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7章
末世之抱大腿
小五夜
3135
历史久远

“你!!”刘应玲气极,冲过来要打盛南,盛南自然不会呆呆站着任她打,侧身一扭,伸脚一勾,把那刘应玲绊了个跟头,摔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张远也是色厉内荏的,见他妈妈吃亏,刚要过来找盛南麻烦,结果见盛南从杂物堆里捡起了一张板凳,举高了作势要砸。他立刻怂了,跑到刘应玲身边去扶她。

“够了!!你们别闹了!都是一家人,何苦闹成这样,让别人看笑话!”盛辉生无奈的大声喝止道。

“她可从来没把我当成是一家人,我回自己家,她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现在海市和云城的通讯已经断了,我如果不是担心爸爸你的安慰,我根本就不用冒这么大风险从海市赶回来!我说的都是真的,爸爸你自己想吧!”盛南一肚子恼火,可看着爸爸的脸,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盛辉生犹豫着道:“盛南啊,你说的都是真的啊!那我们该怎么办啊!躲在家里就行了?”

“躲在家里只是暂时的,如果政府军队没有办法抑制住这种病毒的话,那么迟早是要举家逃亡的,跟着部队转移的安全的地方!”盛南说的是从书上看来的,虽然有些夸张,但是她觉得这一幕完全有可能会发生。

“你听到了没!!盛辉生!她就是不安好心,就是想要我们都走,她好霸占这房子!!盛辉生!我嫁给你一天好日子都没过着,伺候你家老、伺候你家小,最后还被人指着鼻子骂,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早点儿死了给你女儿腾房子吧!!”刘应玲说着躺在地上撒起泼来,捶胸顿足的,哭的好不热闹。

张远也站起来抹抹眼泪,抓起一旁的板凳要和盛南拼命。

“你给我住手,我还在这儿呢,你敢打我女儿!!”盛辉生一把把张远推了个踉跄。

这下可不得了,捅了马蜂窝了,刘应玲从地上一弹而起,抓住盛辉生的衣领不撒手,“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为了个小泼妇打我儿子,还要赶我出家门!!我告诉你,这个家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我跟你拼了!!”

盛辉生打也不是,拉也不是,两个人扭成一团,颇为滑稽。

盛南站在一旁看着,心里突然有些悲凉,明天在哪里都不知道,城里已经是一团糟了,说不定下一分钟,丧尸潮就大规模爆发,大家都难逃一死,还在这儿和他们闹什么呢?

盛辉生勉强挣脱刘应玲的拉扯,着急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赶你出去了,我什么时候打你儿子了?就许你儿子打人,不许人打你儿子啊!!张远是孩子,我家盛南不是孩子啊!!”

“她是孩子!那她怎么就回来耀武扬威的跟我厉害啊!!还骂我打我,有这样的孩子吗?”刘应玲说着又要哭闹起来。

“行了行了,别在那儿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我看着烦。爸,我已经把消息带到了,你一定要抓紧时间采购一些粮食,还有趁手的武器也要准备几件,遇到丧尸了不要慌,照他们的头打,多关注一下新闻上的动向,一旦说要撤离的话,千万不要侥幸心理,一定要跟着部队走!我要说的就这么多,我走了!”盛南把背包里的食物药品统统倒出来,然后背着空包出了门。

出门的瞬间,盛南眼泪差点儿没忍住,她想起了当年去读高中时,妈妈撑着病体,斜靠在门口,看她走远的样子。她忍不住回头望,还是那个门框,还是那个门,可是再也没有妈妈了,盛南再也没有妈妈了!

走出了单元门,盛辉生从后面追了上来。

“南南,你等等!南南,外面这么乱,你去哪里啊!回去,我跟张远他妈再说说,你也别太硬,偶尔服个软,不就完了。”

“不了,爸,我在云城有朋友,跟他们住一起,没事儿,安全呢!你回去吧,我跟刘应玲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她看不惯我,我看不惯她,我倒不是怕和她吵,只是一吵爸爸你夹在中间为难。我还是走吧!总归这么些年没见过面儿了,回来见您一眼!”盛南强压下心里的感伤,笑着道。

“那、那爸爸就不留你了,来,爸这儿有些私房钱,你拿去,也买点儿吃的存起来,谁知道着鬼传染病要传多久,拿着!”盛辉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卷钞票塞给盛南。“一个人在外头,要当心,千万注意那些病人!”

