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8章
邀你共寝
himigu
3473
2017-05-03 05:09

“没有证据,不能乱说!”姜亦楠声色俱厉的呵斥。

关菲菲反而笑的更深了,“姜亦楠,你在害怕了,害怕看到丑陋的真相揭开的那一幕了,我等着,等着看真相揭开的那一天,等着看那一天的到来!”

“怎么,开心的很?”姜亦楠站了起来,走到了关菲菲面前,蹲了下来,两个人目光平视,“别忘记了,你的身上,流着跟我相同的血液!你对柯子,难道就没有半点隐瞒?”

“姜亦楠,你找柯子当你的女朋友,难道是为了保护她,对不对,我想的对不对?”忽然,似乎是想通了什么,关菲菲追问着。

姜亦楠避开了关菲菲的视线,旋即,又对上了她的,“不好意思,你想错了。我追她,是因为,我喜欢她,她比你,”男人停顿了下来。

关菲菲颤着声音问道,“比我怎么样?”眼底,有一点点的期盼升起。

男人贴近了关菲菲的耳朵,灼热的气息喷洒在女孩的脸颊,语气缓慢的说着,“她比你,比你干净!”

关菲菲的手紧的握了起来,“姜亦楠,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凭什么说我!我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难道跟你,难道跟你就没有一点关系吗?”

关菲菲瞪着眼睛,怒气冲冲的朝着姜亦楠喊到。

“我们两个人,还真的是绝配,我亲爱的妹妹,你说,是不是?”姜亦楠侧脸,贴着菲菲的唇说着。

男人的气息,熟悉的令人眩目,可那话语,冰冷的让人胆颤。

“姜亦楠,我恨你!”关菲菲猛地推开男人,夺门而出。

s市夏季多雨,天色还算亮,可雨已经淅淅沥沥的下了下半天了。

黑色的卡宴低调的行驶在公路上,这里是山顶别墅区,在山的最高处,坐落着姜家的别墅。姜亦楠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的路,似乎自从念了大学之后,就鲜少回来这里了,这里,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自己才会回来。可是,即便是过年,也就那么几个人,这个家,是越来越不像个家了。

这次那人主动打电话找自己,所为何事,姜亦楠心里跟明镜似得。

“少爷,您回来了。”

姜亦楠点点头,给了来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吴妈,您又变年轻了。”

“你呀,净拿吴妈开玩笑。去吧,老爷在楼上。”吴妈笑着说着,眼里,盛满了慈祥。

“少爷,晚上在家里吃饭吧,吴妈做了你喜欢吃的狮子头。”

“好。”姜亦楠抬步上楼的同时,给成了一个答复。

天色渐暗,夕阳渐渐隐没在云层里,雨,却渐渐止住了。二楼的阳台上,暗黄色的藤椅里,正坐在一个人,眼睛望着远山,一片静谧。

“爸,养生茶。”一杯氤氲着雾气的茶放在了中年男人的手边。

“这的风景,真不错。亦楠,你说呢?”男人缓缓开口,太阳的余晖给男人的脸庞镀上了一层金黄,阴影里,男人的眼,透出一股子说不出的感觉。

“人处在高处,风景自然是好的。”没得到允许,姜亦楠站在那里,语气平缓的说着。

“高处,都想到,可是,高处不胜寒。你还准备瞒我多久?嗯?”男人的语气,瞬时变得尖锐。

姜亦楠低垂了眸子,稍显暗哑的嗓音响起,“我没打算瞒您。只是,我想问一句,您到底,把我当成你的什么了!”这句话,从看到母亲再也不会出现的那刻起,姜亦楠就想问出口了。

这句话,显然触怒了中年男人,语气也变得不善起来,“看来,这孩子,还真的是不能惯着,翅膀硬了,就开始想要单飞了。可是,要知道,我能给你翅膀,也能折断你的翅膀!”

“爸,我叫您一声爸,是因为我的生命,是你给的,我能有今天,跟姜家脱不了干系。可是,如果我自己可以选择,我宁愿不要这些,这些什么锦衣玉食,我宁愿,我们一家三口,住在狭小的房子里,整日为了生存而奔波,但每天晚上,能够在一起吃着饭,说着话。那样,才是一家人。您有没有想过,这么大个院子,你一个人守着,有什么意义!您的心,难道就不会感到孤单吗?”

“孤单!真可笑,那是穷苦人的想法。我姜明浩,从来就不会孤单,只要我想,大把的人来陪着我。”

“是的,只要您想,有的是人趋之若鹜。可是,那些人里,有多少人是真心对您的。爸,姜北墨回来了。我能说的,也就这些,希望,您好自为之!”来之前,姜亦楠已经想好了,有些话,到了不得不说的地步了。

“站住!”中年男人站了起来,“你若是走,就别再回来!我姜家,不需要你这样的不肖子孙!”姜明浩用了很大的劲,手上青筋毕露。

“爸,爷爷现在那个样子,也不过是想见见自己的儿子。母亲已经不再了,你难道还要让你的固执,害了更多的人吗?”更甚,连关菲菲都牵扯了进来,这层关系,令人无法启齿的关系,最不该在一起的人,却偏生发生了最令人难堪的关系。

“我害了谁?你倒是说,我做这一切,都还不是为了守住姜家的产业,你爷爷是老糊涂了,那个野小子,来历不明的,凭什么就能拿走我打下来的江山!凭什么!”姜明浩到底是被自己的儿子气的不轻,说话急促了起来。

“爸,那些个东西,有必要争得你死我活吗?”都是姜家人,血缘的牵绊,难道在财富面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吗?

