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章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3104
历史久远

你有很多的朋友吗?每一个都是可以讲述心事的吗?那,又是怎样的人才能在你心里得到“朋友”这个可贵的称谓呢?

小冉是个死宅,但是她的生活却依旧丰富多彩,因为她有那么多的朋友。她混网络社团,写网文,QQ里所有的群和讨论组几乎都与此相关。尽管在现实中她甚至可以连续一星期不开口说一句话,但在网络上,她却是绝对的活跃。

无论别人在讨论什么话题,无论话题尺度多大耻度多高,她都能投入进去和别人热火朝天地讨论。她的马甲起的很简单,就叫小冉君,于是每次她登陆QQ,都能看到各种群里面都有艾特她的信息,那些人亲昵的叫她冉冉,或是提醒她网文网站的最新讯息,或是告诉她社团的最新活动。

她每天都很忙,也充实极了,甚至几乎将现实世界中的烦恼都一并忘记了。

但,也只是几乎,她毕竟无法脱离社会活着,而且还在某所大学就读。与网络世界相对的,现实世界里她的人缘也差极了。大一的时候她是住校的,却硬生生活成了寝室里的隐形人,室友同她讲话的时候,说的最多的几句话就是“冉美清你敲键盘声音能不能小一点?”“冉美清很晚了你不睡别人还要睡觉!”“冉美清你电脑是不是从来没关过?这个月电费又超了都怪你!”

几乎每次都是在小冉聊天或者码字或者填词兴致最好的时候,那些话语那些抱怨像是一盆盆冰水突然浇在了烧红的碳上一样,翻滚开的烟几乎要熏红了她的眼睛。

好多次她都想要反驳:“昨晚我睡觉的时候你不是也把电脑声音外放看电视剧的?”“你每天早晨定十七八个闹钟吵醒了我们你却还在睡!”“我电脑能用几个电,明明是你们天天在宿舍用大功率电器烧饭!”……但是她张了张口,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因为当一个小团体内其他人都针对你自己的时候,反驳是没用的,只会激化矛盾。

她心里很压抑很痛苦的时候,也想将这些事拿到群里讲一讲,或者干脆到天涯上去818,可是她到底忍住了。因为她很清楚,哪怕的确会有人听她吐槽抱怨,也只是将这当做生活中的一点点调剂,甚至是笑料;哪怕有人安慰她,这些安慰也丝毫不会解决她眼前的困境。更有甚者,或许还会有人说:“一个人与你不合可能是那人的问题,可是所有人都同你不合那一定是你的问题了!”

站在网络的背后,每个人都好像可以化身正义的使者一样,他们站在上帝视角恣意地发表着评论,或者指责你三观不正,或者指责你情商感人……好像没有把你说到痛哭流涕重新做人都是自己境界不够一样。

小冉太过了解,所以才会内心萧索。

她甚至知道,自己为之陶醉沉迷的世界,其实不过是一个梦境,离开了网络之后那些情谊可能就会变质,甚至变得什么都不是。所以她从来不敢答应好友面基,这其中只有很少为个人安全考虑的原因,更多的是惧怕梦境崩塌。

大二之后,小冉申请外宿,她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地方租了一个单身公寓。房间很小,而且除了一张床一个衣柜以外一无所有,可她仍然觉得满足。

她把床上电脑桌安放在那张只有一米二宽的小床上,接好了电源线连上网络,就一瞬间觉得自己得到了全世界。她飞速地登陆账号,和群里的小伙伴分享这个最新的动态。当然也会有人问:“住在外面安全吗?为什么不住校了呢?”

小冉飞舞的手指突然停顿了下来,不知是过了几分钟还是只有几秒钟,那双灵巧的手就又像蝶翼一样舞动了起来:“住处离学校很近,房东还是学校老师呢!大家放心,很安全哒~”说完这些她又停顿了一下,群里已经刷除了几十条讯息。

小冉盯着键盘出了一会儿神,打字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但还是一字一顿地打出一句话:“搬出来主要是因为我要码字呀,而且总是晚上灵感爆棚,担心自己会打扰室友,所以还是一个人住自在一些。”发出这几行字之后,她舒了一口气,像是一声叹息,在这个空荡狭小的房间里被无限地放大, 直传到小冉的心里面。

