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9章
邀你共寝
himigu
3069
2017-05-03 05:09

夜空下,繁星点点。这里的天,到底还是没有天阑的蓝,连星星,都没有那么多了。

“长卿啊,这些日子,辛苦你了。”安大海品着茶,惬意的说着。

“安叔,看诊,本来就是我喜欢的,辛苦谈不上。”看着安大海的茶杯空了,徐长卿及时满上。

“安叔,有件事情,我想问下,柯子,之前有没有受过伤,失去过记忆之类的?”这个问题,姜北墨对自己提起过,可是,自己问过柯子,她却矢口否认。

“受伤?失忆?”安大海摇摇头,“不可能。那孩子,从小身体就好,一定没有。怎么,有事?”若是没事,徐长卿不会平白无故的问这些。

徐长卿笑着答道,“没事,就是随口问问。前几天柯子说头晕,我给她把了个脉,倒是没什么大碍,我寻思是不是之前受过伤。”

一听说女儿说头晕,安大海也着急了起来,只是那受伤失忆什么的,还真的是没有半点印象。

“那丫头,怎么没跟我说。”

徐长卿端起茶杯呷了一口,“安叔,没什么大碍,我弄了药给她补补就行了。”

“长卿啊,你真是个好孩子,真不知道哪家的姑娘找了你了,还真是有福气。我家那个丫头,年纪比你大点,你要是不嫌弃,大叔给牵个线?”安大海试探着。

徐长卿放下了茶杯,“安叔,娶妻娶贤,一切,安叔您费心了。”瞧瞧,明明心里都乐意不行了,还要让人家安叔去费心。这御医哥哥啊,还真够腹黑的。

就这样,在咱们的柯子急着奔回家的同时,她的亲亲老爹,一高兴之下,把她给卖了。

虾子今天苦逼的很,从早上六点半起床一直到刚刚,才回家,忙了一天了,好累。唉,这个文,大家多多支持下。

正是一年里最热的时候,即便是到了晚上,空气里还浮动着暑气。

公交站台下,一个颀长的身影站在那里,路灯将他的影子拉的很长。就着路灯的光,男人长相俊美,长眉细眼,肤色白皙,却一点都不瘦弱,反而有骨子风姿的味道。那普通的男士夏装,竟硬生生的被他穿出了些潇洒凌厉的感觉。

男人似乎有些着急了,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那丫头,怎么还没回来。正要拨电话,一辆公交车驶入了站台。

“咔吧——”车门打开,一个扎着马尾辫子,穿着t恤短裤的女孩下了车。

灯光下,女孩的腿格外的白皙,男人细长的眉眼微微上挑,心中微微有些不悦,穿这么少,都让人给看了去了!

柯子这一路上都在想着是不是该要主动跟姜亦楠联系联系,两个人之间这么相处,说不是多么的热烈,但这段日子,柯子明显的觉得他对自己冷淡了许多,很多时候实在是想了,打电话过去,不是说在忙就是在外应酬,次数多了,弄的柯子也不好再去打扰他。

照理说,男女朋友之间,偶尔约个会亲个热什么的,都是很平常的事情,可是姜亦楠跟柯子在一起的时候,也有过亲热的举动,但柯子觉得,那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总觉得,他对自己,不像是恋人,更多是对待亲人。

一路上想着,以致于下了车后,径自朝着家里走去,压根就没看到那站在站台等着的男人。

“安安。”男人清越的嗓音响起,这人,怎么会在这里?

“你怎么来了?”柯子回头,看见了身后的男人。

“天气不错,我来散步。”徐长卿指了指天空,装作无意的说着。

散步?散步散到车站这边?

刚走了几步,柯子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那个地方的感觉,完蛋了,该不会是亲戚来了!

柯子心里哀嚎一声,拜托,今天穿的是白色的裤子啊,还是短裤,这里离家里还有段距离,柯子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明显的感觉那里汹涌的很。

本来是并排走着的两个人,柯子的速度猛地慢了下去,徐长卿奇怪的回头,就看着柯子慢吞吞的在后面磨蹭着。

“不舒服?”那明显怪异的走姿,哪里逃得过徐长卿的眼睛。

柯子摆摆手,“没事,肚子有点疼。那个,徐长卿,你能不能把衣服脱了?”

“什么?”徐长卿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看了看四下,虽然已经不算早了,可还是有三三两两乘凉的人,这丫头说什么了,让他把衣服脱了,在这里?

