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二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2941
历史久远

试着睁开眼睛,白白的墙壁,窗户有些陌生,她居然没有死,真是命大。转着头看了一圈,咦,这,这,不是我曾经的家。这个家在爸爸与小老婆跑了被债主强制拍卖的家么?带着疑问喊道“妈?”

坐在床边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在这里,到是听到嘤嘤泣泣的哭声,循着声音出了房门,客厅也和以前一样,小牛皮沙发,姜黄色的茶几,穿过客厅,李爱梅坐在床边抹眼泪。

“妈,怎么了,是不是又和爸爸吵架了。”她高二那年他爸在外面借了几百万,与小老婆携款跑了。她家天天被债主泼油漆,撞门,她与她妈吓得白天夜里都抱在一块哭。

“浅浅,你快打电话给你爸,今天外面又被泼了油漆,邻居一大早就在外面骂了。”李爱梅呜咽哭道。

泼油漆,时间是不是搞错了,但是看到她妈那张年轻不止十岁的脸,许浅樱立马跑去房间翻找她手机,她的手机一般放在枕头底下,这时候还不是智能手机,许浅樱摸出她的大诺,看看时间日期,20XX年,1月20号。

真的,重生了?以前看电视剧,那些穿越剧,也只是娱乐一下而已,没想到这事情发生了再她的身上。她有点蒙圈了。

她的失恋还没来的伤心,直接被重生给整懵逼了。

许浅樱寻着床坐了一会,平复了下心情,拿着手机去李爱梅的房间,毫不犹豫地当着李爱梅的面打了个电话,“爸,你在哪?我今年十七,你都四十开外的人了,不是我说你,既然选择跟我妈离婚了,起码给我们娘一个窝,想看我跟我妈睡马路,什么手头转不来,我告诉你,想离婚,想快活,想跟小三双宿双飞,你赶紧把这事解决了,不然我不好过,咱们都好过不了。”说后啪地挂了电话,李爱梅头一次看到闺女这么给力,吓的都不哭了,直直盯着许浅樱,仿佛她鬼上身了一般。

上辈子他们的这所房子,还是没有了,那债主有点本事,找到她爹,拉着她妈,强行把房子过户给了他,她与她妈从此过着租房的生活。

当她知道她穿到了以前,忽然松了口气,前世的种种翻篇了,这辈子就好好地守护她妈。

“药吃了么?”李爱梅鼻音很重地问。

许浅樱回过神,看到李爱梅红肿的双眼道,“没呢,我去吃药。”她记得放药的抽屉在书房,果真被她找到了,吃了药,头就昏昏沉沉地,许浅樱又爬上了床,眼睛一闭全是自己与苏安然的点点滴滴。

如今回首,不管苏安然负没负她,岁月蹉跎,哪里什么情爱,不过都是柴米油盐,既然他连平淡的相守都不到,还有什么继续的理由。

苏安然负了她最好的年华,心却不甘的。

可能药效反应,没一会迷迷糊糊睡了,一觉睡醒,许浅樱头痛的厉害,起床看见她妈没在家,又继续睡了。不知睡了多久,反正外面天亮着,许浅樱在家里找了一圈,还是没有找到她妈,就给她妈打了个电话,原来是出去蹲守她爸去了。

湖州是省会城市,也是著名的海滨旅游名城,其他不说,光绵延百里的金沙滩,就是周边几省的消暑圣地,人口将近一千万,她妈等于就是在大海里捞针。

今天被她妈得到消息,说看见他爸在一家修车厂修车,李爱梅带着她杀了过去。。

路上让她打电话让舅舅大姨他们过来,巧了了也是,这边刚到修理厂,就看见他爸,她妈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她爸给薅住了。

本来苏远康怂在哪里任凭李爱梅打骂,她就看看就成,可一会两人居然撕扯了起来,许浅樱立马回头找家伙事。

等她找到趁手的,她爸妈已经出了修理厂,到了马路对面,远远地她就看见苏远康把她妈推进了绿化带。

许浅樱拿着铁棍直往苏远康那边跑去,准备一棍子上去,没成想被苏远康给接了下来,一下把她掀走了。

前面就是一条大河,她硬是没刹住脚栽了下去,‘砰咚’一声,嘭起偌大的水花。

李爱梅见女儿掉河里了,也不管那个白眼狼,也跟着扎进河里。

她根本不会游泳,掉进河里,来不及思考,一直往下沉。耳边全是呼噜噜的水声,一路向下,喝着水呛着水,沉到了水底。屁股着了水底,这才想起来用手划拉,两条腿也开始往上蹬,划拉的时候可能从河底,不知道划拉到什么,掉过水的人知道,在水里只要抓住东西都不会松手的,紧紧的拽着,要不然也不会有救命稻草这一说。

