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一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3084
历史久远

这堂课是历史课,马上他们要小高考了,她学的是理科,副科文科要提前考过了,才能参加高考。

历史老师不上课,开始与他们话重点,让他们把她画下来的都能给记住,意思是最好背下来。

许浅樱这堂课听的有些心不在焉,画的重点都画漏了很多,小白好好的跟她生什么气,就是从向阳进来跟她生气的,难道这姑娘暗恋向阳,许浅樱看向小白,这姑娘托着腮,目光留在书上,手里拿着笔,不知道在不在听课。

一下课,许浅樱看向王晓白,见王晓白出去了,许浅樱便与前面石煜要了历史书过来,她漏画了很多,反正这也不是什么情侣之间的误会,到时说清楚就行。

可中午放学吃饭,王晓白居然没等她一起去食堂,上辈子她与小白可是连脸都没红过的,他爸妈离婚的时候,小白是抱着她一起哭的姐妹,如今为了这点小事居然翻脸。

许浅樱打了饭,坐在了王晓白的对面,王晓白一直低着头吃饭,不理睬许浅樱。

上辈子,王晓白高考去后了汴京,也在汴京结婚成了家。一直都与小白有联系,只是各自有了对象,联系的越来越少了,后来小白有了孩子,几乎就断了联系。

“小白”樱花林中,学生穿梭其内,许浅樱耐着性子,跟着一脸阴暗的王晓白。

“许浅樱咱不是朋友了”王晓白平静地看着她非常认真地说。

“小白,你听我解释,你不能因为他一个笑容,就影响了咱们这多年的友情。”少年的友情,是靠吵架吵出来的。这根本就不算个事,只不过一个笑容而已,怎么小白认真成这样?

“解释什么啊,有什么好解释的。”向阳对她笑的那么暧昧,那笑容与他平时笑完全不一样,她知道,一想到向阳那若有所思的笑容,她全身就不好了,嫉妒地想毁天灭地。

“小白,我今天迟到了,翻围墙进来的,不敢跳下来,刚好他在树下,说可以接着我,我跳下来砸他身上了。”许浅樱拉住王晓白的手说,这里人来人往,怕被人听见,向阳两字全用他代替了。

“那你见他笑容你害羞什么?”她知道他两之间肯定有秘密,或者浅浅也喜欢向阳。

“那是因为···”许浅樱想到一根棍子处在她那边,就算是三十多岁的年纪,脸还是红了起来。

身后粉色的樱花,女孩酡红的两腮,阳光下少女的皮肤晶莹剔透,一双如烟雨江南的眸子,看呆了王晓白,头脑里只有‘浅浅,她真漂亮’这句话。王晓白有些来气了问:“你是不是喜欢他,还是说你砸他的时候吻在一起了。”

吓的许浅樱立即摇头,可跟接吻差不离,她真的不好解释。头脑迅速在想,她要怎么圆过去。

王晓白见许浅樱不说话,转身即走。不管是什么,许浅樱让她真的非常嫉妒,嫉妒她可以跟向阳说话,嫉妒他们之间有小秘密。

“小白,真的啦,你要相信我。”许浅樱跟着王晓白身后,如幽魂般反复念叨着这句话。

王晓白此刻气的是七窍生烟,许浅樱还与她这般吊儿郎当,回身吼道:“许浅樱,咱们友尽了”

“小白,为了个男人,至于嘛!”

“许浅樱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说这风凉话。”什么叫为了个男人,她可以为了向阳去做任何事,她怎么可以吧向阳说的这般轻巧。她根本就不了解,一个暗恋两年的人,是怎样的痛苦,王晓白吼完就抹着眼泪转身就跑。

她真的比窦娥还怨,她明明喜欢的墨少天的好不好,中二时期的小姑娘太任性了,对于老阿姨而言,小白这点任性,不算什么。

向阳这边也许浅樱撩拨的心猿意马,这天晚上回去就做坏事了,第二天拿着内裤进卫生间,墨少天一脸鄙视地看着他,嫌弃地避让三尺远出了卫生间。

向阳嘴硬地小声地骂了句:“死洁癖,就不信你就没有画地图的时候。”

王晓白已经跟她冷战两天了,也不知道小白哪只眼睛看她喜欢向阳的。

许浅樱一直找机会与小白说清楚,奈何没有找到机会,倒是让她看见墨少天再次落单。

许浅樱跟着墨少天来到了天台,午休时间这里空无一人,墨少天站在楼顶看着下面的篮球场,许浅樱搓了搓手,缓一下紧张的心情,然后靠上去,与墨少天站在一起。

墨少天乜了眼身旁的人,然后继续看楼下篮球场上的人。

“呃~”准备先说话的,又清了清嗓子,如此转换还差点咬到舌头。

身边的未有任何影响,好似没有听见她的声音似得。

“喂,墨少天。”许浅樱转身,看着男孩。

男孩转头,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两人视线碰撞,许浅樱的心漏了一拍,三十多岁的人了,告个白居然还能紧张成这样。

清澈少年,孤冷如画。

心跳如雷,这样如玉的少年,晶莹,剔透,清冽,纤尘不染!