柯子涨红了脸,有些着急的说着,“你过来点。”

徐长卿狐疑的凑了过去,“怎么了?”

女孩带着一股子清香靠近了过来,徐长卿微微弯下了身子,在听到女孩说的那句话之后,耳朵有点发热。

“走吧。”柯子腰里围着徐长卿的上衣,先这么凑合着回去。只是,让咱们的御医哥哥光着上身朝家里走,这种感觉,还真的是挺让人难为情的。

“徐长卿,看不出来,你身材还不错哦!”解决了个人问题的柯子,明显的气顺了很多,可别说,这男人,瘦归瘦,倒还是挺有料的。

“好看吗?”男人的狐狸眼微微上挑,语带笑意的蛊惑着。

“呃……”没办法,一遇上这样子的徐长卿,柯子的大脑就自动短路。“好看。”等找回理智的时候,这两个字已经蹦了出口。

“我这身子,还没给人看过。”男人粲然一笑,“安安,你看过了,要负责哦。”那微微上扬的尾音,细长的眼睛里满是笑意。

“神经!”柯子啐了一句,快步朝前走去。

洗完澡出来的柯子,正要朝着床上躺去,门被敲响了。

“谁呀?”柯子拉开了门。

“把这个喝了。”房间里还弥漫着沐浴后的香气,柯子原本扎着的头发,因为刚洗完澡,这会正披散在脑后,还带着点水汽。

“什么东西?”柯子看着那黑乎乎的东西,光闻味道,已经够苦的,更别提要喝下去了。

“暖宫调经的。”徐长卿是个郎中,说出这样的话,一点难为情的样子都没有,仿佛在诉说一件很稀疏平常的事情。

然而,门里站着的人就不那么想了,拜托,徐长卿你虽然是个郎中,可是,我是女生,您能别这么世事洞明吗?

“呃,我好多了,不用了。”

“喝下去,对你身体好。喝完我给你把个脉。”那表情,大有一副你不喝了我就不离开的架势。

“喝完了,你可以走了吧!”柯子赌气的一口气吞了下去,好苦。

男人略带着凉气的手指搭上了柯子的手,“今天吃凉的了,明知道自己身子寒,以后,没的允许,那些东西,都不能沾。”

柯子刚要反驳,却被男人的一个眼神给堵了回去。“爱吃凉食的毛病,给我戒了去。还有,不能吹空调,这自然风,多好。”说着,关掉了空调,打开了窗子。

“徐长卿,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这人,也太八婆了。

“好了,别闹了。明天记得继续喝药。”男人丢了一句话,云淡风轻的走了。只剩下柯子在那边跳脚。

灯红酒绿,霓虹斑斓,纵情声色,纸醉金迷。

这个城市的夜生活才刚拉开帷幕。

关菲菲看着柯子上了公交车,从颓然的叹了口气,想到刚刚柯子的问题,菲菲简直不敢看她那双满是信任的眼睛,也许,是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不是自己懦弱,而是因为,她不敢去相信柯子直到真相的那一天。更多的是,她不知道要去如何面对那个男人,那个自己爱着的,却永远得不到的男人,自己的哥哥,姜亦楠。

命运啊,总是喜欢跟红尘中的男女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

关车门的时候,菲菲有点漫不经心的,右手竟然被车门挤了,顿时红了起来。可是,这点皮肉之伤,又如何比得上心里的伤呢?

拿了坤包,右手,慢悠悠的走到楼下,准备回家。刚推开沉重的大门,却意外的从玻璃反光中看到那个倚墙站立的男人。

男人站在夜色里,朝着这个方向看过来,菲菲心里一惊,不确定男人是不是也在看着自己。借着昏暗的灯光,看到了那个永远光熙亮丽的男人,一身的狼狈,还有那正流血不止的小臂。

“你怎么在这里?”菲菲疾步跑到了男人身边。

男人一言不发的,却朝着菲菲直直的靠了过来,浑身酒气。

菲菲靠着墙壁,才勉强的撑住男人高大的身躯,“怎么喝这么醉。”还受了伤,这个男人,不是最注意自己的形象的,绝对不允许自己在外人面前流露一丝的脆弱,可今天这个样子跑来,到底算什么?

菲菲有点怨了,恨不得就丢下这个男人不管算了,他们之间,本来就这么不堪的关系了,这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我跟他,决裂了!”一句话,六个字,却听得菲菲浑身一颤。他口中的他,会是他吗?会是那个对自己没有一丝养育之恩的姜明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