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八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3972
2018-05-28 13:27

过了休息区,就不是竹林,全是树木,粗的细的,山坡陡的时候,小树的用处还是挺大的。草是越走越深,思思怕草丛里有蛇,不知道从哪里找了根棍子,边走边敲敲打打。

前面的路渐渐陡了起来,渐渐吃力起来。男生们殷勤起来,伸手拉着女生向上攀登,爬过一个陡坡,许浅樱气喘的不行。看到不远有一休息区,放着石桌石凳,许浅樱用了最后些毅力走到了休息区,再也不想动一步了,南边是个陡峭的山崖,山边用铁链拦住。对面是个一百多米高的岩石斜坡。把它翻过去,就到主峰了。

他们刚坐下,向阳他们也到了,原以为他们走小道可以拉开他们很大的距离,没想到时间也差不多,还不如走大路,累死她了!

他们一行竟然有十几二十个人,孙倩倩竟然也在里面,孙倩倩也看到了她,许浅樱立即转了头,拿起桌上的瓶子喝起水来。

想让自己不要在意他,可是眼睛总是忍不住,向那人瞄去,白色体恤,灰色的运动裤,T恤上几个英文字母,别的就没有任何繁琐的花纹,靠在山崖的石柱上,两条腿修长而笔直,男孩侧头向山脚看去,画面美成一副画。

她一直就想,什么时候她要是成为他的一道风景就好了。明明抬眼就能看见他,可是却觉着他们之间很遥远,远到她永远也追赶不了。

说好的睡呢,抛开那些多愁善感的问题,步飞絮借着吃东西,看是对墨少天YY,不能说她色啊,都是过来人,不知为什么,这次重生后,光看到那双长而有力的大长腿,就两个想法,一想扑倒他,二夹紧双腿。

季悦伊拿着矿泉水走到墨少天身边,把矿泉水递给他。不过被人拒绝了,季悦伊红着脸返回。她也能会脸红,如果会知道脸红,也不会因为没男人,暑假就爬上了魏伟的床了,肯定是在墨少天身边装纯的。

不想再见到这小婊砸,转头问王成夏:“我们走不?”

那三女生中的两女生一听,刚坐下就要走了,况且还来了两超级帅哥,她们想与帅哥一路,便说“再歇会吧,我们累死了”

“浅浅?”小白也想与向阳一道,关键是她想看着孙倩倩。

“走啦,我们去许愿树那里等着你们!”许浅樱对王成夏说完,强拖起不远起身的小白与思思就走。

许愿树是主峰上,一棵最大的树,方圆一公里内都没有树,可能是政*府为了标新立异,把周围的树都砍了,遗世而独立的站在那里,现在是荆州有名的许愿树。过两年被政*府保护起来了,弄了棵假的的大树在那里。

许愿的人会带红丝绸上来,系在树上。情侣会带锁锁在树上。许浅樱昨晚就把红丝带放背包里了。

王成夏不放心,三个小姑娘,想跟上来,被一兄弟给按住了,那小伙跟着三个丫头。

跌跌撞撞的到了许愿树,护林员一个月清理一次,又下了几天的雨,这树上还没多少红丝带,思思与小白都带了红丝带,把她系在够的着的树梢上。

许浅樱咬着红丝带,勾着树干,一脚踩在树干上,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那啥,大哥,帮个忙”

男孩无从下手,只能选择掐着她的腰,把她托上去。

“浅浅,等会,把我也系高点”小白欲拿下自己红丝带。

“那样就不灵了,自己系”许浅樱攀着一根根的树干,向上爬。

上面越来越密,树枝又软,风轻轻一刮,树枝就晃动的厉害,吓得她小心直颤悠,许浅樱搜寻着系细带的地方,要找个地方,不让护林员拿下她的红丝带。

找了个理想的树枝,把她的红丝带死死的缠在树上,不让护林员看见。合掌击掌三下,闭上眼开始许愿。许好愿亲了下红丝带,因为爬的高,许浅樱想看看这高处的风景,扒开碍事的树枝。

