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0章
邀你共寝
himigu
3355
2017-05-03 05:08

徐长卿返回到停车场的时候,柯子正颤巍巍的开着那辆东风小康过来。

“徐长卿!”柯子将车子停在他的身边,朝她喊着。

“怎么这么慢!”徐大爷不悦的问着。让我这个天阑国的御医等,不知道我的时间,分分钟都是生命吗!

该是昨晚上那小子说了太多这丫头过去的事情,可看着丫头的神情,对自己和那小子的过去,没有任何记忆一般。个中缘由,那小子并没有说。看来,改天要找安叔问清楚了。

“算了,本小姐今天心情好,不跟你个傻郎中计较!赶紧上车,我送你回去之后,还要去约会!”柯子催促到。

“约会?”这个词语,显然超出了徐长卿的理解。

“不是吧!连约会都不知道。来,姐姐给你解释一下哦。”柯子握着方向盘了一个完美的弧度,车子驶出了停车场。

“明白了吗?”

“你跟谁约会?”这约会,不就是天阑过的女儿节,年青男女看中了对方,会在女儿节那天,互相约着出来,踏青赏花灯之类的。

“当然跟我男朋友了!”柯子心里一个高兴,一时间说漏了嘴。

男朋友这个词,昨晚上那小子嘴里也说过,个中的意思,徐长卿是明白的。

“那个野男人是谁!”直觉的,徐长卿感觉到了危机意识。当然,他对自己说,他是为了那个傻小子,省得这个笨丫头被人拐走了都不知道。

“喂,说话客气点,什么野男人,人家有名有姓的。喏,瞧瞧,你刚刚去的,就是他的公司!”柯子洋洋自得的说着。

瞅了眼徐长卿忽然变冷的神情,好吧,这一刻,柯子承认,她的心里有小小的得意。

“安安,晚上我要和你去约会!”

吼吼,今天爆更了,求收藏,求点击,求盖楼,么么哒

于是乎,一场两个人的约会,在柯子的要求下,变成了三个人,而在徐长卿的要求下,变成了四人行。

“抱歉,我没跟你说一声,就把他给带过来了。”走廊上,柯子拉着姜亦楠小声说着。而后方的一对男女,看着前方亲密的一对人儿,心里各有一番滋味。

“没事,你高兴就好。”姜亦楠笑着安抚着。至于身后的那人,他不说破,姜亦楠也不想提,毕竟,柯子已经完全把他当成了个陌生人,那样,更好。

直至走出了餐厅,柯子当然是想要多跟姜亦楠待着的,只是,身后的那个人,已经开口说话了。

“安安,时间不找了,安叔在催了!”

柯子恨恨的丢了个眼刀子过去,不出声你会死啊!

恨恨的瞪了徐长卿一眼,后者给了一个无辜的表情,意思是与我无关,是安叔你老爹交代的,必须晚上早点回家,否则,会被关门外的!

听到徐长卿对柯子的称呼,姜亦楠的眉头微粥了下,旋即,恢复如初。

伸手帮着身旁的女孩将滑落在脸颊旁的头发绾好,“柯子,改天我们再约。我送你回去。”

“我也开了车。”

“柯子,我帮你把车子开回去,你坐姜总的车回去。”说完,关菲菲就要扯着徐长卿离开。

许是看着柯子期待的眼神,徐长卿不忍从中打扰,跟着关菲菲坐上了那辆车子。

“他们,多长时间了?”看着前方正体贴的为柯子打开车门的男人,徐长卿问道。

“姜总是柯子的学长,他们,很般配吧?”语气里,是羡慕和期冀。

“哦?”徐长卿挑挑眉,桃花眼里晕染着笑意,“我倒不觉得。走吧,安叔还等着门在。”

晚餐并没有花费多长时间,因为多了一个徐长卿的关系,那家伙不知道晚上发了什么神经,一个劲的跟柯子示殷勤,柯子已经用眼神警告了好几次了,奈何,那家伙跟没当回事一般的,一会是布菜,一会是倒水的。弄得柯子一个晚上,都没吃好。

出来的时候,天色还亮着。晚霞当空,光线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在地面上洒下星星点点的斑驳影子。

车窗开着,微风吹过,吹拂着柔软的发丝从脸颊掠过,痒痒的。柯子瞥了眼正专心致志开着车的男人,开了口。

“学长,对不起。”柯子开口道歉。好好的一场约会,硬生生的被那个傻郎中搞砸了。

“为什么道歉?”姜亦楠一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伸了过来,握住了柯子的手。

两个人确定关系快三个月了,亲密举动倒也有,但也仅限于牵个小手之类的,至于吻,有个一两次,却只是浅尝辄止。

到底还是个没经历过人事的丫头,男人不过一个示好的举动,就让她乱了思绪,到嘴边的话,却忘了要说什么。

“就那个徐长卿,菲菲应该都跟你说了。”想到男人看到徐长卿的时候,那丝毫不意外的表现,柯子就知道菲菲那丫头,肯定是什么都招了的。

“嗯?”男人问着。

“学长,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了,今晚上跟个疯子一样的,你别生气,好不好?”柯子扭头望着驾驶座上的男人。

“傻丫头。我生什么气,我的女朋友,有人喜欢,那证明我眼光好。我高兴还来不及了。”姜亦楠郁卒了一个晚上的心情,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烟消云散。

跟她在一起的时光,总是这么的快乐,不需要算计,只需要,安静的享受。

这样傻傻的柯子,让我,如何不能去爱,如何无法不爱?!

