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7章
医顾倾城
紫夜洛鸦吖七
3040
2017-05-03 02:51

沐临风没有接话而是示意顾慕笙继续说下去,对于这个事情明显沐临风也挺有兴趣,在他无神的双目中顾慕笙却是看到了一丝亮光。

“说是有人去青楼闹事,自称自己是魔教中人,却是撞上了一个魔教的护法,听他们说好像叫,对了,叫清风,十几个人被这个魔教的清风护法教训了一番,无一活命。”顾慕笙说得真的像是道听途说来的一样,完全不像她其实就在其中,半生不熟的说法让听者都觉得这事半真半假。

“若是演戏又如何?”沐临风听顾慕笙讲完了故事,嘴角带笑的半有半无的搭了一句。是有似无的态度确实让人觉得他只是个与魔教丝毫没有瓜葛的人。

“师傅这话就不对了,你应该说若是演戏又何必?”顾慕笙扯起嘴角笑了,悄声的说了这一句,配合着寂静的街道,别有一番寓意。

顾慕笙和沐临风两人一路再没有说话,只是路上越来越热闹,当顾慕笙和沐临风走到街道尽头的时候街道上的小贩倒是都开始吆喝了起来,街道上的行人也从开始的稀稀拉拉变得熙熙攘攘的。

估计这北城的人还没那么健忘,这不刚走出街道,便听见不知是哪家的姨婆和谁家的大娘若有若无的说起昨日真假魔教大战青楼的事情了,这无非是更加巩固了顾慕笙讲的故事的真实性。

顾慕笙细心的观察到了沐临风听到旁人议论这事时,微微的皱起了眉毛。

见到武林盟主,顾慕笙一脸的无奈,除了沐临风介绍了自己是他新收的徒弟之外,顾慕笙甚至连一句话还没说就被支到一边喝茶凉快去了,只见得沐临风和那个武林盟主一个劲的寒暄。

这个武林盟主叫什么顾慕笙不知道,也不会那么没规矩的去问,因为沐临风都只是叫他盟主。

除了感觉这个武林盟主和沐临风之间的寒暄有些虚伪之外,顾慕笙对这个武林盟主的印象倒是没很差,武林盟主是个年纪不小的半打老头,可能因为是习武之人的缘故,这武林盟主虽然上了年纪却还是气武不凡,若是年轻个二十年也定是迷死众多少女不是?而且这武林盟主的面貌算得上和蔼亲和,却还是有一股威严之范,眉目间没有半点鼠目之气。

顾慕笙没有半点芥蒂的自顾自的饮茶,听着沐临风和武林盟主寒暄着,顾慕笙隐约听着他们竟也说道了昨日真假魔教大战青楼之事。

此事是由武林盟主提出,但是两人却是商谈事件,没有半句对此事的看法。

听到这里顾慕笙却又觉得这武林盟主有些虚伪了,许是因为接触沐临风时间久了,而且本身沐临风就是顾慕笙的梦中情人,所以顾慕笙就是不觉得沐临风虚伪,反倒觉得沐临风深沉得体,不浮夸。

这就是所谓的偏见吧。

武林盟主是个城府极深的人,见说了一会儿沐临风都不对真假魔教之事发表任何意见,便也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三俩句就给引到了攻打魔教的事情。

听到这里,顾慕笙心里一抖,虽然早已知道所谓的武林正派要攻打魔教,但是那和真正听到沐临风和武林盟主商议是不一样的,虽然沐临风应了武林的邀请来除魔教,已经表明了沐临风对魔教的看法,可是顾慕笙现在却更是渴望听到沐临风的说法。

“就这样贸然攻打魔教?”沐临风这次没有再闪躲武林盟主的话,而是直接的迎了上去,也算是提出了一个犀利的问题。

“这儿……我本也是不想贸然攻打魔教的,可是这魔教却是欺人太甚,若然我们再没有行动的话,只怕是让魔教更加猖狂。所以我才紧急召集武林大会来商谈这攻打魔教之事。”武林盟主被沐临风这么一问有些语塞,估计是没有想到沐临风会这么发问把,不过不愧是武林盟主只是诧异了那么一两秒便接下了话锋,且话说的滴水不漏。

“那真假魔教之事,盟主怎么看?”顾慕笙不禁在心里叫好,沐临风这么把话问出来,定是要问的武林盟主不得不答,这样先发制人才占了主动对后面的事情便也更是游刃有余了。

“此事……,我认为定是那魔教小人知道我们武林正义之派要将其攻打,才做了这么一出戏来。”武林盟主信誓旦旦的说着,像是他亲自调查个水落石出了一样。这话却是听得顾慕笙压根直咬,无凭无据竟认定了是魔教作祟,而且还直呼魔教小人?

