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8章
医顾倾城
紫夜洛鸦吖七
3082
2017-05-03 02:51

顾慕笙看此男子的年纪应该是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样子,那论起辈分来应是沐临风的后辈才是,竟然敢如此放肆的说话,一是个人素质极高,当然所谓的素质自然不是指仁义礼智信了,而是指他小小年纪却有极高的武功,那二来就是此男子定是某个大门派的公子,从小受尽了宠爱。

当然若是他既是某大门派的公子有在武功上有所成就,那边更是好理解他现在这个吊样了。

“莫不是师傅做什么还要向你这黄口小儿交代不是?”顾慕笙一脸鄙视的看着对面的男子,语言上也没有半点客气。顾慕笙和那男子对峙了一会儿竟发现这男子和武林盟主确有几分相似。

顾慕笙不觉在心里笑了,原来是武林盟主的公子,怪不得说话的语气那么狂妄。

“你……我和你师傅说话,岂有你插嘴的理?”这男子自是说不过顾慕笙又不想丢了面子,却把沐临风抬了出来,想让沐临风教训顾慕笙不知深浅的插话,确然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呵呵,公子这话说的好笑了,你家父尚不敢这么与我师傅说话,而你又算得上什么东西?竟如此的不懂规矩?”顾慕笙丝毫不示弱的挺了挺,更是半扬起了小脑袋,有些玩意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眉宇间全然是嘲笑的意味。

顾慕笙这话说的一语双关,既教训了眼前的男子,更是强调了沐临风的身份地位。其实也可以说是一语三关,顾慕笙更是旁敲侧击的说武林盟主的家教不严。

笑话,沐临风可是顾慕笙心里的英雄,那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岂容这个黄口小儿随意污蔑冒犯的?只是出言顶他几句已经是给武林盟主留了面子了,若是在平时顾慕笙难保不会大打出手。

“你……”

武林盟主的家教果然不好,这男子说不过竟然要举手打人,顾慕笙在心里又将这个武林盟主的儿子鄙视了一遍,随便还带上了他爹。

一个气急败坏会打女人的男人难免成不了气候,若是他以后想接下武林盟主的位置一统武林,他都不知道是被谁杀死的,若是没了他爹这个保护罩,他可能已经死了千百回了。

“君儿,不可无礼!”

武林盟主见顾慕笙将手里的剑握紧了举在胸前一点不肯示弱,便叫住了他的儿子司马君策。

本来这个武林盟主想借着儿子给沐临风一个下马威,想告诉沐临风现在这个武林他司马通天才是武林盟主,才是唯一的主宰。

却不想被沐临风收的这个女徒弟给搅和了,不只下马威没给成,自己没占到半点便宜不说,倒是让人家给说了一身的不是。

其实也难怪司马通天这么做,魔教来犯,本是该武林盟主召集武林大会商讨如何应对的,但是不料众人都说要邀请沐临风来参加,虽然大家嘴上没说,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是都想等沐临风主持大局。

这叫他这武林盟主的面子往哪里搁?

虽然当初确是因为沐临风无意眷恋武林盟主之为才轮到他做,可是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武林盟主,却也是抚平了不少武林上的腥风血雨,却没有料想到,魔教来犯,这些武林中人,却还是第一个想到了沐临风,这是他如何不会服气的。

“是,爹。”司马君策倒是真的没有再多言什么,反倒是变得一副乖巧的样子和刚刚那个趾高气扬的样子截然不同。

顾慕笙心里好笑,不得无礼?

他儿子说第一句无礼的话的时候他这个当爹的武林盟主想什么了?都无礼到头了才想起说不得无礼?

“盟主大人,若是你们这般想法,想必和我师傅也没什么可谈的了。”顾慕笙转过身白了司马通天一眼,不满的说道。

虽然叫着盟主大人,语气里也没有半点尊敬,但是却比司马君策会做人多了。

“顾慕笙!”久久没有开口的沐临风终于说了一句,他的意思自然是叫顾慕笙不得无礼。

刚刚顾慕笙和司马君策对峙也就罢了,毕竟都是小辈儿而已。

何况也的确是司马君策无礼在先,但是武林盟主再不对,依然是盟主。若是遭了顾慕笙这么质问,沐临风都不理会,自会遭人话柄的。

顾慕笙听沐临风叫了自己的名字,耸了耸肩,撅了撅嘴便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回到了刚刚的座位上依旧喝茶,若这是玫瑰花茶就好了。这种普洱什么的,顾慕笙最不喜欢了。不然也不会这小小一杯茶到现在都没有饮尽了。

“盟主,既然这样谈论下去也没个主意,不如等到武林大会那天,再与各位枭雄一同商议可否?”沐临风也没有耐心再与这个武林盟主纠缠下去,对于司马君策那些话,沐临风当然心里有数。

若不是他当武林盟主的爹爹应允,他哪里敢说出这么放肆无礼的话?既然如此,又何必假惺惺的交谈?

