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二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3095
历史久远

课堂上,许浅樱电话不停地震动,一遍两遍三遍,许浅樱看了看,是她妈打来的,掐了电话,回了信息‘在上课,下课回电话’。

下课到楼梯间回了电话给她妈,“许远康要跟我离婚,我应该说些什么?”

“没有条件,就要五十万,不然不离!”带着小三拐走了几百万,也该让他吐些出来。

“嗯,我知道了。”李爱梅跟许远康不知道谈什么条件,这撒泼打滚的事她门清。“我的事你不用烦,肯定会拿到钱的,你好好学习就成。”

“哦,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现在的许远康的心已经在她现在的小三与孩子身上,你只会让自己下不去台,所以······”劝人的话她不会说,但她说的句句是实话,她妈没吱声,就挂了电话。离婚的事有舅舅、大姨她们,再说她还要上学,确实没有时间跟他们去耗。

在楼梯间缓了下心情,刚走两步,她的姑姑居然给她打电话给,许浅樱接起电话,还没等她说话,她姑姑就亲切的说“浅浅啊,姑姑,我听你爸说你跟她要五十万啊。”

此时上课铃声响了起来,许浅樱往楼上走去。他们的教学楼是分栋的,高一一栋,高二一栋这样,三层小楼,九个班,每层三个班,她在六班。

“浅浅啊,你爸的钱,以后还是你的,那王东芹一看就不是好东西,能与你爸过到老?”

她姑以前对她不错的,她也挺喜欢这个姑姑的,可能许远康以为她会听她姑的劝,“姑,我现在叫你声姑,你就别说了,五十万一分都不准少,这是我最大的退步了。”天台中间有个小仓库,许浅樱倚在小仓库上说。

“浅浅,姑说的都是为你好···”

“上课了,我要上课了,我不想听,别这么套近乎,我亲爹都不认我了,你来这装什么象。”许浅樱迅速挂了电话,痛苦的闭上眼。她不知道,上辈子怎么做到那样的没心没肺,她那时候就觉着他爸就跟平时出差的一般,肯定是要回来的,什么事都没挂心上,没有牵连其中,现在看看,还是那时什么都不知道的好!连姑姑都为许远康出来说话了,这个家注定是散了。

上辈子她妈不知道王东芹怀孕,离了婚孩子生下来,她们才知道,不过那时候已经太迟了。所以她们不仅什么没有得到,还背了一身的债。

两天后许远康妥协,只付四十万。不过必须签字离婚才付。

许浅樱冷嗤,他以为他真是什么金蛋蛋,没了他就活不了了。

签字这天,她妈还是叫她去的,民政局里,许远康写着离婚协议,许远山帮许远康看着包。连她这女儿都不能靠近包一步。

许浅樱有时候真恨她妈,他爸都绝情到这地步了,后来为什么她还是让他回来,这种人就该让他自生自灭。

她妈把许远康写的离婚协议给她看了下,许浅樱点了点头,她妈什么话也没说就把字给签了。

许远康对李爱梅的干脆,都有些惊讶。

盖了章,两个本子递进两人的手中,李爱梅争气没哭,她以为她妈要痛哭流涕的。只是脸色不是太好。

许浅樱接过包包,没想到四十万还挺沉,李爱梅把离婚证收好,许浅樱拉着她妈直接去了银行。

樱花的花期很短,荆州天空只粉了几天,不过这几天晚樱也开了,不少街头与公园里都种,绚烂的阳光下,骑着自行车穿梭在纷纷如雪的樱花瓣中,再过些天蓝花楹再开,在荆州生活了三十多年的许浅樱还是忍不住感叹,荆州的美,天下无双。

许浅樱进了教室,看了眼那空着的座位,心小小的失落,那两个人还没有到。

早读课前,她与他们班里所有的少女一样,心怀期待的等着心仪的人到来。

不知为什么,这时的她见到了墨少天,还如怀春的少女一般,只要能见着,心里就如喝了蜜一般。暗恋是无私的,不求回报的,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人都说初恋是最美好的。

来了来了,阳光给他镀了层金边,乌黑细长的刘海自然的垂在额前,许浅樱从后窗看到两个高大的身影,虽然全校学生都穿着校服,她只要是余光扫到墨少天,她就知道是不是他了。

两人没有说任何话,向班级前门走,许浅樱正襟危坐,眼观黑板,用余光盯着他们,生怕让人知道她在偷看墨少天。

两人走到前面窗户时,突然墨少天转了下头,眼睛看向班级里,她在他的目光范围中,许浅樱吓的心快要从嘴里跳出来了,他在看谁?

