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2章
良禽择木
九卿君
3794
2017-05-03 06:17

梁炎赫放下他的衣领,看了他一眼,捏着手机去了外面,电话是学校老师打来的,梁禹瞳看见爸爸走了,惊喜之余立马跑上楼。

梁禹瞳就读的幼儿园在b市算是小有名气的幼儿园,不仅各方面的设施好,更多的是学校的各种教育好,不管是学习还有课外活动,总会让孩子学到不一样的东西,所以这次学校搞了一次秋游,家长和孩子一起参加。

以往学校的活动只有孩子参加,今年决定搞点不一样的,说是家长和孩子一起游玩,对成长更有帮助,所以梁炎赫看了眼空无一人的客厅接着又给莫安去了电话。

梁禹瞳这几天过的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爸爸会想起那天的事情揍他一顿,结果没等来爸爸的打,倒是等来了学校的秋游。

秋游顾名思义,就是在秋天游玩,这次和以往的区别不仅有家长参加,还有一点不同就是去了临市,一共是三天的行程。

梁炎赫先是将自己的衣物收拾好,然后去了小家伙的房间,小家伙还卷着被子睡的熟,他拉开窗帘,让大片的阳光洒进来,然后掀开被子,让闹钟响起来,打开柜子,给他找衣服行李箱里。

被吵醒的梁禹瞳眼睛坐起来,环视了一下屋子,看见爸爸在衣橱前,睡意顿时去了大半,想起老师说今天全家去秋游的事情,立马从床上跳下来,光着脚丫子跑到衣橱前找衣服,都怪昨晚太过兴奋,很晚才睡,以至于今早睡过了头。

梁炎赫正在给他收拾衣服,他小身子跑过来插一脚,他嫌麻烦,把他拎到一边去,随手从衣架上拿了一套衣服扔给他,梁禹瞳拎着衣服一看,不是自己喜欢的风格,嫌弃的丢到一边,又光着脚丫身子一弯猫进去,整个人都钻进衣橱里,小手拽着衣架上的衣服,表情十分的欢快。

梁炎赫双手叉腰看了他一会,哼了声,最后等他收拾完衣服他也换好衣服已经是一刻钟之后的事情了。

“妈妈,真的也去吗?”

梁禹瞳前面背了一个可爱拼接的小包,时不时的起来凑近爸爸问,一路上不知道问了多少遍,梁炎赫被烦的恨不得把他扔下去,这啰嗦的性子绝对不是遗传了他。

莫安拎着行李箱站在小区门口的大树下,肩上挎了一个包,身上穿了一件纯白色的风衣,底下是条小脚牛仔裤,配了双金色的平底鞋,整个人看起来时尚而不失柔美,微卷的发随意的挽了一下,发丝披在背后,根本看不出像是个生了孩子的女人。

梁炎赫将车子开到她跟前,按了几下喇叭。

梁禹瞳透过车窗一看见妈妈,忙开了车门,小身子从车子上来,一把扑进莫安怀里,抓着莫安风衣的衣角不肯撒手,生怕妈妈坐在了副驾驶,拉着她从后面上去。

豆豆,你怎么这么粘妈妈呀~~以后可怎么娶媳妇

梁炎赫车子发动,车子驶进车流,关了车里的广播,梁禹瞳的声音越发显得聒噪起来,像只不知疲倦的喜鹊一样,在车子里叽叽喳喳。

“梁禹瞳,你能不能安静一会。”

梁炎赫被吵烦了,太阳穴喊了一声,梁禹瞳看了看爸爸,立马从妈妈身上hua xia来,端端正正的坐好,不敢在大声说话,眼咕噜转了转,戳戳莫安放在膝盖上的手。

“豆豆,背包里带的是什么,让妈妈看看。”莫安很不喜欢梁炎赫嫌弃的语气,这样对孩子说话,会对小孩子的心灵造成影响,所以她拿过座椅上拼接的鼓囊囊的小包试图缓解尴尬的气氛。

“妈妈里面是豆豆从冰箱拿出来的,你吃早饭了吗?”

