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0章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3159
历史久远

“球球,我问你,琦琦高考前是不是流掉过一个孩子?”电话接通后,妖妖连句寒暄都没顾上,直奔主题问了这句话。球球却沉默了很久,最后也没正面回答,只反问她:“谁跟你说的这个?”

事实上听了这句话妖妖也明白了,小韩说的话里面,抛开那些带有侮辱性的,其他八成都是真的。她把手机挂掉扔在一边,沉沉地倚在椅子靠背上,莫名笑了起来:原来,只有我一个傻子呀……也不对,应该说我们几个都是傻子,一心觉得自己是为朋友好,却被人防备成了这个样子。

经此一事,妖妖真的没有办法再把琦琦当成好朋友了,哪怕琦琦从来不曾有坏心思,但她身边却始终站着那个令人作呕的小韩,隔着这么一个人,她真的做不到心无芥蒂地同琦琦来往。

她命令自己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丢开,更加积极地开始适应大学里的新生活。但是有些人并不是你避开了他他就也会放过你的,想想从前几个朋友对琦琦说过的那些话,尽管有的只是一些姐妹间的吐槽,但如果她真的把这些话都转述给了小韩,那小韩对她们几个人有怨气也是正常的吧,毕竟很少有男人可以忍受女友的朋友们如此看不起自己。

这次是球球主动联系妖妖,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话也说的七零八落,但妖妖还是都听明白了。她一手按着痛起来连神经都仿佛在一跳一跳的额头,咬牙切齿:“所以琦琦以为是你泄露了她的秘密,跟你吵了一架?”

事情说来也简单的很,妖妖虽然多少有些预感,但也没想到小韩能这么不要脸。他先是联系妖妖,说了些刺激人心的话,也吐露了关于琦琦堕胎那件事的消息,最后丢下了一句不信就去问球球。下意识的,妖妖肯定会找球球求证,不管两人说了些什么,都算是碰过头提起过这件事了。

而后他又在琦琦面前说了些话,鼓动得琦琦诘问球球,是不是把这件事泄露出去了。球球自然说没有,琦琦就立即怒而叱问:“那你敢发誓自己和妖妖没通过电话吗?这件事只有你我和小韩家人知道,如果你没说,妖妖怎么会来问小韩!”

就是这么一招完全没有技术含量的离间,竟然就真的把三个人的关系搅得一团乱了。

妖妖爆了句脏话,捏着额角说:“我一会儿会打电话跟她说清楚的,不过我只说一遍,随她信不信。而且,如果在我说清楚之后她还胡搅蛮缠,或者仍然把那个小韩当成宝,那我就真的懒得理她了。”说完,她又安抚了小韩几句,就挂了电话打给了琦琦。

接电话的不是琦琦,而是那个让妖妖仅是想起来都会觉得恶心的小韩,还是那样得意洋洋又流里流气的声音,让人分分钟想把手上的什么东西砸在他的脸上:“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我都说了我们家琦琦又怀孕了,你们还一个接一个地打电话骚扰她!不过既然你打来了,我也正好告诉你个消息,国庆节我们结婚,你如果能回来就过来吧,别忘了包红包。”

妖妖一句话没说就被挂断了电话。她觉得自己二十多年的好涵养都要交代到今天了。狠狠地把手机砸在了床上,之后她好像突然就没了力气,整个人瘫在那里一下都不想动了。

这件事说起来,跟她有什么关系呢?琦琦是死是活过得好不好会不会真的嫁给这个败类……认真说来分明几乎同她无关。因为如果真的受不了这个人,她完全可以跟他们一家子就此断了往来,高中同学而已,毕业了之后再不联系的也大有人在。

但她做不到,至少现在还做不到。因为记忆里有太多六个人一起相亲相爱的画面,半年前,她们还曾在元旦夜里手拉着手走在大街上,说着以后每个年都要一起跨。才半年而已,大家这都是怎么了?

妖妖双手捂着脸,晶莹的眼泪从她的指缝中溢了出来,她哭得整个人都不自觉的震颤着,却还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真是奇怪,明明心里想着这没什么好难过的,为什么眼泪会不受控制地流出来呢?只是一个老同学从此不上学了要结婚了,她怎么能像是被人抢了媳妇一样哭成狗了呢?

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之后,妖妖拿着纸巾擦干净眼泪,走回床边摸到刚才被自己砸了一下的手机。好在手机质量不错,床又铺的很软,在这气怒的一砸之下一点都没能伤着,依旧运行起来快得很。

妖妖先群发了一条短信,让大家都上QQ,然后她建起一个讨论组,将除了琦琦以外的其他四人都拉了进去。等所有人都上线了之后,她又开启了群组的QQ电话,先从自己的角度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都讲了一遍,然后拉球球出来,语带威胁:“你爱说不说,反正该知道的我特么都知道了,还是小韩那个臭不要脸的说的,你想保密就特么憋一辈子别出声!”

