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十九章
重生之带着空间追男神
银河阿柳
2610
历史久远

西瓜好吃,吃过的人,都会买上三四个带回去。

许浅樱的生意,渐渐忙碌了来。

“小姑娘,你家长的西瓜确实不错哇。”

“是的呀,往年西瓜都没有今年的好吃。”她空间里的西瓜能不好吃么,就是嚼在嘴里都是裹着仙气的。

许浅樱白天卖西瓜,晚上还去了烧烤店兼职,烧烤店刚开业,生意好到爆。

十一点半,许浅樱到家,李爱梅坐在沙发上道:“吃过没?”

“吃过了。”

“你白天卖的西瓜挣不挣钱?”

“挣啊!”

“挣钱,你还去兼职,嫌白天都不够累的?”

她每天晚上泡在空间里,就是时间太多,她才去兼职的,空间里的近万种的草药都快给她种完了,习性也都差不多摸清楚了,“还好,能应付。”

“我看你从市场批发一车西瓜,要卖十多天,你这生意能好成什么样,再说气温那么高,实在不行,你就做那兼职。”

她全靠西瓜发财好不好,兼职是消磨时间的,“我知道了,妈,家里租的房子怎么样?”

“哦,这两天村委会的人来说,要去办一个执照,然后再去公安局备个案。”

“哦,那你就按着章法办事就成。”

“别扯开话,我跟你说,你听见没有。”

“听到了,我去洗洗睡了。”说后许浅樱上了楼。

李爱梅看着闺女的背影,这孩子一下长大了也不好,太有主张了,也不知道折腾的累不累。

许浅樱摸过手机,看到晚上九点多发的‘晚安’两字,不知道那个家伙有没有想她,她现在在空间里时间长,感觉有一两年没有看见墨少天了。

夏天雨水多,许浅樱在家休息了好几天了,今天终于放了晴,许浅樱拉了满满一车的西瓜出了门。

清早就有生意,明年说不定就有摊位了,明年她要租个摊位,没有什么比一杯冰镇西瓜汁更过瘾了。

“许浅樱?”

她都这样了,谁还认出来,许浅樱一抬头,看见向阳与墨少天,后面跟着两老人。

“向阳?”

“真的是你,还以为认错人了。”向阳看着只留两只大眼的人诧异道。

“嗯,我家就在这边。”说着许浅樱抱了一个西瓜,塞在他们的手中道:“好吃就再来,管够,没有刀的话,可以来找我,天黑之前,我都在这里。”说后瞥了墨少天。

向阳也没跟她客气,直接接过西瓜。

向阳转身对两老人道,“爷爷奶奶,你们先去玩,我遇上同学了。”

向阳说后许浅樱喊道:“爷爷,奶奶,好。”

老太太惊喜地看向许浅樱赞道,“这么大点的姑娘就出来挣钱了?”

许浅樱呵呵笑了两声,然后又看了墨少天,这家伙也在看她,看到她看向她,捕捉到她的目光,两人视线在空中相撞,许浅樱的心立马怦怦跳了起来。

“那我们先过去了。”老太太拉着老爷子朝海边走去。

这几天天愈热,来海边的人愈多,小镇人见到商机,纷纷做起了买卖,有人出租阳伞,有人出租躺椅,卖泳衣游泳圈,小桶小铲子玩沙子的,大桶大铲子赶海的,应有尽有,之前她还一个人在这海边,眼瞧着一天跟进一个小商贩,连卖西瓜的都多了起来,不过生意绝对没有她好。

向阳蹲在她的三轮车旁,一伸手就够着车把手问:“这车也会骑。”

“不会,这么多天骑下来也会了啊!”

向阳松开车把手,站起身面对着她,拉下她的蒙脸巾,认真地看了下道,“在这海边晒了这么多天,居然没黑。”还是跟他心目中的小仙女一样。

你知道我每天在空间泡多少次澡么,在空间捂多长时间才出来么?再说我这皮肤也是升过级的,许浅樱笑着把脸巾拉上去到,“防护工作做的好。”

“从暑假开始就干这个了?”

