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64章
惹火娇妻七世缠宠
小小居里
3188
历史久远

041:逃出鹰嘴崖

丝毫没想到因为她的一时冲动而受到这样的惩罚,云筝不甘心站在房间里,想要跑出去却有好几个人看着,她又不能硬来。

“你们行行好就放我走吧,出去转转也行,这里好闷啊!”

云筝试图装可爱卖萌诱惑门外的侍卫,可这些人丝毫不为之所动。

“魔主夫人,魔主这是气着了才会把你关在这儿,兴许一会儿消气了就放你出去了!”

一名属下受不了云筝这样的软磨硬泡,想让她安静下来。

云筝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无赖哦,睡不着吃不下,满脑子的后悔。

若是刚才跟着他一起习武就好了,趁机把他打晕自己就可以逃出去了!

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被所在房间里,云筝度日如年,那属下分明说一个晚上花亦邪就会消气,那可家伙竟然整整过了一夜还没打算把她放出去,甚至连面都不露。

可恶!

“站住,什么人!”

门外突然传来动静,云筝伸长了脖子张望,却发现只是来送饭的。

“我是奉魔主之命来给夫人送午膳的,若耽搁了你们担待的起吗?”

有些熟悉的嗓音却格外尖锐,门外的守卫不敢阻拦忙将他放进来,前后一共两人。

云筝趴在桌子上双手托腮,懒得去看他们,这些人无非是为花亦邪小明而已,可谁知两个人放下饭菜后竟向她靠近,云筝浑身戒备,厉声质问,“你们是谁?”

其中一人将食指放在红唇中央,示意云筝不要太大声,缓缓解开了面具。

魔山派所有弟子平日黑衣示人,头戴面具,这是他们的标志,所以不管这些人是俊是丑,都不会印象他们办事,当云筝看待站在面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君芙时,不仅惊讶的张大了嘴。

她原以为和君芙此生不会再相见,却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在鹰嘴崖这样的地方!

“君芙,怎么是你?”

她用极小声问着,一边四下张望,见门外的人没有发觉,欣喜若狂。

在陌生的地方见到熟悉的人真好!

“我一路寻找我要找的人,走到了长乐山下,听说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又听闻你被人抓了,就想来这里悄悄,谁知果真是你,快,你们两个快速换装,我带你出去!”

君芙退了身边人一把,让她和云筝换衣,云筝好奇望着他。

“这人是谁,让他代替我被关在这里,若是被花亦邪发现的话,他会没命的!”

“放心,他本就是磨山派弟子,不过是有把柄在我手中不得不听而已,别耽误时间了,你们快点!”

君芙对下话格外绅士转过身去,为她拉起屏风。

这个相貌白净的男子看了云筝一眼果断换下衣服丢到屏风内,云筝原本和他说说话感激之类的,可看到君芙不断催促的眼神,带起面罩跟在他身后就走了出去。

门外的受外见‘云筝’背对着门口,没有怀疑,君芙和云筝就这样堂而皇之从房间走了出去。

“君芙,鹰嘴崖处处机关,我试过了,根本出不去!”

他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放心,你看到的这些无非都是障眼法罢了,这个阵法难不倒我,跟着我走!”

君芙一脸自信,带着云筝大摇大摆。

因为花亦邪此人没有架子,虽然是魔山派魔主,但平日对属下不太管教,只要不做出任何逾越的事情都可以在鹰嘴崖随意走动。

“君芙,这些东西怎么都在动啊?”

云筝没有看错,周围的景物果然都是在跟着自己的步伐走动,好似不想让她们走出去一样。

君芙却是自信一笑是,“这是桃花阵,花亦邪不知道从哪儿弄得这个阵法,但只要我们向着相反的方向走就可以走出去!”

原来如此,当她没有发现这个阵法时,会情不自禁顺着它的方向走,但若背道而驰的话,就会轻而易举破了阵法。

“出来了,我们出来了!”

当看到熟悉的鹰嘴崖山下时,云筝毫不犹豫丢掉面积,抱着君芙的胳膊兴奋不已,“君芙,你太厉害了,我们竟然出来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来救她的人竟然是君芙,而又这么轻易的走出来。

望着高高的鹰嘴崖,云筝却有些愧疚,不知道花亦邪发现她不见了后会不会伤心难过。

对不起,花亦邪,我必须得走,我要去找我的师父!

“君芙,我们走吧。”

“好,我现在带你会逍遥派!”

云筝和君芙马不停蹄回到逍遥派,可师尊告诉她师父前几日前就下山了。

云筝忙和师尊告别,下山寻找。

从前从未离开过师父,所以根本没有任何通讯方式,站在长乐山交下,云筝陷入了沉思。

“君芙,天大地大我们要到哪里去找师父呢?”

