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1章
邀你共寝
himigu
3069
2017-05-03 05:08

偌大的庭院,攀墙而生的蔷薇花开得好不张扬,肆无忌惮地蔓延,渐渐淹没了高墙的尽头。

月光温柔,长廊下,淡淡的星光,洒在两个人的身上,若不是女孩的口气不善,眼前的画面,男的俊俏,女的娇俏,倒真的不失为一幅美好的画面。

只是,那女孩的口气,实在是充满了怒气。

“徐长卿,你今天怎么了?”柯子觉得,有必要跟他把话说清楚,跟谁交往,是她自己的事情,跟这个男人,应该没有一点关系,可看他刚刚的表现,说的难听点,跟个吃醋的丈夫有什么区别!

丈夫!柯子很诧异自己的脑子竟然会想起这两个字眼,摆摆头,让这奇怪的想法离开自己的脑袋。

男人眸中黠光一闪,即掩没在夜色中,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人却靠了过来,脚步一步步上前,离得越来越近了些。

看着男人的瞳眸,柯子双手放在胸前,摆出护卫的架势,这男人想做什么。“你干嘛?”

男人长臂一伸,“这里,有脏东西。”白皙的掌心下,是一瓣蔷薇花的。

拜托,靠这么近做什么,害的自己还以为,还以为,他要做什么似得。

柯子稳稳心神,“徐长卿,姜亦楠的我的男朋友,男朋友,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说完,柯子就后悔了,为什么要给他解释这些有的没的,他跟自己又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不过是自己捡回来的一个傻郎中罢了。

对上男人清澈的眼,柯子咽了咽口水,拜托,这么纯真的眼神,是个男人应该有的吗?

“什么是男朋友?”徐长卿靠了过来,声音近的柯子能感受到他清爽的气息,“我这样了,是不是,也是你的男朋友?”

“唔……”柯子瞪大了眼,看到猛地贴上自己的男人,男人的眼睛,正对着自己睁大的眼睛。

徐长卿心里打鼓一般,好吧,他承认,他是故意的,不过,他会对这个丫头负责的,只是,他的味道,甜甜的,这种味道,根本无法形容。

只是,御医大人在这男女情事上,一点经验都没有,但是,他是男人啊,男人在这方面,总是无师自通的。

没经验,不碍事,多练习就好了,熟能生巧。只是,谁能告诉他,接下来,还要怎么做?

这个吻,短暂的让柯子还来不及推开徐长卿,男人就退了回来,清越的声音染上了一丝蛊惑,“我们这样了,那我,是你的男朋友吗?”徐长卿再次问着。

看着男人无辜的眼神,柯子骂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咽了下去,算了,就当是被邻居家的小弟弟给亲了,不碍事,就是个傻小子,根本不碍事的。

只是,自己那乱了节奏的小心脏,还在“怦怦——”跳着,跟姜亦楠的吻相比,这个根本算不上是吻的接触,却带给了柯子,前所未有的震撼,甚至,脑海中闪过一个画面,曾经,也有这么一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拥着自己,轻轻的吻着自己,只是,怎么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脸呢?

“呃,徐长卿,”柯子开了口,“你刚刚这样,是不对的。今后出去了,不能对其他女孩子这样,那样,人家会说你耍流氓的。”

“哦。”徐长卿无辜的耸耸肩,想了一会,忽然说了句话,差点没让柯子咬了自己的舌头。

“那我只对你这样,是这个意思吗?”

柯子扶额,算了,跟这个傻郎中说不清楚,还是不说了。“算了,早点回屋去。还有,今天的事情,不能告诉我老爸。”还没想好要不要带姜亦楠回家,在自己没想清楚之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

柯子自顾自的朝屋里走去,却没看到,男人原本清澈的眼神,渐渐变得深沉,那眼底的深,让人看不清楚。

3月14日的方子

肝癌十二味草药

当归三钱,生白术三钱,柴胡三钱,香附三钱、忍冬藤三钱、陈皮钱半,白芍三钱、茯苓三钱,水炙甘草一钱、鸡内金三钱,大腹皮三钱,枳壳钱半。

以上十二味,水煎服,每日一剂,连服七天。

“您回去吗?”关菲菲问着正眉头紧锁的男人,那眼神,太具有占有性了。难道,他真的是喜欢上了柯子?

“你还没走?”姜亦楠开了口。

关菲菲心底苦笑,这个男人,就是这般的对自己不在意的吗?鼓足了勇气,“你今天要去我那里吗?”

