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一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2536
2018-05-28 13:27

到天亮,这三四百斤的樱桃也差不多了。留个二斤给开车的李师傅,算是谢谢他帮忙。回去的路上许浅樱拿出手机算了下,一早上她挣了多少钱,一共是77箱···乖乖,竟然挣了2万多~许浅樱有些不敢相信了。

她现在有三万多了,这么多的钱~没想到她许浅樱也能开始挣大钱了,一直到王成夏打电话给她,她还恍恍惚惚。

中午她去DN大学的后门卖樱桃,王晓白还真的来了。今天没有太阳,冷的很,风还很大。他们这里湿冷,冷气飘在空气中,会往你骨缝里钻。

她刚把床单铺下,王晓白则蹲着把樱桃往床单上倒。许浅樱看到老是买她樱桃的一位老太太,后面跟着两男孩朝这边走。

墨少天!一眼万年,沧海桑田。

许浅樱瞬间湿润了眼角。

回到了高三,她怎么把他忘了呢!或许是高攀不上吧,她有自知之明!

墨少天与向阳是他们学校的校草,两人是表兄弟。她,或许整个学校的女生,都是仰望的他两的。两人都是俊美的让人望而却步。

墨少天冷酷,向阳阳光。

17岁的墨少天看上去好幼~齿啊,稚嫩的老沉,就算是米开朗基罗也刻不出如此精致的五官。许浅樱蹲下身子,正对着两条修长笔直的腿。

自从上了大学,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听说后来上了军校,与京都世家的一个青梅竹马结了婚。

此时三十岁心境的她,看到曾经暗恋的小男孩,想勾搭勾搭!

王晓白激动的拉着许浅樱直嚷道:“向阳啊,向阳啊!”

向阳是阳光型的男孩,对谁都温和有礼,王晓白一直暗恋她!到了大学没有联系才断了心思,找个好人嫁了。

“王晓白,许浅樱,你们在这卖樱桃?”向阳一脸惊愕地看着她两。

王晓白连连点头说:“你们也喜欢吃我们的樱桃?”说着王晓白拽了方便袋,把红樱桃全往方便袋里塞,塞了大半袋递过去说:“家里亲戚长的,拿去吃吧!”

向阳愣愣地看着王小白手中的方便袋,然后接过方便袋,狐疑地看了眼许浅樱,这姑娘比印象中漂亮了许多啊,比原来更明眸皓齿,落落大方了。

站在他们身边的老太太忙摆手道:“那怎么行,很贵的,丫头,称一下”她每天都买两三斤给孙子吃,这两小子不费劲就把两三斤的樱桃给造了。

“奶奶,这是我亲戚家长的,拿去吃吧!”王小白还是婉拒着老太太。

老太太不愿意,硬是塞了两百块才行。

向阳拎着樱桃,跟着老太太走了,两人花痴的盯着各自暗恋的人,连客人要称樱桃都忘了。

墨少天至于她,就如席慕容诗句中,那山岗上的静静的弯月,初夏里的茉莉清香,从她爸妈离婚后,她就不在奢侈,只是偶尔闻见了茉莉花香才能想起那个惊才艳绝少年。

墨少天,那个淡漠疏离帅的人神共愤的少年。

许浅樱再次看向早已没有少年身影的马路,天都帮她,为了今生不留遗憾,就算配不上他,她决定要睡一次墨少天。

帅哥要追,生活还是要继续,第二天一早,许浅樱特地多摘了一百斤,差不多五百斤的货,东西好是一回事,人家知道好了,自然回有回头客的。哪里知道,他们还没到,就有很多的商贩专等他们过来,他们的车子一到,小摊贩们就开始抢货。

许浅樱根本就忙不过来,又要防着小贩偷货,又怕小贩把樱桃扒拉坏了。

“都有都有啊,一个一个来”吵闹的水果市场里,面前一群你推我搡的人,许浅樱飚着嗓门大喊。

小贩们深怕自己拿不到货,根本就不管卖家,只顾着要把货抢到手。

“喂,别把我樱桃扒坏了,喂,你慢点啊,大叔”昨天的纸箱带少了,只装了三四十箱,一多半都装在熟料带里,这小贩们拖到塑料袋就扒拉有没坏樱桃。这么好的樱桃哪里能这样的蹂*躏。