“找你师父还不简单,既然我们找不到,那就让他来找我们就好了!”

云筝好奇,昂起头望着居高临下的他,“师父来找我们?师父原本就是去找我了呀,可师父去哪儿找了都不知道呢!”

“放心,我们到前面的镇子找个地方住下,然而再让人放出话去就说师尊下山了,”

师尊下山?

云筝不解望着君芙,可他却是自信一笑。

师尊从未下过山,这样的谣言师父真的会找来吗?

-

当花亦邪终于控制不住傍晚来到房间里看望云筝时,房间内只有一具冰凉的尸体,此人服毒自尽。

“云筝呢?我的云筝呢?让你们看着人,人跑到哪儿去了?”

属下冲进来看到眼前的场面同样吓得不轻,纷纷跪在地上,“魔主赎罪,魔主夫人一天没有走出房间,这部可能的呀!”

“不可能?不可能人会突然消失不见吗?而这个人又是怎么回事?”

其中一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将中午的事情禀告花亦邪。

“魔主赎罪,没有照看好魔主夫人让有心人有机可乘,请魔主责罚!”

一个人失落的站在房间里,花亦邪怎么也没想到他对云筝这么好,她竟然跟一个陌生人走了!

可恶,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在他鹰嘴崖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都给我滚!”

花亦邪暴怒,一干人等纷纷退出。

他们什么时候见过魔主这么生气过?

看来魔主夫人在魔主的心中当真是分量十足!

望着云筝住过的地方,到处弥漫着她的香气,花亦邪眉头紧皱,失落不已。

他要亲自下山去找云筝,万一有人心怀不轨……不,他绝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听君芙的提议,云筝和他在长乐山脚下的小镇找了间客栈住下,果不其然第三天后师父就找了过来。

当云筝看到近在眼前的师父时,忙不迭扑到他怀里去。

“师父……师父你真的找过来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不是你让人放出消息称师尊下山,我随着消息的来源便找到这里,我的阿筝越来越聪明了,知道师尊从不下山用这样的话来提醒师父你在这儿~”

花亦正宠你的抱着云筝,十指垫着她的额头,舍不得松手。

“那里是我呀师父,是君芙想出的这个办法,也是他把我鹰嘴崖救出来的!”

云筝不敢邀功,指了指身后的君芙,当花亦正看到这熟悉的人时,脸色不由一变。

他们愤慨还不到十天吧,这情敌这么快就找来了?

抓着云筝的手与她一起走进室内,花亦正带着深深的敌意,“哦?君公子倒是厉害,并且熟悉我呢,”

能用师尊作为诱饵将他引诱过来,他以前是不是小瞧他了?

见花亦正眉头轻佻,君芙也不客气,倒了杯茶递到他面前,“抬举我了,若不是担心花亦邪也会找到这里来,也不会出此下策,是云筝心急见你。”

想利用运政转移话题,花亦正可没这么好糊弄,“你是怎么得知阿筝被花亦邪绑架到鹰嘴崖,看来你对鹰嘴也很了解?”

鹰嘴崖了解,对他和花亦邪都很了解。

这君芙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是无心路过才得知了逍遥派的事情,好歹和云筝也是共患难过,怎么忍心看到他被绑架到鹰嘴崖而坐视不理?能就出云筝也是春和巧合,只要她人没事就好。”

君芙懒得和花亦正说太多,反正这一次是他赢了。

看到他眼底的挑衅,花亦正勾唇浅笑,抓着云筝的手毫不避讳当着他的面亲了口,“哦?如此说来这一次的确是要感谢你,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我已不容易。”

云筝看到两个最关心的人如此,心里美不胜收,却丝毫没发现君芙眼底的失落。

“好了你们两个就别这么客气了,我去让小二弄些饭菜来,你们等着我。”

见云筝这么高兴,的确没什么受伤的地方,花亦正这才放了心。

只是眼神一直在君芙身上打量着。

“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为什么接近云筝?”

“我们只是朋友!”

“你以为这样的话我会信吗?”

两个人对立而坐,电光火石间拼的是实力。

一个英军帅气,与生俱来的霸气。

一个温文儒雅,虚弱中带着不可忽视的力量。

花亦正剑眉星目,而君芙眸光锐利,两个人实力相当,谁也不肯认输。

许久,君芙却笑了,“信不信我自然管不着,但云筝是我的朋友,她有难,我不会坐视不理。”

“最好如你所说,倘若你有半点对她不利的想法,别以为你救了她,我同样不会放过你!”

将茶杯重重按在了桌子上,花亦正笑里藏刀。

君芙也不示弱,用内力震碎了茶壶,斜睨着眼,“你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