“属于我的东西,就一定要在我手上!”在这方面,姜明浩格外的偏执。

“爸,我能做的,我尽力。但是,现在的姜北墨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纨绔败家子了,我提醒您一句,柯子那里,您就别想着去做什么。至于那个古方子,我问过了,安家根本就没有。您是不是弄错方向了。”

“不可能!当初师父就我和安大海两个弟子,那个古方子,没传给我,一定是给了安大海了。怎么了,那小丫头,不是对你挺着迷的,这会怎么说这样的话了。”姜明浩步步逼问。

“爸,柯子我是护定了,您别想着去动他。还有,姜北墨也不会允许的。”话说到此处,姜亦楠觉得这个家里,没有自己留恋的一点必要了。

下楼的时候,吴妈刚好从厨房出来,“少爷,马上就可以吃饭了,好了我叫你。”

“吴妈,公司还有事,我改天再来看您。”

对这父子之间的相处,吴妈心里清楚的很,都是固执的人,但其实,这对父子,都是互相关心着对方的,只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表达方式。

“少爷,老爷年纪大了,脾气难免坏了点,你多担待着。”

“吴妈,他那里,您多费心了。我先走了,下次回来吃你做的好吃的。”

“好。”

“菲菲,今天怎么有时间约我出来?”柯子舀了一大勺子冰激凌,凉爽的感觉瞬间透进了心里。

“担心你生气,不理我了呗。”跟柯子在一起,心情都会变的开心起来。

“你还好意思说,你工作有那么忙吗?天天都看不到你的人。”

“柯子,那个徐长卿,还在你家里住着吗?”关菲菲问着。

一提起徐长卿,柯子就打开了话匣子,“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来气。那家伙,也不知道给我爹妈灌了什么迷魂汤了,他们待他,跟亲生儿子一般,倒是我,跟后妈生的一样了。”不过,自从那小子来了之后,安生堂的生意明显的好了许多,多出来的病人,都是冲着徐长卿的医术来的。能治病又有钱赚,安大海心里也是高兴的很,对徐长卿,更是越发的器重了。

“柯子,你有没有受过伤,忘记一些事情了?”想到姜亦楠之前说过的话,关菲菲问了出来。

“受伤?没有啊?怎么都在问我这个问题。”柯子嘟囔了一句。

“还有谁问?”关菲菲追问。

“还能谁啊,就那个徐长卿呗。”真是奇怪了,自己好好的,能吃能睡的,哪里是受过伤的样子。

正说着,一阵欢快的铃声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不是旁人,正是徐长卿。

“干嘛?”对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柯子的声音大了起来,“徐长卿,你是我谁啊,这才几点,我为什么要回去!”拜托,现在是夏天,天都还没黑,回去就寝,您在开玩笑咩?!

“谁的电话?”看着挂了电话瞬间就歇火的柯子,关菲菲问着。

“还能是谁?家里的那个大管家。真是讨厌,什么都要管,穿衣服要管,吃饭坐姿要管,出来见人,连回家的时间也要管,我甚至都怀疑,那家伙,是不是从古代过来的,说话做事,怎么透着一股子古代人的作风。”很明显,被吐槽的,不是别人,正是咱们看似小白实则腹黑的御医哥哥徐长卿。

“走吧,我送你。”

“不用了,我坐个车就回去了。你明天还上班,早点回去,不像我,反正还在放暑假。对了,学长最近很忙吗?”

关菲菲愣了下,“公司的事情挺多的,你也知道,他在那个位子上,辛苦是难免的。”

“我知道。我好久没见到他了。”语气里,有点落寞,但柯子是谁啊,是内心无比强大的开心果啊,“没事,他工作肯定是忙的。倒是菲菲,你看我都谈恋爱了,你条件比我好,也该赶紧找一个了。”

关菲菲知道柯子这话是发自真心的,可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有得到幸福的资格呢?

“柯子,我现在只想把工作做好,别的,不想太多。”

“你呀,就知道你是个女强人。”

“真不要我送你?”

“不用,对面就是公交车,我坐车回去就行了。你赶紧走,明天还上班。改天去我家吃饭。”柯子招招手。

“好,那你慢点。”

看着对自己挥着手朝着公交车站跑去的人,关菲菲心里一酸,这个唯一的朋友,若是知道自己做出的那些事情,该会怎么看自己。

摆摆头,在真相没有揭开的那一刻,就让自己当个缩头乌龟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