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3章
良禽择木
九卿君
3361
2017-05-03 06:17

门里的莫安关水龙头的手一顿,安安,呵呵,他竟然现在叫她安安,现在听起来还真有点不自然,不过他还真是入戏,现在又没人,至于叫她安安吗?

猛地拉开门,梁炎赫立在门外,斜靠在门框上,一手插在口袋里,伸手还欲敲门,因为门忽然拉开,手停顿在半空中。

“我们下去吧。”

莫安出来拿了包,牵着豆豆出来,梁禹瞳将帽檐拉到脑袋后面,一蹦一跳,莫安欲伸手将他的帽子弄正了,被他躲开,稚嫩的声音无邪的问:“妈妈,豆豆这样有没有更帅气了?”

莫安顿了顿:“嗯,很帅气。”小孩子也是有审美的,所以她也没继续纠正,到是前面的梁炎赫不冷不热的丢了句:“超出六界轮回的审美”

什么叫超出六界轮回的审美,梁禹瞳不懂,那些词汇太过高级,他听不懂,但是看见爸爸说完笑了出来,应该是在夸赞他,十分友好的小手握住他的大手,暖暖的小手握住他的手指头,梁炎赫也没拒绝,目光落在莫安憋着笑的脸上,蓦地觉得这小家伙看的也挺顺眼的。

午餐是在酒店的餐厅里用的,他们去的早,在窗子口找了个位置,莫安带着孩子坐在座椅上,梁炎赫端着盘子去取餐,自助餐形式的餐厅,梁炎赫端了三个大盘子过来,盘子刚放在桌子上,梁禹瞳就要伸手去抓上面的虾子,被安穆伸手打开,小家伙最怕妈妈了,咬着手指头拿起筷子。

“梁禹瞳,你多大了,还用手,当你是野人?”梁家是大家族,对于孩子从小的教育就很严格,只是梁炎赫自从和莫安离婚之后,一个人忙起来,多多少少也就疏忽了,但是最基础的东西,还是贯彻的很好,比如餐桌礼仪,决不能在用餐的时候用手,或是大声喧哗。

“野人?爸爸,豆豆不是野人。”知道自己犯错的梁禹瞳认错态度十分好,低下头握着筷子,一副我真的知道错了的模样,一会又抬起头,为自己辩解:“爸爸,豆豆真的不是野人。”他看过电视,电视上野人全身都是毛,而且不穿衣服,他撸起袖子看看自己光滑的小手臂,分明没有那么多的毛,而且他还穿着妈妈买的美美的衣服。

莫安看孩子十分的委屈,拍了拍他的小脑袋:“你爸爸逗你玩呢,吃饭吧。”

莫安把盘子里的鸡翅夹给他,这孩子从来的路上就说要吃鸡翅,梁炎赫看了眼油炸的鸡翅,夹进自己盘子里:“小孩子吃油炸食品不好,多吃蔬菜。”

梁禹瞳看着要到嘴的鸡翅又被爸爸夹走,万分不舍,小眼神一直盯着爸爸的盘子,砸吧着嘴巴不乐意。

“梁炎赫,偶尔吃一次也没关系。”

“不行,偶尔偶尔,次数多了就成了经常。”两个大人,在孩子的教育上,经常出现分歧,这还算是小事一桩,莫安也没停留在这个问题上,不吃油炸食品也好,把盘子里的虾子拨给他,“吃吧,你爸爸也是为你身体健康着想。”

“嗯,谢谢爸爸,豆豆不会跟你生气的。”小家伙被妈妈点拨通了之后说的一本正经,末了还小大人般的拍拍梁炎赫的肩膀:“对身体不好,爸爸也少吃点。”

这下子换做梁炎赫哭笑不得了,莫安给他生的儿子真是越看越顺眼了,就连那顶怪异的鸭舌帽也看的顺眼。

用过餐后,他们往回走,正好碰见豆豆班长一家子,他父亲看见他们问。

“你们下午出去逛逛吗?”

莫安想了想准备问问豆豆,梁炎赫已经先一步回答:“不去,打算回房间休息会,小孩子容易累。”

徐父呵呵笑了两声:“我家这小子精神好着呢,非要吵着出去,不肯休息,我们先走了。”

“嗯,再见。”

梁禹瞳万分委屈,他分明一点也不累,而且也想出去看看,妈妈说这里很好玩,有好多吃的喝的,还有一个超级大的游乐场,摩天轮好高好高,他好想去玩哦,小眼神不满的瞥向爸爸,嘟囔着嘴。

梁炎赫被儿子幽怨的小眼神看的转了身:“你妈妈身体不舒服,我们回去休息。”打着莫安的招牌,总是特别容被原谅的。

“啊,妈妈,你哪里不舒服,豆豆给你呼呼。”小家伙立马抱住妈妈的腿,仰着小脸,一脸严肃的问,他摔到腿疼的时候,奶奶就给他呼呼,他就不疼了。

“不用呼呼,妈妈没事。”

莫安十分不满的瞥向梁炎赫,梁炎赫摸摸鼻子,也不心虚,她确实是有些头疼,却也不想扫了儿子的兴致,难得出来一趟,肯定要带他四处玩玩的。

“妈妈,我们快回去休息吧。”

