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2章
邀你共寝
himigu
3105
2017-05-03 05:08

“找我有事?”徐长卿走出安生堂,看到那个正依着车子抽烟的男人。

听到来声,姜亦楠丢了手里的烟,开口说着,“姜北墨,我们谈谈。”

男人细长的桃花眼里,是晕染的笑意,“我以为,你该喊我一声小叔叔,不是吗?”

姜亦楠盯着那双眼睛,似乎是想从中看出什么,可除了那笑,什么都没有。这双眼,跟记忆中的一样,却又,不一样!

“哦?我只怕,我喊了你,你受不起!”小叔叔,真可笑,除了他,谁会承认你的身份!

“喊不喊是你的事儿,至于受不受得起,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小叔叔,里面的那个女人,我送给你,你会,站在哪一边?”

“你舍得?”徐长卿挑了眉问着。

“她本来就是你的,不是吗?”姜亦楠平静的陈述着,努力忽略着心里的不痛快。

“明天带我去见他吧。”

“好,那我明天上午十点来接你。”

夜色暗沉,天边,看不到一丝亮光。这天,该是明天要下雨了。

“徐长卿,学长走了吗?”长廊下,柯子还等在那里。

“都几点了,还不去睡!”真是个傻丫头,贴心贴肺的为了旁人,而那人呢,只不过把你当成个礼物。姜亦楠,是你先背叛的,这个傻丫头,你是真的舍得给我吗?抑或是,你根本就没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她呢?!

“徐长卿,你跟学长,认识,对不对?”柯子刚才想了很久,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事情隐瞒着自己。

“安安,不早了,早点去睡觉。”

“徐长卿,陪我聊会天,好不好?”

“说吧,想聊什么?”徐长卿挨着柯子坐了下来。

“姜亦楠,也就是学长,是我的男朋友。”这个晚上,忽然很想跟人聊天,虽然,这个男人才认识了两天,但是,总感觉很熟悉。

“哦。他的眼光,真是很不一眼。”徐长卿语带戏谑的说着。

柯子瞪了徐长卿一眼,说的什么话。但嘴里的话却没停,“我就是个平凡的女孩,能遇上姜亦楠,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徐长卿,你知道吗,他说让我当她女朋友的时候,我都不敢相信。要知道,我以为,他应该会喜欢菲菲那样的,毕竟,菲菲要比我漂亮多了。”

男人的薄唇上扬,这丫头,这么没自信,可不是个好事。“安安,别这么说自己,每个人,都有值得尊重的地方。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真的那么喜欢姜亦楠?”

柯子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刚开始相处的时候,我还是挺开心的,可现在,我总是感觉他心里有事情,我却无能为力。我好混乱,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安安,好好睡一觉,明天醒了,什么都会解决的。”徐长卿安慰着。“对了,你受过什么伤吗?”

“受伤?”柯子摇摇头,“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

“没事,随口问问。”这就怪了,那段消失的记忆,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长卿,谢谢你。”有个人能听自己说话,还挺好的。

“傻瓜!”

“徐长卿,你才是傻瓜!”死郎中,真不能给你点好脸色的!

面对柯子的炸毛,徐长卿不以为意的笑了,傻丫头,就是这份善良,才让所有的人,都不忍心伤害你。

今晚上,那个傻小子,应该会来找自己的,这会,离天亮没几个小时了,该赶紧去睡觉了。

“姜北墨,你是不是隐瞒了什么?”对于今天晚上姜亦楠的忽然出现,说的那番话,徐长卿还是有所怀疑的。

年轻人躲闪着徐长卿的目光,嘴硬着说,“我哪有,我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了。你怎么不相信我!”

“哦?是吗?”徐长卿扣住姜北墨的手腕,“这脉象,有点乱啊!小子,还不说实话?!”

“好啦!”姜北墨挣脱了徐长卿的手,“御医大人,您能别这么聪明吗?晓得不,我都要被王上给逼疯了,我不会看病啊,却天天派我去瞧这个看那个的,还有,你说实话,那王上,是不是对你有意思,看我的眼神,天呐,活脱脱的让人受不了!”一响起王上的眼神,姜北墨就浑身。啧啧,一定有jq!

徐长卿挑眉,“这你都看出来了?”

