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四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2780
历史久远

许浅樱站在石桌前半晌,没有停经屋内有动静,怕得罪主人,在石桌前坐了会,眼睛四下里瞄,看到不远的树上红彤彤的一片,晃眼的不得了,她记得凌晨进来的时候那里花海一片的,现在绿叶中夹着大红,不会是果子吧?

想到这里,就坐不住了,站起来向那片树林走去,离几步远时才看清,原来真的是果子,一簇簇的樱桃,鲜红欲滴,看着就很有食欲。许浅樱伸手摘下个,在身上胡乱的擦了两下,甜甜的肉汁丰盈,果肉带着灵气轻触你的味蕾,嚼着都有种吃了鲜果的感觉。

几分钟便被她吃了一支树杈,好像有点撑了,想着就打了个饱嗝。

绕过十多棵相同的果树,后面竟然别的果树,她也叫不出名,有的还青着倒挂在枝头,有的已经红了尖,越走越深,果树的种类越来越多,她也越来越兴奋,发财了,发财了,这整片的山林的水果得卖多少钱呀······

在往里走就进山了,许浅樱没敢上前,回到石桌前休息。吃的有点撑,许浅樱依靠在石桌上,目光盯着眼前的竹楼,底下有半米的悬空,竹楼檐牙尖翘,形似宫廷楼阁。

许浅樱愣了半晌,还是未见任何人影,再一次走进竹楼。

那本书籍依旧放置在柜面上,好似就她翻动过。再一次走近,许浅樱拿起书籍,忽然有封信从书中掉了下来。

信封上用簪花小楷写着,来者亲启!

许浅樱打开信,浏览一番,信的大概内容是这个空间前主人是修道之人,历劫前写下这封信,望有缘之人好好珍惜,还说了如果她虚心受教,学得这里的皮毛也将杏林高手,受众人敬仰,将来要歌功颂德的,信的最后没有交代前空间主人渡劫成功没有,空间里也寻不到他的踪迹。

一层的竹篓除了堂屋其他都上了锁,二楼的空间比一层小点,二楼有一间厢房没有上锁,其他三间屋子都锁了,它东南与西南角都是露田的,地板上放置了几个蒲团,和一个十厘米高的圆几,上面是层阁楼,同样上了锁。

厢房里什么都没有,连床被子也没有。

许浅樱下了一楼,把柜面上的书籍与信拿至石桌上,摊开书本细细读了起来。

不知不觉中,厚厚的一本书,看了大半,书本介绍了柜子里的中药如何种植,何时采摘花、何时采摘果实,何时采摘叶子,何时挖出根部。莫多会整本书都被她给翻完了,文言文,从眼前一扫而过,但是整本书下来也没有几种药草,数量与柜子里的种子数量眼中不符合。

说不定柜子里还有书籍,没看信之前以为有主人,没敢乱动,现在知道这空间是属于她了,许浅樱拿起书往竹楼里走去。

进了堂屋,走至柜台后,打开底下的柜子,整整一柜子,齐整整地全是书,还标了顺序。

她从来没有干过农活,许浅樱觉着要是把眼前的书里的药材都种了,可能需要一辈子。

说干就干,许浅樱把手中的书翻至第三页,药斗,药柜名叫药斗?

就是是吧,思绪转回,目光又落在书本上,零零零一号柜人参、人发、卜芥,许浅樱拉开药斗,一个药斗三个格,依次放置着种子。

伸手抓了两粒人参的种子,扁圆的,不知道这空间里种出来的算是人工的还是野生的,价值与外面世界野生一样不一样?

人参播种后,覆土3-4厘米,喜湿,喜阴,植株茎顶只有一叶,叶具三小叶,俗名“三花”;生茎仍只一叶,但具5小叶,叫“巴掌”;生者具有二个对生的5小叶的复叶,叫“二甲子”;生者增至3个轮生复叶,叫“灯台子”;生者增至4个轮生复叶,叫“四匹叶”;生者茎顶有5个轮生复叶,叫“五匹叶”,许浅樱边看边读出了声,看到这里也停止往下读,她只见过挖出来的人参,哪里见过活的,什么三花,二甲子,脑子里一片空白好不啦,就像前两天她翻的数学作业,无从下笔的感觉呀!

