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5章
念倾天下
小小奈何兮
3699
2017-05-03 04:45

真够妖孽的!

放到现代绝对可以去做“偶像剧”的男主角,可惜……

苏念对着两妖孽男轻摇了下头,嘴里小声嘀咕着:“只能说,你们俩出生的不是时候啊?”

算了,现在不是欣赏美男的时候,还是先去找回我的宝贝扑克吧!苏念暗自叹了口气,正准备与他们擦肩而过时,青衣男子忽然拉着他,突兀地问道:“小兄弟,你刚刚是在说我们吗?”

他竟然拽住了她的胳膊,苏念暗自运气,想挣脱,却没料到这青衣男气力超大,从他手中传来的气劲竟然扼制住了她,让她一时无法摆脱掉!

转回头,苏念拿眼睛正视他,青衣男唇边正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

好啊,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放手!”苏念厉声喝道。

“我不放,我就不放。”凌萧恶作剧般地眨眨眼,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问道:“小兄弟,你是哪家的公子哥门?怎么以前没有见过?”

眼前的白衣少年,有着一张过于洁净的小脸,和一双玻璃珠般黑白分明机灵闪耀的大眼睛,眉眼清清亮亮的,看着极是舒服!

“好了,萧,别闹了。”冷逸尘大手一挥,将凌霄拽离苏念,“跟我回去。”

这回轮到苏念震惊了,她不敢置信将视线来回在冷逸尘和凌萧身上打转,原来…原来…这两人是gay!

难怪青衣男,会对自己拉拉扯扯的,貌似,这放于她的那个时空,就是典型的“同

恋”!也难怪那个白衣男,会放着国色天香的美人不顾,无情地任其跳楼!

没想到,古代也如此开放啊?“男男风”看来也很盛行啊!

冷逸尘如墨染的俊眉微挑,这白衣少年的眼神太怪异,生生地让他非常不舒服。“有什么问题吗?”

冷漠的语调里带着一丝磁,听起来很有味道。

“没事,没事。”苏念摇摇头,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再次回到“如忆轩”,空荡荡的酒楼外,看热闹的人群早已经散去,只余下三三两两的行人,匆匆而过。

苏念仔仔细细的找遍各处角落,连一张扑克的影子都没见到。

她暗自叹息一声,这回真弄丢了。正失望着打算回兴隆客栈,忽听到一声“姑娘请留步——”

苏念回头一看,一名面容和蔼、语带微笑的白须老人不知何时出现在那里,身上穿着一件白衣,朴素简单,却仍是被他穿出了仙风道骨的味道。

“老伯,你有何事?”苏念微讶的问道。

她实在不明白,这名老者突然叫住她,意欲何在?

难道他没钱吃饭了,想让她施舍点银两给他吗?

这种事,在现代的时候,也发生过,苏念已不足为怪。

ps:因为这是好几年前写的文,所以有许多不足之处,请大家轻拍。么么哒

“暗格之下藏玄机,

似梦似幻身转移,

一念倾尽天下意,

风云变幻群雄起。”

老人忽然含笑、摇头晃脑吐出四句似诗非诗的话。

“姑娘,既来之,则安之,况且万事皆因缘的引导,你好好保重吧!”

额,这是什么状况?莫非遇到如电视剧中的神算?苏念摸摸自己的脑袋,连穿越这件无厘头的事都被她给碰上了,还有什么更不可思议的事呢?

想了想,她有些迟疑的问: “老伯,你说说,我是从哪里来的?”

“自来处来,往归处去。”老人似笑非笑的答道,忽又指指天,挑眉,“天机不可泄露也。”

“又是一个天机不可泄露,怎么都一样的呀?真没意思。”苏念撇撇嘴,“我可没有什么其他远大的抱负,只想做个自由散漫,行侠仗义的帅气女侠客。”

老人看着她,但笑不语。

“暗格之下藏玄机,似梦似幻身转移。”

她细细地琢磨起老人前面的二句话,怎么感觉这二句就是写她的?难道这老人真的算到了,她是来自异世?