放眼看去,风景还没看到,竟然又被她看见,季悦伊还黏在墨少天的身边,人家十多个女生都进退有度,不矜不盈。妈的,就她一个人跟个耐皮狗一样,想到季悦伊肯定到许愿树这里许愿,许浅樱眼睛一亮。

闪身进了空间。走过浅溪,从背包里拿出半瓶的矿泉水瓶,全喝光了。那几匹马又来了,许浅樱已经不是太害怕他们了,只要保持着距离,相安无事,这里蝴蝶多,毛毛虫就不少。草原上就更多啦,许浅樱下足了本,捉了近百只的毛毛虫,装进瓶子中。

“浅浅,你好了没啊”小白站在树下对着许浅樱呼喊。

许浅樱一出空间,就听见王小白叫她。许浅樱下来一点,对着王小白做噤声装,让他们离开一点。

王小白不明所以的退后,与思思和那名男子,在石头上稍作休息。

看看瓶子里还在爬着毛毛虫,阴险的笑了两下,一转头,嗯~好大一只豆虫啊,死胖死胖的,碧绿碧绿的,一般在豆子上会有这虫,怎么这树上也有,看样那季悦伊连大叔爷爷都看不顺眼。

许浅樱拿出瓶子,瓶口对着虫子,收进去!看到瓶中大豆虫,季悦伊你死定了!

许浅樱待在树上等着他们走近,树下围的都是人,闭着眼双手合十,无比虔诚的祷告着。

早就拧开了瓶盖,等着季悦伊来,没一会,看见人出现在了树下,孙倩倩站在她旁边,刚好新仇旧怨一起报,许浅樱瓶口朝下,一条条毛毛虫,快速直线下落。

倒着倒着,好多都一块挤在瓶口,许浅樱甩着瓶子,力气用大了,三两下里面一个虫都没有了,这么快毛虫一起倒完了,许浅樱怕被人看出来,赶紧的向上爬去,茂密的树叶挡着身躯。

看不到底下的状况,不知那些虫落没落到季悦伊的身上,突然响彻云霄的尖叫,吓的她差点从树上掉下来,一声接着一声,撕心裂肺。震动了整个山凹凹,余音绕绕,回音袅袅。这一闹腾,树下的人都跑光了。

许浅樱在上面憋得笑的肚子疼。

树下吵吵闹闹,一会说'这边'一会说'那边'。听到闫双双大叫“别啊,季悦伊,不能”

然后就听到男生的嚎叫声,口哨声,此起彼伏。

有的男生甚至喊“身材不错哦”

渐渐声音小下来,女生的哭声变的清晰起来,哭声渐渐远了。

看到树下又换了批新的人,不过人没刚才多了,许浅樱又呆了会,才偷偷溜下树。

许浅樱跳下来,出了树荫,居然碰到了墨少天。

小白看到她从树上下来,走到她面前问“浅浅,你吓死我了,刚才掉了好多毛毛虫下来,我都怕你掉下来”她本想跟着浅浅上去的,不过丝带已经系了,她就不想再挪了,幸好没上去,要是看到那么恶心的毛毛虫,她一定吓的摔下来不可。

“我在树上听到底下鬼叫,吓的都不敢下来”许浅樱给小白解释着,找了个石头坐下,压压惊!王成夏他们也到了。王成夏他们一到,那小哥立即围着他们说着刚才的劲爆新闻。

“许浅樱上面的风景怎么样”向阳老远看到树上下来一个人,走近看了,竟然是许浅樱,有点脑子的,都知道这是谁的恶作剧。

“没看到,上去系红丝带了”许浅樱眼睛不敢与向阳对视。

许浅樱怕他们看出端倪,从容的从背包里,拿出瓶水洗手。然后拿出面包来吃。

被向阳盯的不好意思,递了个给向阳,向阳接过来,咬了一大口。许浅樱知道墨少天有洁癖,怕不吃人家的东西,更怕遭拒绝,不问又不好意思,问了向阳“墨少天吃不吃”

向阳摇摇头说“你别管他,他有洁癖”一只小的菠萝包,被向阳两口给干掉了,又不客气的自己动手,一个开吃。

小白见许浅樱被向阳与墨少天一左一右包围着,自己没了立足之地,退到向阳的身边站着。

“你的毛虫哪来的”冷不宁的的,墨少天突然问了这一句。

许浅樱要被他吓死了,赶紧看看四周有没他们学校的。要是被人家知道,她会被碎尸万段的好挖。不过墨少天竟然主动和她说话了耶!

