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4章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3171
历史久远

口舌伤人,甚于猛虎,更甚于刀剑。

小楚今天回寝室的时候,依旧是正好赶上晚熄灯,差一点就要被记晚归,可是她的心情却特别好,到了寝室里面还在小声哼着歌。

寝室里大灯关了,但每个人桌子上的台灯都还亮着,看见她笑盈盈地回来,室友问:“今天是模拟卷做得特别好吗?看把你乐的,笑的眼睛都快找不到了。”小楚是寝室里唯一一个准备考研的,且还是跨专业,其他人都挺支持她,也尽量努力配合或者说不干扰她的作息。

小楚把手上的包挂在椅子靠背上,随手把头发绑起来准备趁着还有热水的时候洗漱:“那倒不是,我今天在系部的考研自习室认识了一个朋友,不是我们专业的,但跟我一样都要跨专业考建筑设计,挺聊得来的。”她一边往浴室走,一边顺手从衣柜里拿了换洗的衣服和毛巾,步履轻盈,像是下一秒就要飘起来一样。

“你先去洗澡吧,出来我们再说。”室友催促她,生怕等会儿热水没了。

等大家都躺在床上的时候,小楚还开着一盏光线晕黄的夜灯,手里抱着专业课笔记,想着再记一点。旁边的室友拿着手机,问:“你说的朋友,男的女的?不会是红鸾星动了吧?”说着,她就伙同其他三个人满含深意地笑了起来。

小楚有点无语,也有些好笑:“你们一个个的,满脑子都装的什么?我说的是个女同学,娇娇小小的,漂亮又可爱。”说着这两句,她就又想起来那个女孩子。

小楚性子虽然不闷,但也有些慢热,很少主动去结交什么人。今天她上完课直接去了考研自习室,一打开门就看见有人站在自己的位置旁边,勾着头斜瞄自己桌上翻开着的参考书。如果这个人是个男生,或者稍微形容猥琐一点,小楚估计就要生气,但那却是个身材娇小看起来像个真人芭比一样的女孩子,让小楚一下子就没了脾气。

不过她还是走了过去,对着那个挡了路的女孩子小声说了句:“不好意思借过一下。”然后就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她觉得,正常人看到东西的主人回来了,自然就不好意思再凑上来窥探了。谁知道那个女孩子还真不是一般人,她直接坐到了小楚旁边,悄声问她:“你也是要考建筑设计吗?”

聪明人听话听音,那个女孩子只问了这么一句,小楚就明白了前因后果——实在是她们系里面跨专业考研的虽然不少,但考建筑设计的却寥寥无几,再加上因为他们要考手绘,所以考试地点也和其他考研的人不同,想要个同伴真是太难了——估计这个女孩子就是因为看到了她桌上的专业书,发现终于有人做伴了,这才兴奋的吧。

之前小楚习惯去图书馆自习,但因为最近图书馆经常丢东西,她就不太敢把参考书和笔记放在那里了,来回带来带去又太重,所以她才搬来了系部的考研自习室。这里人员简单,每晚都会上锁,最重要的是有监控,安全系数不知道比图书馆高了多少。

小楚对着那个女孩子点点头:“对的。”

对待不熟悉的人,她一向惜字如金,不过心里面已经开始喜欢这个女孩子了,毕竟颜控的喜恶就是这么简单,看脸而已。女孩子也不介意她话少,因为毕竟是在自习室,哪怕现在是下课时间,也安静得很,两个人倒也不好说话。女孩子干脆回后面自己的位置上,把东西搬到了小楚旁边的空座位上,然后低下头刷刷刷写了一张纸递给小楚。

小楚一怔,接过纸条,就看见上面写着相当清楚的自我介绍,姓名年龄专业班级,还有准备报考的学校,最后附上一个大大的笑脸,以及一句经典的广告语:交个朋友吧~

小楚忍不住笑了,她歪着头看了看旁边按个叫小易的女孩子,眉眼弯弯地又低下头,写的回复依旧言简意赅:好呀。

回复之后,两个人相视一笑,都又各自将视线和注意力转回了自己要复习的科目上,一直到了饭点,两个人就像认识了好久一样,一个提议说:“去吃饭吧。”另一个就回复:“嗯,去吃煲仔饭好不好?”等吃完饭再回自习室的时候,两个女孩子已经是手拉手了。

小楚想起一个词叫倾盖如故,她想,那或许就是用来形容这样的情谊的。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刚才回来也是我们一起的,她就住在我们隔壁的隔壁。”小楚一边说着,一边整理了一下背后的靠枕,让自己能偎得更舒服一些。但被子和枕头都舒服了,室友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她一瞬间觉得什么都不对,处处都不舒服。

