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6章
念倾天下
小小奈何兮
3505
历史久远

苏念几乎做了整整一夜的梦。

梦中姐姐苏素温和甜美的笑依旧,她说,“念念,你又调皮了,快把爸爸的扑克给变回来,不然我可要告诉爸爸了!”

然后场景一变,是苏母在整理衣物,只见她侧头向苏父道,“念念,这孩子我总不放心,你还记得她六岁时,我们带她去看魔术表演那件事吗?”

“恩,记得。”苏父点头。

“那次也算是大师级的魔术师,最后表演结束后,念念竟然能轻易破解出其中的奥秘,连我们大人都看不出来,她一个小小孩童……竟……”苏母的语气里带着惊叹。

“是啊,就因为这个发现,我才决定送她去学魔术,希望她能在这一领域有所发展,却没料到……哎……”话到最后,只闻幽幽的一声叹息。

最后一个场景,是一个偌大的舞台。

搭档叶晨站在台中央,身后立着约一人高的黑柜。

“大变活人”!

苏念猛然惊醒过来,她努力睁开眼,雕镂木床、白色沙幔随风摇曳,顿感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迷茫。

抚抚额头,已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身上内衫也将近湿透。

“公子,公子——”

门外忽然响起‘梆梆梆’的敲门声,李伯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进来,“起床了没?”

苏念摇摇头大的脑袋,掀开被子,穿起布靴,微晃着身子下床走了几步,“李伯,来了。”

看来昨晚真的喝多了,到现在头还蒙蒙的。

抚抚额角,苏念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后,才打开房门。

“苏丫头,身

还行吧?”李伯倚在门旁,担忧的看向她。“实在不行的话,李伯送你去清枫山吧!”

“李伯,我没事。”苏念将李伯亲昵的拉进房内,笑容真诚又温暖,“你不用担心,不就是替木爷爷送一封信去清枫山吗?你还怕我会出意外啊?”

“不是的,丫头,李伯是怕你一个小女子出门在外,不安全啊?”李伯叹了口气,说道。

“李伯,我功夫这么好,谁敢打我主意啊。”苏念笑笑,转身倒了杯水,递到李伯手里,“再说,李伯,小欣欣还等着你回去呢!”

提到李伯的小孙女欣欣,那可是李伯的心头,全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呵呵。

李伯缓了缓神色,拍拍苏念的头,“苏丫头,路上一定要注意完全。”

“恩。”苏念乖乖的点点头。“李伯,等我回来的时候,给你们带好吃的啊!”

此时,苏念对于江湖,还带着一股从内而外的激动和澎湃,但如果她知道后面会发生那些事后,会不会后悔替木爷爷送信呢?抑或应该问清木爷爷眼中的怒意是为何?

但,一切都没有如果。

早饭过后,李伯对苏念再三叮嘱,又吩咐店小二为苏念买了匹马,才不放心的赶着马车离去。

现在就剩下苏念一个人坐在客栈的大堂,喝着茶,眼睛紧紧的注视着二楼。

她在走之前,还想见那名叫释媛的女子一面,不为其他,只是单纯的想,因为只有在她身上,她才能找到姐姐苏素的气息。

可是,等了良久,也没见到释媛的身影。

苏念疑惑,忙招来店小二询问,“店家,你还记得昨晚同我一起喝酒的粉衣女子吗?她走了没?”

年轻的店小二了然的一笑,而后略带惋惜的说:“回公子,那名姑娘一大清早就结账走人了。”

“走了啊——”苏念失望的喃喃自语,“怎么这么早就走了呢?”

店小二见她呆滞的表情,不由抿嘴笑了笑,“公子,要不要我为你去打听一下?”

“不用了。”苏念摆了摆手,“我也要走了,店家麻烦把帐结算下。”

从腰间掏出钱袋,苏念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这些应该够了吧?”

她对于古代的这种银子换算法,真的很不了解,感觉头有点大。

看电视上都是这样演的,这一锭银子应该够付一晚的费用了。

“够了,够了。”店小二笑的十足谄媚,让苏念有一种“貌似自己付多了”的错觉。

但已经付过了,也不好意思再要回来,她自嘲般的撇撇嘴角,在这个时空里,她完全是个“文盲”!

转过身,苏念默默向客栈外走去。

跨门槛时,门外突然冲进二个人,前面的男子一时没定住,身子直直的便向苏念狠狠撞过来。

苏念一惊,身子先于脑袋作出了反应,脚步轻轻一移,生生躲开了猛烈的撞击。

“走路没长眼睛啊?”

本来没见到释媛,苏念的心情就有些郁闷,再加上被这不知从哪冒出的“莽撞男”一撞,火气更是一个劲的往上冒。

那名男子一听这道熟悉的声音,忙抬头向苏念看来,“是你?”

苏念这才把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看向“莽撞男”,一看之下,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晕,又是那两个妖孽男!

“是我。”她淡淡的答,“但,是你们先朝我撞过来的,若不是我反应比较快,早就被你们撞倒了!”

