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9章
长在心上的疤
那瞬烟雨
3133
历史久远

小雪和阿兰是她们朋友六个里面最漂亮的两个,小雪体型偏瘦,阿兰较为丰满,小雪美的清淡,阿兰美的浓烈。妖妖现在的电脑显示屏上,正是和小雪的聊天窗口。

在妖妖心里,过于关注女友的闺蜜已经是一个男人的大忌了,更别提这个男人的一起还是那么的轻佻。她想,如果不是武力值不够的话,她现在肯定要立即揍得这个男人爬不起来。现在她虽然不敢揍人,但不搭理还是做的到的。

于是这一整晚,她都没有跟小韩说一句话。

第二天,“无业游民”们随便什么时候走,但琦琦和妖妖却是要上早自习的。她们两个早早洗了把脸,然后手拉手一起步行回学校,路上买了早餐,也没忘给在学校痴痴守望她们的球球带早餐。

早自习上,其他人背书背的热火朝天,少数几个学生坐着昏昏欲睡。如今妖妖和琦琦就是这些“昏昏欲睡”的一员,不过好在两人技术熟练,书本当掩体,手臂当支撑,不仔细看也只以为她们是在默念。

因为太困,本来有一肚子话想对琦琦讲的妖妖也只能先把事情往后推一推,觉得还是补个眠比较要紧,等到早自习下课终于想讲了,就看到坐在不远处的琦琦,在听到下课铃的一刹那,就突然栽倒在桌子上沉沉睡了起来。她叹了口气,干脆坐在了球球身边,把昨天晚上的事情细细讲了一遍,末了说:

“球球,虽然我一直都觉得小韩不靠谱,但我也没想到他能这么不靠谱!他到底是怎么跟琦琦认识的?生活完全 不应该有交集的两个人啊!”她一边说,一遍觉得头疼,愈发后悔昨晚自己的不知轻重。可转念想想,她又觉得虽然受了点罪,但好歹看清了小韩的真面目,也算有收获了。

球球跟着叹气,但并没有回答妖妖的话:“算了,你别再管他们两个的事情了。该说的话我早就跟琦琦说过了,而且说了不止一遍,但人家听不进去,回头就一模一样学给她男朋友听了,反而让我们两面不是人……”

这下妖妖是真的惊呆了,打死她也想不到还有这种事情,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球球,只等球球把话说明白。球球却只是又叹了一口气:“我跟你说,我举得小韩现在都快恨死我了,在他眼里我肯定是个天天讲他坏话,破坏他和琦琦关系的恶人。我有的时候都害怕他会找他那帮哥们揍我一顿!”

这下子,哪怕本来有很多话想说,等琦琦醒了之后,妖妖也突然就一个字都不想说了。就像有人说“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一个道理,琦琦并不是那么糊涂的人,朋友们说的话她肯定心里也都有感觉,只是她一门心思就是要跟那个男人在一起,甚至不惜出卖朋友只为讨好那个男人,那么那些话说跟不说又有什么区别呢。

不过对着琦琦,妖妖是完全闭嘴了,但对其他四个人,该说清楚的话还是要说的,至少也要提醒她们小心那个小韩和小韩的朋友。听妖妖说完,小雪就冷笑起来:“我一直都没跟你们说,那个小韩给我打过电话也发过短信,就是那种一看就是很明显的撩妹的短信。”说完这句,她也不管其他人的震惊脸,直接拿出手机,翻啊翻的翻到了很早之前的记录。

几个人传阅之后,对小韩这个人不要脸的程度又有了新的认识。小雪继续说:“我一开始不知道是谁,没搭理他,后来知道是谁了,直接把他拉黑了。但是我没敢告诉琦琦,毕竟这种事情,我也怕说不清楚,一不小心我可能就特么的被小三了,也是伤不起!”

妖妖和小雪最好,闻言拍了拍小雪的肩膀,无言安慰。小雪收起手机冷笑了一声:“反正能做的我们都做了,某些人一门心思地往火坑里跳我们拉都拉不住也没办法,等烧伤了就知道疼了!”

