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4章
念倾天下
小小奈何兮
3724
历史久远

想着,她眼里闪过一丝嘲弄,又是一个傻女人!

抬首,只见那名女子的情绪似乎变得异常激动,像是在与人争论什么。

过了几秒,她从窗栏一跃而下,速度快的令人膛目结舌!

苏念暗叫一声“不好”,足轻轻一点,身随意动,如穿花抚柳的蝴蝶飞了过去,将那名女子接住,从半空缓缓落下!

风吹起她的白色衣衫,将她衬的如谪仙再世般,飘然出尘!

周围一片唏嘘声!

“果真英雄出少年,这位公子,身手不凡啊!”

苏念无语地脑袋,定定神,看向怀中的少女,这一看,她的小心肝几乎加速跳动了好几个回合!

白皙细嫩的肌肤,滑的几乎要掐来,长而浓密的睫毛犹如一把小扇子,红润有光泽的樱桃小嘴,小巧挺直的鼻梁!真乃难得一见的极品美人,比电视上放的明星还要好看一百倍!

“为什么要救我?”怀中的少女猛地睁开眼,用力推开她,神情悲伤,大大的眼睛里水光朦朦,“逸尘哥哥不要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呃……”这救人,反倒救错了!还被当事人责怪,苏念郁闷。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不远处跑来几个仆人打扮的男子,焦急地问道。

“吓死我们了,你要出事了,我们怎么向老爷交代呢?”其中的一个男子拍着心口,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似乎还有些后怕。

“我说,你为了个男人值得吗?”半晌,苏念开口了,“我要是你,绝对不会这么傻。”

“你懂什么?”红纱女子,情绪激动,泪水横流,“你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世间情爱岂是你能参得透的?”

好了,都是我的错,不该多管闲事,不该多嘴,苏念无语地仰头看天。

算了,我还是走吧,苏念翻了个白眼,正欲脱身。

“喂,你等下。”衣袖突然被拽住,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那名红纱女子。

“还有什么事?”苏念闷声问道,早知道就不瞧这热闹了,谁爱做“英雄”谁做去!

“臭小子,我们家大小姐叫你,你这算什么态度?”旁边那几个家仆不爽地嚷道。

今天, 总算认识到,什么叫狗仗人势了!

苏念鄙夷的一笑,慢声慢语道,“我就这态度,你家大小姐都没意见,你算老几?”

“我看你是想挨揍。”那几人一听此话,恼羞成怒,挽起袖子,抬手便向苏念袭来。

苏念一个闪躲,迅速转身,回旋踢,几人“哎哟”一声纷纷倒地。

ps:首发十章完毕,以后每天都会三更,谢谢支持!

三楼,二名衣着不俗的男子正临窗而立。

“萧,事情调查的怎么样?”身着白衣的男子缓缓转过身,俊美邪魅的脸上无一丝表情。

“谢天仁,好像有所行动了。”

凌萧看着好友冷若冰霜的脸,心里大感讶异,平时的冷逸尘一直是温润有礼,世人皆说他多情,红颜知己更是多不胜数,那个张梦瑶便是其中一个。

只是,每隔一段时间,他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冷酷无情,要不是和他深交已久,他真的怀疑这是两个人,或者说是双胞兄弟。

“嗯,我知道了。”冷逸尘点点头,“他不会猖狂很久的。”平静的嗓音里,带着淡淡的疏离。

如忆轩,是冷逸尘同凌萧一起创办的酒楼,说是酒楼,其实更接近于情报机构,专门打探江湖中存在的机密和消息。

“如若让我找到他背后的指使人,定不饶他。”冷逸尘继续道,深沉的黑眸里迸发出一丝寒光。

“逸尘……”凌萧张张嘴,欲言又止。

“怎么了?”冷逸尘挑挑眉,问道。

“张梦瑶刚刚跳下楼,你不去看看吗?”

“她想怎样,随她!”冷冷的声音,像是说着无关紧要的人。

“但你平时对她的态度,可能让她误会了。”凌萧百思不得其解地盯着眼前的好友,明明早上还好好的,和张梦瑶有说有笑,怎么才一个下午,就完全不同了。

“走吧!”冷逸尘没有理睬凌萧的话,打开厢门,径直走了出去。

“逸尘哥哥……”张梦瑶眼尖地瞥到正走出如忆轩的冷逸尘,忙出声唤道。

她痴迷地盯着眼前的男子,为了他,她可以放弃一切,可是他一直彬彬有礼的对待她,这也就算了,下午自己再去找他,他竟然像变了个人一样翻脸无情地赶她走,她一气之下跳楼,以为他会英雄救美,没想到……

“你真狠。”张梦瑶一字一句,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以前你不像这样的。”

每个人都有好奇之心,苏念也不例外,她本跨出的脚,在听到红纱女子的惊呼声后,

刷地收了回来,接着侧身向那聚集万众光芒的“发光”看去。

两个男人,一个身着白衣,面容清俊雅致,浓黑的眉宇下是一双泛着寒光的漂亮眼眸,俊挺的鼻梁,绝美的唇形,无不张扬着高贵与优雅;一个身着青衣,手执纸扇,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双细长的桃花眼,他浅浅地笑着,整个人散发出温煦的光,俊秀的脸上带有一丝玩味。

他们就这样静静站在那,就已经成功收集了众人的目光,毫不亚于现代的天皇巨星。

苏念默默擦掉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冷汗,低声自语:“真是太妖孽了,太震撼了,果然还是古代的水养人啊。”

此时,张梦瑶眼里蓄 满了泪水,泫然欲泣的神情惹人怜惜。

苏念不禁向她多看了几眼,真是可怜又可悲的女人!

