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63章
惹火娇妻七世缠宠
小小居里
3189
历史久远

040:因为我喜欢你啊

师父离开后,云筝就感觉一道青烟吹来,随后整个人便陷入了昏厥。

再醒来时,她却躺在一张熟悉的床上,身边人一袭黑衣不是花亦邪又是谁?

“小丫头你醒了?”

“花亦邪,怎么是你?”

她怎么又被他被绑架过来了?

“不是我还能是谁?我听闻有人找你和花亦正的麻烦,担心你有危险就去逍遥派找你,还好你没什么事情,这几日就在我这儿安信主下吧!”

不知道花亦邪什么目的,云筝但有急了,“不行,师父发现我失踪一定会担心的,我要出去!”

“站住!你以为你得了吗?虽然我幽灵你可以随时出入鹰嘴崖,但这几日不行!”

若不是刚才他冲到逍遥派发现那一幕,他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行为,反正那逍遥派呆了十多年也腻歪了,不如在他这里新鲜新鲜。

“为什么不行?花亦邪,你不是答应过我的吗?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况且师父发现我不见了,一定会找到你这里来的!”

云筝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但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心中忍不住盘算。

“哦?不如我们打个赌怎么样?若是我赢了,你就在这儿住到我烦了你为止,我刚刚把你放回去,你又失踪了,花亦正一定不会想到我又把你捉过来,这会儿指不定如无头苍蝇乱飞呢!”

花亦邪笑的狂妄,云筝顿时垂头丧气起来。

他说的没错,这个赌明显就是他赢,她们还比什么。

别说是师父了,她自己都没想到会在被花亦邪捉到鹰嘴崖,“花亦邪,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因为我喜欢你呀!”

当他看到她与花亦正在房间中亲吻时,他气的肺都要炸了!

他可不管这小丫头心里住得谁,他只要自己开心!

“可是我不喜欢你!我只把你当作朋友!”

她以为他也是这么想的,朋友怎么可以绑架朋友呢。

“难道你想要我把刚才看到的一幕告诉逍遥派四尊吗?你们刚刚验明正身,又被我撞到两个人在华音殿偷情……你说她们会信我,还是你?”

见云筝反感自己,花亦邪忍不住又来蛊惑她。

凭什么他眼里只有花亦正,明明他们两个有着一模一样的脸!

就暂时把他当作花亦正陪伴他几天怎么了!

“你全都看见了?”

云筝大惊,难怪他会弄眯眼,原来他是故意而为。

原本就有人传闻他和师父苟且,虽然今天被证明清白,可若再被传扬出去的话,他们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昂,没错,所以若不想连累花亦正的话,就住几天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花亦邪笑的温柔妩媚,一张帅气迷人的脸勾人心魂。

“那好吧,但我们可说好了,就住几天的?”

云筝甚至一只手,好似他不同意就决不罢休的样子。

花亦邪从未见过这么单纯的丫头,说几天就几天?若他不放任难道她还要再加上几天?可偏偏就是她的这份纯真令他不忍心欺骗。

“好!我答应你!”

罢了,几天之后便放她回去,大不了想她了再把她虏过来。

“小丫头,我来教你功夫吧,让你看看我魔山派自创的武功是不是比你们逍遥派厉害!”

先来无事,花亦邪总是喜欢找她搭讪,哪怕明知道她呆在这里并不开心 。

“我不要,卧室逍遥派弟子,我怎么可以学他派武功,花亦邪,你休息一下好不好?一上午你都没闲着,你就不累吗?”

这是她被抓来鹰嘴崖的第二天,清晨醒来时花亦邪就各种与她聊天,云筝真是服了他的战斗力。

“不累,若不理会你,你一个人岂不无聊?既然是我把你请到这里来做客,自然要陪着你才好,你不愿意学没关系,我先演示一遍你看看,若是喜欢我就教。”

他像个单纯的孩子一样,一意孤行。

根本不顾及云筝愿意与否,遵循自己的想法,在鹰嘴崖的空地上一招一式挥舞的淋漓尽致。

起初云筝全党实在看戏,他就像个猴子一样上窜下跳,可渐渐的,她竟然发现了其中的奥妙。

天,她一个武学届的蠢材怎么变成过目不忘的天才了?

为什么她只是看了一遍他的招式就能够统统背下来,并且能偶轻而易举拆了他的招式?

这怎么可能呢?

好像那日被端木萱困于山洞掏出来后,她整个人就变了,难不成她缺了的那根据被什么人偷偷接上了?

云筝想到此忍不住笑出声来,花亦邪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对,在她身边站好。

“小丫头,我教的这么用心,你竟然在笑?我魔山派的功夫就这么让人发笑吗?”

