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7章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3131
历史久远

小卷进了里屋,泪眼朦胧里也能看见妈妈她们已经给奶奶换上了寿衣。旁边还站着同一条街上住着的上了年纪的婆婆,她们也是来帮忙的,生怕这些小辈们不懂乡下办丧事的规矩。

其中那个带着金戒指的阿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这衣裳是小卷她妈给挑的吧?多好,布料也舒服看着还洋气。”

小卷妈妈最后又帮老太太擦了擦脸,才哑着声音说:“是我妈自己挑的。前些年置办的那些都过时了,料子都有点糟了,我妈前一段时间说着,让我跟我姐去看看,我们就拿了几种样子回来,她一眼就相中这一套了。”

小卷还站在一边哭着,大人们不让她插手这些事情,就算已经开始工作了,她在那些人眼里也还是不懂事的孩子。或许也就是因为“不懂事”,她才想不明白,为什么奶奶走了,她们这些人还能这么平静地讨论寿衣?明明昨晚所有人都跟她一样仍怀着希望,如今彻底绝望后,她们的悲伤却似乎一瞬就间变成了浮在表层的假面。

收殓好了之后,大伯姑父还有小卷的爸爸也都进来了。一时间,哭声大作。明明刚才还静静抹泪或者只是眼眶微红的人们,在这一刹那好像一齐被点开了某个开关,一刹那涌出的悲痛似乎要掀开这小小的卧室房顶。小卷跟在爸爸身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哀声哭号:“奶奶!”

就在她心内空空,甚至觉得自己可能会就这样哭昏过去的时候,前面跪着的长辈却在旁人的搀扶下慢慢站起来,也渐渐收了哭声,自然也有人来拉她,她借着那人的力气站起来,泪水和抽噎却一时止不住。

外面村里面的人抬来了冰棺。因为按照他们这边的规矩,发丧了以后也还要停灵三天,然后才能办丧事和下葬,如今又是盛夏,所以干脆租借了水晶冰棺。屋内毕竟空间有限,突然进来这许多人,就显得有些逼仄。小卷就这样被人流挤了出来,同她一起出来的还有表哥和堂弟。

说起来她也有大半年没有见表哥和堂弟了,上次见面还是过年的时候,此时再见,她却连一句叙旧寒暄都没有力气说了。表哥是姑姑的儿子,他现在的面色和神情也和姑姑像极了,肿胀的眼和充盈的泪水,还有满脸的哀色。堂弟的眼眶虽然是红的,眼中却如同枯井,连一丝一毫的泪水也看不见。

小卷想起昨晚妈妈后来说的那些话,咬着牙看了一眼堂弟,不过到底顾忌现在的场合以及自己对奶奶最后的承诺,什么都没说。

站在门外的这一会儿,小卷想了很多,想法也飘忽的很。可能前一个瞬间她想起了小时候跟奶奶在一起的事情,后一秒钟突然就觉得现在可能是她做的一个噩梦,再后面她就想到了昨晚的那个梦。可是不管想什么,任何一个画面都能引逗出她的眼泪。等正堂里遗体安放妥当了,小卷也跟着一起又走了进去,跪坐在冰棺旁边铺在地上的席子上,茫然地望着眼前的冰棺。

她听得见周围人说话的声音,却不能在第一时间明白这其中的含义,只是慢半拍的理解,然后继续流泪。

停灵的地方要点长明灯,小卷妈妈急着找棉线捻灯芯,却是越急就越是找不到。小卷突然偏过头,看着妈妈开口:“上个星期,我给奶奶打电话的时候,她最后说,东西她都准备好了,不会让我们找不着,都在她床旁边的柜子下面。”

小卷从今早开始就一直安静得很,突然一开口,屋里面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小卷闭了闭眼睛:“那个时候我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妈你只管去看看吧。”

小卷妈妈点点头,转身去里间看了柜子。看到里面的东西的一刹那,她就悲泣出声:“妈!”