这次饭点碰面之后,妖妖心情都很沉重,几个人有意识无意识的,竟也都慢慢开始疏远琦琦了。不过琦琦沉浸在她“甜蜜的爱情”里,像是完全没有发现的样子。

高中的日子像是度日如年,又像是时光如梭,很快竟就快到高考了。再怎么不想学习的学生,到了这个时候也或多或少地会产生一些紧迫感的,但琦琦却反而让人举得更游离在众人之外了。她请了几天病假,回来的时候脸色苍白,让朋友几个很心疼,还给整日发呆不学习的她找了许多的借口。

校园里相对社会上而言,还是要公平许多的,至少考试这个东西,你的付出不出意外的话都会体现在分数里面。高考结束,有人哭有人笑,六个小姐妹拿了通知书之后再坐在一起,心里多少都多些伤感。

妖妖和阿兰是二本,小雪一本,剩下的三个人里面,球球和中性帅气的小星都是大专。这些人无论好坏,至少是有大学读的,只有琦琦,二百分出头,连志愿都没报,显然是已经放弃了。

虽然她们心底里隐隐都知道将来必定会各奔东西,但此时此刻,她们却还是天真的希望彼此的友谊可以一辈子都不变质。她们组织着也参加着各种毕业聚会,准备着到陌生的城市开始大学生活,唯一应该清闲的琦琦也没有闲下来,她忙着同小韩分手。

分手的原因没有一个人说的清楚,只知道两个人突然就闹了起来。外人看来,是琦琦没理,不停地找茬发脾气,但小韩都包容地忍耐着。两人分分合合,到其他人都开学了,这场大戏都没能落幕。

其他人觉得这件事管不了,被折腾了太多次之后也多少有些懒得管的意思,但妖妖没想到哪怕自己到了另一个省另一个城市上学,也免不了被打扰。她接到了一个号码陌生的来电,因为显示的归属地是家乡,所以犹豫再三也还是接通了。听到那人的声音,她竟然有了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你好,哪位?”因为是不熟悉的号码,所以一开始妖妖表现的很是客气。却没想到手机里传来的,却是流里流气地回答:“我呀,我姓南,叫彭友,你叫一声我的名字呀!”

妖妖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不知道这种情况算不算狗改不了吃屎。她直接将电话挂掉,一个字都不想多听,更不想浪费口水在这种不要脸的家伙身上。她划出号码,想要拉黑,却在点确认前收到了一条短信。短信不很长,但很巧,正是刚才打电话的那位,也就是琦琦的男友小韩发来的。

“我知道你应该是想拉黑我,但是拉黑了我你肯定会后悔的。你们五个不是一直都在劝琦琦和我分手吗?那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无论如何都分不开吗?你知道琦琦为什么能这么听我的话吗?想知道就打过来,我电话里同你说。”

妖妖跟自己说不想知道,但手指却控制不住地点了回拨。

电话很快接通了,从小韩的声音里,妖妖很清楚地听出了他的得意:“哎哟,原来你们这种优等生也会主动给我这种渣滓打电话呀!”那声音在妖妖听来油腻又恶心,只让人想糊他一脸的热翔。

她不接话,等着小韩说完。

“行了,我知道你懒得搭理我,那我也不跟你废话!告诉你,琦琦是不可能离开我的,因为她有了我的孩子!”小韩得意地丢下了第一个炸弹,将妖妖炸的七荤八素之后,他很快就又立即扔下了第二第三个炸弹:“你还记得她高考前请假的事情吗?那是她第一次怀孕,不过那孩子没赶上好时候,她不愿意要,让我陪她去做掉。我哪里有那闲工夫呀,所以最后是我妈陪她做的人流。”

妖妖手脚冰凉,整个人木愣愣地听着,却觉得自己好像突然一个字都听不明白了。她听见从自己嘴里传出干巴巴的反驳:“你胡说!琦琦才不是这种人!”

“你觉得你很了解她吗?你觉得她很纯情?呵!好笑死了……我告诉你,你这位好姐妹就是个表子!sao货!天天追着我睡她的好吗?你以为高中时候她那么多次外宿是住哪里了?我告诉你,她住在我家!她就是一乡下妞,爱面子,不好意思告诉你们她是乡下的,所以说什么回家回家……”

“你胡说……”妖妖好像一下子就忘记了其他的语言,只知道机械性地重复这三个字,好像说的次数多了,小韩的那些话就真的可以变成胡说一样。

小韩又冷笑起来,带着些痛快:“我胡说?你不信可以去问球球啊!我告诉你,这些事情球球都知道,就瞒着你们这群傻子呢!哈哈,你们之间还友谊,真是笑掉了我的大牙!”把这些不知道在心里憋了多久的话一气说出来,小韩就痛快地挂掉了电话,只留下已经快成了雕像的妖妖,举着手机傻傻地站着,口中还喃喃地重复着“你胡说你胡说你胡说”。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路走回寝室的,坐在自己桌子前面,她紧紧握着手机,明明心里清楚应该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但她的手却像是有着自己的意识一样,缓缓地拨通了球球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