“此话差异吧,若是没有深切调查就认定了是魔教中人作祟,是否有些不妥?”插话的正事顾慕笙,其实顾慕笙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本是不该插嘴多言的,因为路上沐临风还格外叮嘱自己不要没了规矩,但是听到这个武林盟主如此诬赖魔教,以顾慕笙的脾气定是容忍不了的。

“这儿……”武林盟主一是没有想到一直安静的在一旁喝茶好像完全没有听他和沐临风谈话的女子会插话,二来因为顾慕笙是沐临风的徒弟他也不好直接训斥,所以只是把眼神投向了沐临风,全然忘记了沐临风已经瞎了的实事。

场面突然因为武林盟主的停顿而冷了下来,顾慕笙注意到了武林盟主因为忘记沐临风已经瞎了的实事而有些后悔刚刚的举动的深情,虽然一闪而过,但是全然没有逃出顾慕笙的眼睛。

“顾慕笙,安静喝茶,怎可插嘴?”沐临风许是感到了气氛的尴尬,才突然意识到这不是在家里,而是在武林盟主的府上,顾慕笙不是在和他说话,而是在插话于他和武林盟主的谈话,漠然出言呵斥顾慕笙。

顾慕笙煽煽的没有再出言反驳沐临风,虽然她娇生惯养,却也是懂得分寸,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不可多言,而且这个时候若是一直拥护魔教说话,必将遭人怀疑,尤其自己对面的是那个老谋深算的武林盟主,若不是心机比别人重,怎做得上这个位子?

“盟主,我觉得顾慕笙说的也不无道理,若是不去调查贸然攻打魔教,盟主不觉得也有些不妥吗?”

听到沐临风这么说,顾慕笙心里自然是一阵欢呼,虽然呵斥了自己的插言,却没有无视自己的话,反而赞同了自己的说法,这怎么能让顾慕笙不兴奋呢,但是这小小的兴奋顾慕笙自然不会表现出来,那样就太明显了。

“沐临风少侠此话却是不无道理,但是武林上魔教兴风作浪已经引起公愤了,只怕不是你一言我一语就可以压下来的,若是再不攻打魔教,恐怕我依了武林各枭雄也不会依的。”不愧是武林盟主,句句圆滑滴水不漏,既没有剥了沐临风的面子,也没有动摇攻打魔教的想法。

顾慕笙在心里又要重新开始审核这个看上去和蔼可亲的武林盟主了。

“盟主若是这么说,临风自是没什么可言。只是……若是事情没个原委,临风是不会贸然出手的,不如盟主就将此事交给临风调查如何?”沐临风顿了顿,接着说了下去。

虽然沐临风也一直认为魔教就是邪教,但是在武林在这么久魔教的确是很久没有发出过任何的战争,也没有再出现欺压冒犯武林人士的事情。

突然魔教开始无故的发起腥风血雨,这的确是要遭人怀疑的,而且昨日还出了真假魔教大战青楼的事情,若是一味的听取这些武林正派的话,贸然攻打魔教,沐临风心里总是觉得不妥。

“这儿……可是…”

“沐临风大侠,真是久仰久仰了。莫不是人眼瞎了,胆子也吓破了不成?攻打一个小小的魔教竟然众多托辞,若是沐临风大侠享惯了太平盛世的生活,不愿或是不敢再与魔教为敌,那不接受武林的邀请便是,何必闹这么一出?”

正在武林盟主吱吱唔唔犹豫是否要答应沐临风的时候,从门口走进来了一个男人,看得出是个练家子。

年纪轻轻,武功却是不错。

英俊潇洒的样貌却与他说话那股尖酸刻薄不符。想必是年纪轻轻就有一番作为,自私其大罢了。

“放肆,你是什么东西,怎容你这么和师傅说话?”沐临风听了那男子的话,只是牵动了嘴角笑了一下,顾慕笙便一跃而起挡在了沐临风的身前大声喝道。

看着武林盟主的反应,顾慕笙的心里有开始多疑了。

因为武林盟主看到进来的男子的时候,脸上不自觉的洋溢了几丝笑意,而听到那男子说了那么多丝毫没有遮拦攻击沐临风的话,却是一个反驳的意思都没有,想必他是觉得反正沐临风看不见,也不必露出任何假惺惺的表情,倒是清闲。

只是他却忽略了沐临风的身边还有顾慕笙。

“呵呵,这丫头长得倒是俊俏。沐临风大侠何时雇了个这么俊俏的美女保镖在身边?”虽然此男子一口一个大侠叫着,但却真是听不出有半点的尊敬,甚至语气里都是讽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