亲们,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舍不得媳妇斗不过流氓,舍不得更新得不到收藏

虾子会努力加油更新的,求支持,求盖楼,求包养,群mua~~~~

“我送你进去。”车子在安生堂的门口停了下来,姜亦楠挺稳车子,开口说着。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对了,你待会帮我送菲菲回家,这么晚了,她一个女孩子,我不放心。”

“你就不怕我们之间发生点什么?”姜亦楠语带笑意的问着。

“不会。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长大的,再说了,我对你有信心。”柯子明亮的眼睛里,都是满满的信赖。

姜亦楠抬手揉了下柯子的头,“傻丫头,早点回去。”欺身上前,按开了安全带的按钮。

男人身上薄荷的味道传来,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自己的脸颊边,柯子紧张的身子有些僵硬,而解开了安全带的男人,似乎并不着急离开,墨染的瞳眸朝后看了眼,不远处,正停着一辆东风小康,借着余光,能看到车上的一男一女,正望向这个方向。

姜亦楠的嘴角微微上扬,不知道,待会的那一幕,让那个所谓的姜北墨看去了,看着他心爱的女人在别的男人身下婉转承欢,他的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柯子……,”男人喊了一声,柯子抬起微微垂着的头,正巧,对上了男人越来越低的唇。

看着前方那纠缠在一起的人影,关菲菲的手紧紧的握住方向盘,心里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能去看,不能去想,曾经,那样的唇,那样的举动,在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她去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同答应那场交易的那天起,她就知道,无疑于与虎谋皮,但是,她没有退路,没有选择,谁让,自己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哐——”车门猛地被人关上,震得关菲菲回了神,却只看到徐长卿朝着前方的车子奔去的身影!

3月13日的方子:

抗癌十味方

诃子(敲碎连壳)五钱、薏苡仁一两、白术一两、葆苓五钱、蒲公芙五钱、紫滕根一两。(如无紫滕根买到,则以"紫草根"代替仍为一两。急性子五钱、决明子三钱(大便燥结,可加至七钱。)三棱五钱、莪术五钱。

以上十味,八碗水煎为一碗,每晚饭后三小时服一剂。或头煎于中午饭后二小时进服,二煎(即翻煎)于晚上饭后二小时进服。

皮埃斯:这个方子的第一味药,就是女主的名字哦!

“安安,该回家了!”男人的嗓音,就像一个地雷一般,在柯子的耳边炸了开来。

柯子推开了男人,扭头,看到了那张自己不想看到的脸,正在车窗外,笑的开心。

被人打断了好事的姜亦楠倒是不以为意,镇定的扯平了柯子的衣服,“不早了,我送你进去。”

说完,先下了车,要过去打开车门。

“赶紧回去!”徐长卿不知道自己心里的那股子火气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抢先一步拉开了车门,一把拉住了柯子的手,将她扯了出来。

“喂,徐长卿,你够了没有,放开我!”柯子挣扎着,想要挣开,奈何男人的手,跟铁钳子一般,就是不松手。

他恨不得撬开这个丫头的脑袋,看看里面都装的是什么,除开姜亦楠不说,那人的心思,会是真心的吗,还有,难道就真的是一点记不得姜北墨了吗?

徐长卿不知道自己的怒气从何而来,从没有任何跟女子打过交道的经验,只是告诉自己,这怒气,是因为那个傻小子,是为了那个傻小子而生气的。

徐长卿才不管柯子的叫嚷,自顾自的拖着人往里走,而姜亦楠快步走了过来,拉起了柯子的另一只手,一时间,安生堂的门口,一个女孩被两个男人一人牵了一只手,形成了诡异的状态。不远处,还站着另一个女孩。

“徐长卿,你放开!”柯子终究是挣脱了徐长卿的桎梏,朝着姜亦楠着急的解释着,“学长,要不,你先回去,明天,我给你电话。”毕竟,徐长卿失去记忆,跟自己有很大的关系,再一点,现在这个场合,实在是不适合吵吵嚷嚷的。

“好,明天我打给你,乖,先进去。”姜亦楠笑着说着,眼神,却故作深意的,看了徐长卿一眼。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军媳
重生之军媳
重生 军婚 婆媳 励志 苦情
重生之毒妇难弃
重生之毒妇难弃
重生 宅斗 爽文 嫡女 霸道 权谋 架空历史
重生之再为将军妻
重生之再为将军妻
复仇 萌宠 古言 深情 甜宠 HE 婚后
毒后重生:鬼医庶小姐
毒后重生:鬼医庶小
扮猪吃虎 王妃 庶女 正剧 重生 女强文 现代生活 宅斗
重生之军嫂李来福
重生之军嫂李来福
正剧 婆媳 护短 重生 家长里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