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0章
邀你共寝
himigu
3629
2017-05-03 05:09

终是不忍心把男人一个人丢在那里不管,在小区保安的帮助下,菲菲把姜亦楠弄回了屋子。男人喝的很多,许是身边女人的气息让他觉得很熟悉,等坐到沙发上的时候,男人一声不吭的,让菲菲以为他已经睡着了。

将姜亦楠靠在沙发上,菲菲急着去找急救箱,那手臂,得立即处理。心急之下,被车门挤到了的右手,再次不小心的撞上了柜门。一丝钻心的痛传了过来,让菲菲嘴角直裂。

等拿了急救箱出来,却发现男人已经坐了起来,带着醉意的瞳仁,看着菲菲。“我怎么在这里?”明明开着车子回去了,怎么会到了这里。

菲菲蹲了下来,打开急救箱,一手拿着剪子,一手拿着纱布“忍着点,会有点痛。”

男人没有任何动作,任由菲菲帮她包扎着。“我看着伤口不浅,还是去医院看看。”菲菲有点担心的说着。

“放心,死不了。”男人朝后一仰,语气淡淡的,带点不易察觉的倦意。

收拾好手里的东西,菲菲站了起来,后退了几步,“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出于安全的考虑,菲菲说着。

“怎么,以前不是很想我留下来的,现在怎么对我这么冷淡,嗯?”男人冰冷的嗓音响起,那每一个字眼,无疑不像一把最尖刻的刀子,深深的扎入菲菲的心脏。

一再忍耐,终于忍不住,“哐——”的一声,急救箱被菲菲丢在了地上,“姜亦楠,你够了!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我对你做什么了,什么都没做不是吗?我真是,我真是瞎了眼,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这么个没有心的男人!”说道最后,浑身一软,瘫坐在地上。

泪水,从空洞的眼底流出。手很痛,却怎么也比不上心里的痛。

姜亦楠眉头挑了下,站了起来,抬起步子,就朝着卧室走去。

难听的话菲菲不是没听他说过,可这么一句,完全是曲解了自己的意思,从没有哪一刻如现在这般的不舒服。这个男人就是有办法让她感受到深深的羞辱,只剩狼狈。她抓起脚上的拖鞋用力砸了过去!

“王八蛋!给我滚!”骂完之后,菲菲才觉得心里好受了点。

推荐啦:《爱情计算题》:爱情计算题,你做对了吗?

《妖孽无双》:三对的幸福生活

虾子的后宫:317184022,敲门砖,我爱虾子。

欢迎光临。

姜亦楠神清气爽的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正看到菲菲在沙发上不安的坐着。

“臭死了,赶紧去洗洗去。”男人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微湿的头发耷拉在前额,盖住了男人的额头,跟往常一丝不苟的发型相比,此刻的姜亦楠,多了几分居家男人的感觉。

“酒醒了是不是,酒醒了就离开我家!”刚刚他去浴室冲洗的时候,菲菲一个人想了很久,这种难以启齿的关系,该是到了该结束的时候了。虽然,心里很舍不得,但那种羞愧感,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菲菲,让她多少次在噩梦中惊醒,再也,无法安睡。

“我要说不呢?”男人倾身前来,带着蛊惑般的声音响起,呼吸间,那青草般的香气,是菲菲极其熟悉的。

“那好,你不走,我走。”菲菲猛地推开男人,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姜亦楠,你放开我!”菲菲今天穿的短裙,挣扎间,裙摆已经卷了上来。

“我说过了,我没同意你离开,你还能去哪里?!嗯?”

(到虾子的后宫来看看吧,317184022,敲门砖,我爱虾子。等你哟~)

推文时间:《爱情计算题》

姜亦楠醒来的时候,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身旁,空无一人,只有微微皱着的被单,说明了昨晚这里有人睡过。

男人半靠在床头,忽然觉得嘴里发干,想找点什么东西,拉开床头柜,果然,里面放着自己喜欢的牌子。

拿了一包出来,手指微拢,点燃,徐徐的吐了一口。

刚要下床,就听到浴室里传来“砰——”的一声,声音特别的大。

“关菲菲!关菲菲!”男人皱着眉喊了声,却没有人应答。

男人的眸子一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顾不上自己还光着,快步朝着浴室奔了过去,直接踹开了门,却看到昨夜那个被自己疼爱了整晚的女人,这会,整个人浸在浴缸里,一动不动。

“关菲菲,你玩什么花样?”踹开门的姜亦楠,不得不承认刚看到这幅场景的时候,心猛地痛了起来,但面上仍旧是无所谓的样子。

浴室里除了水流声,哪里有任何人声。

“关菲菲,关菲菲!”连着喊了几声,终于发现不对劲。

姜亦楠大步上前把人给捞了出来,只看见菲菲双眸紧闭,男人的心猛的颤抖了起来,手伸到菲菲的鼻端,幸好,还有呼吸。

猛地掐了人中,却没有一丝动静。那身子,烫的惊人。白皙的身子上,点点红痕,是姜亦楠的杰作,可这会,压根没心情欣赏这些。

“关菲菲,我告诉你,没我的允许,你别想着离开!”扯下浴巾,将人给包好,打横抱了出来。

(咳咳,后面的东东,大家懂得,到虾子的后宫来看看吧,317184022,敲门砖,我爱虾子。等你哟~)

药水在输液管里滴答滴答落下,男人一言不发的望着病床上躺着的人,心里不是滋味。手机被调成振动已经响了很多次了,姜亦楠却不想理会。

医生的话还回响在耳边,“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这么不节制,细水长流懂不懂,伤的这么严重,以后还要不要孩子了!”孩子,猛地想起了什么,昨天似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但是,哪里会这么巧,孩子,姜亦楠摇摇头,自己这样的人,谁会愿意给他生个孩子。如果孩子跟他一样,那还不如不要孩子。

菲菲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底一片茫然,扭了扭头,看到了正在输液的手,偏头一看,姜亦楠正依在窗边,脸色暗沉。

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嗓子哑的厉害,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周围一片白色,应该是医院,自己这是怎么了?

