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八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2283
历史久远

可能年龄大了,就没了集体荣誉感了,对于他们班的篮球赛赢得冠军,她无感,那小白比她自己夺得的还开心。

有的男女生都哭了,真的是心境不一样了。

校庆一过,就是六一。

一学期就这么一晃而过,她的学习因为王成夏又恢复了中游的水平,班主任也找了她谈过几次话,意思是比上学期成绩有所下降,平时努力还不够,小心思收一收等等之类的话。

月考之后,许浅樱约小白去东南大后街逛街买衣服。

因为下午有课,上午出来逛街,也没什么人,进了两家店,她一件还没试,小白却试了三四件,小白又拿一件连衣裙进了试衣间,橱窗外有一人影闪过,许浅樱出来一看真的是墨少天,匆忙回店里喊道,“小白,我看到墨少天了,你先试你的。”说后就跑去追墨少天,还真追上了。

“墨少天!”

男孩转身,许浅樱一把拽住男孩的手腕,她知道他有洁癖,但为防止他跑了,许浅樱紧紧拽着,管他嫌不嫌弃,大不了他回去洗手就是。

墨少天抽了两次都没抽出来,也就任由她拽着。

“过来。”许浅樱见墨少天让她拉着胳膊,就把他往偏僻的小巷里走,在一拐角处停下。

“什么事?”

“我找你能有什么事?”许浅樱有些耍流氓道。

墨少天不作声,欲收回手臂,奈何面前的人拽的太紧,准备奋力收回。没成想许浅樱直接扑上前,把她壁咚在墙上,对着腆着笑道:“你说我一姑娘脸皮这么薄,怎么老是让我主动呢?”

墨少天乜了眼许浅樱,没有看出她哪里脸皮薄。

“主动也就算了,可你对我一点点回复都没有,好伤心呢。”说着就哭丧着脸,就差嘤嘤泣泣地哭了起来。“你说你是不是很坏!”

墨少天不知道一张脸上还可以有这么多的表情,看着不同的表情轮番的转。

“可是,老,我就是喜欢你,怎么办?别人都不行!”

“抱歉!”墨少天淡淡道。

“别踏····不要抱歉,我想你应该不知道谈恋爱是什么滋味吧~”许浅樱循循善诱道。

“不想知道。”

谈恋爱不想知道,不要紧,关键是让你尝尝女人香啊,她也没想过要与他长久发展!许浅樱伸出手摸上墨少天的胸肌道:“只要是你,都可以,你知道的,我是喜欢你的。”说后晶莹流艳的水眸直勾勾地看向墨少天。

墨少天一愣,盈盈含笑的脸,那双弯起来的凤眸,像似藏着皎洁的月光,让他一下看呆了。

许浅樱见墨少天手腕的抗争弱了些,以为他放弃挣扎,又得寸进尺道:“今天可不可以把手机号码给我。”

墨少天默!

“不给,今天就不让你走。”身旁传来脚步声,许浅樱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她不达目的不罢休。

墨少天鄙临了下许浅樱,他稍稍用些力,她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吧,待拎着方便袋的人走过,开口道,“17·········”

许浅樱这才松开墙上的手,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根据他报的号码打通,传来音乐声,这才松了手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墨少天松了松手腕,拔腿离开。

许浅樱呼出口气,还好这小子给面子,要个手机号码,怎么就这么难呢!

出了巷子,打电话给小白,小白报出店名,许浅樱找到小白。

“你真看见墨少天了?”

“嗯。”

“向阳在不在?”

许浅樱嫌弃地看了小白道,“他不落单,我有找他的机会?”

小白三八地问,“你跟他说了什么?”

“没有什么,要了电话号码!”

小白大呼,“这么牛B了么,浅浅看不出来,你挺厉害啊。”

哎呀,年龄不一样了,对待事物就不一样了,她十七岁时看墨少天背影都怕被发现,“你想你也可以。”

小白摇摇头,小白打心底里羡慕许浅樱,但是她不行,真的不行。

感觉自己超级幸运的许浅樱,买衣服也变得顺当了。

晚上回到宿舍,洗了澡上床,想到今天要到了墨少天的手机号码,心鼓动了起来,想给他发信息,她以前是文案,淫诗艳词背了不少,想了下,就给墨少天发了韦庄的《思帝乡》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这个暗示应该懂吧!

墨少天快睡觉时,手机响了下,拿过来一看,是许浅樱的号码,给他发了条信息,打开一看,抿抿唇,放下手机睡觉。

第二天上课,两人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再又一次换位置,这次她坐到了第四排,与墨少天向阳隔个组,许浅樱那个气啊,之前两次都是可以坐前后桌的,他两位置可以任意挑选,这肯定是墨少天故意,直接打脸她。

许浅樱咬后槽牙,这家伙真是冷石心肠。

天气炎热,她早已不去天台,每天还是画着苹果。许浅樱向老师委屈道:“老师,我没画到吐,疯了行不行?”

老师满意的点点头“疯了,就不是我教你,是你教我了。”

许浅樱不解,不过还是认命的画苹果,直到期末考试。

考了试回到家,院子里房子也盖好了,水电家具都安装好了,也空了两个多月了,可以入住了,许浅樱第二天去街上买了电视机,电水壶,下午便有人来安装,

又打印了很多宣传单,去海边,小镇上的电线杆上都贴上了。

宣传单贴出的第二天,就有人来入住,是一家三口。

许浅樱暑假没让王成夏补课,因为她想卖西瓜,前几天她就把西瓜种上了,昨天进去一看,满地西瓜,还好空间里的东西熟了之后便不再生长,呈现它们最美好的状态,也是她最希望的状态,不然你一个没留神,过了时间,就看见漫地都是爆炸瓜。

许浅樱先从二手旧货市场买了辆三轮车,然后从批发市场批发回来一车西瓜,然后全副武装,带上她的称,方便袋,遮阳伞,西瓜刀,出发。

因为海岸线很长,这里是没有开发的,所以没有小摊贩过来。

一到海边,找个树阴凉,把大阳伞价起来,拿出个西瓜开了,这个颜色不是太好看,肯定是市场西瓜。削了片偿了下,还蛮甜的。

可能车辆的普及,今年沙滩上人很多,荆州的净土沙滩,可能就从今年开始就结束了。

“来两片西瓜。”声音拉她回来,许浅樱忙切两片递给可人。

“多少钱?”

“两块钱。”

游人爽快地给了她两块钱。

海边空旷,太阳西移,许浅樱就蹬着三轮车回去了。一到家先进空间洗个澡,养养她这一天被晒的娇夫。

晒热的皮肤与冷水一接触,许浅樱直哼哼,这罪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