男人转过了身子,朝着车子走去,没有答话,却并没拒绝。

关菲菲紧跟着追了上去。

终于,终于,云消雨歇。

理智渐渐寻回,男人翻身躺下,一点火光在黑暗中亮起,烟草的味道渐渐氤氲开来,空气中甜腻逐渐被烟草的香气所覆盖。

闻着熟悉的烟草味道,身体的欢愉被某种说不出道不明的苦涩笼罩,菲菲感到极其不安,这样的自己,以后,该如何的面对柯子,该如何面对柯子那双明亮的眸子。

内心的不安越发的明显,支起身躯,菲菲忍不住凑了过去,轻声问道,“亦楠,你为什么不开心?”

男人身躯一震,捏着香烟的动作没停,只是猛吸了几口,吐出的烟气,呛得菲菲禁不住咳了起来。

拉开被子,男人起身下床。

“亦楠,你去哪里?”菲菲跟着起身,着急的问着正穿着裤子的男人。

“不早了,回去了。”男人手里的动作未停,语气冷漠的说着,仿佛上一秒钟还抱着女人温存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他一般。

“姜亦楠!你太过分了!我这里,你说来就当,当我是什么!”菲菲难得的大声质问着,忍了很久了,这些话,想说很久了,为什么,谁能告诉自己,到底是为什么!

男人扣着袖扣,语气冷漠的如同寒冬的冰块一般,“我以为,我们之间,你是明白的。”床上的伴侣,下了床,就陌路。

“哈哈——”菲菲大笑着,眼底的凄凉,却令人不忍去看,“是啊,我是自己犯贱,谁让我爱上一个没有心的男人!姜亦楠,我等着,等着看柯子知道你的真面目,会是个什么样子!那时候,你该是会痛的吧!你该知道,原来,爱一个人,是这般的痛苦的!”仿佛诅咒一般,菲菲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一切,都是因为爱,才会,让自己变得令自己都厌恶了!

面对近乎歇斯底里的女人,男人淡漠的转身离开。仿若身后的那个女人,是个陌生人。

夜色如同浓墨一般的,黑色的卡宴隐匿在夜色之中。腕上的精致钻石表,显示着已经快凌晨两点了。

“喂,谁呀?”柯子被手机吵醒的时候,脑袋还是迷迷糊糊的。

“是我!”男人的声音传来,柯子的睡意,瞬间消散。“学长?”柯子不确定的问了一声。

“柯子,我找徐长卿有点事,你能帮我喊一下他吗?”有些事情,必须要尽快弄清楚。

“哦!”柯子奇怪的应了一声,这大半夜的,也不知道那个傻郎中睡了没有。

“学长,你,不开心吗?”柯子小心的问着。

男人低沉的笑意透过手机传了过来,“傻丫头,别担心我了,我没事。去,帮我喊徐长卿出来。”

有些事情,总是要面对的。

“徐长卿,你睡了没有?!”门外,柯子拍着房门问着,声音不敢太大,担心会吵醒家里人。

“安安?”男人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我,你赶紧开门。”

门打开了,徐长卿站在门内,室内并没有开灯,藉着月华,男人的脸,格外的漂亮。

“这么晚了,有事?”

“赶紧的,学长,在外面找你,也没说什么事情,你赶紧过去。”

“哦。”徐长卿应了一声之后,立马朝屋内走了过去,柯子刚想着,不是应该朝外走去,怎么还又回床上睡下了。

柯子赶紧跟了进去,也没敢开灯,借着手机的光,“喂,你倒是快点啊!”柯子催促着。

“这么晚了,不见客。”说完,翻了个身,面朝里躺着了。

行啊,还挑时间段啊!徐长卿,你当自己是谁啊!

“喂,你快点,人还等着在!”真是服了这个傻郎中了。

“我去见他,有什么好处?”

瞅瞅,还懂得蹬鼻子上脸了。

“要不,明天给你平板玩?”晚上回来之后,徐长卿看着安大海在客厅摆弄着一个小平板子,好奇心里面上去了。

不是柯子吹牛,那平板,连现代人都爱不释手了,更何况你一个古代人,哪里能抵抗得了它的魔力呢!

“时间?”谈判什么的,御医大人最擅长了。

柯子恨得咬牙,恨不得给那个躺在那里悠然自得的男人一个巴掌,什么人呐!“三个小时!”再多,那是不可能的。

“成交!”

3月15日的方子

蘑菇大蒜粥

蘑菇一两(或两半),生大蒜一两,糯米一两半,将上述三味一起入锅,加适量水熬粥(即普通煲粥法),每日早晚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