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魂香他处有人怜
穿越之朱家新女
小小酥
2293
2018-05-28 13:27

朱媛有种大梦初醒的感觉,睁开朦胧的眼睛,眼前不是很清晰,手撑起身子坐起掌下却是绫罗铺垫,四周是粉色的纱幔,边上是垂下的流苏。

帐外一面朱红的镂空雕花梳妆铜镜,檀木圆桌。眼前所见皆不是寻常所见。

额头的痛感让朱媛收回所有目光,摸了摸头,却是缠着一层一层的纱布。

怎么回事?她不是出车祸吗?她这是在哪儿呢?无数个问题围绕着她。

想下床,床下摆的是一双绣花鞋,迟疑了一下还是穿上鞋子,缓缓站起,在房间里摸索了一圈,突然一道声音在脑子里炸开,这,这完全是古代女子的闺房啊。

她急切的拉开房门想否认内心的想法,可是外面是极其陌生的地方,一个小院里有两名少女正在浇着花。

正在浇花的两人听见房门“吱呀”打开的声音,皆转头看向朱媛,面露喜色,急忙放下手中事务,朝朱媛奔来,对着她左瞧瞧右瞧瞧。

“呀,小姐,您可醒来了,这可真是太好了!”绿衫少女先来到她身边,拉着她道。

“小姐?你们是在叫我?”朱媛糊涂,惊讶的指向自己,她何德何能做个小姐啊,这果然是个梦。

她摇晃着脑袋转身回房,打算继续睡觉,在梦里当个小姐虽然还挺过瘾的。

两个丫头见小姐像是自言自语般一个人径直回屋内,继而心满意足的蹬掉鞋子躺在床上,像晚时入寝般闭上眼入睡。

“英姐姐,小姐这是怎么了?”绿翠不解的问道,怎的小姐醒来这么奇怪。

“我也不知。”阿英也第一次见小姐这般,难道是伤口未愈魔障了?那可糟糕了,她当下也是手足无措。

阿英也随之进房,立于朱媛身旁,小心翼翼的询问道,“小姐,您还好吗?”

朱媛又听见小姐这称呼,她是想当小姐想疯了吧,她一定要醒来,回到现实中,虽然被人叫小姐的感觉很好,可现实总是与梦境背道相驰,若说她梦里有多好,那她现实该有多惨,若是被救活躺在医院,她怕不是已经倾家荡产了吧。

“小姐,您睡着了吗?”阿英继续问道,内心的担忧加剧。

什么情况,耳旁还是小姐,她睁开眼,眼睛直直的看着上方,上面不是天花板,而是房梁,这也完全不像梦啊。

她一下坐起,心“噔噔”直跳得厉害,床下依旧是那双绣花鞋,她也没心情穿上,而是赤脚踏在泥石地上。

门外站着一直观察着里屋情况的绿翠,小姐突然冲出来,与她打了个照面,一双慌乱的眼睛直直对上朱媛陌生的双眸,她委屈的叫道,“小姐?别吓奴婢。”

“求你了,别叫我小姐了,小姐也不是什么好称呼。”脚底冰凉的触感使现实感约加浓重,也使她心浮气躁发起了脾气。

“您是我们的小姐,这怎能更改,外面风凉,绿翠,去拿件外套出来。”阿英从里面缓缓走出来,招呼绿翠道,又低身蹲下替朱媛穿鞋。

朱媛哪收过这样的待遇,她脚瑟缩一下,俯身拿过鞋子,说道,“我自己来。”

绿翠进屋为她拿了件披风披上,阿英则搀扶她回到内屋躺下,绿翠紧接奉上一杯热茶。

“小姐,奴婢去禀报夫人老爷。”阿英说道,绿翠,你好好伺候着小姐。”又嘱咐完绿翠出去了,并顺手带上房门。

见阿英出去,朱媛才打量这个十三四岁,一脸天真的的翠绿,她佯装头疼,捂着脑袋,“绿绿,我一想事就头疼,你告诉我这里是哪儿啊?”

“头疼?头疼最严重了,我还是先去叫个大夫开吧。”头疼那不是可大可小的,她想去叫大夫,,又被朱媛拉住。

“别去,你只道回答我的问题便好,不想事就不疼了。”

绿翠眼睛充满担忧,她回答道,“这是小姐的家,朱家内宅啊。”

朱家内宅?想她朱媛从小便失去父母,无亲无故,何来的家?再说她出了车祸,此时不是应该在医院,就是应该在殡仪馆。朱家内宅,没做梦的话一定是穿越了。

“现在是哪年哪月?”她又问。

“崇志二十年,六月初十,怎么了,小姐,别吓我啊。”小姐的问题越来越古怪,她的声音有些不安,小手不停地搅在一起,明亮的小脸上浮现出慌乱。

看小丫头一下慌了神,朱媛用手擦拭着她的眼泪宽慰道,“没有,你别慌,我没什么事,就是睡醒之后有些迷糊了,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就好了,好吗?翠绿。”

她重拾笑容,说道,“小姐尽当问,翠绿知道的一定全权说给小姐听。”

“我的名字?”

“小姐姓朱单名一个媛。”

“哪个媛? ”和她一样的姓名?

“当是名媛淑女的媛,小姐您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了。”绿翠喏喏道。

“小丫头还还嘴,小姐自是考验你对我的关心程度,看看你我是不是表面主仆。”朱媛作凶状。

“小姐怎么能怀疑翠绿呢,翠绿和英姐姐可是从小就陪着小姐您了呢……”说完憋出几滴委屈的眼泪,看着煞是有些可怜。

朱媛看着这小丫头眼泪说来就来,心情都表露在脸上,想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孩子罢了,便也放下戒备来。

“乖,小姐我最疼你了。”捏了捏她的小脸,“我是随便说说的,我再问你。我的头是怎么了,怎么隐隐作痛的。”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翠绿有些迟疑,怕戳中小姐的伤心事,但在朱媛的强势压迫下,她还是说了出来,“那日是安学府派人来通知老爷夫人说是小姐落水了,当时头流了好多血,可吓坏老爷夫人了,夫人哭了一天一夜呢。”

这小丫头的,怎么这么容易偏离重点呢,她给了她一个眼神。

绿翠心虚的又接到,“池子不深,大夫说小姐是撞上了水里的积石了。”

“那我怎么落水的?”不会是不落俗套的被奸人所害吧。

说起来绿翠的脸上一脸愤怒,“哼,穆家小姐居然说小姐是自己跳下水的,谁信啊,倾慕卫少爷居然做出这种害人性命的事,呸。”这话说了不过瘾,她还呸了一声。

绿翠的动作引来朱媛穿越来的第一个笑容,这样和小姐同声共气的丫鬟不多见了,她一定和原身的朱媛感情颇为要好。

看来也是挺大一件事,但这些事现在也与她无关,她也不至于为难一个小姑娘再说什么。现在来到这里她也没什么好哀怨的,虽是古代并且是不知名的朝代,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这是她的重生,在现代的最后一刻老天听到了她的祈求,她应该珍惜。

“对了翠绿,刚才我问你那些事都不许和别人说道,与阿英也别说,知道吗?”她怕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是,翠绿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