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九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2947
2018-05-28 13:27

第二天起床那腿直接迈不开了,用点劲都痛的厉害,王成夏自然被她骂了无数遍,没事爬什么山,差点还把她给气死,好在后来还行!

与王小白车库停车,刚好碰到向阳与墨少天。向阳几次交流后,发现挺好说话的,温润如玉,许浅樱立刻咧开嘴打招呼:“向阳,来了啊!”

向阳见许浅樱对着他笑的那叫一个灿烂,看到他们这么兴奋,难道真的对他有意思!想到这里心里还有些小高兴,男孩不经意嘴角也牵出一些笑容。

墨少天永远都是不搭理人,酷酷的把车架好,向班级走去。

“你还敢来学校,昨天季悦伊在家闹着要自杀”向阳看到清丽出尘的女孩,带着甜甜的微笑,突然想恶作剧。

“啥?”本来清纯可人做校花,变脸之后立即成村花了。表情跨度也太大了。这姑娘性子应该有些二!

不会吧!许浅樱刚才还觉着,上课前能碰到墨少天,是多么幸运的事。怎么突然就来这么个大反转,吓的心脏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

拉着向阳的胳膊问“那到底,人没怎么样吧!”他是听谁说的什么了么?她真的在家要死要活了么!

季悦伊居然还有羞耻之心,都不知道魏伟后来把她说成什么样,都在沙滩上晒LT日光浴了,还在乎这一星半点的。

不过她现在是处@女么,她的那点清纯还在么!如果还在的话,说不定也能自杀。想到这,许浅樱咽了咽口水,等待向阳的答案。

只见向阳,吱着口白牙道:“骗你的”

许浅樱松了口气,抽了下向阳道:“你吓死我了”没想到她老人家也能被这毛孩子给吓着了。

王小白在一边看着两人的互动,又是气又是着急,恨自己没用,气许浅樱不够姐妹。

“好痛啊”向阳被抽,与许浅樱抱怨。

“活该”许浅樱瞪了个大白眼。她还是跟着前面一直走路不说话的人就对了。

到班级许浅樱看到季悦伊已经到了班级,看到他们来时头也没抬,在安静的做习题。许浅樱看到她,轻吐口气,没事就好。

试卷评奖结束,召开了年纪家长会,许浅樱的妈已经来过了,而且开会的那天下午,刚好是下午班,她妈也没有调班,直接没来。

开家长会的第二天,活动课许浅樱在抄写课堂作业,那个王八蛋让她一个星期背两本英语书,后面生子表,从A到Z所有的单词,直接是要她死的节奏,她回去不仅要写家庭作业,还要背英语单词,数学公式,语文…哎~抄到哪了。她现在都是在空间里写作业,外面的时间直接是不够的,就\'算她二十四小时不睡觉,都是不够的。也幸好,她的记忆力比上辈子好太多了,难道是有空间的原因。

许浅樱正写的入神,突然有个信封放在她们的面前。

那个她想睡一万次的梦中情人竟然递了个信封给她,男孩神情专注,眼眸深邃冷静注视着她,许浅樱仿似被魔法定住般,激动不能自己。

墨少天见许浅樱不说话便离开。

许浅樱的心悸动不停,呼吸不过来,这时班级里进来两名男同学,许浅樱这才清醒过来,原来班级里就她一个人。他是看到时机来的么?

许浅樱立即把信封放到书包里,这种秘密,只能去她的空间,让她尽情尽兴。此时她心情已经飘忽的不知去了哪里,全在那里天马行空,会不会不是表白的,是不是只是想做个朋友,如果是这样她也喜欢。只要是墨少天,哪怕是写一个字给她,她都是喜欢的,况且还蛮厚的,应该不只一个字。

想不到这么淡漠冷酷的人,也想交朋友,还是很幼稚啊。

既然大家是朋友了,手机号码是一定要有的,许浅樱眯着眼,两手托腮,还应景的点点头。

许浅樱看了N次的手机,来不及等王小白,那丫还不知道在哪里疯,她先去车库推车,去校门那里,铃声一响,直接就可以出校门。

许浅樱恨不得立刻就能到家里,她直接闪进空间。她是第一个把车推到大门口,铃声一响,门卫按下伸缩门,许浅樱如射出的箭矢般,飞一般的窜出去。

她家到学校四站多路,七八个红绿灯,直到家时她都不知道,今天她闯没闯红绿灯,一个都没印象。进了家脱了鞋,进了屋直接闪人。

空间里几天没有整理,被许浅樱弄的乱七八糟,许浅樱直接坐蒙古包里的地上,拉开拉链拿出信封,信封口一歪,心一惊。

为什么手感不一样了,里面的纸片样的东西好硬。不是信纸,是一片一片的东西,难道是小卡片?卡片也是可以的,越是想越是激动!