凌萧一见到眼前咄咄逼人的白衣少年,心情不知怎么地瞬间好了起来,“不好意思,这位小兄弟。”

位于后面的冷逸尘只是冷冷一撇苏念,没答话。

“算了。”苏念从不是不讲道理的主,既然“莽撞男”已经开口道歉,她也懒的再去追究。“小二,麻烦你帮我把马牵来。”

待那二个妖孽男进了客栈内,苏念才扬声对立于一旁的店小二吩咐道。

店小二殷勤的应了一声,便“屁颠屁颠”的去马厩牵马去了。

“敢问兄台这是去往何处?”

苏念正悠闲的站在门外等,突然一道冷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苏念好奇的回过头,是昨天遇到的白衣男。

他一身白衣,不沾一丝灰尘,飘然出尘。

“我去哪,没有必要告诉你吧!”苏念撇撇嘴,满不在乎的答道。

不知为何,一看到他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她就不爽。

装什么装?以为自己长的帅点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小兄弟,你不要误会,我们没有恶意的。”凌萧还是第一次看到冷逸尘吃瘪,心里暗笑,但还是忍不住站出来,解释一番。“要是咱们同路,还可以一起出发。”

冷逸尘冷瞥凌萧一眼,对苏念的“挑衅”并不以为然,脚步一迈,直接跳上了客栈门外等待已久的马车。

凌萧还想再说几句,但见马车已渐行渐远,忙对苏念抱了抱拳,道:“小兄弟,凌萧先行一步,后会有期。”

苏念淡淡的点了下头,“再见。”

对于骑马,苏念不是第一次,在现代,她也算是个骑马能手。

但她没想到,这个异时空的路是如此崎岖不平,颠的她全身如散了架般酸溜溜的疼。

以前,她看射雕英雄传的时候,多羡慕那些骑马、射雕仗剑江湖的大侠们,甚至还幻想自己骑马在大草原上驰骋的模样。

现在——

苏念无精打采的坐在马背上,心里不停念叨着:苏念啊,苏念,你这是自讨苦吃,干啥要骑马啊,雇一辆马车不是更舒坦一点吗?

清枫山,听说是位于正轩国和挽月国的交叉地带。

那里的树木,全乃绿意盎然的枫树,此山景色犹美,瀑布,温泉,怪石,漫山的兰花,被江湖人称为“清枫兰源”。

可,更有一种说法是,清枫山的闻名是因为其内的清风斋。

清风斋,乍听上去,不知名的人会以为是一座“尼姑庵”!其实,并不未然。

它是近几年迅速发展起来的一子神秘组织,斋内,清一色的妙龄女子,专门以行侠仗义,打抱不平,行善事惩恶徒,而威名江湖。

苏念一边慢悠悠的骑着马,一边回想在城内向小二打听到的事。

去清枫山,貌似要经过寒雨山庄。

寒雨山庄也是江湖数一数二的名门正派,尤其少庄主冷逸尘不仅长相俊朗,风度翩翩,武功也是深不可测,是众多名媛淑女心目中的“最佳良人”!

“哼,冷逸尘也不过如此。”

苏念冷哧一声,对于那个白衣男,她从心底里不喜欢。

虽然说青衣男举动放肆,但好歹比那个冷逸尘强,在现代见多了那种自以为是、傲慢的连说话似乎都是从鼻子里冒出来的人,苏念习惯的产生抵抗。

行了一段,苏念发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狂风突起,黑云在天际翻滚,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苏念迅速扫视一遍四周,此时她前不着村,后不见店,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

“太霉了吧。”苏念无奈的仰天叹息,“老天,你存心跟我过不去啊?”

话刚落,一阵响雷就在天边炸裂开来,激崩出耀眼的火花。

苏念的马显然被这雷声给大大惊吓到了,撒开蹄子便不看路的狂奔起来。

“嗳,你别跑啊——”苏念惊叫一声,赶

稳马脖子上的疆绳,但这匹疯狂的马,已经听不进去苏念的任何话语,埋着头,只顾狂奔。

一大片也赶着热闹,唰唰降临,豆大的雨水落在苏念身上,片刻不到,苏念便成了典型的落汤鸡。

雨水渐渐模糊了她的眼,苏念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她疲惫的只能跟着马左颠右颠。

不行,照这情形发展下去,她迟早也会被颠落到地上,还不如趁现在跳马呢.

苏念暗运一口气,勉强挺直身子,正准备跳的时候,一抹蓝色身影突然飘来,在上空偏了偏位置,便轻轻落到了苏念的后面。

一双温暖修长的手,环过她,放在她面前的疆绳上。

“吁——”他狠狠一夹马肚,马顿时止住了疯狂的脚步。

“呵呵,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把马骑成这样。”带有磁

的好听男声在苏念背后响起。

苏念红了红脸,哑声道:“多谢这位兄台出手相救。”

晕,这人竟然把手放在她腰上?苏念翻了个白眼,不会是遇到登徒浪子了吧?

可自己现在是男人,他应该不会对自己怎么样?

想着,苏念向前挪了挪,背后的男子像是意识到了她古怪的举动,从马上轻巧的跳了下来,落在苏念的面前。

“冷逸尘!!!!!!”

苏念张嘴,指着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