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9章
邀你共寝
himigu
3068
2017-05-03 05:08

车子平稳的行驶着,柯子见徐长卿不吭气,就打开了收音机,舒缓的音乐声流淌出来,徐长卿原本瞧着窗外风景的头微微偏了过来,看了眼正在专心致志开车的柯子,没做声,心里却想着昨天晚上那个怪异的梦。

那个人,是不是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呢?

“你是谁?”徐长卿看着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年轻人,开口问道。

“我已经离开这个世上了,我只希望,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好安安。”年轻人哀伤的说着。

“你来到你们的世界,那你,是不是在我的国家?”

年轻人摇摇头,“我也不知道那里是不是你的国家,只是,他们都喊我徐御医。”年轻人露出迷茫的神情,要知道,自己哪里懂得岐黄之术,却还要应付那些所谓的古代人!想想今后的生活,姜北墨头都是大的。

“在下徐长卿,公子如何称呼?”徐长卿还是不习惯现代人的表达方式,一不小心,用回了古代的称呼。

“姜北墨。对了,那个捡了你回家的女孩,就是我说的安安,你帮我照顾好她。”

“你们认识?”徐长卿眼神微闪。

姜北墨摇摇头,“她记不得我了。记不得也好,反正在他们的眼里,我就是死人一个。对了,你是我的前世吗?”两个人长的一模一样的,难免不会让姜北墨生出这样的念头。

“我可没有这么傻的后世!”徐长卿心有不甘的说着。

“哎呀,别这样。前世,来,咱们好好聊聊。”姜北墨真的是个热心快肠的孩子,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被逼着给人诊脉的痛楚,已经想要迫不及待的跟自己的前世好好说会话了。

“你回去之后,我书房的柜子里,有本典籍,你拿着看看,一般的病症,都有记载,若是实在瞒不过去了,就说是失足跌下山崖,失忆了,从此再不出诊就是了。我想他是不会为难你的。”

“那你要记得替我照顾好安安。对了,有机会,去姜氏制药公司看看,兴许能找到伤害我的人。前世啊,安安我就交给你了。哎呀,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睡觉了,不然,明天会有黑眼圈的!”姜北墨挥挥手,消失不见了。

“你自己上去,行不行?”柯子将车子停在了停车场,问着徐长卿。

“你不陪我?”

“我还有事,两个钟头之后,我来接你。”晚上还有约会,柯子想去买件衣服,那个吃饭的地方,可不是什么便宜的地方,总不能随随便便的就过去了。

女人嘛,总想着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心爱的男人的。只是,对姜亦楠,自己到底是真的爱情呢,还是因为,他是英俊迷人的学长而产生的虚荣呢?柯子有点分不清了。

“那你快去快回。”想着待会可能发生的事情,柯子跟在身边也不方便,徐长卿决定自己一个人先上去。昨天在梦里,姜北墨已经大概说了下自己的身份,只等着待会上去了,就不知道能不能见到那个人。

只是,此时的徐长卿,还并不知道姜亦楠和柯子之间的纠葛。

“您好,请问有预约吗?”前天小姐礼貌得体的说着。

“姜亦楠在吗?”姜亦楠,是昨天那个家伙一直在念叨的名字,说什么一定要找到姜亦楠,就会知道是谁害死了他。

“您有预约吗?”虽然面前的男人,穿着普通的衣物,但是,掩饰不住的灼灼光芒,还是让前台小姐的语气,放缓了一些。

“什么预约?”徐长卿笑着问着。

“抱歉,没有预约,是不能见到姜总的。”许是男人过于失望的神情让前台小姐不忍心拒绝,“要不,我去问问看。先生怎么称呼?”

“姜北墨。”徐长卿用了那个傻小子的名字。如果那小子说的是真的,那么,听到这个名字,那个叫什么姜亦楠的,就一定会出现!

姜亦楠看着正背对着自己站着的那个身影,心里的震惊无以复加!会是他吗?那个明明已经消失的男人!