苏念心下顿时一惊,忙出口唤道:“老伯,你知道我从哪里来的对不对?你把我送回去,好不好?求你了……”

说着,她一下拉住白须老人的胳膊,急切的恳求着。

“姑娘,天意如此,老夫岂能违背天意?”老人轻轻一拉衣袖,苏念便觉得一股柔柔的掌风缓缓扫过手背,虽不强烈,却仍是被掌风给击开了手。

这老伯果然不简单!苏念眼里精光一闪。

连木爷爷都很难推开她,而,今天却被这无名老人轻轻一扫,便毫不费力地挣开了她的手,不能不让她怀疑,这老人的身份?

“姑娘,你是聪明人,何必要去介怀老夫的身份。”白须老人笑呵呵的说,“有缘我们自然会再相见的!但愿那时你还记得老夫,哈哈!”

老人转过身去,步伐轻快,渐行渐远。

苏念只能呆呆地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街角的另一端。

是天意如此吗?

握紧双拳,指甲不觉又一次掐进里,穿越小说她看过不少,几乎每个主人公身上都背负着什么,或者是前世的缘未完,今生来续,或者是因着什么使命而来。

那么,她苏念呢?又为何而来?

夜幕降临,月光如水,静静地倾洒在这一方小城中。

苏念借着稀疏的月色,一个人安静地走在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

空荡荡的小巷,她的身影显得有些落寞,远处依稀传来几声不知名的鸟叫。

一切都很寂静,除了——

“一念倾尽天下意,风云变幻群雄起!”清雅的女声在夜里分为清晰。

“这二句到底是什么意思?”苏念额角,甩甩头大的脑袋,她想了很久,也没弄清其中的含义,反而…。。

“唉,不想了……”轻叹一口气,她快步朝兴隆客栈走去。

远远的,便见兴隆客栈门外灯火通明,门前立有一人正东张西望,身形似李伯。

一直以为,这个世上除了父母,再没有真心诚意关心她的,哪知因表演‘大变活人’而离奇来到这里,竟遇到木爷爷、李伯和妞妞这一干人等,对她的好,从不惨假。让她由内而外感到温暖。

“苏丫头,你终于回来了…。。。”李伯一见是她,忙欣喜地迎了上来,“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说着,还后怕地拍拍口。

“李伯,我没事。”苏念亲昵地挎住李伯的胳膊,笑声清脆,“呵呵,你看,我这不是安全回来了吗?”

“是是是,我们苏丫头本事大,谁敢欺负得了?”李伯对着苏念慈爱地笑笑,语带戏暱。

“哈哈,李伯你太抬举我了。”苏念吐吐舌头,扬起一个调皮的微笑,“这个世上能人甚多,我只是一个 刚出茅庐的小丫头,可不敢自诩本事大!”

“我就觉得你很了不起……”

“李伯……”

两人说笑着,走进客栈。

客栈内,三三两两的人聚坐在一起,对于他们的到来,也只是随意一瞥,便各自喝酒、吃菜、说话。

最引苏念注目的是靠走廊边上的一位年轻女子,约二十出头,眉如新月,脸似银盘,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眼神中夹杂着点点忧郁,一袭浅色粉衣,更给她添了股迷人优雅的味道。

好一个风华绝代的俏佳人!

苏念掐指一算,这已经是她遇到的第二个大美人了!

ps:先更 二章,晚上再继续更二章,么么

“公子,公子——”李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饿不饿,还没吃晚饭吧?”