“嗯,”盛南眼泪,用力抱了抱盛辉生。这一抱,也许以后都抱不到了。“爸爸再见,等这病平息了,我再回来看你。”

“唉,千万要当心啊!”

盛辉生微微驼着背,站在那儿,看盛南远去,盛南这次没敢回头,因为她怕她回头了就舍不得走了。

云城的街上空空落落的,都没有几个人,全副武装的军警们时不时的巡逻走过。路边的商店,除了几家小型的私营超市还在营业外,其他的大多都关门了。

盛南拿着爸爸给的私房钱,又买了一些药品和大米白面之类的收起来,剩下的钱,都不够住几天旅店。这个时间,估计旅店也都歇业了吧。

盛南在街上徘徊了许久,不知道哪里可以容身。眼见着天色暗了下来,丧尸们的行动在夜间要多于白天。虽然云城出台了诸多措施来抑制丧尸行动,可是还是难以完全保证不会有丧尸袭击人类。

无奈之下,盛南只好试着打电话给容尧,毕竟相对于其他朋友,容尧更有能力来帮助她,在这个节骨眼上,无论她去哪个朋友家,都会给人增加负担。

“喂,哪位?”电话接通后,容尧冷淡的声音传来。

“喂,容尧,是我,盛南。”盛南有些惭愧,别人也许只是一时客气,说了要帮忙可以去找他。而她却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

“哦,盛南啊,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没出什么事儿,就是、就是我现在无家可归了……”盛南忍了一路的眼泪,没有征兆的就掉了下来。“能不能麻烦你,给我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车库也好、仓库也好。”

“你现在在哪儿,我去找你!”容尧没有多说,电话里传出车门碰撞的声音。

“我在街心花园!”

“不远,我大概三分钟后到,你注意周边情况,注意安全。”说完,电话便挂了。

盛南抱着手机,难过的一塌糊涂。为什么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不能向自己家人求助,却要向一个接近于陌生人开口?

不一会儿,一辆军用吉普停在盛南面前。

“上车,我带你去军区司令部大院儿!”容尧放下窗子,低声道。

盛南连忙爬上副驾驶。

“怎么回事儿,李铭他没有把你送到家吗?”行在路上,容尧开口问道。

“送到了,是我家里的问题,我跟我继母不和,在家里待不下去,只能出来。”盛南有些羞于开口说自家的事儿,“对了,现在云城还没有公布病毒的真相吗?”

“没有,还隐瞒着在,只能是加大兵力,在街头巡逻,不过阻力也很大,许多初期的丧尸都被打死了,他们的亲属在政府前抗议。聚集的人比较多,也不知道里面有多少是潜伏期的。云城,也太平不了几日了!”容尧很是怅惘,叹气道。

“那、那城里的平民呢?怎么安置他们,万一丧尸潮来了,他们怎么转移!”盛南立刻担忧起了盛辉生他们。

容尧摇头,道:“目前还没有决断,不过到时候肯定是平民优先撤退,由部队断后,最坏的结果,就是导弹炸平云城。”

“希望不要到那一步吧……”盛南望着窗外的云城,这是她出生长大的家乡。“对了容尧,你、你既然家里在军区有人,应该消息是很灵通的了,为啥你还困在海市呢,海市现在应该已经是丧尸成灾了吧。”

“差不多,消息都被封锁了,海市如今怕是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丧尸化,还有不少携带者正在四处转移。恐怕要不了多久,周边的小城市都会沦陷。我之前正好在海市搞论文,导师病了在医院,我去照顾了两天,发现情况不对,就打电话回云城,家里催我快点儿赶回云城,我想在海市多观察两天,就耽搁了。”容尧有些悻悻的摸摸鼻子,“结果什么都没观察到,还差点儿没能回得来。一到家,就被家里人快骂死了。这不刚找借口出来转转,就接到你电话了。”

“有家人关心多好,比没有可强多了。”盛南勉强笑了笑,扭头看着窗外不再说话。

司令部大院在市南,离市中心不远。十多分钟后便到了。大院门口的路障排了很远,一直延伸到大门前一百多米的地方。那里停着一辆巨大的武装车,还有荷枪士兵在巡逻。见有车来了,连忙警戒。

“是我,我上午出去的!”容尧拿出一个证件递给士兵,士兵看了,示意他们下车去检测。

“又要抽血吗?”盛南苦笑。

“现在还没有更快更先进的办法,只能这样了。以后可能会推出一种试纸,用唾液便可以检测了。”容尧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