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6章
末世之抱大腿
小五夜
3128
历史久远

“哪有那么简单”徐小东叹气,“容尧,你打电话问的市里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局面只是勉强控制,每个街口都有军警值班,发现感染者直接击毙,但是这样虽然有利于控制病毒传播,但是对民众而言,还是个很大的刺激,毕竟没人会愿意自己家人刚刚还好好的,转眼就被打死了吧!这边也不安全了,我已经和里面值班的工作人员说了那个大胡子司机的事情,他们会找机会把他控制起来,只是这么多车,里面不知还有多少没有发现的病毒携带者,这里不能待了,我们必须得赶到下一个高速路出口,我家有人在那里接应我们。李铭快开车。从应急通道绕回路上去。”容尧表情很严肃。

宋免连忙道:“真的假的啊,都到这儿了,还走吗?”

“如果你不愿意走,可以下车,我想在这里打个便车还是很容易的,如果你不担心通车的是丧尸的话!”盛南原本不想搭理这个宋免的,可是他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令人讨厌。

“又不是你的车,凭什么赶人啊!”宋免不乐意了。

“那是我的车,我可以赶你不?搭车就老老实实的,没人想死,我们也没那个功夫把你往丧尸堆里丢,你要是觉得呆在这儿更好,你就下去。”李铭扭头,强忍着怒气,对宋免道。

宋免顿时怂了,低头不做声了。

车子继续朝北开,距离下一个高速路口还有十几公里的距离。

“情况远比我们想象的要严峻啊,如今云城里面也不太平了,封城虽然能起到一定作用,但是城内本身已经有病毒在传播,所以起的作用很有限了。”容尧翻开那本《丧尸生存手册》,突然叹了口气。

这一路上容尧都是一副非常稳重妥帖的样子,突然见他叹气,把车上的人吓了一跳。

“真的糟糕到这个程度了吗?”盛南忐忑的问道。

“比我设想的要糟糕,原本以为云城可以保住的,如此看来,大规模的迁移是不可避免的了。就看军方和政府有这种勇气和能力没有了。不然,云城沦陷,只是时间问题。”

车里顿时又陷入沉默当中,每个人都在思考,如何才能从这种境地中逃出生天。

幸运的是,云城以北的那个高速路收费站并没有很多车排队,军医也已经部署到位了。一停车,就有一个两杠两星的军官迎过来。

“张团长,麻烦你还跑这么远来接我。”容尧下车礼貌的和张团长握了手。

“荣少不用客气了,那边的检测所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可以直接检测,通过了就可以进城了。”张团长指指不远处的一个活动板房,板房外被钢板牢牢的维护住了,进行检测的人只用把手透过板房墙上的口把手伸进去取血化验就行了。

“检测结果出来的快吗?”容尧挽了袖子,把手伸进去。

“五分钟吧,血液化验还是比较快的。”

盛南他们也见样学样,很快便都检测完了。过了几分钟,板房门口的灯亮了,是绿灯。

“好了,检测通过了,你们可以进城了。荣少,我们也出发吧,老首长等了很久,非常担心你的安全。”张团长挥挥手,路口处荷枪实弹的士兵们打开路障,让出一条车道。

“行,张团长,你先上车,我和朋友们告个别,马上就来。”容尧和张团长说了声,又来的盛南们一行人身边。

徐小东瞪大眼睛,惊喜道:“没看出来啊容尧,你小子真人不露相啊,还是个高干子弟。”

“也不是什么高干子弟,家里有长辈在部队里任职,我要和他们一起走了,你们进城后注意安全,李铭你有车,尽量把大家送到家门口吧,别在家门口出了事儿。”又叮嘱了几句,容尧转头对盛南道:“那本书就送你了,你多研究,我走了,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到云城内了,应该通讯问题就不大了,如果有什么发现或者需要帮忙了给我打电话。我会尽力帮忙的。”说完后容尧快步跑进那辆军用悍马,很快离开了。

剩下的几人也坐上车出发了。兰睿拿着那张记有容尧电话的小纸片,酸溜溜的道:“南姐,这容尧对你可不一般啊,唯独给了你联系方式呢!说不定对你有意思呢!”

宋免手脚快,一把抢过纸片,自己把号码记了,口中还念念叨:“以后说不定还能找他帮忙呢!”