但是,即便是再震惊,姜亦楠的面上却是神色如常。他轻咳了一声,听到动静的徐长卿转过了身子,笑着看着来人。

“小楠!”熟悉的语调,熟悉的名字,姜亦楠满头黑线的看着喊着自己的男人,快步走到徐长卿面前,开口说道,“到我办公室。”

“你到底是谁?”姜亦楠坐在老板椅上问着。

对面沙发上,那个正翘着长腿懒散的依靠在那里的男人,嘴角带着玩味的笑意,较之姜亦楠面上的平静,徐长卿显得淡定很多。

“我是谁,你难道不知道吗?小楠!”徐长卿再次重复了那让姜亦楠几乎要抓狂的名字。

姜亦楠稳稳的坐在那里,面对徐长卿漫不经心的笑容,嘴角扯出一个弧度,“小叔叔,这游戏,很好玩吗?”

“一点也不好玩!不玩了。”徐长卿站了起来,“好了,我该走了。”说完,转身就要朝着门口走。

“小叔叔,好不容易回来了,就不回去看看爷爷?”不管眼前的人是真是假,自己若是能带他回去,那个几乎只有进气没有出气的老爷子,该会高兴一番。

“你是说他,改天吧!我还有事,大侄子,不用送了。”徐长卿摆摆手,示意男人不用跟出来。

“小叔叔,你住哪里,留个地址也好。”

“不用,该找你的时候,我自然会来的。”看来,那个小子说的都是实话,姜亦楠听了姜北墨的名字,是一定会出现的,只是,到底谁是那个幕后黑手,竟然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下那么重的黑手。

这个谜题,看来是该自己来解了。只是,这个姜亦楠,根本不是姜北墨说的那样,好应付。那男人,心思太重!

“帮我查一个人。”姜亦楠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出去。

徐长卿走出来的时候,正好遇上了关菲菲,两个人打了个照面。

“你不是那个……”傻郎中三个字在看到男人的脸之后,关菲菲没说出来,“你怎么过来了,柯子来了吗?”令关菲菲感到诧异的是,这个男人,是从姜亦楠的房间出来的。他们难道认识?

“你好,柯子在等我,我先走了。”徐长卿恢复了一贯的冷清。

“哦。”关菲菲应了一声,算了,迟点再问柯子是什么事情也不迟。“那下次再见。”

两人身后,一双眼睛目睹了这一切。

关菲菲刚在位子上坐定,内线电话就响了起来。

“姜总,您找我?”

“坐。”

关菲菲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刚才离开的那个男人,你认识?”姜亦楠直接问了出来,应该,刚刚的那两个人,明显是认识的,只是,对谁都是热情的姜北墨,怎么会见了人是那么的冷漠,那眼神,跟自己所认识的姜北墨,一点都不像!

“你是说刚离开的那个男人?”关菲菲心里的怪异更甚。“柯子没跟你说吗?”关菲菲探究的看着男人的脸色。

“柯子,你是说,刚那个人,跟柯子有关?”男人眼底的神色,暗了几分。为什么,这两个人会遇上!难道,这真的是他们之间扯不清的缘分!不,自己从来就不是个相信缘分的人!

“你还是等柯子晚上跟你说。”关菲菲并不想在姜亦楠面前过多的提起柯子,虽然,那是自己最好的朋友。

“说!”男人冷冷的嗓音,命令道。

“你的意思是,他们现在住在一起?”听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姜亦楠问了一句。

“柯子本来是要把人送走的,可是听那人的意思,应该是失忆了,记不得自己是谁了。对了,我刚刚看见他从这里出去,你们,认识吗?”问完,却发现男人的面色一沉,自己,似乎是问了什么不该问的话了。

“柯子跟你联系没有?”姜亦楠忽然换了个话题。

“她打过电话了。”你们去约会,自己去参合,到底算什么。

“待会一起过去。”

“你不去接她吗?”

“不用,她刚打了电话,说自己过去。”

“好的。那我先出去了。

姜亦楠起身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的车水马龙。

现在的姜亦楠,若是说心里没的点想法,那是不可能的。明明一个已经被宣布死亡的人,忽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还说是失忆了,但是,却跟柯子在一起,自己出差的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姜北墨,姜家最小的儿子,比姜亦楠还要小八岁的小叔叔,你的出现,到底,是好,还是坏!

姜北墨,你不是对我说过,如果可以,你想带着你的女孩,离开这座城市,寻一处安静祥和面朝大海的地方,快乐的生活,可是,你为何,又要再次出现呢!

姜北墨失踪之后,自己四处寻找,但是,一无所获。姜老爷子也因为这个幼子的下落不明而抑郁成疾,最终,病倒在床。

收回心思,姜亦楠拿上桌上的手机,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