一号床的室友是稍微迟疑了一下才说的,虽然是抱着对室友的善意,说出的话却是对另一个女孩子的刀剑:“有几句话我说了你别生气啊,你不爱管闲事,所以可能不清楚。小易这个人,不仅是在我们系里,哪怕是在院里风评都不太好,私生活混乱,而且还勾搭闺蜜的男友……”

“这些话,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呀?”小楚手上还拿着笔记,但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

一号床没有一点心理负担地就把八卦传播源头给卖了:“就是小易她室友说的呀,那个叫阿亮的,据说白富美的那个。两个人大一的时候不是好得一个人似的,现在各自和别的人走得近,不过也没完全撕破脸,据说就是因为小易勾搭阿亮的男朋友,然后那个男的直接告诉了阿亮,闺蜜两个就掰了。”

小楚突然觉得胸口有点闷,她不能相信今天同她言笑晏晏的那个可爱的女孩子,在别人口中居然是这样的形象,更不愿意相信小易真的是她们说的那个样子。她有些负气地把笔记扔到了枕头一旁,整个人往被子里缩了一些:“我只相信自己看到的,别人说的话都与我无关。”她的气愤却不是对一号床去的,更多的是对着外面的流言蜚语:“还是谢谢你了,以后和小易有关的事情该跟我说的,还是要跟我提个醒,麻烦你了百事通。”

一号床大大咧咧地笑:“放心吧,我们院里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如果再有人乱传闲话,我一定告诉你。”

小楚轻轻“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她如今作息很规律,为了每天早上都能按时起床背英语,晚上无论困不困,她都会想尽各种办法让自己在十二点之前睡着。在刚听到一号床的话的时候,她以为今晚会失眠,却没想到竟是一夜无梦地睡得香甜极了。

从那天开始,除了上课时间外,其余自习时间,小楚几乎都是和小易出双入对的,一号床会在上课时间或者课间时间,又或者是寝室谈话时间里,将最近关于小易姑娘的传言告诉小楚。也是因为最近比较关注与小易有关的话题,连一号床都有点受到了惊吓:“你还别说,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小易简直是活在别人口舌里的姑娘呀!”

小楚听得难受,但仍强迫自己听下去,就像听着别人在议论自己一样。一号床还在说着:“我就不信这姑娘一点都不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话都是从她们宿舍里传出来的,而且一大半都是那位阿亮说的,除非小易比石头都钝,否则肯定能听到风声的。”

小楚一阵阵的心疼,不知道是为了小易,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传言里,小易是一个很不自爱的女孩子,她爱慕虚荣,一开始为了钱交男友,后来干脆为了钱出卖身体;她浪荡无耻,凡是跟她身边女生关系好的男生,她都要撩拨,还好几次勾引闺蜜的男朋友,被发现了甚至倒打一耙;她外表清纯内里肮脏,是个谎话连篇的表子……

但这些话,小楚一个字都不相信。她还记得那一天,两个人一起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小易另一个女同学。那个女生虽然笑着,但哪怕是旁观者也能感觉到她对小易的恶意:“哟,最近陪你的怎么换人了,你男朋友呢?”

小易淡淡地微笑:“早八百年就分手了呀。”

“赶紧再找一个呀!”那个女生笑得恶意满满:“听说你在准备考研?考什么呀!你长得这么漂亮,天生就是吃男人饭的!找个有钱的老公嫁了不就行了?”

小易还在笑,嘴角的弧度都没有丝毫改变:“还是不了,我喜欢靠自己。”

一直过了好几天,小楚还觉得那天的情景历历在目。那个时候她和小易手里还拿着刚买的热乎的鸡蛋灌饼,本来嘻嘻哈哈食欲满分的,却在那几句话之后,直到回了宿舍也没能吃下一口。确切地说,是她那个一口没吃,小易却像没事人一样吃了个干净,然后在小易寝室门口分别。

小楚心里想,小易的内心真的是比外表强大很多。看着她的脸,会觉得她还是个需要保护的孩子,可她的内心,却已经是刀枪不入,再难听的言语,似乎都不能伤到她那颗仿佛被钢铁层层包裹住的内心。

不过在经过小易寝室门口的时候,小楚还是停住了步子,看着小易走进去。寝室里坐着另外三个人,小易进去之后同她有说有笑的,其中有一个烫了小卷的女孩子,像是同她格外亲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