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8章
良禽择木
九卿君
3219
2017-05-03 06:17

“你给我出去。”莫安气的发抖,欲拿台子上的洗手液砸过去,被梁炎赫率先抢过来丢在一边,两个人刚经历过那事,都是衣衫不整,莫安身上的睡裙松松垮垮,裙摆被撩到了大子,只能蔽体,梁炎赫全身上下只着了一条黑色的

,在她面前晃荡,脸上招牌式的痞笑伸手把她的衣服理好,低头正好看见她大子处流下来白色的液体,心一跳。

“要不要一起洗洗。”

梁炎赫最终还是被赶出来了,玻璃门关上,他摸了摸下巴在门口蹲了一会,也没见莫安给他开门,然后走到外面,儿子还在睡,他在床头站了一会,把他放在外面的小手放进被子里,这张小脸,真是越看越顺眼。

第三天下午,他们坐着大巴返回,从今天早上起来开始,莫安那女人就没怎么跟他说话,把他当空气,说起来这女人还真是矫情,梁炎赫找了几个话题都被忽视之后也没再说话,侧头和儿子说话。

车子到达b市幼儿园已是傍晚,今天b市天气不错,傍晚天空的霞光灿烂,染红了身侧人的衣衫,温暖的色调也舒适了心情,梁禹瞳万分不舍的拉着莫安的手,仰着脑袋可怜兮兮的问:“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

莫安蹲下来和他身子齐平,摸摸他脑袋:“想妈妈了就给妈妈打电话,妈妈就来看你。”她这么说完,小家伙眼神一亮,在莫安脸上“吧唧”一口,然后被梁炎赫牵着往停车场走。

“安安,我送你一段。”

“谢谢,有人来接我。”

梁炎赫给儿子打开车门,把东西放进后备箱,坐进车子打着方向盘驶出停车场,脑子里反反复复的回转着这两句对话,就连车子驶过站在路边的莫安也没看一眼。

“妈妈,妈妈……。”梁禹瞳看见路边的妈妈,兴奋的在车子里叫嚷着,梁炎赫嫌弃的回头瞪了他一眼,车速放慢,后视镜里出现一辆黑色的轿车,那个女人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车子掉头,驶向了反方向。

…………

梁禹瞳今天得了妈妈的承诺很高兴,晚上梁炎赫带他回老宅吃饭,老太太亲切的叫他大宝,他也没生气,甜糯糯的喊了声奶奶,可把梁老太太高兴坏了,抱着金孙子一阵亲,小家伙被亲的满脸口水,又在梁老太太身上蹭了蹭。

“大宝,有没有想奶奶?”

“想,想的都饿了。”梁禹瞳眼咕噜一转,煞有其事的指了指自己咕噜叫的肚子,梁炎赫从旁边经过,正好听见儿子这句话,嘴角抽了抽,这花言巧语的性子到底像谁。

“呦,大宝都饿了,怎么也不知道给他吃东西。”老太太一心疼起来孙子,这儿子就靠边站了,以前没有梁禹瞳的时候,梁炎赫是老太太的心头肉,现在有了梁禹瞳,地位自然是发生了变化,被老太太训了句,梁炎赫也没说话,摸出手机玩了起来。

老太太一声喊,佣人捧出各种小零嘴来,大大小小盘子摆满了茶几,梁禹瞳瞥了眼爸爸没啥反应,才大胆的伸出手拿了块巧克力。

“少吃点,一会就吃饭。”梁炎赫在儿子喜滋滋的咬了一口巧克力之后不紧不慢的开口,梁禹瞳小心肝一颤,将一块巧克力吃完之后就没在吃。

老三梁清萝大包小包从外面进来就看见小家伙趴在地毯上和京巴玩,面前放了一个皮球,一人一狗玩的不亦可乎,她走过去拍了拍小家伙的肩膀,梁禹瞳是个礼貌的孩子,而且三姑姑对他可好了,会在爸爸打他的时候拦着,遂甜糯糯的叫了声三姑姑,还踮起脚尖在她脸上“吧唧”了一口,这可喜坏了梁清萝。

“姑姑,我就不进去了,奶奶和爸爸在说话。”梁清萝抱着他准备进去,小家伙在她怀里挣扎要下来,梁清萝大概也清楚是什么事情,摸了摸他的脑袋,嘱咐外面的佣人看着点,踩着高跟鞋进去。

梁禹瞳瞅了眼客厅的方向,逗着小京巴有点不开心,他听见奶奶叫了妈妈的名字。

客厅里气氛一触即发,梁炎赫捏着手机坐在单人沙发里,面色虽不是铁青,但也差不了多少:“我的事情你别管,在怎么说,莫安也是梁禹瞳的妈妈,你这么说要是被他听见了大概不太好。”

梁清萝一进来就听见这么句,老太太脸色不大好,弟弟脸色也不大好。

梁老太太看见三女儿回来了,忙拉着评理:“清萝你来的正好,过来劝劝你弟弟,介绍的对象多好的姑娘不要,难道还真要大宝没了妈。”

