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8章
末世之抱大腿
小五夜
2959
历史久远

抽过血,检测合格后,路障才被拉开,两人才得以进去。

容尧把车停在一个小院儿前。带着盛南进了屋里。屋里很空,家具上都蒙着白布。

“这里是我家,但是我爸妈在水都军区,这个屋子平时就没人住,你先住着,水电都有,我在我家长辈那边住,因为他身份比较特殊,我没法带你过去。不好意思。”容尧介绍道。

“不用不用,你能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如果不是你,我现在还在外面流浪,旅店也都歇业了,我连容身的地方都没有,说不定都活不过今晚呢!”盛南连忙道谢。

“好了,我先走,你自己安置一下。待会儿我来给你送些吃的,现在物资都被控制起来了,没有新鲜的可以吃,大多都是罐头压缩饼干之类的,你讲究一下吧!!”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谢你,能给我容身的地方就可以了,现在物资紧张,我自己带的有吃的,你就不用管我了!”盛南窝心不已,连忙谢绝道。

“没事,我先走,回见!”容尧摆摆手,离开了。

时间已经是2012年12月21日的晚上六点多,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这漫长的一天,盛南从睁开眼睛,便一直在紧张、不安、惧怕中度过,只有到现在,她才微微放松了一些。

盛南到卫生间抓紧时间洗了个战斗澡,冻的直哆嗦。正在擦头发呢,门响了,一开,是抱着个大箱子的容尧。

“我给你带了些东西过来,这是两套迷彩服,耐磨又防水,还有军靴,今天分配军属,尺码已经被挑完了,我只拿到了38码的,你看看能不能穿。”容尧掏出两套衣服和鞋子。

盛南接过衣服,敏感的察觉不对:“怎么这个时间分发这个?难道云城守不住了?”

“你还真是敏锐!那帮军属们只知道分东西了,高高兴兴的领回去,就没人想到为什么要分这些。现在还不确定情况,只是你要时刻准备好,说不定要先转移军属,到时候你就跟着一起转移吧,毕竟战士们在前线,总得把他们的家人先安顿好。”容尧苦笑。

“已经严重到这个程度了?白天在街上,情况不是还在控制之下的吗?”盛南心里阵阵发凉。

“你忽略了一点啊,现在周边城市的大批丧尸在随机移动,当周边城市统统沦陷后,失去食物的丧尸就会围城了,到时,内忧外患的云城,如何能守得住?”容尧无奈而焦躁的扒了扒头发。

“云城的平民什么时候转移?”

“也快了吧,估计就在军属之后。”容尧低头扒拉着箱子里的罐头。“这里面有罐头和水,你都打包起来,还有净水片,转移路上都用得上的。”

“恩,不过我包里还有不少食物,用不着这么多,容尧你再带些走吧,大恩不言谢,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全力以赴。不过,我是个废柴,看能帮你些什么了。”盛南自嘲的笑道。

“如今算是大难当头了,互相搭把手吧,别说这些了,你把东西都收起来,好好休息,随时有可能开始转移,到时候我来通知你。”容尧表情凝重,转身离开了。

容尧走后,盛南锁起门,把窗帘都放下来,开始将戒指里的物资什么的都拿出来整理。泡面、饼干、罐头,还有乱七八糟的零食,士力架、巧克力等补充能量的东西。还有她离开出租屋时带走的电饭锅、洗发水之类的日用品。看到这些东西,盛南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拉拉杂杂算下来,如果盛南一个人吃的话,保守估计能吃近两个月。有了吃的心不慌,盛南把东西收拾好,又换上容尧送来的迷彩服,和衣而睡。原本她以为自己肯定是睡不着的,可是没想到一趟在沙发上,疲倦就侵袭而来。很快便熟睡了。

迷迷糊糊不知睡了多久,盛南突然被巨大的敲门声震醒,她一个激灵坐起来,冲过去开门。

外面天色蒙蒙发白,一个高个子少尉站在门外,见了盛南他大声道:“容少安排我来通知你转移,请在半分钟内收拾完行装,在院外集合。”说完,转身就走。

盛南被大的大嗓门震的头疼,连忙穿上军靴,背起背包往院外跑去。

院子外面已经站了不少军属了,大多是妇女和孩子,也有老人。众人都面色惶惶,但还算镇定,想来是已经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刚刚通知盛南的那个大嗓门少尉站在队伍前面。