回想到昨晚上那个男人对自己做的事情,菲菲忍不住心里发寒,挣扎着坐了起来,伸手拔掉了枕头,血顿时顺着针孔流了出来。

“关菲菲,你在做什么!”察觉到这边的动静,姜亦楠快步上前按住了女人,同时按响了急救铃。

护士过来之后,免不了责怪一番。姜亦楠暗沉着脸站在一旁,菲菲身体难受,心里更是难堪。

护士再次交代了一句,就离开了,偌大的病房,就剩下了他们俩个。

“姜亦楠,我累了,你放过我,好不好?”声音哑的厉害,昨晚上,任凭自己如何求救,这个男人,都更疯了一般的,不能放过自己,尽情肆虐,直到自己陷入昏迷。

“不可能!”姜亦楠的视线,紧盯着床上那面色苍白的女人,薄唇吐出的话语,如同利刃一般,划得两个人都是鲜血淋漓……

推文:《爱情计算题》,你做对了吗?

《妖孽无双》

身体的热度在点滴打上之后睡了一觉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医生建议再观察两天再说。

菲菲自然是不想在这里住院的,但在这件事情上,姜亦楠格外的固执,非等到医生保证不会对将来的生育有任何影响之后,才办理了出院手续。

在医院的一个星期,柯子也打过电话,但菲菲并没有告诉她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究其原因,还是觉得难以启齿,跟自己的哥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而这个哥哥,还是最好的朋友的爱人,这种复杂而纠结的感情,让菲菲,更加的说不出口。

看着走在前方的男人,菲菲的心里,已经作了决定,反正自己从小都是一个人惯了,是柯子在她灰暗的年轻岁月里带给了一丝光明和温暖,无论如何,菲菲是不会去伤害柯子的。是该跟过去的自己说清楚了。

“安全带。” 男人低沉的嗓音唤醒了菲菲的沉思。

侧目望过去,才发现自己已经坐上了姜亦楠的车子。

狭小的车厢里,天窗开着,夏日的风透了过来,吹动了菲菲披散的长发,一缕调皮的发丝,缠上了男人的胳膊,刚挨着,又被风儿吹散了开来。

车厢里很安静,只有钢琴曲的声音,这只曲子的名字,恰巧是菲菲熟知的,the daydream(白日梦)。

白日梦,菲菲最喜欢的曲子。曲风缓慢恬静,带着丝丝淡淡的忧伤。

“为什么?”菲菲颤着声音问着。

“什么?”姜亦楠有点没反应过来,车子发动的同时,出声问道。

车子缓缓离开停车场,周围的背景不断后退,朝着菲菲不知道的方向驶去。如果,她知道人生可以重来一次,她希望,不会遇上这个男人,只想要找一个暖暖的男人,谈一场单纯的恋爱,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明明知道不可以,却还是被诱惑着朝着深渊。

前方,是万丈悬崖,她被逼着,步步后退,在濒临坠落的边缘,却,无力反抗,越陷越深。

“这首曲子,为什么会放?”菲菲沉声问着。

“你喜欢听。”四个字,如同导火索,彻底的点燃了菲菲的怒火。

“姜亦楠,你够了!你这个样子,我会以为,你爱上我了!”姜亦楠,可不可以不这个样子,你这个样子,会让我刚刚决定要离开的心,变得摇摆不定起来,变得,更加的贪婪,变得,更不舍得离开你!

泪水,伴着话语落下,氤氲了整个眸子,落在衣襟,沾染了点点斑痕。

婉转悠扬的乐曲缓缓路流淌,带着点点伤感,带着点点怀念,却又是那么的美,让车厢里的两个人,都默不吭声。

自己只是偶尔说过喜欢这只曲子,不曾放在心上的一句话,却让身旁的这个男人在这个时候给翻了出来。

“姜亦楠,你放过我,好不好?”随着话音的落下,菲菲掩面痛哭。

男人握住方向盘的手微微用力,脚下猛的踩了刹车,车子一个急转,停在了马路牙石边。

“连你也要离开我吗?”暗沉的声音,带着无尽的痛哭,在车厢里响起。

菲菲错愕的抬头,眼角还挂着泪滴,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男人。

他,是那么的落寞。

下一瞬,男人长臂一伸,揽了女人入怀。

“菲菲,我不许你离开我!永远不许!”坚毅的嗓音带着一丝决然,强悍的令人无法抗拒。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军媳
重生之军媳
重生 军婚 婆媳 励志 苦情
重生之毒妇难弃
重生之毒妇难弃
重生 宅斗 爽文 嫡女 霸道 权谋 架空历史
重生之再为将军妻
重生之再为将军妻
复仇 萌宠 古言 深情 甜宠 HE 婚后
毒后重生:鬼医庶小姐
毒后重生:鬼医庶小
扮猪吃虎 王妃 庶女 正剧 重生 女强文 现代生活 宅斗
重生之军嫂李来福
重生之军嫂李来福
正剧 婆媳 护短 重生 家长里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