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1章
良禽择木
九卿君
3608
2017-05-03 06:17

莫安觉得今晚的梁炎赫有点不正常,跟个大妈似得,问东问西,以前也没发现他这么关心儿子,不禁问了句:“梁炎赫,你鬼神附体了?”

“莫安,我只是……”

“好了,我跟豆豆要睡了,先挂了。”莫安挂断的很快,梁炎赫憋在嗓子里的话还没说出口,那头已经是机械的嘟嘟声,哼了一声,不甘的一脚踹翻了落地窗前的植物,转身又是风度翩翩的俊公子模样。

“梁炎赫,你现在这个样子可真像个被抛弃的可怜男人。”肖良承不冷不热的诉说着事实,拎着衣服从沙发上起来,又扭开了音乐,音乐声很大,将肖良承接下来的话淹没,他没听见,却也猜到大概的意思,两个人从“流光”出来已经是凌晨,秋季早晚温差大,更何况是半夜,拢紧衣服拉开车门上车。

梁家每个月都有一次家族聚会,大家族沿承的时间久了,多多少少也就规矩多了,对于这样的聚餐,实在是无聊的厉害,也只有那个人觉得有意思。

梁炎赫推了一个饭局开车回去,大姐、二姐、三姐一家子都已经的到了,看来就剩他来的最慢了。

“老四,大宝呢?”

老太太等了半天没看见大宝,心情浮躁的很,又听见说孩子去了妈妈那里,老太太更是不爽了。

“老四,你怎么能把大宝送过去,不是我说,莫安那女人怎么能照顾好大宝,而且……”

“妈,三姐刚才叫你过去。”

梁炎赫指了指楼梯口的方向,掏掏耳朵,总算是把老太太支走了,耳朵也清净了些,靠在沙发上不禁想到两年前有人说过的话,梁公子,婆媳大战即将开始,你可要给我加血哦。

现在想来,她从一开始就预料的很准,只是他一直疏忽了这个问题。

“我上次在学校碰见她,她还是做了教师。”陆耀林从后面走了进来,声音不高不低的说着,梁炎赫看了眼他,面前的人也就是梁家的大女婿,梁清婉的丈夫,梁炎赫的大姐夫,梁家某子公司的负责人。

他拎开了身后的抱枕,整个身子陷进沙发里,坐姿十分的慵懒:“嗯,她现在过的还不错。”

“我看气色确实不错,老四,你没想过要跟她复婚。”

“陆耀林,我送你一句话,就算是我梁炎赫过去式的女人,你最好也给我擦亮了眼睛,别惹到不该惹的。”梁炎赫压低声音,起身理理衣领,不屑的瞥了眼沙发上的中年男人,三姐梁清萝在不远处看见老四铁青的脸色,也察觉到怪异的气氛,拉着老四进了楼上的房间。

晚上还有一更

这个家真是越看越腐朽,从骨子里烂掉了,虫蚁都要爬出来,梁清萝从小就疼这个弟弟,加上他们年纪相差最小,平时也能说上两句。

“这还是在家,别让大家都难看。”

“三姐,我有分寸,你别担心。”

“就你那分寸想不让人担心都难。”梁清萝还想说什么,翻了他一眼,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变成了:“大宝什么时候回来,都好久没见到他了,真是怪想的。”梁清萝没有孩子,因为怀孕的时候出过一场严重的车祸,不仅孩子没了,差点大人也没保住,那段时间,整个梁家都陷入低沉的气压中,所以梁炎赫有了孩子之后,梁清萝一直都是当自己孩子疼爱的,加上大宝小小年纪,父母就离婚了,更是加倍的疼。

“过两天就回来了,到时候送去跟你住几天。”

“好啊,你可不准反悔。”

梁炎赫摸着下巴点点头,他是同意了,就是不知道那个小家伙同不同意了。

吃饭的时候,老爷子和老太太两个人因为小孙子不在,也都没给梁炎赫好脸色看,老大梁清婉说到下个月公司周年庆,要提前安排,老爷子瞥了眼底下坐着的儿女们,没好气的摔了筷子开口:“一个周年庆也要问我怎么安排,倒是让我怎么放心把家业交个你们打理。”

老爷子一发火,必然是拍桌子摔板凳的,梁炎赫冷冷的瞥了眼,老头子每次发火都是这样,一点新意也没有,嘴角弯了一下,继续吃饭。

老大梁清婉抿了抿嘴角,低下头,在桌子底下扯着丈夫陆耀林的袖子,老头子年纪大了,脾气也就古怪的,若是周年庆不让他过问下,估计又要骂他们眼里没他,一个个都想着那点家产,现在问他了,又说他们没用。

“爸,周年庆我和四弟一起负责,保证办好。”

陆耀林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拎着茶壶将老爷子杯子里的水满上,又招来保姆将盘子撤下去,换上新的。

老爷子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又继续吃饭,梁炎赫看了眼大姐梁清婉,正好对上三姐梁清萝的目光,被她皱眉瞪了一眼。

梁炎赫离开的最早,以要去接孩子为由,老太太一直催着他去将孙子接回来,开车从梁家大宅子出来的时候,正好碰见陆耀林和新来的小保姆在外面的长廊上,车子灯光打过去,径直驶了出去。

梁禹瞳在莫安那里不过住了几天,回来之后,梁炎赫就发现儿子很多方面改变了不少,比如从幼儿园回来之后会先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写完,然后才玩,吃完晚饭就乖乖的上楼洗澡,还有在吃饭前会主动洗手,还会很友好的跟他打招呼,甚至晚上睡觉也不要他提醒,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女人,不得不承认,若是梁禹瞳跟着莫安会被教育的更好。

“爸爸,你又喝酒了,妈妈说天天喝酒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所以你应该跟豆豆一样,不喝酒,做个好男人。”梁禹瞳搬了个小板凳歪着脑袋坐在梁炎赫面前说着,身上穿了一身黄灿灿的睡衣,梁炎赫今晚确实喝酒了,但是喝的却不多,身上也没有酒味,估计是醒酒茶泄露了他的行为,伸手胡乱的扯开脖子上的领带,看向儿子。

“你妈妈跟你说天天喝酒的男人是什么?”