不管了,先种两棵去,拈了两粒,推好药斗,便出堂屋,一踏出门外,许浅樱便念着喜湿,喜阴,眼睛寻着适合种植的地儿。转到屋后,屋子挡住了光线,几步远就是湖泊,从墙根下用手刨了些土,然后直接扔了几颗种子。

鉴于昨天她只是洗了下手就吐出那么多的污泥,今天她可是有备而来的,湖泊的水太深不见底,她有些恐惧,便寻着溪水往下走,看到有半米的深的地儿就停了脚步。山泉水出山是冰冷的,流淌一些时间后就会随着气温水温升高,许浅樱摸着一口半人深的小深潭里的水温刚好暖暖的。

迅速脱掉身上的衣物,留下内衣,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她还是害羞的,脱的只剩内衣已经是她的极限了,如果这里面有人来,权当自己游了回泳。

待自己泡着泡着,开始吐污泥之时,明显穿着衣物的地方,就吐得不给力了,肚皮上积累了厚厚的油腻的黑泥,而胸上只是薄薄的一层,许浅樱四处瞧瞧,除了飞舞的蝴蝶是活的之外,连上次进来看见的骏马都不见了,一咬牙,脱光!

可能无肉不欢的原因,所以身上吐出的油污,浑了一潭清水。待身上肌肤毛孔那种收缩的颤栗感消失后,洗干净自己从水潭里爬上来,迅速穿上衣物,出了空间。

站在电梯里,看着数字慢慢向下,突然间肚子里翻江倒海,胃酸恶心齐齐而来。层层有人下,她进的是层层可以下人的电梯,看着数字一层一层的停,汗水不住的在两颊边滑落,这真是急死人了,许浅樱夹紧菊花,她怕一个不小心将丢大丑。冷汗从两颊滑落,焦心的看着数字慢慢向下,终于停靠15楼,许浅樱缓缓出了电梯,生怕一个松懈,一泻千里。

“慢点、慢点待会又要喊胸口疼”与她一个病房里的老爷子与老太太看到她冲进病房,双双摆着手大喊。

打开水龙头,伴着哗哗的水声,许浅樱终于安全着落,把她十七年的老存货都给出了,看着奇黑无比的软黄金,异味严重,果断的按了冲水阀。

在卫生间里磨蹭了会,待气味彻底消散后,出了卫生间,到走廊上看看时间,一点都不到,加上她两次电梯,拉臭臭,加起来才二十几分钟,也就是说她在空间里十分钟的时间都没有,可里面可是好几个小时都打不住的。

想想以后她要是困了,在里面睡个天荒地来,外面的时间不过十来分钟,不禁感叹,她是何德何能得了这么个宝贝,并暗暗思忖,下次来把里面的时间摸清了,外面的一分钟相当与里面多长时间,以后她进空间时间就好掌控了。

“丫头,胸口好多了?”见许浅樱躺到了床上,旁边床的刘老爷子开口道。

许浅樱摸摸胸口“这两天只要不大口吸气呼气,就不痛了。”

“到底年轻啊。”另一床的高老太太说,老爷子与老太太一个哮喘一个气管炎,一到春季与秋季就会复发,老爷子今年秋天抢救了一次,她进来的前两天才拔得氧气条。

“希望吧,医生明天说让我做两CT,如果没问题后天就可以出院了”在这里太不方便了,她要早点回去,弄清空间是怎么回事。

刘老爷子叹道:“真好哦,能回家过年了,我们估计给孩子们也过不好年了。”

“刘爷爷,身体是最重要的,等您的身体养好了,还有很多个年跟您的孩子们一块过。”许浅樱恭维道。

刘老头呵呵一笑赞道,“这孩子嘴真甜。”

当晚许浅樱跑了几次厕所,差点拉脱肛,也不知道是那果子吃的,还是那山泉水泡的。一夜没睡好,王晓白来的时候她还在睡,还给她带来了煎饼果子当早饭。她现在哪能吃那么硬的东西,肺叶现在呼吸大了还有些疼呢。

零食也带了不少,可她不怎么喜欢吃,不是甜的要死,就是鲜的要命。想到空间里的那些水果,差点又流口水,那才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下次摘些给她吃吃,保管她以后对那些垃圾食品说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