球球想保密的心自然是为了琦琦好,如今社会风气再怎么开放,大家面对高中就怀孕堕胎的女孩子,也都是鄙夷的,所以球球站在闺蜜好友的角度,是真的恨不得能给自己的嘴装个拉链,每天睡觉前都担心自己说梦话会胡言乱语。保密到最后,明明自己一个字都没说,却被小韩一个屎盆子扣在了头上,她才是最有苦难言的一个。

但到了这个时候,保密什么的反倒像是个笑话,她咬咬牙,干脆从头说了起来:“小韩说的,大半是真的。琦琦家在乡下,不过她外婆家在市里,她外宿的时候,大多是回外婆家,但也有不少个晚上是跟着小韩他们去玩了。在外面疯玩到半夜自然不方便回去,就干脆去小韩那里住。然后自然而然的,两个人就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

球球那边的网络不太好,话语中夹杂着“沙拉拉”的杂音,可其他人依然听得分明,然后也愈发沉默。“高考体检前,琦琦有一天突然拉着我哭起来,我问她怎么了。一开始她不愿意说,后来像是实在没办法了,才跟我说感觉自己是怀孕了。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毕竟从来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我不懂琦琦也不懂,这种事又不敢告诉家里,她还是去找小韩了。中间又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只知道最后是小韩妈妈陪她去了医院。”

球球知道的也只有这些,她说完之后也开始沉默,气氛压抑得很,让妖妖实在是受不了,干脆直接取消了语音通话。

如果说几个人里面,妖妖属于“点子担当”和“热血担当”的话,那么小星应该就是当之无愧的“稳重担当”,每次大家有了什么样的决定,基本都是她最后拍板决定,这次也是。事情说完说清楚之后,她就直接在群里说: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谁都没能耐负责另一个谁的一辈子,这事儿就这么着吧,她的婚礼就别去了,去了不够膈应人的,红包也没有,钱给了小韩我觉得窝囊。琦琦现在又怀孕了是吧?等这个孩子生下来,我们给个见面礼就是了,到时候钱给她一送,以后来不来往看她自己。

妖妖和小雪先后比了个OK,阿兰回复说:我随大流,你们怎么着我就怎么着。只有球球,久久没有回复。

妖妖多少能明白她,如果现在出这些问题的不是琦琦,而是同她最要好的小雪,她怕是也很难以抉择。不过再怎么理解,她也不会赞同就是了。

春节,琦琦孩子生了,在坐月子。妖妖从不主动联系她,所以一切的情况都是从球球那里听来的。球球说琦琦跟她道歉了,只说误会冤枉了她,关于当初那件事里小韩扮演的角色只字未提;球球说琦琦婚后过得并不好,想来也是,婆婆在她婚前就陪着她堕过胎,结婚也是先上车后补票,无论怎么说起来都比男方低了一头;球球说琦琦生了个女儿……

球球说了许多,但其他人也只能感慨两句叹一口气。就像小星当初说的那样,日子都是人过的,现在过什么样的日子只是取决于你当初的选择罢了。

妖妖问其他人,要不要去看琦琦,当初不是说要给孩子见面礼的吗。

小雪轻“嗤”了一声,不用说话大家就都明白了她的态度,更别说她紧接着就态度鲜明地表明了立场:“我话先说在前头,我是不可能踏进小韩家门半步的!除非琦琦住她外婆家,我才可能去看她,不然你们帮忙把我那份钱带去,见面就免了!”

到最后,她们一个人都没去,只在又过了半年之后的暑假,当琦琦带着女儿在她外婆家的时候,几个人才终于带着水果和迟来的“见面礼”去了。

这次见面,真是连共同话题都难找的很,琦琦开口闭口都是女儿和老公,她如今已然不上班了,专职的家庭主妇,每天的日常就是照顾女儿、看电视和打麻将,偶尔逛一逛淘宝,连从前最爱的小说和广播剧都不沾了。

相对冷场,自然要早早告辞。几个人走出琦琦外婆家的大门,看着抱女儿送出来的琦琦,也只能挥手作别。

同时告别的,或许还有逝去的青春。

大家都在看
沉香屑
沉香屑
豪取强夺 婆媳 腹黑 架空 深情 民国文 宠文 沉香 强势
奢望
奢望
甜文 豪取强夺 高干 错爱 婚恋 现言 强势 豪门 无线基金大赛
暖暖日常
暖暖日常
治愈 温馨 萌宠 甜文 深情 婚恋 浪漫 宠文 暖文 婚后
女配是知青
女配是知青
军嫂 女配 萌宠 军婚 空间 豪取强夺 腹黑 婚恋 种田 HE 现言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哥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
治愈 重生 军婚 甜文 高干 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