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3章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3302
历史久远

当天下午,他们开车到了海滩,租好了帐篷和烤架,还买了足够的碳,就开始安营扎寨,忙乱却又让人开心满足。小叶甚至觉得,这是自己上大学以来最开心也最充实的一天。

吃完了烧烤,也差不多入夜了。他们先是一起参加了篝火晚会,跳了舞唱了歌,还玩了杀人游戏,再后来,就有些各自为政的意思了。两对小情侣乌漆墨黑地也不知道钻哪里二人世界了,剩下四个单身狗只好去买了两副扑克玩,阿成一边洗牌,一边悲愤道:“刚才篝火那边我看到好几个漂亮妹纸,妈蛋还没来及搭讪,她们的男朋友就一个个过来了!”

其他几人也都大倒苦水,不过说着说着,话题就转了方向,谈论起了小叶和小乐那两对。

那两对小情侣也没浪太久,差不多九点半的时候,就在一大片几乎一模一样的帐篷里找到了自己这边的四架帐篷,无他,实在是国庆长假,来这里露营的人太多了,整个沙滩上几乎密密麻麻全是帐篷,让人看一会儿密集恐惧症都要犯了。

晚上睡觉自然是小乐小叶住一起,其他六个男人两两自由组合,随便洗漱了一下就接连钻进了帐篷。露营过的人都知道,沙滩上露营是不大可能睡得好的,更何况第二天还要早起看日出。所以小叶和小乐几乎都是半梦半醒的状态,昏昏沉沉地说这话,顺便骂几句咬人的蚊子。

凌晨三点多,外面就渐渐有了人声,然后渐渐热闹起来。小乐和小叶也裹着毯子就从帐篷里钻了出来,各自去叫醒那些男生,一群人聚集在海滩上,在昏暗的晨光里各种搞怪拍照,玩得开心极了。接着他们转了许多角度,才终于等来了日出。拍足了照片,小叶和小乐就又骑上了那样小摩托,一起回市区给这群又钻进帐篷里的懒鬼买早饭。

说是要去吃遍小吃的,结果一个上午都耗在的海边还不想回去,那些男生都好像要活在海里一样,从互相泼水,演变成几个人一起抬起一个扔进海里,反反复复都没个厌倦。小乐和小叶手拉手在沙滩上走,光着的脚时不时被小石子或者贝壳咯到,但心情仍是好得不要不要的。

回去一行人先后洗了澡换了衣服,只随便出去逛了逛就差不多到了晚上吃饭的时间。越是快到晚饭时间,小叶就越是紧张不安,哪怕小乐和郑池先后都安抚了她也不管用。可无论她如何想逃避,还是到了约好的时间。

郑池没有陪着他们一起,而是早一点的时候回家去了。据他说他是要把脏衣服带回去,顺便再带两身衣服过来,今晚就住在小乐家了。但是他此刻不在,却让小叶的心情更加沉入谷底。

他们开车到了约好的餐厅,就看见郑池等在大厅里,看见他们,郑池没多想什么就来牵小叶的手。但小叶却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地就缩了一下,让郑池牵了个空。郑池愣了一下,却完全没见生气,还好脾气地笑了笑,小声对小叶说:“你别慌,我爸妈都很好相处的。对了,还有我妹妹,你之前看照片不是说她很可爱吗?今天她也来了。”

小叶点点头,没有说话。

一行人一起进了包厢,就看见了一对夫妇和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小叶情绪紧绷着跟他们打招呼,也没能多说一句,那个小姑娘就挤开了她抱住郑池,从姿势就能看出对郑池的依赖。郑池被妹妹牵住心神,一时顾不上互相介绍,小乐作为本地人,自然赶紧开口。

不知道是不是这边的习惯,仿佛本地人说话必须一开口就是方言一般。小乐说的也是方言,在其他几个人听来实在拗口的很,小叶一个字都听不懂,只能看见这些人脸上的笑容,还有郑池父母眼中闪现出的满意。小乐同他们说了一会儿,郑池妈妈就开口对大家说:“我和郑池爸爸还有别的饭局,现在就要走。这边已经买好单了,你们吃好喝好,东西不够吃只管再点,不要客气。有招呼不周的你们也见谅啊。”

小叶只来得及说了一句“叔叔阿姨再见”,声音混在别人的告别声中,连自己都听不清楚了。两夫妻走了,却把小女儿留下了。于是郑池一边坐着妹妹,一边坐着女友,被几个朋友调侃称是“左拥右抱”。可是,小叶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没有见面的时候,她只想不与家长见面才好;可见了面却还不如不见,整个人几乎都被忽略的时候,她心里却更加心酸。

郑池妹妹小他太多,他又是个妹控,养妹妹比养女儿还要溺爱,吃饭的全过程,他几乎都把心思放在了妹妹身上,只在各种特色菜端上来的时候,给大家介绍两句,然后给小叶夹两筷子,然后就又转头小心翼翼给妹妹喂吃的。

小叶捏紧了筷子。明明桌上的菜看起来都很美味,可她却一丁点食欲都没有。她不想承认自己是嫉妒,因为同五六岁的妹妹吃醋实在是太难看了些,可是好几次她都差点忍不住开口,说出伤人的话“她比我重要那么多吗?”“都这么大了吃饭还要喂吗?”“在你心里我是什么?”