肺如撕裂般,胸口、耳朵、鼻子都被注满了水,都看见水里鲜红的血丝了随着河水涌动,河水浸透了她的衣物,好重,她划拉不动了。

许浅樱放弃挣扎,大脑长时间的缺氧让她的动作渐渐迟钝起来,黑暗又一次向她压来···

许浅樱幽幽转醒,两眼睁开一条缝,就看见母亲拿着面纸抹眼睛,怎么一看到她妈就是哭···她还能有其他的事么?老天爷到底给了她多大福,让她死了又活,活了又死,罪遭了不少,福倒是一下都没看见。

“浅浅,醒了,醒了···”听声音就知道,坐在她枕头边的是她的表姐。

“浅浅,你没事吧,你把妈妈吓死了。”李爱梅这边泪水还没干,又开始嚎起来了。

“妈。”许浅樱鼻下还接着氧气条,一呼吸胸口火辣辣的痛,头很晕,耳朵也憋了气了,稍稍的喘气都感觉这气管里带着水出来。

“医生说你肺部呛了水,要住几天院。”

想到许远康,许浅樱深深的叹口气,肺部的扩张带来了剧烈的疼痛,泪水不由然的顺着眼角往下落。

吓得李薇一个劲的给她顺气。

“15床,抽血。”小护士把端的盘子放在床上。许浅樱伸出左手,她的手上什么时候有手镯了,还是一只玲珑剔透的玉镯,绿莹莹水灵灵的,现在她也没有精力追究这手镯的来历,一切等好了再说。

“快点喝口水,顺顺,别说话,医生说你现在还很险。”李爱梅心都跟着女儿颤着,也没注意到女儿的手上多了只手镯。

李薇看见了许浅樱手上的手镯,成色与品相都不错,只不过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见闺女又睡了,李爱梅让李薇陪她会,她回去拿东西。

许浅樱再睁开眼,李薇已经走了,她妈连饭都打来了。睡了觉舒服多了,关键是头不是那么晕了。

“医生说你这两天最好吃软的点食物,我在后门那下了碗面,来。”李爱梅把病床摇高,开始喂许浅樱。

许浅樱吃了几口,看到药水没了,按电铃,小护士来给拔了药水,许浅樱见没了药水就对她妈说;“妈,你晚上回去睡吧,这么冷的天,睡在椅子上,再让睡冻着了。”

她这么一说,李爱梅又开始掉泪珠子抽泣道:“那个家回不回去有啥区别,门口站着混混,大门都给泼上了油漆。”

许浅樱呲牙,再一次诅咒她爹千万次。

不知该怎么安慰彼此,只能默默悲伤,半晌许浅樱有些想上厕所,没让她妈扶,到了卫生间她的两条腿虚的有些颤抖,心慌慌的上了厕所,又打起精神走到床上,半靠在床上缓缓的喘着气。

李爱梅见许浅樱自己能上厕所了,心里的担着几百斤的石头算是放下了一半,便道:“我明天早点起来,回去给你买只老母鸡煨汤,下些面给你带来。”

那油腻的老母鸡汤,听的头又晕的感觉,直接说:“我想喝粥,煮点粥,再买一个馒头。”

“你能吃馒头?我去问问医生去,老母鸡汤还是要喝的,身子本来就遭了大罪,要补回来。”李爱梅陪女儿吃了晚饭,整理好一切,又陪女儿说了会话,见许浅樱又迷迷糊糊睡了,才拎着换洗的东西回家。

一连睡了三四天,一天比一天好,现在肺部还有些些地疼,但她都快把腰睡折了,现在没有智能手机好得她的大诺能看看新闻,现在只有对着空气发呆,起床去晃两圈去。

护士站里提示牌‘滴滴滴’地响个不停,许浅樱抬头看了看过道里的电子钟,已经两点多了。走至走廊尽头,眺望脚下,仍有许多人还没有睡,万家灯火依旧璀璨,只是马路上空旷了许多。这星星点点的灯火,很快就没有她的家了。

思绪慢慢收回来,瞧了瞧她摸索着手镯。她还真就奇怪了,这玉镯到底从哪里来的。这两天发现上面的绿点会动,绿点又动了,许浅樱伸出食指,按住游动的绿点,眼前突然一黑,停电了?急忙伸手抓栏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