花亦邪有些动怒了,好歹这是她自创的武功嘛。

云筝言归正传,“没有,只是想起了一些其他事情,花亦邪,你真的很厉害,能够把逍遥派的武功运用自如然后再加以修改,我服你了!”

云筝这话是发自内心的,绝不是敷衍。

他刚才运用的的确掺杂了很多逍遥派招式,难怪看起来有些熟悉,难怪她能够很快拆解。

“哼,我花亦邪是什么人呢,聪明绝顶,是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这些对我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来小丫头,我们一起练!”

不顾她反对,花亦邪牵起她的手强迫与她过招。

反正闲来无事,云筝便陪他玩玩,可明明不想记住他刚才运用的招式,身体却情不自禁惯用起来,虽然还有些下次,却足够令花亦邪大惊。

“,小丫头,这些招式你以前可练过?”

“没有!”

她回答的干脆利落,却引来花亦邪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得对她不断点头,“我原以为我花亦邪已经是江湖中的武学奇才,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更胜一筹。难怪我哥对你这么关爱,师尊也对你颇为照顾,就因为你这身资质吧?”

云筝不懂他在说什么,也不打算回答,她可不敢告诉他,她是今天才发现的。

“艾陌尘和楚依依师徒二人还妄想打败你,别说是二年了,就是十年这样下去她们也不是你的对手!云筝,只是我不明白,你天生就是习武的好材料,这十多年来为什么一定要装的像个废物呢?”

因为我本身就是个废物呀!

云筝当然不敢这样说,见他好奇,苏醒与他绕圈子。

“当然是因为要谦虚嘛。”

“哦?”

“你想啊,师尊对我这么好,我又是师父唯一的入室弟子,我若不谦虚点的话,岂不是引来逍遥派非议,我可不想成为众矢之的!”

见云筝说的有道理,花亦邪频频点头,“聪明!你原本就令人羡慕,若真的成了逍遥派强者,岂不是引来更多人的暗算,况且你一介女流,的确不该站在风口浪尖,你有这样的头脑难怪让她们都护着你了啊。”

见花亦邪自作聪明的一番解释,云筝忍不住在心里笑他是个笨蛋。

他堂堂魔山派魔主,难道也这么轻信于人吗?

云筝当然不知道的是,他花亦邪此生只相信她云筝一人!

“既然如此,那我便多演练几套招式给你看,若是都记下了也不算我教你的,都是你自学的!”

说时迟那时快,没等云筝同意花亦邪就开始演练起来。

云筝真担心他会这样累死,可他却精力充沛。

她站在距离他三米开外的地方,双手情不自禁舞动,果然全部记在脑海中。

若不是有下属来报有重要事情,云筝想他一定会这样表演到晚上去。

“丫头,在这里等着我,我很快回来!”

尽管满头大汗,花亦邪依旧恋恋不舍望着她,好似只要能陪着她做什么都无所谓。

“好!”

答应的倒是爽快,可当花亦邪离开后,云筝突然有一个对不起他的想法。

她要逃。

虽然这样对花亦邪来说很不公平,但是她还是要离开,已经失踪一天一夜,师父没找到这里来,一定如花亦邪所说,师父没想到她会再度被他绑架到饮醉呀。师父指不定去哪里寻找她了,她不能让师傅担心。

然而,鹰嘴崖兜兜转转,竟然尽是弯路,她走了整整半个时辰也没发现出路。

奇怪,上一次由花亦邪带领的额时候挺简单的呀,为何这一次这么难走呢?

就连那天仲满了鲜花的院子也没有看到,这到底怎么回事,兜兜转转身旁的景物还是一模一样的,好像它们也会跟着自己一起行走一样。

“奇怪,出去在哪儿呢?”

“没有我的带领,你根本找不到出路,丫头,为什么要离开我?”

花亦邪满是伤痛出现在云筝面前,那张帅气的脸难过极了。

云筝情不自禁身形一顿,低下头撅着小嘴,“你怎么这么快就招来了?花亦邪,我想回去了,你放我走好不好?”

“不好!你不是答应过我就留下几天时间?可现在才短短一日,为什么?刚才我教你学武不是很开心吗?难道我这鹰嘴崖就这么不让你留恋吗?”

花亦邪暴怒,帅气的脸变得狰狞,看的云筝不仅冷汗涔涔。

她害怕这个样子的他,和师父的温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花亦邪……”

“够了!既然你这样不听话,就别怪我无情了,来人把她带到房间里,没我的命令,不许出来!”

硬生生打断她的话,花亦邪一声令下便四五个下属冲过来,架起云筝的身子就走。

“我不要被挂你来,花亦邪你放我出去好不好……花亦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