所有人跟着进去,就看见了柜子里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白色孝布,还有旁边一个小布包。小卷妈妈一边哭一边打开布包,里面是几小块红的和蓝的布片,还有捻好的长度合适的棉线灯芯。看到这些,同老太太亲近的人几乎哭得昏厥过去。小卷站在后面,心里恨不得锤死自己: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么早奶奶就开始准备自己的身后事了,为了不让她们这些小辈作难,她忍着心绞痛整理这些东西的时候,心里会是什么滋味呀。

东西齐全了,几个阿婆和大伯母在里间开始整理和缝补,什么样的布做头巾,什么样的布做腰带,尺寸要多少……一桩桩一件件都是有惯例的,儿子、媳妇、女儿,孙子、外孙、外甥,各个又都不一样,他们一边做着,一边嘱咐小卷跑腿拿给守在外面的亲眷。

等着一大摊子事情都忙完了,小卷爸爸进来叫出她,说:“通知一下你的朋友吧,跟他们说大后天在Z镇老家办事,能来的就来,不能来就算了。”

小卷有一瞬间的慌张,她愣了一下,才问:“通知谁?怎么通知?”在这个时候,她才真正有了一点“自己长大了”的实感。因为长大了,交际圈子也逐渐成熟了,人情往来也可以开始了,最关键的是,很多事情都要和钱挂起钩来了。

爸爸白了她一眼:“还能怎么通知,事情什么情况就怎么通知!说奶奶去世了要办丧事,再说清楚时间地点不就行了!通知谁?你以后想跟谁保持来往就通知谁!到时候你也要做好记录的,谁来了给了多少都要记清楚,将来都是要还的懂吗?你通知到了的却没回应的,将来他们有事叫你,你也不用去,明白了吗?”

小卷想说不懂。这本来是一件简直像剜肉剖心一般痛苦地事情,为什么在大人眼里,可以演变成金钱物质的人情往来?感情,原来真的是可以用钱来衡量的吗?

她不懂,但依旧对着爸爸点了点头。可是她依旧做不出像父母和大伯他们那样一个个电话通知朋友,干脆点开了微信,在几个关系亲密的朋友群里面,按爸爸的话写下了讯息。消息发出去了,群里面还是一片沉寂。小卷的心也随之一路下沉。

她不知道是因为此刻时间太早,没有人上微信,还是因为……因为什么呢?她想都不敢想。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早就将手机收进了口袋,披着孝布做成的长长的白色头巾坐在冰棺一边,手上拿着金箔纸给奶奶叠金元宝,手机却突然震动起来。小卷手停了停,看着地面想了许多,然后又一丝不苟地将手上的元宝叠完,才拿出手机。

一连串的微信红包,写着节哀的字样,基本都是公司同事发来的,连金额都是一模一样的,也是微信红包的最大金额,两百块。另外的便是发小发来的了,而且都是在外地回不来的好友发小,能回来的则是说着“在老家等着,到时候我过去”。

小卷捂着嘴巴流泪,不知道是因为得到了回应,还是别的难以言明的原因,她竟然觉得心里比刚才温暖了许多。

她按照父亲说的,将这些讯息和金额记录在手机备忘录里,然后同步到云端,就又收起手机,继续沉默着叠元宝。门外,才十三四岁年纪就已经快要长到一米七五的堂弟蹲在火盆边,过一会儿就拿起一沓叠好的黄表纸投入火盆,嘴里按照大人们教的那样念叨:“奶奶,小超给你送钱了。”

这会儿已经到了正午最热的时候,小超在太阳下面,顶着炎阳不说,还要蹲坐在火盆边上,自然是热得不行,满脑门子都是汗。叠元宝的间隙,小卷抬头觑了他一眼,看到他亮晶晶的眼睛很汗津津的额头,早前心里的那些个怨愤突然就变淡了。

没错,奶奶最初心脏病严重突发心梗,是被婶婶气的,当初婶婶觉得,小卷父母和大伯两家当初买房子公公婆婆肯定是给了钱的,到了自己这里却什么都不给,所以闹起了离婚,在十里八乡闹得很难看,让一向爱面子的老头老太太都气得够呛,老太太更是直接心梗,住进了加护病房。

这次,老太太一向保养得还好的身体再次突然病重,却是因为堂弟小超。他周末说着要回来陪爷爷奶奶,却到了老家就抱着平板或者iPod不撒手,千方百计蹭邻居家的网。但乡下院子太大,信号并不很好,他只能坐在东院最偏僻的储物间里,才能搜索到隔壁家的无线网络,根本注意不到爷爷奶奶的情况。

再加上他吃饭挑剔的很,爷爷做的饭他不爱吃,奶奶又没力气给他做饭。爷爷有些脾气,一生气就说让他饿着好了,可奶奶到底心疼亲孙子,干脆独自一个跑了大半条街去给小超买了他爱吃的肉夹馍和煎饺。回来之后她就开始不舒服,但小超只顾着一边吃一边打游戏,根本就没有发现。

后来等爷爷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小卷叔叔回来之后,听了事情的始末,上来就给了小超一耳光。当时,小超怔怔地捂着脸,看着被救护车拉走的奶奶,口中喃喃:“奶奶又不是第一次心口疼,以前,她都是吃了药歇一会儿就好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