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有父有母万事宜
穿越之朱家新女
小小酥
2115
2018-05-28 13:27

不过一会儿,房门被推开,进来一个妇人和一个中年男人,两人华冠丽服,妇人气质如兰,优雅端庄,是古代女子的娇柔,男人锦衣玉带,不怒自威,说不出的威严。

之后跟着进来的是一位大概五十有几的男人,胡子花白,看着老当益壮,粗布麻衣,肩上背一粗木质方盒。

朱媛肯定前者就是原身的父母,毕竟两人的气质在那里摆着,见两人快要走近,便虚弱地道了声,“爹,娘。”

妇人上前,坐在床沿上,轻抚着朱媛的脸,她的手很细腻,很温暖,朱媛乱如波涛的心也被安抚下来,但也不敢轻易懈怠露出破绽。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朱夫人道多日愁眉不展的脸终于露出些喜色,“杨大夫,麻烦你给阿媛看看,还有什么问题吗?”

一直待在一旁的杨大夫终于被记起,他把箱子放在桌上,夫人从床沿退了下去让杨大夫诊脉。

他搭起手探在朱媛的脉上,说道,“朱小姐的脉象已平稳有力,敢问小姐还有何不是?”

“其他地方倒没有,就是头还有些疼。”,这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她如实回答。

他点点头,站起身开始拆朱媛头上的纱布,纱布一层一层被剥落下来,他打量了片刻说道,“伤口已经结痂了,小姐说的痛是头里面痛还是皮外的痛?”

她试着摸疼的地方,摸到一片结痂处,她疼的倒吸一口冷气,说道,“皮外痛,皮外痛。”

“恭喜老爷夫人,小姐已经痊愈了,我再开两幅养皮外伤的药就好了。”杨大夫微微俯身贺道。

朱夫人这才放下心了,杨大夫是皇城的名医,他说没问题那准是没问题了,“双菊,待杨大夫写好药方你便随着杨大夫去抓药吧。”

“是,夫人。”双菊应道。

“那老夫便告辞了。”杨大夫背上他的木箱子出了门。

“没事了就好,只是别再天天往东巷府跑,你老爹的脸还要不要了,嗯?听见没有。”朱老爷就不似朱夫人一般温柔了,冲着这些出口的话,朱媛隐约猜出了朱老爷的脾性。

“老爷,阿媛才刚好,你也别再训阿媛了,这次她也知道厉害了。”朱夫人朝朱老爷撒娇,朱老爷见爱妻如此,也不似刚才那般威严。

火头烧到这儿,朱媛也不在沉默,在她现在看来这两人是真疼他们的女儿,可他们女儿不知做了什么事,让他们心寒,面对这些对她而言的一些莫须有她也只有一一吞下,想着替原身应承着,便当着两人信誓道,“女儿以前不懂事,经此一劫定痛改前非,好好做人,我发誓。”怕他们不信,还赌上三根手指。

“呵呵,这还会说笑了,你啊,就信了阿媛吧,这次受的皮肉苦也值当了。”朱夫人劝说。

“知道知道,要断了念头才行啊,算了,让绿翠和阿英好好伺候着,你也别打扰她休息了,其他的让她休息过后再说。”

说完拉起朱夫人,可朱夫人有些不舍,想再多陪陪女儿,朱老爷哪有什么女儿家的多愁善感,只是悄声在夫人耳边说着什么,朱夫人就一脸娇容,面色有些红润,小鸟依人般挽着朱老爷的手,小声道,“你个老不正经的东西,说什么呢,”转身有又吩咐绿翠和阿英,“好生伺候着小姐。”

“是。”两人同声回道。

两人离开后,朱媛有些羡慕地喃喃,“爹和娘感情真好。”

绿翠也是一脸向往,“是啊,老爷夫人夫妻多年,一直如胶似漆,老爷虽然经常板着脸,却在夫人面前一直没有脾气,小姐以后也会向老爷夫人一样这般的。”

爱情?这种东西是朱媛现在不想的,她现在啊只想做一只妨碍社会进步的米虫,在现代那是敢都不敢想的,想不到她车祸前最后一口气之前许的愿,真的灵验了。

现在虽不知这朱家是什么样的人家,但就目前为止,闺房华丽,丫鬟侍女也有,家庭和睦,看来是一个吃穿不愁的人家,现在啊,她只有一个想法,“阿英,我饿了。”

“是,小姐,奴婢马上下去惫饭。”阿英回,临走前一并抓走了在边上卖萌的绿翠。

房间里只剩下朱媛,到现在,他都不知道知道自己到底是魂穿还是身穿,不知道自己的模样。

坐在铜镜前,镜子里映出一张不是很清晰小脸,却也能见整个人的面貌,脸有巴掌大小,不过十六七岁,长发及腰,肤如凝脂,样貌却是平平,虽和现代的自己不同,但都没什么出彩之处,她轻轻拍拍脸,“没什么不好的,不会招惹是非。”只是轻轻拍打,脸上也是出现微红,她有些心疼了,这么细腻的皮肤,应该好好保护才对。

待饭菜上齐,朱媛盯着眼前的东西犯了难,电视里的千金小姐不是吃的燕窝,鲍鱼吗?为什么到她这里是这些东西。

“绿翠,你告诉我,我们家是不是没钱了。我的山珍海味,燕窝鱼翅怎么没有,青菜,清汤,稀饭?”朱媛拿起碗里的勺子,真的没有几粒米。

“小姐说什么呢,老爷生意做的好着呢?”绿翠宽慰道。

“那为什么要把我当兔子喂,病人刚好不是应该吃得好些吗?”她不服,她要吃肉。

“小姐刚刚醒过来,还是吃清淡的再说,再者刚才奴婢问了大夫,大夫说忌辛辣,过两日奴婢再给小姐备些好东西补补,好吗?”阿英解释的句句在理,她也不再好反驳。

朱媛无奈,看着那些青菜一点也提不起胃口,只是肚子已经很饿了,还是得进些食。

吃完后得了些劲,问道,“绿翠,我这睡了几日了?”

“有两日了,小姐。”

朱媛惊起,现在是六月,大热天,她闻了闻身上,那她岂不是要发臭了。

阿英是个懂得察言观色的丫头,看出她的动作,说道,“小姐不用担心,我和绿翠这两日轮流为小姐擦拭过身子了。”

“哦,那还好。”她放下心,但总觉得身上哪里还是有些酸酸的味道。“那我的头发呢?”撩起一丝头发,哭丧着脸,“哇,阿英,要发臭了。”

阿英也愣了一下,只记得给小姐擦身子忘记给小姐打理头发了,“奴婢马上去备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