“嗯。”

向阳默,如果是她的女朋友的话,绝对不会让她受这样的罪。

说话间又有人来买西瓜,一买都是两三个。没一会就把一车给卖玩了。

向阳不可置信看着许浅樱道:“可以啊,生意不错啊!”

“天热,生意好点。我要回去装西瓜,要不中午去我吃饭。”

“你就别管我们了。”

许浅樱看了眼向阳道,“那晚上我请你们吃饭。”

向阳不语地看向许浅樱,她一天晒到晚,一天能挣多少钱,再让他请吃饭,这饭他还吃的下去么?

许浅樱跨上三轮车,可能看出向阳的心思又道,“那我带你们去个很好吃的地方吃晚饭,你请我吃!”

向阳点头应道:“可以。”

“那我走了,你们玩!”许浅樱蹬着三轮车走了。

到了家,许浅樱进屋子搬西瓜,李爱梅对姑娘第一次回来搬西瓜有些奇怪道,“今天生意这么好。”

“嗯,今天沙滩人多。”

“要不要我去帮忙?”

“不用,你在家就好。”因为有不少人来海边玩,这几天她家的日租房生意也不错,李爱梅守着家里做生意。

许浅樱瞄了眼她妈,见她妈进了屋,就都从空间里搬西瓜。

“浅浅啊,吃了饭再走吧,妈妈把饭做好了。”

“好。”

李爱梅进姑娘车上装了半车的西瓜,目光扫了眼堆西瓜的屋子,进里面还有那么多的西瓜,感觉这西瓜越卖越多,根本就没见少。

许浅樱吃了饭,骑着车过去,已经有人在那里等她卖西瓜,说是专门从市区开车过来买的,自从吃了她家的西瓜,别家的西瓜,他都吃不进嘴,她拖的一车,直接被他包圆了,还说吃完了会再过来买。

又卖玩了一车,许浅樱不准备回去再拖瓜了,又不好在众目睽睽之下空间里搬瓜。

看看时间已经三点多了,许浅樱去沙滩上去向阳他们,不用打电话,哪里姑娘多,他们肯定在哪里。

走到姑娘多的地方,向阳与墨少天躺在躺椅上带着墨镜,不知道是睡觉还是没睡。

“墨少天。”

男孩听到她的声音,坐了起来。

向阳也跟着坐了起来道,“爷爷,奶奶捞鱼摸虾去了,等会回来,我们就走。”

许浅樱点点头,向阳站起让了位置,他则坐到墨少天的椅子上,墨少天看他坐了过来,站起来,把躺椅放平,在向阳最远的地儿坐下。

她一坐下,身边的姑娘纷纷抽气,她都能听见她们磨后槽牙的声音。

“今天收入怎么样?”

“几百块吧!”许浅樱谦虚道,除了开始那几天,后来她一天平均都是两千多的。

向阳点点头,对得起,她天天风吹日晒的。

“西瓜怎么样?”

“我奶奶赞不绝口,要买两个带着。”

“到时我从家里拿几个给你们。”许浅樱说着,余光瞄着墨少天,今天穿了件灰色T恤,米色五分裤,穿了双拖鞋,腿毛有些密,白皙的脚趾上都是黑长的汗毛。

“阳阳,小天,看我们逮着什么了。”老太太拎着小桶向这边走来喊道。

向阳起身走至老太太身边,接过小桶,低头看小桶里的东西。

老太太见到她和蔼地问:“小姑娘西瓜卖完啦!”

“是的,奶奶。”许浅樱说后,老爷子拿着铲子也走到了跟前。

向阳收拾东西道:“好了,人齐了,我们走吧!”

许浅樱跟他们说,沿着海岸线马路向南大概一公里这样,有个金沙滩烧烤,让他们在那里等她,她去骑车。

向阳把手中的东西递给墨少天道:“阿天,去开车,我跟许浅樱去骑车。”

墨少天没有停留,听了向阳的话,领着两老人走了。

许浅樱很失落,感觉她在墨少天的心中没有任何痕迹,任何的停留,她对他而言什么都不是,甚至就那种过目就忘了。

许浅樱有时候停羡慕向阳的,至少他与他有亲情的牵绊。她对他而言,什么都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