苏念回过神来,转而轻轻一笑,摇摇头道,“李伯,我不饿,只有些累了。”

“吃点东西再上去歇息吧!”李伯不待苏念回应,便径直拉着她,来到粉衣女子那桌。

苏念无奈,只得微笑地坐下,任李伯好心吩咐去了。

“公子,愿陪释媛喝一杯吗?”粉衣女子忽然出声问道,语气淡淡的,却让人无法拒绝。

“当然可以。”苏念点头,爽快的应道,“姑娘,想喝什么酒?”

“女儿红吧!”粉衣女子一口喝掉杯中的酒,晃了晃空空的杯子,巧笑嫣然,“公子呢?”

“我同姑娘一样。”苏念眉峰一挑,笑嘻嘻道,“没料到姑娘也是酒中好手呀!”

粉衣女子笑笑,手一招,唤来店小二,“店家,来两坛女儿红!”

“两位客官,还需要什么下酒菜吗?”店小二立于一旁,毕恭毕敬的问道。

这二人身上皆有一股不凡的气质,男的淡雅如仙,女的可人,他们这小小客栈何曾出现过如此人物?也就除了刚刚那两个相貌俊俏的公子外,就属眼前这一对男女较为出色了!

“不用了——”粉衣女子摆摆手道。

店小二失望着正准备退下,忽闻白衣公子轻轻一笑,“店家,再来一盘水煮豆腐,一碟五香花生。”

“埃——好滴——”店小二快速应了一声,便领命而去。

“女孩子多吃点豆腐,对皮肤好。”苏念瞅着粉衣女子,唇角含笑,慢慢道:“释姑娘,在下姓苏,名念。”

“原来是苏公子。”释媛亦回苏念一个淡淡微笑,不知为何,对于眼前的白衣少年,她的心里总有种莫名亲切感,似乎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般。

待小二上好酒菜后,两人便你一杯我一盏的默默喝起酒来。其间李伯多次想阻止,却被苏念递过来一个“你放心”的眼神而作罢。

终于,大厅中人群逐渐散去,只余一粉一白两道人影相对静坐。

“满腹心事无人诉,谁解其中味?”

酒至酣时,苏念忽然抬头,眼神迷茫,神情落寞,喃喃自语。

在这样的时空,这样寂静的夜,举杯共酒,却仍难消心头思家愁绪。

“释媛知,心安自有归处。”清柔的女声淡淡响起,带着一份关怀,一份安慰,“你有一双清明澄透的眼目,世间万物,想必定能看清。”

好一句心安自有归处!

苏念看向粉衣女子,心里隐隐有些感动,这女子一语便道出她心中所想、所念,且言语间关怀备至,有多久不曾如此?以为今生都不会遇到第二个如姐姐一般的人,没曾想还真是被她给碰到了!

“公子,姑娘……夜已深,还是快去歇息吧!”李伯担忧的语气再次响起,“公子,你明天还要赶路呢!”

这样喝下去,不醉才怪!明天一早,他便要和苏丫头分道扬镳,她一个年轻姑娘家,唉,如今的江湖,又如此的动乱,李伯心里不由自主的涌出一丝担心。

“苏公子,谢谢你陪释媛喝酒,今日便到此为止吧!”粉衣女子微摇着站起身,神态中带有一丝醉意,轻声道,“咱们有缘再聚。”

说完,她挥挥手,便径自上楼去了。

“释媛姐姐——”苏念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后,才低头轻轻说了一句,“很像苏素……。”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军媳
重生之军媳
重生 军婚 婆媳 励志 苦情
重生之毒妇难弃
重生之毒妇难弃
重生 宅斗 爽文 嫡女 霸道 权谋 架空历史
重生之再为将军妻
重生之再为将军妻
复仇 萌宠 古言 深情 甜宠 HE 婚后
毒后重生:鬼医庶小姐
毒后重生:鬼医庶小
扮猪吃虎 王妃 庶女 正剧 重生 女强文 现代生活 宅斗
军户家的巧媳妇
军户家的巧媳妇
治愈 萌宠 穿越 军婚 架空 婚恋 种田 女强 励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