向阳挤了挤许浅樱,蹲在石头上,呵呵笑两声,嚼着面包道“放心,他们不在这了”季悦伊心里有阴影,离这棵树起码得五百米远。

“走小路逮的”说了之后,许浅樱就知道自己说错了,忙捂住嘴。

“早有预谋啊,怎么,吃醋啦!”向阳头一偏,许浅樱的耳边小声问。难怪这丫头,看到他们跟没看见似的。

被某人说对了,许浅樱的脸热的快冒热气了。结结巴巴的回道“谁,谁吃醋了”想她三十好几的人了,做了坏事被逮到,还是会心虚啊!

看到许浅樱的脸红的像只番茄,对于这答案,他还挺满意的。拍拍面包屑,一脚跨下石头“哎呀,这回爬山,可真没白爬”

许浅樱看到前面一大帮人向这边走来,许浅樱咽咽口水,不会是知道她捣的鬼,来教训她吧!许浅樱躲到墨少天的身后,这厮气场就能镇住很多人,靠着他安全性比向阳高。“他…他们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放心,他们不知道”

许浅樱还是害怕,躲在墨少天的身后,向阳拉出许浅樱道“你这样,反而让人多想,自然点”

许浅樱左右看看,跟他们在一起,才让人多想吧!果断的跑到小白身边,拉着小白离他们远些。

向阳看着许浅樱的背影,一抹淡笑挂在脸上。

上次回家后,私下他有比较,虽然没摸过别人的,他猜测应该是C!

一帮人走到向阳他们身边时,说要下山了,季悦伊哭闹着要回家。

许浅樱走到小白身边问“思思,小白,刚才树下面发生了什么”

“你没看见”小白问。

许浅樱摇摇头。

“那可真精彩,这不季悦伊一身的毛毛虫,又是蹦又是跳,最后把衣服都脱了”

“嗄”脱了…她今天不就穿了件T恤吗?那他的墨少天有没有看到?王八蛋,千算百算,还是让她漏脸了!“够豪放的啊”

“全当自己自己游了回泳呗”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看向向阳,向阳眯起眼睛,一脸的坏笑,似乎有些幸灾乐祸。她第一次从温文尔雅的男孩身上,看到别的表情。

向阳他们决定爬完山再下去,本来一帮子都决定回去的,最后只有两三个人送季悦伊回去,其他人继续他们的行程。

接下来的行程,向阳他们几乎都与他们一起走的。一路上许浅樱的心酸酸甜甜,不好形容,墨少天今天还主动与她说话了,让她激动了好半天,两辈子第一次。

许浅樱一路都在找陷阱断崖什么的,说不定机缘巧合就与墨少天一起滚下去!许浅樱一直找到了山顶都没有找到。

直到下午三点多,接近四点钟了,他们一行人终于登上了山顶。淡蓝色的洋,飘飘渺渺的水天一线,半座荆州都在脚下,一览无遗。幸苦了一天能看到这么美丽的景色也值了。

上来时容易,回去时,许浅樱怕了,上万个的阶梯,要下到山脚。特么的王成夏,你背老子下山,老子现在一步都不愿走了。

不过下山比上山快,山坡较陡,注意力要集中,下山时也没什么人说话,没有上山时那么悠哉,大家都是冲冲冲!

到了山下,都到屈固这里了,他们在山东面上的山,下了山到了山西面了,可想今天他们走了多少路。

王成夏的舍友们都对着她们三个姑娘说“高考结束找哥哥们玩,别把哥哥们给忘了”然后还拍胸脯保证还包找对象。

旁边的人了下那男孩水“那包找的对象是你吧?”

男孩尴尬的摸摸头说“如果愿意也可以!”向阳他们与王成夏他们一起坐到东南大学下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