她都能闻见少年身上冷香,不知哪来的胆子,许浅樱上前两步,用食指勾住少年侧脸,就是这样的脸,让她永生都没忘,尽管被男人伤透了心,她还想飞蛾扑火。

少年不耐,一甩她的胳膊。

“我喜欢你。”

墨少天冷冷地留了句:“抱歉。”转身就走了。

许浅樱目光跟着男孩的背影,不死心地又喊了句:“我叫许浅樱,许多的许,何须浅碧轻红色的浅,樱花的樱。”没过男孩的身影,看到王晓白一脸惊色,许浅樱脸哄地一下,如火烤般炙热,转过身看着楼下。

小白走至她的身边,抱住许浅樱,拍着许浅樱的后背。

许浅樱抹掉眼角的泪水道:“小白,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不用替我悲伤,不知道以后他还记不记住我,但是,对我而言,告白既是告别!”

小白这才听出浅浅是不留后路地告别自己的初恋,伤心不已,眼中泛着泪水哽咽道,“浅浅,我没有你勇敢,但是我们将来一定要找同城的男朋友,我们永远不分开。”

“嗯,你以后不许跟我生气,我不喜欢向阳,我喜欢的是墨少天。”

“好,永远都不会了。”小白点头,这次是她错了,这辈子她再也不会生浅浅的气了。

“嗯,小白,我只剩下你了。”

“浅浅,我错了。”

“我原谅你。”

既然想睡人家,就得脸皮厚,告白只是一个手段,没想到还碰小白碰见,开始有些尴尬,不过又让她们的友情和好如初,她还是赚了的。

硬着头皮进了班级,目光未做停留,直接走向了位置,告白失败也是很受打击的。这一个多星期她也想过很多的套近乎,连她都被自己那么冲动给吓到,不过她已经是三十多的老阿姨,能HOLD住,顶多就是睡不成这小狼狗。

离十八周岁还有十多个月,不急!这十个多月里,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说不定小狼狗还能爱上她,死去活来,永远都不能分开的那种。

许浅樱告白没成功老实了两天,星期五晚上更是夹着尾巴包袱款款回滨海了。

一进家门,就看见她妈又在抹眼泪。见到她回来,拉着她的手道,“浅浅啊,你爸找我离婚了,法院的传票来了。”

许浅樱一听惊了,“他怎么知道我们的地址的?”

“传票是递到你舅舅家的,我今天去拿回来的。”李爱梅把传票递到许浅樱手上。

许浅樱看都没看直接把传票扔到桌子上道,“哭什么啊,他想跟你离,你哭就离不了了,这世上只有结不成的婚,哪有离不成的婚。”

她妈听她这么一说,哭的更厉害:“妈都这么大年纪了,离了婚可怎么办?”

“我不会让你饿死的,你老是念着那个负心汉干嘛?”

“你才是高中生,你能挣几个钱,好得你爸养了我那么多年。”

许浅樱终于知道恨铁不成钢是什么滋味了,咬着牙道,“许远康在老家,你去找他去。”

李爱梅听到这话,又有些怕,居然吓得收回了眼泪小声道:“这里也不错,虽然没有朋友,认识的人多了就好多了,跟你爸离婚就离婚,反正我也不愁吃喝,有片瓦遮头。”

许浅樱有些鄙夷她妈,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过些年许远康要回来,还不是让他回来了!

许远康开着车还没到家,王东芹的电话就追来了。说了句,快到家了,就挂了电话。

王东芹早已坐不住了,不停的在屋内走来走去,时不时的摸摸她那三四个月的肚子。这时许远康开门进来,王东芹忙走至门口问:“怎么样,康?”

许远康阴沉着脸,拍拍王东芹的后背说:“她不肯离。”

王东芹一听,立即抹着眼泪道,:“她不肯离婚,我怎么办,你看看我的肚子,我可不想我的孩子挂上私生子的名头,她怎么那么坏,康·····”

许远康无力的躺靠在沙发上,心里也焦急的很,现在他还怕李爱梅告他重婚罪,这肚子在这里呢,一告一个准。听到王东芹嘤嘤泣泣的哭着,更烦,又因她这肚子揣着崽,硬是把火气咽进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