梁禹瞳捧着小脑袋想了会,圆滚滚的小嘴巴吐出两个字:“酒鬼。”

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问:“知道什么是酒鬼?”

梁禹瞳又继续捧着脑袋想了会,万分懵懂的解释:“一只喝酒的鬼。”

“……”

梁炎赫觉得跟孩子沟通着实不能当真,他年纪小,见识小,也就不打击他了,动了动手指,指了指壁钟,梁禹瞳看见时间,小身子立马窜起来往楼上跑。

一只喝酒的鬼,一只喝酒的鬼,梁炎赫嘴里喃喃着儿子的解释,笑出了声来,孩子做孩子好,无忧无虑的。

…………

男人通过征服世界来显示自己的成功,而女人则是通过征服男人来达到自己的虚荣,聪明的女人不会沦为男人的附属,就算是在先动情的情况下,齐昭菱自从上次相亲见到梁炎赫之后,确实是很满意,她们这个圈子里,讲究的是门当户对,若是能和自己喜欢的结婚,她也能接受那个孩子,所以在接到对方电话的时候,欣喜之余约定了时间。

梁炎赫开车刚出了公司正好接到司机的电话,临时出了点事情,估计来不及去幼儿园接孩子,梁炎赫车子又折了回去。

梁禹瞳十分惊讶爸爸今天来接他,东张西望,想看看妈妈有没有来,被梁炎赫沉着脸拎着衣领拎进了后座上。

衣服被弄乱,小家伙不高兴了,嘴巴嘟嘟的高高的,别看他小,也臭美的要死,决定不理爸爸。

梁炎赫开车,从后视镜里看见儿子膝盖上放着书包,小脸紧绷着,明显不悦的模样,红灯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他有骨气的别过脸不让他看,赌气的小模样十分明显。

梁炎赫也没在管儿子,车子驶进了停车场,小家伙先是别扭的抱着书包不肯下来,被他恐吓一下后,嘟着嘴巴下车,跟在他身后,故意脚步走的很重。

齐昭菱又去洗手间里补了妆出来,人还没到,正看了眼桌子上的手机,包间的门被人推开,梁炎赫颀长的身子进来,她的一句梁先生还没落下,紧接着后面又出现一个小男孩,满脸不悦的模样跟在梁炎赫身后,小手酷酷的插在裤子口袋里,昂着下巴,真是一个可爱又别扭的小孩。

“梁禹瞳,叫阿姨。”

梁炎赫给他拉开了椅子,梁禹瞳低声叫了阿姨后坐了上去,小嘴还嘟着,看也不看爸爸,梁炎赫不禁有几分头疼,打开菜单,给他点了两个爱吃的菜。

齐昭菱见孩子好像在生气,给他点了一个冰淇淋,凑过去拍拍他的小脑袋:“叫梁禹瞳是吗,初次见面,阿姨很喜欢你呢!”

梁禹瞳听阿花说,离婚后的爸爸若是再娶,他就要多一个新妈妈,也就是后妈,后妈是什么,白雪公主看过吗,里面的皇后就是后妈,会虐待他,不给他饭吃,不给他买玩具,还会指使他做这做那,所以面对眼前长的有点像妈妈的女人,他给不了好态度,小孩子的情绪都写在脸上,昂着下巴:“妈妈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

齐昭菱的笑僵在嘴角,敛起了笑容看了眼对面的男人,梁炎赫十分头疼眼前的这个小家伙,或许他今天就不应该带他过来,也沉了脸色:“梁禹瞳,跟阿姨道歉,你现在实在是太没礼貌,妈妈就这样教你的?”

说他可以,就是不能说他妈妈,小家伙昂着的下巴昂的更高,小身子从椅子上来,昂着下巴一眼不发,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的瞪着他,里面有晶莹在流动,但是小家伙就是忍着,不肯让眼泪掉下来,这一点像极了那个倔强又好强的女人,梁炎赫蓦地也不忍心,闭了闭眼,揉了揉酸涩的眼角,起身拎着他的衣领出去,留下一句抱歉。

齐昭菱眼睁睁的望着他们父子俩的身影消失在包间门口,拎着包追了出去。

梁禹瞳一点不后悔自己刚才的没礼貌,不过现在却有点害怕了,爸爸沉着脸将他拎到外面,一句话不说的扔到车里,他感觉自己有点疼了,小身子抱着书包卷成一团,车子驶进了别墅院子,小家伙立马打开车门跑下来,一溜烟进了屋子,差点撞到出来的王婶,立马抱起偏厅的座机准备拨号求救,被紧跟着进来的梁炎赫抢过去,高大的身影俯视着他的小身板,梁禹瞳害怕的往后退了两步,小身子抵在茶几上,缩着脖子就要往楼上跑,又被梁炎赫从身后揪住了衣领提起来,小短腿在空中乱踢,扯着嗓子嚎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要杀猪,王婶听见声音从外面进来见此情景,也不敢劝,又心疼小孩子,正好梁炎赫的手机响了。

“对,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