里含着生理性冒出的泪水,只觉得自己倒霉透了,简直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好一场无妄之灾。她拽下耳机,慢慢收好随身听,又揉了揉撞痛的腹部,一个人吃力地将桌子扶了起来。

然而并不是这样就可以了,作为毕业班的学生,她的桌子上原本堆着满满的书,如今散落一地,让她一时竟不知该如何下手整理。

小雨四下看了看,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并没有打算上前帮忙的意思,甚至,她的前座,那个梳着漂亮鱼骨辫的女孩子,埋怨地催促她:“你这人怎么这样,书砸到我身上连句道歉都没有的吗?”

小雨在心里叹了口气,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就低下头俯下身,一点点从那个女孩子的座位下把自己的书勾出来。其中一本语文工具书的封皮上,赫然有着一个脏污的脚印。

尽管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事情,但在这一瞬间,看着自己手边那个女孩子精巧的皮鞋,小雨还是突然觉得有些委屈。她吸了吸鼻子,拿着书站起来,轻轻地拍打着书上的污痕。可是这并没什么用,反而让污渍越发显眼了。

小雨咬着下唇,觉得视线开始模糊起来。

就是在这个时候,一双指节分明的手拿着几本书放在她的桌子上。小雨猛然抬头,发现是班里有名的“渣滓”王驰。只见他放下那几本书后再次弯下腰,动作麻利地将地上的书迅速地拾起来,然后码好了之后才放在小雨的桌子上。

他显然是刚进教室,并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所以在将地上所有的书都捡起来后,他勾起一边的唇角,露出了一个明明看起来恶劣,却让小雨心里暖洋洋的笑容:“下次小心点,再搞出这样的车祸现场可不会有人像我这么好心帮你收拾了!”

小雨愣愣地看着他,直到他回了自己的座位,直到下一堂课的老师走进来,她才开始懊恼:她竟然没有向王驰说谢谢,真是太失礼了。

下一堂课,一向听课无比认真的小雨第一次完全不晓得老师说了些什么,她满脑子都是王驰的那双手,还有最后那个笑容。她甚至在老师板书时,趁机微微扭头看向了王驰的方向,不过,她只看到了一个黑色的发顶——王驰在睡觉。

到了升学的关键时刻,王驰这种学生已经算是完全被老师放弃了,他只要不影响别人,老师就觉得他算乖了,自然不会管他是不是在课堂上睡觉。可小雨却在心里觉得可惜:明明是那么好的人,为什么别人会说他坏呢?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从来不关注男同学的小雨变了,她总是控制不住自己,每时每刻都想将视线落在王驰身上。她在心里想,如果王驰再主动跟她说话,她一定要把那句迟到的谢谢说出口。

但是,王驰却再也没理过她,他过着同从前一样的日子——上课要么睡觉,要么干脆不来,下课更是人影都看不见,放学后还能再校门口看见他和一群头发染的花花绿绿的男孩子勾肩搭背,一起去离学校不远的网吧。

好几次,小雨远远地看着他,想要走上去主动同他讲话,却怎么也鼓不起勇气。

最初只是想说句谢谢,可是因为始终没有说出口,竟像是变成执念一般,让她除了王驰,脑子里几乎装不下别的东西。又因为她一向是让父母和老师省心的“乖孩子”,一直话少的可怜,所以竟没有人发现她这一段时间的异常。

或许有同学发现了的,可是他们只会在背后指指点点,说上一句:“这么关键的时候她竟然早恋,疯了吧?而且还看上那么个东西,是不是瞎?”

有时候小雨也会问自己,她真的是早恋了吗,是喜欢上王驰了吗?她给不了自己答案,因为她甚至不懂“喜欢”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她只是想要见到王驰,见到后就希望能离他再近一点,近一点之后又想同他说句话……

终于有一天,小雨的前桌,那个梳着鱼骨辫的女孩子在课间的时候突然扭过头,拍了拍她的桌子。

小雨取下耳机,小声问:“怎么了?”

鱼骨辫上下打量着她,目光让她觉得不自在极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鱼骨辫突然轻嗤了一声,问:“你到底看上王驰哪一点了?是不是乱七八糟的小说看多了,觉得他那种混子很酷?”

或许,这个问题是很多看出端倪的人都想问的,并不是出于关心,更多的是一种瞧热闹聊八卦的心理。

王驰长得很一般,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常泡网吧的缘故,他的衣服和头发也多少显得有些邋遢。他声音也不好听,或许是变声期的时候没有好好保护嗓子,导致他的声音有些像人们常说的公鸭嗓,听他说话并不会让人觉得舒服。再加上不学无术和滥交朋友,这样的人在旁人看来简直是一无是处的。

小雨又咬上了下唇,她似乎是用了很大的勇气,才小声反驳了一句:“他不是混子,他是个好人!”

鱼骨辫大概是觉得不可思议,她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笑,看着小雨的目光让小雨觉得自己像个怪物:“你还真的看上他了?好吧好吧,情人眼里出西施,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说完这句,鱼骨辫干脆地扭了回去,将小雨的后面一句话噎回了肚子里。小雨低下头,看着木质桌面的纹路,用连自己都听不清的声音嘟囔了一句:“我没有喜欢他……我只是感激他……他人很好的,真的……”

因为这段课间插曲,小雨也终于下定了决心:今天一定要对王驰说谢谢,说完了谢谢之后,她就再也不会关注他了。

可是,她到底也没能说出这句谢谢,王驰课间出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等小雨再听到他的消息,就是王驰的妈妈来给他办退学的时候。

大家并不知道王驰退学的原因,但这也不影响他们各种猜度。有人说是王驰在外面打架打死了人,有人说他搞大了外面女孩子的肚子被女方的家长打断了腿……这其中,哪怕是最好听的说法,也是说他父母觉得他没希望了,把他送去工厂打工了。

小雨手上攥着一个已经看不出原样的信封,头垂得低低的,鼻子一阵阵的发酸。

怎么可以这样呢,还没有对你说谢谢,还没有弄清楚这样的感情是不是喜欢。总以为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却突然别人告知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再见了……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呢。

小雨趴在双臂之间,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那个原本被她精心叠好又小心翼翼收着的信封,被她团成一团,又被泪水晕染,已经看不出原本的样子了。

课间,教室里面嘈杂一片,小雨的哭泣声被淹没在吵嚷之中,除了她自己,没有人听得见。但这些嘈杂,却有不少是对着她的。原本坐在王驰周围的几个人凑在一起,小声地讨论着:

“本来以为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没想到对王驰用情那么深……唉,真是孽缘!”

“可不是,王驰那家伙,简直是芯子都烂透了,五毒俱全,竟然也能被孟小雨看上,也是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知道说什么都啥都别说了,感情这回事,谁又说得准呢?”

放学之后,小雨双手抓着书包的袋子,垂着头飞快往家走,再没有如同从前一样在校门口逗留,目送王驰和他的“朋友”一路进网吧,她甚至不敢向王驰常站的方向看。

而另一边,班级的值日生倒垃圾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被水浸透的纸团,透过白色的外皮,隐隐可以看见里面晕开的字迹“好人”、“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