拆开一看,有三个照片状的东西出来。

许浅樱拿起一看,那跃动的心立即拔凉拔凉的,扔掉手里得信封,坐在那里,郁闷了半天。原来是那天5班男孩给她们三个人拍的照片,真是有心了,还洗了三张。

发了半天的呆,爬起来捡起信封,拿出三张照片,身后绿树成阴,远处山峦重叠,三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对着镜头都露出害羞的表情。

看看三张照片前后反复擦看后,扔掉照片!不就是张照片么?直接给会死哦,神神秘秘还用信封包装,害她白欢喜一场。

第二天一早,王小白在她家的楼下见到她便问:“昨天,你有什么事啊,都没等我”

许浅樱没好气的回了句:“我肚子痛”不提还好,一提自己都觉着脸红。

“浅浅,你想去什么地方上学?”王小白有些话想问许浅樱,先找了些话说说。

“京都”许浅樱肯定的答道,与上辈子舍不得李爱梅,她只填的荆州的学校,结果遇上了苏安然,这辈子,就擦身而过吧!

“浅浅,有些话,我早就想问了,你是不是喜欢向阳”

“小白,我没有,我与他连朋友都不是,只能是同学”最近王小白怎么老是问这个问题啊,每次一问,许浅樱赶紧的与他划清关系。

“嗯,看你这些天,与他说话机会蛮多的,有些嫉妒”王小白说后,心底涩涩的。

“妒忌,我和他,小白搞错没有,我和向阳也就这学期,才说几句话好不好,拍电视发展也没这么快啊!”

王小白点点头说:“我知道,可是我就是嫉妒,你与他说话,可以那么自然平静,就像很好的朋友一般,我站在向阳的身边都紧张的跟什么似得,所以觉着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许浅樱踩着自行车白了王小白一眼说:“我看你真的很莫名其妙”

“这有什么好莫名其妙的,如果你喜欢的人,身边成天有女孩子晃悠,你能不吃错?”

许浅樱明了的回道:“你这么说我就了解了,你的意思是,我不要再与向阳说话了!”

王小白脸一跨哀怨的说:“也不是,哎呀,你怎么这么理解,不是!”头一甩,用劲蹬了几下,在车阵中,穿梭了几下,就看不见人影了。

“这丫头,成天脑袋里面想什么啊!”真替她发愁!

上辈子与王小白的友谊一点隔阂都没有,希望这辈子也如此。小白是个直爽的姑娘,到是自己有时候会有打些小算盘,却没有那么弯弯绕绕,希望跟这姐妹长长久久。

晚上去东南大学补课,王成夏看到她,把她骂了一通,昨天不去补课,不仅没打电话,电话也没回。到现在都没有打通,许浅樱这才想起电话,应该早被他打没电了。

她昨天被气的什么心思都没有,吃了晚饭直接上床睡觉,作业也没做,还是一早去学校写的。

他现在连自己看书的时间都没有了,整天给她操心,她到好,不知今夕是何夕。

许浅樱腆着笑脸,赔礼道歉,就差跪下给他磕头了。这才让王成夏气顺些。

四月中旬,向阳被广大免试录取,广大可是华国最高学府,班主任这两天走路的步子,都有些发飘了。下课后,王小白跑来找许浅樱说:“我决定了,我也去京都,到时我们可以上一个学校”

“可以啊”

“你们要去京都上学?”王玲在一边问,接着又说“我要和魏伟去一个城市”

许浅樱凉凉的说道:“希望吧”你们相隔十万八千里,而且王玲学的是设计,七月底就开学了走了,所以给了人家空子钻了。

王小白笑着接道:“真幸福,你两干脆抱一个学校好了”

王玲哼了一声道:“就他,算了!能在一个城市我就很满足了”

王玲的成绩以前不错的,就是在高二的时候与魏伟谈恋爱,下滑了很多,所以每次班主任开班会,说的谈恋爱会影响学习之类的话,王玲总觉着班主任在那她给全班做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