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二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2367
2018-05-28 13:27

路小雅虽然恨的紧,可是心中还是有一丝丝的期待,赶紧转头锁住苏安然。

“她被人睡了十几年,为什么要我负责,我当时是脑袋发热,事后我就后悔了,浅浅,这辈子我想娶的只有你一个”事后他真的后悔了,他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事后他一想起这事,心里就恶心的难受。

脑袋发热,呵~许浅樱看着悲痛欲绝的路小雅,对苏安然道:“说的再多也改变不了你出轨的事实,这就样!”说完走出了安全门。

路小雅脸白的如纸,颓然的一连退了几步,贴着墙壁不让自己瘫倒。

“浅浅”苏安然准备追着许浅樱离去。

路小雅全然不顾形象,拽住欲离她而去的苏安然哭嚷道:“苏安然,你不是人,你怎么可以对我这样···”

苏安然用力掰开路小雅,将她甩在金色的墙上:“一辈子不看见你,我都不想看见你,我苏安然这辈子怎么会认识你,你以为我想玩你吗,每次玩后我都想吐···”

路小雅重重的摔在墙上,慢慢滑落在地上哭嚷道:“安然,你回来,求求你···”

前面的人决然的追随她的女朋友而去,头也不回的走进了电梯。

“不,苏安然,你是我的”路小雅用手背胡乱在脸上擦了两下,伸手支撑着墙壁站起来,追着前面的人。

许浅樱看着倒车镜里越来越小的路小雅,闭着眼靠在椅背上。苏安然见到许浅樱闭上眼休息,连喘气都放慢了几拍,怕打扰了许浅樱,心情虽没有平复多少,但这件事说开后,他一身轻松,只要浅浅原谅他,他会用一生来补偿浅浅。

“停车”

苏安然骤然听到如冰的语气心漏了一拍,他就知道浅浅不会那么轻易原谅他“浅浅,我们回去说,回去随便你···”

“你停车”许浅樱不等苏安然说完,就让他停车。

他就知道浅浅是不会那么轻易原谅他。

许浅樱心口堵的慌,她再在这车里待着,她就能窒息而死了“苏安然,你停是不停,你不停,我就跳车了”拔了安全带,准备开车门。

“浅浅”苏安然一个急刹车,打转向灯准备靠边停车。

许浅樱下了车,快步朝前走去,苏安然拔下车钥匙追上去,此时许浅樱正走到人行横道边,左右看了下没有车子,欲穿行马路。

苏安然跑向前,看到远处的灯光眨眼就到了眼前痛声疾呼:“浅浅,不,浅浅”。

“嘭”

许浅樱呈抛物线状落地,那一瞬间,她有种解脱,一直以为上天没有给她一个好的父母,但是给她一个好的老公,尽管他妈妈一而再再而三的咄咄逼人,她还是忍气吞声希望能有一天苏安然的妈妈看到她的好,让她进门,人算不如天算。重重的摔落在地,滑行十余米,疼痛袭来,黑暗紧跟而来···

睁开惺忪的眼睛,面前的一切既陌生又熟悉,这里是她高中时的房间,这个家在她爸与小老婆跑掉时被法院封掉了!她怎么在这里醒来,她都被撞飞了,怎么不在医院,带着疑问喊了声“妈?”

半天也得不到她妈的回应!她都这样了,人都去哪了?

许浅樱动了动,全身关节都痛!她怎么只是关节痛?应该有地方疼的都不能动才对,先抬起来了右胳膊瞧了瞧,连擦伤都没有,摸摸胸膛也没有哪里痛,抬抬腿只是有些酸痛,没有一丝受伤,哪怕是擦伤也没有!

好奇怪居然连擦伤都没有,隐隐听到嘤嘤泣泣的哭声,许浅樱起身走了两步,也没有问题,便循着声音出了房门,客厅也和以前一样,小牛皮沙发,姜黄色的茶几,穿过客厅,李爱梅坐在床边抹眼泪。

“妈?是不是又和爸爸吵架了”她高二那年爸爸从银行做了一百万的贷款,与小老婆携款跑了,在外面飘荡了五六年,钱用完了又回来了,还带了个拖油瓶。

“浅浅,你快打电话给你爸,说法院的传票来了,他再不还钱,我们娘两就要睡马路了”李爱梅抹抹眼泪,哭着与许浅樱说。

许浅樱一愣,法院传票?封房子,这不是她高三那年的事吗?再看看母亲那张脸,虽然泪眼婆娑,可是比她30多岁记忆里那张脸,还是年轻了很多。

许浅樱先跑去窗边看了下窗下那条汇江,汇江与十几年前的脑袋的情景重合,她便跑去自己房间,他爸妈闹离婚期间她是有手机的,许浅樱在枕头底下一阵摸索,果然摸到了手机,这时候还不是智能手机,许浅樱摸出她的大诺,看看时间日期,20XX年,1月20号。

许浅樱给自己一巴掌,脸部灼痛传输到她每一处神经,真的回到从前了,以前看电视剧,那些穿越剧,也只是娱乐一下而已,没想到这事情发生了再她的身上。

许浅樱在房间里乱转,头脑里乱成了一锅粥,吐了几口气平复了下心情,情绪稍缓,拿着手机去李爱梅的房间,当着李爱梅的面打了电话,很快电话那头就接通了,许浅樱涩涩开口“爸爸,你在哪?”打她爸跟她妈离婚后,就不怎么叫她爸‘爸爸’了,现在她想挽回局面,在社会上挣扎了几年的许浅樱,自然没有少年时那般年幼无知了!“爸,我妈不说了,好得我是你的亲闺女,你把我当眼珠子养这么大,你不能把这烂摊子甩给我跟我妈,你把贷款的钱还上,不然我们就睡马路了”

她的话一停,电话里的声音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浅浅,不是爸爸不想还,是资金还没到账,法院的事,你放在那里别问,你好好学习,爸爸会在开庭前把帐还上的,到时就不会封了”

许浅樱冷哼,高三带着小三跑了,还让她好好学习,真亏他说的出口,李爱梅一直把耳朵贴在电话上,听到这些话,身子气的直哆嗦,抓过电话放在耳边,标高了嗓门开始嚎“许远康,你放屁,漂亮的话谁都会说,你怎么不说等房子拍卖了,你再还上,你外面有女人就有女人,现在有本事的男人哪一个没有小三,可是你起码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顾好是不是,你这个没良心的,你最后会众叛亲离的······”李爱梅把他们家的先祖都问候便了,还没骂完,被许远康给挂了。

许浅樱也不管她妈与她爸这破烂事了,环顾印象中的豪宅,这所房子最终还是被法院拍卖了,她用房子被法院拍卖后剩余的几万块钱的大学,在大学里认识了苏安然。

苏安然斯文帅气,温文尔雅,平时不怎么爱说话,女孩就喜欢这样腼腆又帅气的男孩子。

她爱说爱闹,与苏安然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跟他在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谈不上谁追谁。苏安然选择她以后与路小雅私下有交流,许浅樱也知道,大家都是同学,路小雅追苏安然,苏安然都没要,她就更没当回事了,全当看笑话了。没想到,最后她被看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