梁禹瞳拉着妈妈走的快,恨不得立马回去让妈妈休息,房间里,梁炎赫换了居家服出来,悠闲的坐在落地窗前的沙发上翻着杂志,莫安也换了衣服,盖着被子躺在床上休息,儿子也钻进被子里,就躺在她旁边,露出毛茸茸的脑袋,小手搭在她肚子上,说是不困,结果已经睡着了。

从梁炎赫的方向,正好可以看见莫安的正脸,她微微侧着头注视着怀里的儿子,脸上是母爱泛滥的模样,其实他一直也想不通一个问题,有些女人为了孩子也会将就着过日子,而莫安十分疼爱孩子,却还是选择跟他离婚,他难道有这么差劲吗?心口隐隐升起一股子气愤,他意外的发现更多的是不甘,明明那个女人的一切都名正言顺的是他的,现在他却一点权利和立场也没有,就算她日后再嫁,他也只能看着,眼巴巴的看着。

莫安一抬头,是梁炎赫那张紧绷着的俊脸,二话不说掀开被子躺了下来,又往里面拱了拱,正好抵着她的大腿,莫安不习惯这般的亲密,往里面移了移,但是豆豆在怀里,又不可能移很多,所以梁炎赫依旧是和她挨着。

“你就不能往外面去点。”她压低了声音扭过头说,梁炎赫低低哼了声,真的往外面的移了一点,她松了口气,没一会他又翻了个身移回来,正脸对着她,大腿跷在她腿上,鼻子里呼出的热气打在她的侧脸和耳朵上,若问梁炎赫最喜欢什么时候的莫安,

“安安,喜欢吗?别否认,我知道你喜欢。”梁炎赫表面上是个英俊的绅士,偶尔嘴贱毒舌一下,说的你全身气的发抖,内里却不折不扣有着雅痞流氓的本质,若换做是以前,那叫做夫妻间的情趣,只是现下他们之间的关系,怎么也扯不到情趣上吧。

“梁炎赫,你安分点,若是实在饥渴,我不介意给你出去找。”

“出去找多费事,眼前不就是有一个。”

“梁炎赫,你还真是够厚颜无耻。”

“要脸做什么,能找回老婆吗?”梁炎赫很少会说这么泄气且孩子气的话,而且这也不是他的风格,他是什么样的人,莫安在清楚不过,踢开他的腿翻个身对着孩子,梁炎赫腿被踢开,也没再跷上去,双手枕在脑后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自顾自的说话:“莫安,我们离婚多久了?”

她也没回应,梁炎赫又自顾的说着:“一年了吧,都一年了,时间过得可真快,梁禹瞳都四岁了,你还记得你搬离临江枫苑,那天梁禹瞳哭的可惨了,你没看见,后来被我揪着衣领拎回去关在屋子里,断断续续哭了整整一夜,你说他那么小一个孩子,哪来那么的眼泪呢?”

“梁炎赫求你别说了。”

“呵~~,不说,为什么不说,莫安,我不说你怎么知道呢,万一以后你知道了,岂不是要怪我当初没告诉你。”

梁炎赫就是抓住了莫安的把柄,那是她的命脉,狠狠地戳进去,怎么能就他一个不好过呢,他光明的人生因为这个女人出现了岔道,而且人现在还没走出岔道。

莫安摸着怀里儿子的头,声音有些哽咽,又低头亲了亲他的脸,几度倾泻的眼泪终究是被压制,吸了吸鼻子:“梁炎赫,你是在恨我吗,可是你有什么立场呢,怪只怪,当初的我们被爱情蒙蔽了眼睛。”

什么叫被爱情蒙蔽了眼睛,梁炎赫不懂,他认为这只是莫安推卸责任的方式,即使他们在吵得最凶的时候,他也没想过要离婚,谁料到最后,他是被离婚。

“莫安,其实我们……”

“不要说了,别吵醒豆豆。”

梁炎赫欲安慰她的手悬在空中,最后缩回去枕在脑后,若说他的脾气坏,那莫安就是倔,认定的事情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他曾经很喜欢她这个优点,当别人都反对他们结婚的时候,她的倔脾气不顾其他的往前冲,最终战胜了所有阻挠因素。

梁禹瞳睡了一觉醒来屋子里空荡荡毫无一人,小孩子在陌生的地方看不见熟悉的人,总会产生害怕的情绪,衣服、鞋子也不穿直接跳下床,往卫生间里跑,里面也空无一人,又拉开门跑到走廊上,亮着灯的走廊里静悄悄,不知道爸爸妈妈去哪儿了,小家伙急的要哭出来,顺着走廊跑起来,一直跑到头。

“真是谢谢徐先生了。”

“不客气,对了,还有城东有一家披萨店不错,小孩子很喜欢吃。”

“嗯,好。”

莫安从徐父的房间退出来回房间,发现门开着,进去一看,儿子不在,空荡荡的屋子哪还有豆豆的影子,而且拖鞋也没穿,绝不是跟他爸爸在一起的状况,不禁急了起来,掉头就在走廊里找起来,一路跑到电梯口,梁炎赫捏着手机不知道跟谁在打电话。

“梁炎赫,豆豆呢,怎么不在房间里?”她出来的时候豆豆还没醒,她特意让梁炎赫注意看着点,孩子毕竟还小,在陌生的坏境里看不见父母会害怕。

“莫安,你别急,我才出来一会,不会走远。”梁炎赫挂了电话,莫安哪有心思分析,心里想着的只有儿子,立马掉头往走廊另一边走,一边走一边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