莫安拿过包准备打开,他的小手已经伸过来拉开包的拉链,面包、牛奶、苹果,还有一大盒曲奇,难怪将小包塞得满满的。

“妈妈你快吃,豆豆都吃过早饭了。”

梁禹瞳撕下吸管,小手笨拙的将吸管cha jin去,捧到她跟前,仰起的小脸上满是期待的神情,这一刻,莫安感动的身体里暖暖的,酸酸涩涩的东西在眼眶里流动,摸了摸儿子的头,吸了一口牛奶,尽管她已经吃过早饭,就在他们来的前一刻。

后视镜里的情景都落尽梁炎赫的眼里,他抿了抿嘴角,这女人还真是……

车子到达幼儿园之后,莫安拎着行李牵着梁禹瞳立在路边,梁炎赫去停车,学校门口已经在集合,家长们都拎着行李带着孩子,他们估计是来的最迟的,老师看见他们朝他们招手,示意他们快点过来。

“我来吧。”梁炎赫走在他们后面,伸手拿过莫安手里的行李拎在手里,其实行李并不重,见被他拿过去了,她也没拒绝,牵着豆豆往队伍那边走。

“妈妈,那个是我们班的班长,是我好朋友。”梁禹瞳看见人群里的同学跟他打招呼,高兴的摇手,“妈妈,我们快点过去,他爸爸做的酥油饼可好吃了。”

走在后面的梁炎赫听见酥油饼三个字,扭头哼了声。

莫安被他拉着站在了他同学的后面,同学父亲开口跟她说话,听口音应该是北方人。

“你是梁禹瞳的妈妈?没想到这么年轻。”徐父说完目光落在他们母子俩后面的男人身上,笑着点点头,梁炎赫也难得的笑了笑,点点头,手搭在儿子的肩膀上,弯腰理好他的衣领子:“拉链拉好。”

对于爸爸忽然的友好,梁禹瞳很高兴,他是个大度的孩子,进行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决定原谅爸爸,不生他的气,所以也友好的对爸爸咧嘴一笑。

梁炎赫默了默,真像颗没发芽的豆芽。

老师点完名字之后,莫安牵着豆豆上大巴,他们拿着号码,按号入座,坐在了大巴最后面的位置,梁炎赫去放行李,上来的晚,在最后一排找到他们母子俩。

“你难道想让别人知道他爸爸妈妈离婚,受别人不一样的眼光看待?”那天晚上他打电话过去,只说了这么一句话,莫安那个女人就爽快的答应了这次的秋游,他是算准了一切,按照莫安疼梁禹瞳的程度,加上离婚的时候什么也不要,唯一要的是孩子,他就知道握着孩子,就等于握着了莫安。

“爸爸,你快过来,车子马上要开了。”

梁禹瞳十分兴奋,左边坐着爸爸,右边坐着妈妈,他坐在中间,也像别人家那样,爸爸妈妈可以同时陪着他,以前他十分羡慕班上的同学有爸爸妈妈来接,而他只有司机王叔。

“妈妈,我们去哪里玩啊?”

“一个美丽的城市。”

对于一个美丽的城市,梁禹瞳大脑里没什么概念,歪着脑袋继续问:“远吗?”

“不远,睡一觉就到了。”

梁炎赫在旁边听见他们母子的对话,自己从包里拿了份杂志出来看,修长的交叉放好,优雅的就跟在飞机头等舱一般,莫安看了眼他,没说话,毕竟他能坐在大巴里已经算是不容易了。

“爸爸,你在看什么?”梁禹瞳小身子靠着的莫安怀里,眼皮子有点耷拉下来了,小孩子坐车很容易睡觉,梁禹瞳也不例外,加上昨天晚上睡得晚,莫安脱了风衣外套盖在他身上。

“困了在妈妈怀里睡一会就到了。”

梁炎赫合起了杂志,口袋里的手机在震动,他拿出来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直接掐掉,把梁禹瞳身子接过来靠在怀里,“在爸爸怀里睡,你妈妈也累了。”