她苏念长这么大,从不相信世上会有那种“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至死不渝的爱情,那些只存在于小说与电视中。

如果她身边出现这种人,她会觉得那人太傻!

现在这种情况,就如以前看的古装剧里的“狗血”剧情,想着,苏念嘴角微微弯起。

“公子,客栈找好了。”李伯气喘吁吁地跑到她身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我们走吧。”

“嗯……李伯,你速度真快。”苏念素净的脸庞上浮现一抹顽皮的笑意,“马车都停好了?”

“嗯,好了,东西都送到客栈了,就在前面不远处。”李伯憨厚的笑笑,刚刚他算见识到苏丫头的本事,看她的目光不觉得多了些佩服。

“李伯,我想四处逛逛。”苏念吐吐舌头,她还没有好好看看古代街市呢,既然来了,景色是免不了要看的。

“你这丫头……”李伯忍不住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和蔼地小声问道,“要不要李伯陪啊?”

“不用了,李伯,你也累了一天了,告诉我客栈名字就行。”

“就前面的兴隆客栈。”

苏念正与李伯说话间,一道冷冷的目光向她射来,是那个白衣男,从头到尾,都没听到他说一句话。

她感觉此人应该就是那个冷逸尘!

撇开他的目光,苏念低声对李伯说了一句,“我先走了。”

没等李伯反应过来,她悠闲地从人群较少的地方脱身,渐渐消失在街头的另一端。

“冷逸尘,你以为我就非你不嫁吗?”张梦瑶看着面无表情的冷逸尘,心里更加气愤,开始口不择言,“那个刚救我的,就是一直爱慕我的,跟你比,也不差。”

冷逸尘眉紧皱成一团,这个女人简直是不要脸到极致,她以为那白衣少年救她是因为爱慕吗?

“咦……这是什么?”凌萧眼角忽然瞥到地上的一些硬纸片,赶紧上前拾起。

硬纸片的纸质特别好,摸起来有些滑滑的,上面画了很奇形怪状的花,数了数,一共是13张,这到底是什么?难道这里面还含有重要机密?

“逸尘……”凌萧瞅了瞅越聚越多的人群,轻声说道:“我们先离开这,我有事同你说。”

“嗯。”冷逸尘点头。

不一会儿,一青一白两道身影翩若惊鸿般掠过人群,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飞远!

“逸尘,你的‘魅力’有增无减哦!你看,那‘如狼似虎’的人群……呵呵呵。”巷口里,凌萧轻轻拍拭掉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低沉的笑声中带着满满的调侃!

“别废话,有话快说。”冷逸尘冷睥他一眼,停下脚步!

刚刚要不是凭着灵巧的轻功脱离了那围观的人群,只怕现在还是众人眼中的焦点!这个张梦瑶,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女人一向都是麻烦的象征,除了她——上官雨馨!

冷逸尘眼里染上一层暖意,这个女子一直都是他心中所牵!

“你看这个!”凌萧将手中的纸牌递给冷逸尘,俊挺的眉因思索而轻皱在一起,“我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玩意!摸起来,纸质相当顺滑和厚实,做工也精细,非一般人能做出的!”

冷逸尘看着手中的纸牌,心中的疑惑愈发加重,这硬纸片的确不同寻常,难道是谢天仁一伙通风报讯的信件?莫非这里面还暗藏玄机不成?

“逸尘,你觉得呢?”凌萧见他盯着纸牌,半天没说话,忙出声问道。

“萧,纸牌先放我这,回去给不平道长看看。”冷逸尘回过神来,收起纸牌。

不平道长,不仅精通五行八卦之术,看天象,知人命,还会破解各种奇门遁甲,想必,这一些小小的硬纸片,给他看应该不成问题。

“我们今晚先找家普通的客栈住下,明早动身,回寒雨山庄。”冷逸尘语毕,便迈开脚步。

“如忆轩,不是可以吗?干吗还要找客栈?”凌萧故意放声问道,引得路过三三两两的人,全都向他们看来,其中不乏女子脉脉含羞的表情!

“萧……”冷逸尘拖长音调,听的凌萧不由打了个寒颤,“你明知故问。”

就在这时,一阵怪异的臭味随风吹来,冷逸尘和凌萧不禁皱了皱眉,屏住了呼吸。

“咦,怎么少了那么多?到哪去了?”位于他们前方不远处,有一白衣少年,纤细单薄的身影看上去有几分熟悉,似乎在哪见过。

他好像在寻找某种东西,右手不停地在身上摸索,左手诡异地握着几串臭豆腐,原来臭味就是从他那里传过来的。

“是他!”凌萧轻笑一声,道:“救张梦瑶的那个白衣少年。”

苏念耷拉着脑袋,右手从身上无精打采地垂下,心情郁闷的连最喜欢吃的臭豆腐也失了胃口,她刚刚付钱买臭豆腐时,才发现不对劲——扑克牌少了将近一半!

自她来到这莫名时空,身上最宝贵的纸牌和手机就从未离过身,现在丢了一样,心里竟是如此难过和失落。

不行!一定是掉在某个地方了,苏念握紧右拳,她得回去再找找,对了!如忆轩!苏念脑海中闪过她飞身救下红纱女子的情景。

思及此,她刷地转身,却对上两双深幽黑沉且带有一丝探究意味的眸子,又是那2个妖孽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