“我说过很多次,梁禹瞳有妈。”

“呵,就莫安那女人,我可不承认。”

梁炎赫也脾气也上来了,“不承认是你的事情,还有,我目前没有再婚的打算,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梁禹瞳,饭后让司机送回去。”

梁炎赫说完拿着车钥匙就出去,路过正在和京巴玩的儿子,嘱咐他晚上回去早点睡觉,看样子,晚上应该回来很晚。

梁禹瞳不明白爸爸为何现在走,反正不是很高兴,抱着京巴从外面进来,三姑姑和奶奶低声说话,他直接去了楼上。

老太太见孩子上楼了才敢大声些:“听说这次活动,莫安也去了,还真是不知廉耻的女人,清萝,你要帮我劝劝炎赫,总不能这么拖着,趁早找一个姑娘成家。”

梁清萝知这件事情是老太太的心结,至于莫安,站在中间的位置,她更希望他们复婚,只可惜当初是她先甩掉了他弟弟,大家族看似风光,等到真的住进来,还不如小康人家生活的自在。

莫安和贺东旭一起去了莫天荣那边,车子到了楼下,正好遇到下楼倒垃圾的莫天荣。

“呦,回来的还挺快的。”莫天荣看见走在后面提着东西的贺东旭,口气熟稔,莫安有点迷惘,他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而且上次贺东旭来看他的时候,他们还没这么熟稔,莫天荣见女儿看他,也不解释,和走在后面的贺东旭说话。

“莫安,去把柜子里的陈年酒拿来,今天我要和东旭好好喝一杯。”

莫安点头应着,贺东旭脱去外套,卷起袖子进了厨房帮忙,炉子上咕噜咕噜炖着笋汤。

“东旭,我这女儿脑经转的慢,你别介意啊!”贺东旭领会后和莫天荣相视一笑,“转的慢没关系,我等得起。”

莫安拎着酒瓶子出来,饭菜已经上桌,他们不知说到什么,都笑了。

“莫安,去拿个大勺子来。”

她又去厨房拿了勺子放在汤碗里后才坐下,一张圆桌坐了三个人,事实上并不拥挤,但是她觉得莫天荣看她的眼神总是透露着一股意味深长的味道,气氛也就显得怪异,贺东旭往她碗里夹了一个鸡翅,“多吃点,伯父的手艺真不错。”

莫天荣被夸,笑意深深,以往他们母女可是从来不会夸他手艺不错。

“莫安,你是要多吃点,几天不见,看上去又清瘦了几分,虽说现在流行骨感美,但也不能太瘦,女人还是胖点好。”

贺东旭也接过来赞同莫天荣的话,“还是胖点好,你现在确实是瘦了点。”

碗里几乎都是贺东旭夹的菜,莫安有点局促不安,莫天荣的意思很明显,贺东旭的意图也很明显,竟有些不知所措,这样的局面她没面对过,又不忍破坏现在的气氛,机械的扒着碗里的饭菜,食不知味。

饭桌上莫天荣和贺东旭相谈甚欢,最后走的时候莫天荣让她下去送送他。

公寓有些年代了,没有电梯,楼道狭窄,但也干净,头顶的小灯泡是声控,每走到一层,莫安都会故意跺脚让灯亮起,贺东旭走在后面,忽然伸手拉住。

莫安身子一怔,扭头以为他要说什么,贺东旭笑了笑,弯腰捡起地上的公交卡递给她:“小心,别在掉了。”

“嗯,谢谢。”

贺东旭的车子开出了小区,莫安在楼下花坛边上坐了一会,理了理乱糟糟的脑子,准备起身回去的时候,莫天荣也下来了,父女俩坐在花坛边上。

“今晚的夜色不错!”莫天荣这么说,莫安仰头看了眼夜晚的天空,繁星点点,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豆豆还好吧,一段时间不见又长高了,小孩子长得还真快。”

“嗯,有时间我把他接过来。”不只是父亲想外孙,她这个做母亲的也想每天见到儿子,嘘寒问暖,看着他一天天的长大。

莫天荣听女儿这么说,心口酸酸的,对着天空叹了口气,缓缓开口:“莫安,东旭这人不错,你要不试着……相处看看。”

莫安许久没说话,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最后唇角溢出了一个“好”字,莫天荣的顾虑她清清楚楚,总想在自己有生之年看见她成家,找个能照顾她的男人,一个女人确实辛苦,若是没了父母,不仅仅是辛苦,更多的还有孤独,都没个能诉说的人。

第二天一早,莫安是从莫天荣那里直接去了学校,因着早上有一节课,她到得早,回行政楼拿了书本之后直接去了c楼,也是踩着点进去,学校有规矩,老师上课是不能迟到,进了教室还有点喘,班长上来把黑板擦好。

莫安教的是国学,一般大学这种课程大多数学生是不爱上的,逃课的学生特别多,一个班能有一半来就不错了,因着莫安偶尔不规律的点一次名,丝毫无规律可循,让一些想逃课又怕点名的学生万分纠结,最后还是来上课,一个教室,也松松垮垮的坐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