“不是吧!你,你们,真的是……”省略的字姜北墨说不下去了。

“好了,别打太极了,赶紧说清楚你跟姜亦楠之间的关系,还有,我不想听到有任何隐瞒!”徐长卿语带凌厉的问着对面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年轻人,除了发型不同,两个人是长的一模一样的,既然自己都能从八百年前来到这里了,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只是,徐长卿觉得,姜北墨肯定是没说实话!

“好啦,人家说还不行,这么厉害做什么!”许是没见过如此凌厉的徐长卿,一直以来,这御医大人都是笑眯眯的,那双狐狸眼,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可一旦发起脾气来,姜北墨的小心脏,可是受不住的。

3月16日的方子

葵树子能治癌

葵树子一斤(敲碎连壳)、瘦猪肉六两、蜜枣六粒。以六公升水,慢火煲六小时,剩下约六碗水,分三天饮,饮时加热,天天早、晚各饮一碗。

徐长卿起身倒了一杯茶,白皙的手执着茶碗细细品着,嘴角牵开了一弧慵懒的笑意,眉目间氤氲着淡淡的疏离。

灯光下,姜北墨看了眼眼前的男子,若不是那现代的发型,若是换成自己身上的月白色长袍,眼前的男人,真真的是个谪仙了。

“看够了没有?可以开始说了!”徐长卿嘴角微笑,开口提醒。

姜北墨不自然的轻咳一声,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姜氏制药公司,你去过了,那里,在我大哥,也就是姜亦楠父亲的打造下,俨然成为了独霸一方的药品巨头。做良心药,一直是姜家的家训,可是,我却发现大哥背着父亲,制作假药,打通医院,让名贵的西药流通市场,这完全违背了父亲成立姜氏制药的初衷。”

“证据呢?”

姜北墨摇摇头,“我没有任何证据。彼时大哥掌握着姜家,一家上下,需要仰仗他的鼻息生活,父亲身体越来越差,基本不管公司的事情,大小事务,都由大哥来处理。而我,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我能做什么。我所说的,父亲自然是不相信的。直到后来那件事情,我的同学,因为一个普通的感冒,却因为药物过敏而丧命。御医,你知道吗,刚刚还在我身边快乐的笑着的小伙伴,忽然之间就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我无法承受。”回忆起往事,姜北墨的眼底,是无穷的悔恨,恨自己救不了同学,恨自己出生在那样一个家庭。

“喝杯茶。”徐长卿递了一杯放到了姜北墨手边。

“后来,我去找大哥理论,回答我的是什么,他竟然笑着对我说,我若不那么做,你吃什么喝什么,你还能逍遥自在的当你的姜家小少爷吗?再说了,我给了足够的钱,你同学的父母,欣然接受了。好了,你还小,这些事情,不要操心。来,拿着这些钱,好好去跟朋友们旅行一趟。”

原来,自己敬重的大哥,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你跟安安,怎么认识的?”徐长卿品着茶,原来,无论是哪个年代,都有这样的黑心商人,只是,事关人命,岂能儿戏?!

“我还没更你说我的身份。我今年22岁,应该跟你同年,柯子比我大两岁。你很奇怪我比姜亦楠还小,却是他的叔叔呢。我母亲跟我父亲在一起的时候,父亲已经年纪不小了。我问过母亲,为什么会跟父亲在一起,母亲说自己是真的爱他。其实,对我来说,是不是真的爱他那又如何。那个人,对我是极好的。可是,我的存在,对其他的姜家人来说,是个耻辱吧,是他们父亲晚节不保的耻辱。我跟柯子从小一起长大的,一直到十二岁被母亲送回姜家。母亲对我说,为了给我更好的生活,选择把我送回去,因为,我是姜家的孩子,可是,母亲却永远的离开了我。为了母亲,我回到了姜家,那个陌生的让我觉得恐怖的地方。可是,母亲不知道的是,我宁愿陪着她一起过苦日子,也不要一个人住在华丽的屋子,却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那令堂呢?”

姜北墨苦笑一声,声音里流淌着无尽的哀伤,“她送我离开的时候,已经是癌症末期了,那之后,就离开了。我甚至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恨,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她。”

“北墨,世事哪能尽如人意呢。节哀。令堂这么做,也无非是希望你能过上她无法给你的生活。为了令堂,你也该坚强的活着。而不要,轻易的放弃生命。”

“御医,你说的对。我告诉自己,要坚强的活着,可是,偏偏有人不让我活着!”这句话出口的同时,姜北墨的眼底,是满满的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