吓的许浅樱赶紧的把方便袋装的樱桃提车厢里面去“李叔,李叔”

“许丫头,走不了!”知道许丫头那边需要他去照应,可这里也走不了,李叔站在车尾回道,不仅看着小贩不偷樱桃,还要称称,有的人抢到袋子就往后退出拥挤的人群,坏心眼的就直接走了。

比起昨天四五小时的悠哉,今天一个小时就把货给全兑了,许浅樱擦擦头上的汗,瘫坐在空无一只樱桃的车厢内,浑身没了一丝力气。

缓了会,去了趟厕所,与李师傅回去,才三点多,出了水果市场的大门,见路边的早点摊热气腾腾许浅樱说:“李叔,咱们先去吃些东西吧!”

李师傅靠边停车,苦闷的回道:“你懂事呦,我女儿今年都上大二了,每天睡到十一二点,叫她起床吃饭,还跟你生气”

她曾经也是这样,心境不一样了,做法就不同了,许浅樱有些羡慕的说“你女儿有个好爸爸”

李师傅笑笑不说话,吃了早饭,许浅樱回去,进空间里好好的休息。

剩下三天过年,赶上这个年市,许浅樱每天加班加点,一天一千多斤樱桃没费什么事,去了就能给兑了,外面的时间根本就不够她休息的,她都在空间里面休息。

年尾两天家里的亲戚有的放了假,都空闲下来了,把她妈叫去玩麻将了,李爱梅心里苦郁,去与他们谈一谈,打打牌也好。

许浅樱觉着她妈,就像祥林嫂一般,他爸能有多少的故事,被她反反复复的说上多少遍。回来还找个她说个半天,如果说了心里舒坦,说就说吧,她负责听就是了。

大年初一,许浅樱没去水果市场,准备好好陪她妈一天。

早上她妈做了元宵,一早的敲门叫她起床,许浅樱伸了懒腰,还是睡在床上舒服啊,有时间去买张床!

许浅樱洗漱好,这边刚端起饭碗,她妈的泪又掉下来了。你说再怎么样,大过年的第一天,在孩子面前流眼泪,许浅樱的心那叫一个酸,叹了口气道:“妈,不是还有我呢嘛!”

李爱梅抹抹眼泪说:“以前过年你爸都在家,现在再也不会陪我过年了”

许浅樱不吱声,默默吃了两个元宵,把剩下的元宵夹回了锅里。

“我哭我的,你吃你的”她妈见许浅樱不吃了,抹着泪水说。

这话说的许浅樱七窍生烟,没敢发多大的火,嚷嚷了一下道“你这样我还能吃下去吗?”回了房间,泪水再也忍不住,扑进被子,把头埋进大哭一场。

许远康,我恨你,恨你···曾经那么温馨有爱的家,都你因为你变成这样。

年前几天,加上过年几天,竟然让许浅樱赚了四十多万,许浅樱吓的都不敢存在一个银行,市里一共九家不同的银行,许浅樱每家存个几万。

许浅樱看着皮夹里一排的卡,还是觉着太梦幻了,上辈子累死累活的一年,还没有她过年这几天,一天挣的钱多。

过了年,市场的需求没那么大了,但是许浅樱相信,这么大的江东覆盖了几个区,每天三四百斤的樱桃,还是吃的下的。

年初五一过,生意就不怎么好了,今天三十斤的樱桃,都耗着一天了才卖掉了一半,王成夏说南门那边还不错,他现在拿三十斤一天,一天差不多都能卖掉。

每天三四百斤,空间里面三棵树的果实,轮着转是绰绰有余的,或许在6月二十五号,她就能挣一百二十万,到时她们的房子就能保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