不过很快,她就顾不上怅然了,群里的话题刷得太快,没一会儿大家就又聊起了别个话题,而她复制粘贴到别的群里的最初的消息也接连有了回应。小冉就这样把刚才说过的话打了一遍又一遍,几个群连轴转地聊天,到最后,甚至连自己都有些相信自己关于外宿的解释了。

刚搬出来那段时间,她每天都很兴奋,没课的时候基本都窝在房间里不出来,三餐要么不吃要么就叫外卖。哪怕有课,她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匆匆上了课之后就立即回来。租来的房子并不能肆意休整,但这也不妨碍小冉一点点地改善自己的居住环境,她用稿酬买来桌子柜子和一些电器,让这件陋室越发像个“家”了。

但这只是刚开始的时候,日子久了,她开始有些难受——太久不讲话,太久独居一隅,让她觉得自己仿佛再也开不了口,更像是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样。就连网络世界里那些“朋友”的妙语连珠,也拯救不了她日渐荒芜地内心。

没有人发现她的异常,包括小冉的父母。因为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父母打来电话无论说些什么,她的回答也都是嗯嗯啊啊,充当一个绝佳的聆听者,绝不会多说哪怕一个字。

再久,她就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之前她从不在群里的小伙伴和自己的读者面前抱怨,因为不想将负能量传递出去,哪怕心情实在抑郁,她也只是看几篇或悲情或虐情的小说,趁机将泪水流出去,权当是一种发泄,而后就将之前的不愉快一齐抛到了脑后。

但抛到脑后并不等于就此忘记了,可能就在某个夜深人静的晚上,不一定被生活中怎样的细节拨动了心弦,那些让人燥郁且难捱的过往,就像退潮后的遗留一样,曝晒在潮湿的沙上,风化出一滩滩看不出原状的脏污。

她试着敲开一个聊最多的朋友的QQ,同往常一样又完全不一样地问:“在么?”

那个朋友也是基本全天在线的,是以秒回了一句:“怎么了?”

明明只差临门一脚,小冉却是一个字都打不出来。因为长久以来压抑地太多,所以哪怕如今一时想要对外人吐露,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小冉的双手轻轻搭在键盘上,反复摩挲了好一会儿,时间久到对面的朋友都有些不耐烦,发来了一个窗口抖动。

小冉终于回复道:“心情不好,有些压抑,想跟人聊聊天……没有打扰到你吧?”

对面的那个人不知为何,也迟迟没有给予回应。几分钟的功夫,小冉已经有了好多种猜测:她是去忙了吗?或者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自己说这样的话,所以一时不知如何反应?抑或并不太会安慰人所以一时不知如何回复……最坏也不过是觉得自己现在说的话没有价值,所以懒得理会。

想的越多,她就越是后悔自己的莽撞——那么长时间都熬过来了,好不容易在“朋友”面前树立了一个开朗活泼的形象,难道真的要因为一些细想想其实很无所谓的小事毁掉吗?

于是,等对面的那个人终于回了她的消息,说:“不好意思,刚才接了个电话。你继续说,出什么事了?看我能不能帮上忙。”最后,那人还不忘附带了一个自定义表情,憨态可掬的小人在屏幕里作着揖说“原谅我吧”,简直萌死个人,但一向看到这样的表情就少女心泛滥的小冉现在却没有任何反应。说没有任何反应也不对,她只是注视着那个表情,露出了一个像是哭一样的笑容。

“哪能出什么事情,就是最近那篇古言快完结了,卡文卡的我分分钟想要狗带……好虐心!”发完一段话,小冉来而不往非礼也地同样附带了一个萌系表情。只是她的脸上,却是面无表情,映衬着泛着光的笔电屏幕,在只开了床头灯的小屋子里,莫名的显得有些阴森。

又随便和这个朋友扯了几句,小冉就以“要码字了”为理由,约定了改天聊。可是打开了文档,她却突然一个字也写不出。在这一瞬间,她突然想起来自己写文的初衷。

最开始,不就是因为太孤独吗?因为从来就没有朋友,所以渴盼无论是谁,只要可以一直陪着她就好。于是下笔创造了一个个血肉丰满的人物,然后在那个世界里,自己就是主宰一切的造物主,至少在码字的时候,可以觉得不是那么寂寞。

小冉看着空白的文档,一边思索,一边慢慢敲出了一行字,眼泪就跟着划了下来。或许从前的那些人说的都没错,这就是另一种作茧自缚吧,就像她刚才写出的那句话:

有的人,哪怕身处闹市,也依旧将自己困于孤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