但她到吃完饭也什么都没说,只是神色平静地看着自己的汤匙,脸上似乎带笑,又似乎面无表情。

另一只手旁边的小乐是最先察觉到她的异常的,小乐放下筷子,在下面抓住她的手晃了晃。她也抬眼,回了小乐一个“我没事”的表情,可她的眼睛,却似乎是在一瞬间就变得暮气沉沉。

吃好了饭,郑池侧着头对小叶说:“我要先把我妹妹送回去,等我爸妈回来了之后才能到小乐那边去。”小叶顺着他的话,抬头看向那个看似软萌萌的小姑娘。不过只要对上她,小姑娘就立即变得不再软萌了,甚至是恶狠狠地瞪着他,好像她抢走了自己最心爱的玩具一样。

小叶勉强地笑了笑:“你自己看吧,如果太晚的话不过来也可以的,毕竟哪里都没自己家睡得舒服不是。”

小姑娘仍然瞪着她,听了这句话还翻了一个白眼。小叶不知道她没由来的敌意是怎么回事,也不想探究,她只是突然觉得很累很累,只想赶紧回到小乐家里,然后洗了澡躺在小乐床上好好地睡上一觉。

这天晚上,郑池到底还是从家里赶过来了,几个男生聚在一起也没别的事情,仍然是打牌,小叶推着小乐,让她也去玩,自己却洗漱好之后一头栽在了床上。她闭着眼睛,想起的是郑池父母的忽视,和他妹妹充满恶意的目光。

第三天,几个人多睡了一会儿,起来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开车去了小乐老家。不过同样是在路上,这一次却安静了很多。不,确切地说,是其他人仍然想活跃气氛,但小叶和小乐却鲜少给出回应,多来几次男生们也觉得有些没趣,就不再说笑了。

小乐老家比她家里热闹多了,姥姥姥爷阿姨再加上三个熊孩子。这三个熊孩子对比郑池妹妹,就显得友好得多了,虽然闹腾,但“姐姐”“姐姐”叫着,让小叶觉得心都要萌化了。

老家在乡下,条件自然是没那么好的,也没什么好玩的,几个人干脆都帮着姥姥和阿姨做小点心,也算玩的开心了。小叶也在帮忙,耳边听着郑池和小乐家长聊天,她的心却越来越沉。和她一样慢慢变得面沉如水的还有小乐,两个人有时会对视一眼,很明显都感觉到了很多事情当中的维和——小乐阿姨对郑池也太亲昵了些。

一大桌子人吃好了饭又吃了蛋糕,几个男生就商量着要走了。再晚的话,怕是天黑之前回不到学校了。郑池拉着小叶,笑容灿烂,显然是对这几天的活动很满意:“今晚回去好好歇歇,明天我带你去钓鱼!”

小叶不动声色地四下看看,然后轻轻挣开了郑池的手,小声说:“你们先走吧,我再陪小乐待两天再回去。”

郑池愣了愣,不明白小叶为什么突然就疏远了自己。不过哪怕想不明白,心里也不太舒服,他也还是尊重小叶的想法,毕竟在他看来,女孩子总是有这样那样的怪想法,喜欢腻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男生们走了,仿佛烟花盛开之后留下一地狼藉一样,小叶一边帮着小乐收拾,一边听他们聊自己一句也听不懂的话题。虽然听不懂,但小叶却觉得自己全明白了。

从一开始,小乐的阿姨和姥姥就很满意,只是他们满意的不是阿坤,而是郑池——同一个县城的,离得近不说,而且男方家庭条件也挺好,据说在市里还有房子,人也个子高长得好——无论从那个方面看,就是佳婿人选。阿坤呢,虽然是同个市的,却离得太远,家还在乡下,还有兄弟,这么一比简直是处处不如郑池了。

下午和小乐一起回市区的时候,小叶牵着小乐的手,两人一起坐在公交里,小叶突然说:“我想好了,回去之后就准备和郑池分手了。”

小乐猛然坐直,盯着小叶眼睛都不转一下:“是不是因为……”小叶摇摇头,轻轻笑了:“是因为我自己,你知道的,我从前一直没想好自己以后要走的路。可是我现在突然就想好了,我不要留在F省,我要回家去。所以,既然注定没有未来,那就不要互相耽误了。”

说完这句,小叶就再不开口了。她闭上眼睛,好似睡着的样子,但心里,却浮出了一句话,那句话,是当初两人都还是单身的时候,小乐对她说过的:

“我们县的人都很排外的,父母很少会愿意孩子找外地人结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