盛南有些不快,拿回纸条仔细口袋深处。

“瞎说什么呢,这时节,谁还会考虑这些儿女情长的,能活命都不错了。再说人家高干子弟也很忙的,哪有那么多美国时间来帮我们这些小人物。”

下高速后又走了半个小时,盛南的家到了,盛南镇重其事的感谢了一番徐小东和李铭,如果没有徐小东的电话,她说不定现在还困在海市呢。

盛南的家在老式的公寓楼二楼,盛南站在门前敲了半天门,只听到门里的电视机响,可就是没人开门。

“难道出门了?”盛南又加大了力气,使劲拍了几下门。

这次终于听到脚步声了,伴着脚步声的还有爸爸吗熟悉的抱怨声:“怎么门敲的这么响你们一个两个都不去开门呢?”

门一开,盛辉生惊喜的大叫道:“南南,你怎么回来了?我还在担心海市那么乱,你在那儿安全不安全呢。快进来!”

见到爸爸,盛南的心里的大石终于落下了地。一进家门,就见继母刘丹凤和她的儿子张远坐在沙发上,一人抓着一把瓜子在看电视。仿佛根本没看见门口来人了一般。

盛辉生略带尴尬的笑了笑,大声呵斥道:“你们两个,看电视开这么大的声响,听不到敲门声吗?”

刘丹凤不阴不阳的回了句:“谁知道有人敲门了,这几天得了狂犬病的人多了,万一是疯子在敲,我也开啊!”

“你说什么!!盛南回来了,你难道不会看吗?”盛辉生生气的直跺脚。

刘丹凤转过头来,皮笑肉不笑的,“呦,这个时候回来了啊?挣钱的时候不会来,这会儿云城乱了,跑回来了?”

盛南也冷笑回道:“我回我家需要跟你打招呼?废话多!爸,你来,我有要紧的事情要跟你讲。”

盛南拉着盛辉生进了自己卧室,几年不回来,卧室已经变成了杂物间了。

“爸!我的床呢?我的书柜呢,还有我书柜里的书?”盛南大惊失色。

“南南啊,”盛辉生有些愧疚的摸摸头,小声道:“你刘阿姨非说屋里东西放不下,要把这个屋改成储藏室,你的书都被她卖掉了。”

盛南心里又是恼火又是心疼,看着爸爸白了一半的头发,和皱纹丛生的脸,埋怨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算了,没了就没了吧,如今这世道,命都不知道有没有呢!”

“怎么了?南南你说什么丧气话,出什么事儿了?”盛辉生有些慌,抓着盛南的胳膊问道。

“爸,你是不知道,现在外面流行的那种狂犬病,根本不是狂犬病,是一种病毒,只要被咬了就会被传染上的。染了这种病毒的人,就不是人了,是丧尸,会吃人的!现在城里已经有这个病了,我们回来的路上都有军医在体检。爸,现在外面已经不安全了,家里还有多少吃的?食物和水都是以后活命的东西。要多备一些。”

“什么!!”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刘应玲冲了进来,指着盛南的鼻子道:“你少在这儿瞎说八道,骗你爸爸的钱!你说外面有传染病,那你怎么没被传染呢,你回来干嘛,要害死我们一家人吗?”

眼见着手指都快戳到自己鼻子了,盛南一把拍开,“指什么指,有没有家教啊!说话就好好说,别再那儿指指点点的!至于我说的真不真,你大可以出去看看,那街上的值班的军警都是摆设吗?自己没见识,就不要瞎怀疑别人。”

“盛辉生!!你听听看,你女儿是怎么说我的,我是长辈,她怎么敢这么说我,说我没家教,你个贱货教养又在哪里?”刘应玲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子炸起来了,抓着盛辉生的胳膊声嘶力竭的嚷嚷道。

“好了好了,都小点儿声,生怕邻居听不见了?”盛辉生一个头两个大,当和事佬劝架。

盛南撇撇嘴,道:“我是贱货?你也未必贵到哪里,一斤两块钱?这里是我家,是我爸和我妈的家,我的教养如何,自然有我爸来管,轮不到你说,你卖了我的书,毁了我的房间,我还没跟你计较呢,少在这儿给自己找不痛快。五年前我瞧不起你,指望着这五年你能有点儿长进,结果一看,我还真是高估你了!”

刘应玲气的白眼直翻,看着像是要晕过去一般,她儿子张远也挤过来,指着盛南道:“你敢骂我妈,小心我打死你!”

“你又是哪根葱,轮得到你说话,真是从老到小一个德行!来,姐姐站在这儿,有种你就来打死我,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盛南气笑了,插着腰站着,挑衅的冲张远扬扬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