“这儿,也好,那就等武林大会再一同商议,也可多个主意。”沐临风的提议,司马通天自然是没有办法不答应,若是强留沐临风要出一个结果那也太刻意了,还不如趁这几日的时间去打点其他的武林同仁,若是和他意见统一的多了,那自然是没得争议了。

“那临风就先行告退了。”沐临风欠身表示尊敬,虽然自己在武林地位颇高,但是面对的毕竟是武林盟主,该做的礼数,沐临风是一点不会少的。

沐临风看了顾慕笙一眼,顾慕笙就很会意的走到了沐临风的身边,向司马通天点了点头还不忘顺势白了司马君策一眼。那眼神里倒是充满了挑衅之意。

“晚辈从小便听说沐临风大侠武艺高强,不知和晚辈过上几招,让晚辈也开开眼界。”司马君策说着开步走到了沐临风的身前,来势汹汹的样子,好像若是不过几招便不让沐临风走了一样。估计司马君策是因为刚刚顾慕笙那记白眼才了心里的怒火把。

“公子言重了,公子的父亲已贵为武林盟主,自然武功无人能敌。又何必和我过招,让我献丑。临风自是有自知之明不会班门弄斧。”沐临风显然是不屑于和司马君策过招,真是所谓的黄口小儿,不知深浅。

沐临风的一句班门弄斧自然是说给姓司马的一老一小听的。

“沐临风大侠,难道是不敢了吗?难不成武林传言说沐临风大侠武艺退步是真的不成?”司马君策永远不懂什么叫见好就收,人家越是对他谦让人越是得寸进尺。

沐临风摆明了不屑于和他交手,也不知他是真的听不出来,还是自持过高。

难不成他爹告诉他,他已经武林无人能敌了吗?大言不惭的样子,真是让人恶心。

“没听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吗?”此话自然是顾慕笙说的,配合着这话的,还有顾慕笙那不屑的眼神。简直就是鄙视了他们司马老小一家子。

“你……沐临风大侠若是不敢比试那便算了。”司马君策指着顾慕笙说不出话,俗话说好男不和女斗,果然是真的,就算司马君策那种算不上好男的都说不过,何况君子呢。

司马君策见说不过顾慕笙,便又调转枪头直指沐临风。

他就是想逼得沐临风动手,其实司马君策也不是想让沐临风动手,不过就是想证明他本身比沐临风要强这个不可能的事件,在顾慕笙眼里司马君策想的那点小心思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再让他练个五十年,他也是比不过沐临风的。

天生的骨骼就不行。

“呵呵,在下说了,不敢班门弄斧。”沐临风说话间已经带着顾慕笙踱步越过了司马君策,走道了门口。顾慕笙知道沐临风不是简单的走路,而是运用了轻工,而且还是带着自己,自己只感觉脚下一轻便已到了门口,这,这简直就是瞬间转移啊!

在司马君策还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沐临风已经和顾慕笙离开了武林盟主的府邸。

顾慕笙不知道司马通天看没看得出沐临风的步数,但是她确定那个黄口小儿司马君策是看不出的。

沐临风这个下马威给的好给的秒,使得顾慕笙的心里又雀跃了一番。

“师傅,不如我们就在北城逛一逛吧,徒儿想添几件衣服可好?”顾慕笙好不容易和沐临风出来一次,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由着沐临风回去了。

这逛街自古以来都是女人的最爱,尤其像顾慕笙这么闲不住的人儿呢,顾慕笙每天除了不停的想办法给沐临风治疗眼疾,便是闷在家里发呆。

好不容易借着武林邀请和沐临风一起出来到这儿热闹繁华的北城来,岂能不逛逛,只是在客栈里闷着?

“不好……”沐临说话的时候还摇了摇头,却是不好,沐临风和顾慕笙生活在一起自然是知道顾慕笙有多少衣服了。

每次说上市集买药都是大包的衣服和小包的药,甚至有些时候还是在裁缝铺定做的,隔几日差伙计给送过来。

而且顾慕笙对衣服看似很挑剔,不过好像丝毫没有抵抗力,任何颜色都喜欢,可能今日着一袭素色白装,次日便是满身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