他是不是知道她在偷看他了,而且前两天她刚告白过,他是不是突然发现,其实还是喜欢她的,心跳快要爆表,心口如几十万头小鹿在乱撞,呼吸不过来了,脑子完全不做主!

两人上了位置,亢奋已久的许浅樱才渐渐平静下来,这才想起,有女生看他不是很正常吗,长的那么帅,不看才不正常吧!欲盖弥彰,想到刚刚的失控,许浅樱双手捂脸,啊,羞死人了!

不过,刚才墨少天要是为了她转头,那该多好啊!

再一看,那厮低头不知看着什么,周边环境对他没有任何影响,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的脑补。

没多会,班主任进了教室,班级的同学看到班主任来了,赶紧拿起课本,开始咿咿呀呀开始早读。班主任站在讲台前直接说“后天月考,今天开始自习。”

许浅樱大惊,她有的是三十二岁许浅樱的记忆啊,你让我拿什么去考试啊!下意识的,能不能作弊啊!

没想这么快,开学都一个月了,又瞥了眼墨少天,那家伙不是低着头就是托着腮看书,要么就是睡觉,都没有看到过他正脸的时候。

月考归月考,体育课还是要上的,上午第三节课是体育课,中间是大课间,有些喜欢打篮球的男同学都会开两局。

操场跑道是南北向,西南角是单双杠,每次集合都在这里,许浅樱与小白坐在靠近集合点的草地上。

“浅浅,你爸妈的事定了没?”

“嗯,离了!”

“这么快?”

“嗯,房子没了,你觉着我妈还有什么要坚持的。对了,我在滨海买的房子你还没去过吧,什么时候去看看,我带你去赶海。”许浅樱歪在小白的肩膀上道。

“那我考过试就跟你去。”

“行。”

“浅浅,对于你爸妈的事,你也不要太过伤心······”

没等小白说完,许浅樱摇摇头道:“小白,你放心好了,我倒是希望我妈能够有新的人生,跟着许远康只有一种就是被他气死。”

“你说的对,阿姨说不定能找到第二春。”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还第二春,她还是没受够气。”

“可,她们····啊~浅浅,你看见没,向阳扣篮了,好帅啊。”小白一秒变迷妹,拉着她直摇。

“小白,作为过来人我想提醒你······算了,不说了。”许浅樱想了想还是不说的好,她怕把小白给带坏了。

“什么啊,你说啊,神神秘秘的。”王晓白好奇着问。

“哎呀,不说了~”

“最讨厌就是说话说一半的了,要么你就不要说。”

高中小女生都纯纯的,大学是个女同学都能来两句黄段子了,既然是闺蜜,许浅樱自然跟小白科普了,“这男人吧,不能光看脸蛋,万一他是个····快、短、小,你光看脸是不够的啊。”

小白言情出身,自然懂得许浅樱的话了,羞红脸拍着她哑着嗓子道:“那你还不是跟墨少天表白了。”

“我的意思是,你要综合的去看,别光看脸,跟墨少天有什么关系,再说我只是表白,又没说跟他谈,就算跟他谈恋爱,试一试不也就知道了么。”

“墨少天。”小白惊恐喊。

“嗯?”许浅樱吓的转头,真的看到墨少天那风姿绰约的身影从她们的身旁走过。

“完了,不知听到没有,万一告诉向阳,我们死定了。”小白懊悔道。

“告诉就告诉呗,他又不会跑来证明给你看,是大是小。”说后许浅樱就跑了。

“许浅樱你怎么这么污了。”小白做生气状追打了上去。

如果快的话,孩子都好几岁了,这清纯她装的起来吗?

向阳看到自己扣篮成功,暗暗握了把拳头,刚才许浅樱应该看见他潇洒的英姿了吧!

自从上次他两的小插曲,这么多天一直都在他头脑里跟放电影似得一遍又一遍,许浅樱的名字好似刻在了他的心头。

体育课围着操场跑两圈,今天跑两组一百米,然后就自由活动了。

许浅樱因为刚才的豪言壮语,直接没敢找墨少天的身影,队伍一解散,她就找小白去超市买吃的去,躲一躲。

超市门口站着几个男生,见她们一出来其中一人喊道:“许浅樱。”

男生轰然全笑了起来。

“许浅樱,孙伟博喜欢你。”有人喊道。

许浅樱当做没听见,直向前走,她都不认识,她也不知道那什么孙伟博是怎么认识她的,都没认识,就谈喜欢,她有点不耐!

想到她跟墨少天的表白,不知是不是也带给他不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