莫安有晕车的毛病,尤其是在车子不通风的情况下,更容易晕车,大巴车里开了换气,她脸色隐隐有些难看,抿着嘴,身子靠在椅子上,豆豆被他从怀里接过去,她确实轻松了许多。

“吃了吧。”梁炎赫从包里拿出晕车药和梅子的时候,心跳比平时快了半拍,隐隐有点紧张,但又不知何来的紧张感。

“谢谢。”离婚后还能如此平静的说谢谢,其实也挺难的,想想他们曾经对彼此的歇斯底里,也都成为了过去,莫安也没矫情,接过拿了一颗梅子含进嘴里,这个牌子的梅子是她最喜欢的,酸和甜都适度。

“不舒服就闭目歇会吧,我不介意肩膀给你靠。”梁炎赫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地上扬,脸上的笑容灿烂了下,眸子敛下,落在儿子睡着的脸上,挺拔的鼻梁,和旁边的女人一模一样。

“谢谢不用。”

“你不觉得靠在我肩膀上,才算是正常的吗?”

莫安不大相信他的话,微微站起来一点看了看前排,大多数都是老婆靠在老公的肩膀上,或是两个人低头带着孩子轻声细语的说话,模样十分的温馨。

虽不太乐意,莫安还是选择靠在他的肩膀上,因为挨得近,鼻尖隐隐约约男性的气息,熟悉的味道,是梁炎赫身上的,这股子味道十分霸道,一直窜进脑门,隐隐感觉耳朵有点发烫,又或许是错觉。

梁炎赫怀里抱着儿子,肩膀上靠着前妻,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在逆向行驶,又或是里翻了船,不应该是这样的啊,他的人生该是光明的。

车子到达邻市已经是中午,梁禹瞳从爸爸怀里醒来,心里一阵满足,友好的搂着爸爸脖子蹭了蹭,短短的头发扫到他的下巴和颈子,有点痒,被梁炎赫抿着嘴角拎了下来。

莫安自是知道梁炎赫怕痒,而且还是很怕痒,以前他们一起的时候,他若是惹她生气,晚上定是要挠他痒痒泄气的,那时候他们真的很好,好到他甘愿受罚。

“妈妈,快点,这边。”

豆豆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她拎着包拨开人群走到他们跟前,前面就是下榻的酒店,老师领着他们进去。

房卡发到每个家庭的手里,她拿着房卡看了眼梁炎赫,一张房卡一个房间,这意味着接下来的几天他们都要睡在同一张床上,虽说他们以前是夫妻,但是早已经离婚,现下这般大概不妥吧。

“要不……”

“走吧,梁禹瞳,把你的小包自己背着。”梁炎赫淡淡的瞥了眼她,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利索的打断,小短腿跑在前面的梁禹瞳听见爸爸叫他,扭头屁颠屁颠跑回他身边,梁炎赫把他的小包扔给他,他背在后面。

小手握着妈妈的大手,梁禹瞳欢快的跟着爸爸进了房间,进去之后东张西望,小孩子对于新鲜的东西总是格外的新奇,东摸摸西摸摸,莫安把包放在了窗户旁边的茶几上,上面插了一束百合,添了几分素雅,房间不大不小,环境还不错,屋子中间是一张大床,白色的被褥,窗子边上是一组米色的沙发,房间里该有的设施全都有,梁炎赫进来之后先去了卫生间,在里面洗了手之后才出来,梁禹瞳脱了鞋子,欢快的在沙发上爬来爬去,之前在车上睡好了,现在一身的劲。

“把鞋子穿好,我们下去吃饭。”

莫安也去了趟卫生间洗了把脸,晕车的身体状况并没有完全消失,身体还有点难受,往脸上扑了点冷水,让发昏的头脑清醒。

梁禹瞳已经乖乖的穿好鞋子,从包里拿了一个鸭舌小帽子带在头上,喜滋滋的对着玻璃照了照,梁炎赫受不了儿子臭美的模样,走到卫生间门口敲了敲门。

“安安,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