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四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2512
2018-05-28 13:27

睁开惺忪的眼睛,面前的一切既陌生又熟悉,这里是她高中时的房间,这个家在她爸与小老婆跑掉时被法院封掉了!她怎么在这里醒来,她都被撞飞了,怎么不在医院,带着疑问喊了声“妈?”

半天也得不到她妈的回应!她都这样了,人都去哪了?

许浅樱动了动,全身关节都痛!她怎么只是关节痛?应该有地方疼的都不能动才对,先抬起来了右胳膊瞧了瞧,连擦伤都没有,摸摸胸膛也没有哪里痛,抬抬腿只是有些酸痛,没有一丝受伤,哪怕是擦伤也没有!

好奇怪居然连擦伤都没有,隐隐听到嘤嘤泣泣的哭声,许浅樱起身走了两步,也没有问题,便循着声音出了房门,客厅也和以前一样,小牛皮沙发,姜黄色的茶几,穿过客厅,李爱梅坐在床边抹眼泪。

“妈?是不是又和爸爸吵架了”她高二那年爸爸从银行做了一百万的贷款,与小老婆携款跑了,在外面飘荡了五六年,钱用完了又回来了,还带了个拖油瓶。

“浅浅,你快打电话给你爸,说法院的传票来了,他再不还钱,我们娘两就要睡马路了”李爱梅抹抹眼泪,哭着与许浅樱说。

许浅樱一愣,法院传票?封房子,这不是她高三那年的事吗?再看看母亲那张脸,虽然泪眼婆娑,可是比她30多岁记忆里那张脸,还是年轻了很多。

许浅樱先跑去窗边看了下窗下那条汇江,汇江与十几年前的脑袋的情景重合,她便跑去自己房间,他爸妈闹离婚期间她是有手机的,许浅樱在枕头底下一阵摸索,果然摸到了手机,这时候还不是智能手机,许浅樱摸出她的大诺,看看时间日期,20XX年,1月20号。

许浅樱给自己一巴掌,脸部灼痛传输到她每一处神经,真的回到从前了,以前看电视剧,那些穿越剧,也只是娱乐一下而已,没想到这事情发生了再她的身上。

许浅樱在房间里乱转,头脑里乱成了一锅粥,吐了几口气平复了下心情,情绪稍缓,拿着手机去李爱梅的房间,当着李爱梅的面打了电话,很快电话那头就接通了,许浅樱涩涩开口“爸爸,你在哪?”打她爸跟她妈离婚后,就不怎么叫她爸‘爸爸’了,现在她想挽回局面,在社会上挣扎了几年的许浅樱,自然没有少年时那般年幼无知了!“爸,我妈不说了,好得我是你的亲闺女,你把我当眼珠子养这么大,你不能把这烂摊子甩给我跟我妈,你把贷款的钱还上,不然我们就睡马路了”

她的话一停,电话里的声音温柔的可以滴出水来“浅浅,不是爸爸不想还,是资金还没到账,法院的事,你放在那里别问,你好好学习,爸爸会在开庭前把帐还上的,到时就不会封了”

许浅樱冷哼,高三带着小三跑了,还让她好好学习,真亏他说的出口,李爱梅一直把耳朵贴在电话上,听到这些话,身子气的直哆嗦,抓过电话放在耳边,标高了嗓门开始嚎“许远康,你放屁,漂亮的话谁都会说,你怎么不说等房子拍卖了,你再还上,你外面有女人就有女人,现在有本事的男人哪一个没有小三,可是你起码把自己的老婆孩子顾好是不是,你这个没良心的,你最后会众叛亲离的······”李爱梅把他们家的先祖都问候便了,还没骂完,被许远康给挂了。

许浅樱也不管她妈与她爸这破烂事了,环顾印象中的豪宅,这所房子最终还是被法院拍卖了,她用房子被法院拍卖后剩余的几万块钱的大学,在大学里认识了苏安然。

苏安然斯文帅气,温文尔雅,平时不怎么爱说话,女孩就喜欢这样腼腆又帅气的男孩子。

她爱说爱闹,与苏安然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跟他在一起是水到渠成的事,谈不上谁追谁。苏安然选择她以后与路小雅私下有交流,许浅樱也知道,大家都是同学,路小雅追苏安然,苏安然都没要,她就更没当回事了,全当看笑话了。没想到,最后她被看笑话了

“浅浅,快点,早饭冷了”李爱梅敲着门。

许浅樱从卫生间里出来,一坐上床李爱梅就道“浅浅,等会小白过来陪你,妈妈回去打扫卫生,快过年了家里一下都没收拾,你爸那个短命的不在,咱不能不过年”李爱梅说话的腔音又变成了哭腔,把许浅樱乱丢的东西整理顺了,再把药换洗的衣物用方便袋装起来。

许浅樱夹小菜的筷子稍作停顿,白了她妈一眼,她气死都怪她自己,她醒来要报警,她妈怕他爸蹲窑子,硬是拦下来了。到现在都没有来通电话问她是死是活。这边骂他爸出门被车撞死、短命的,那边连蹲个监狱都舍不得。

“好些了吧,等会医生过来查房,妈妈就回去了!”

许浅樱不愿理睬她妈,没好气的说“疼死了”

“真的,那等会问问医生,我还是在这里陪着你吧”李爱梅一听闺女说疼死了,立马改变自己的计划,决定在医院陪闺女。

“骗你的,你回去吧”呆在哭丧着脸她看着更难受。

“死孩子,乱说什么,心脏病能被吓出来”李爱梅恨不得拍她两下,又舍不得下手,就数落了两句,然后把一切收拾好说“那妈明天再过来,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小白有说什么时候过来的么?”

“我告诉她你九点吊水,应该八点半以后过来”李爱梅把许浅樱吃完的脏碗收拾到袋子里,一并带走。

医生查了放,李爱梅就拎着东西走了。

电视里正放着83版的《射雕》一般一集过后,小护士就来挂水,电视剧中间夹着广告,白天广告卖药与医院的最多,而且还很长,许浅樱兴致勃勃看着里面的婆婆激动的大喊:“生了,生了,我终于有孙子了”王晓白进来了,王晓白是她的死党,后来因为在大学里谈恋爱,留在那个她上大学的城市,两地相隔走动的少了,却一直联系着。

现在的小白脸还稚嫩可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怎么搞的,大冬天的掉进水里,真会找事。”王晓白进了病房把带的鲜花水果放地上,便把外套脱了放床上。

许浅樱白了小白一眼,那意思就是‘你知道你还问’。

要不就说小白还小呢,立马接话道“你爸心毒到这份上啦,看到你这爸爸,我才知道原来我爸爸对我的爱是比天高,比海深”句句扎心,丝毫不考虑她是病号。

许浅樱知道小白说的无心,就那么一说,便接话道 “你就存心气我吧,你寒假作业做完了没”这都高中毕业多少年了,前些天翻了下寒假作业,竟然连数学符号几乎都认识不了几个了。

“选择填空都写起来了”

“那是后面答案抄起来了吧!”真好意思说的。差点忘了,这货上学时候还不如她呢?与王晓白杂七杂八谈了他爸妈最近的事,水差不多快完了,王小白便下楼给许浅樱的午饭打上来,拔了针,王小白提着便当进来,许浅樱接过午餐便对王小白说:“你回去吧,我也不留你了,这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王小白一脸的委屈说“可,我连我的也打了”

“刚好留着我晚上吃,去微波炉那热一下就成”

王小白摇摇头,拿出手机看看时间没好气的说声:“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