“各位家属,现在请跟我一起到篮球场登车,我们立刻转移,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请不要携带易燃易爆物品,不要带宠物登车。妇女请带好自己的小孩,以免丢失。注意照看身边的老人,大家互相帮助,齐心协力。”他拿着大喇叭交代了几句,便带着队伍往前走了,不远处,停着多辆解放运输大篷车。

“不会让我们坐这种车走吧?院儿里现在连个像样的车都没有了?”走在盛南身边的一个胖女人小声抱怨道。

盛南没搭腔,快步跟着前面的人。

每个解放大卡旁都有士兵守着分发简易小板凳。上车后就拿着小板凳坐在车厢里。一个车大概能坐三十多人。

盛南正好排在其中一辆大卡的末尾,最后登上了车。外面的士兵拉上油布帘,车内顿时暗了下来。

随着汽车发动的声响,车里有人轻轻哭泣了起来,听声音,是个中年女人。她一边哭,一边小声道:“我打出生就在这个院儿里,后来嫁了人还在院子里,这大半辈子都没离开过,怎么如今这感觉走了就回不来院子了?”

车里静默的,只有这个声音低低的哭着,盛南透过布帘的缝隙打量着越来越远的司令部大院儿,越来越远的云城。她心里忽然腾起一种感觉,这云城,她怕是也回不来了!而危机,远远比她想象的要糟糕!

车队出了没多久便出了云城市区,一直沿着国道向南行进。盛南有些弄不明白了,书上明明写的是越朝北越安全,可这军属转移却朝着南边转移。

盛南摸出手机,已经只剩下最后一格电了,她想打电话给容尧,可是现在在大篷车上,周围都是人,讲电话不方便,她又改为发短信,询问转移的最终目的地在哪儿,还有平民的转移时间。可短信迟迟没有人回。

出发一个半小时后,路上开始出现零零散散的丧尸了,他们衣衫褴褛,肢体腐烂,在公路上摇摇晃晃的走着。路边还停着不少车辆,地上散落着断肢残臂,还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盛南强忍着心里的反胃和惧怕,把布帘拉紧了一些。

坐在她身侧的是个抱着一个两三岁男孩儿的年轻女人,小孩子好奇的瞄了瞄车外,小声问道:“妈妈妈妈,外面那些叔叔阿姨在做什么,他们怎么在吃生肉啊。”

他妈妈把他抱紧了些,低声呵斥道:“别乱说话,别看。”

小男孩扁扁嘴,要哭不哭的,扭头去看盛南。

盛南对视着男孩儿清澈的大眼睛,勉强笑了笑,轻声说:“外面是怪兽,需要奥野蛮来打败他们的,你如果见到他们要快点儿跑开,去找奥特曼。”

小男孩瞪大了眼睛,抱住他妈妈的脖子说:“妈妈妈妈,爸爸能打赢怪兽吗,你不是说爸爸最厉害吗?”

那女人不着痕迹的擦了眼角落下的眼泪,重重的“嗯”了一声。

盛南这才留意到,这个女人的胳膊上竟然戴着孝。盛南心情复杂的望着这对母子,那位失去丈夫的女人,眼泪不停的往下落,她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不让他看见她的眼泪。

这不是一个历险记,这是一场生死存亡的战争!不知是哪本书里的话,突然跳进盛南的脑海。她握紧手上的戒指,咬牙告诫自己,千万千万不要再害怕,要坚强、更坚强!

又行进了大约三个小时,车队停了下来。士兵掀开车尾的油布帘,灿烂的阳光照进车中,仿佛重见天日般,车里的人齐齐发出了一声感叹。

盛南手脚并用的爬下车,又帮助旁边的那位母亲把小男孩儿抱了下来。

“原地休息二十分钟,不要乱跑,留在车周围十米范围内。”驾驶室里下来了几个拿着枪的士兵,其中一个小个子是少尉军衔,大概是这辆车的负责军官。他走过来低声吩咐的从车上下来的军属们。

“长官,我想请问下,容尧也转移了吗?”虽然知道他肯定是安全的,但盛南还是怎不住想问问他的现状。

“容少?”小个子少尉有些吃惊的望了盛南一眼,“抱歉,同志,我不知道,也不能告诉你!”

“哦,谢谢。”盛南悻悻的点点头,到车边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