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初见伯巧知安学
穿越之朱家新女
小小酥
1939
历史久远

梳洗完,浑身清爽,精神抖擞,朱媛在内宅简单的看了一下,院落很大,院子中间有一颗很大的香樟树,其他地方都是种的一些花草,她让绿翠和阿英搬来一张软榻置在树下的阴影处,打算来个从未享受过得下午茶。

“小姐,奴婢拿来了您最喜欢的桂花糕,你尝尝看。”

“嗯,放下吧。”她说道。

她拿起一块桂花糕尝了尝,入口即化,满口花香,脸上化为欢喜。点心确实不错,“这是自己做的吗?”

“是啊,小姐不是喜欢吃点心吗,这是夫人重金请来的,尤其桂花糕最甚。”

吃了几块又觉着缺点什么,想了想,道,“绿翠,顺着给我沏一壶茶来,要绿茶。”

“是,小姐。”。

又连着吃了几块,过了瘾才收嘴,用手绢抹了抹嘴,扔在一旁,重新躺会软榻上,闭上眼睛准备眯一会儿。

绿翠端着茶回来便看见自家小姐已经睡着,两手搭在榻外,双脚极不文雅地张开,为小姐盖上滑落在一旁的凉被,顺了顺朱媛的姿势,她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朱媛睡的很舒服,毕竟这是她在现代从未享受过得生活,就连脸上也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笑意,不时有些凉风吹过朱媛的脸颊,感觉有些阴影照在自己身上,猛地睁开眼对上了一双沉沉的眼睛。

“你,你,你是谁?”朱媛一下子坐起来,戒备的看着来人,任谁睁开眼看见一个男人正看着自己也不会镇定了。

那人直起身子,失笑道,“妹子连自家大哥都不识了,这可怎么办呢?”朱煜假意用手中的折扇敲了敲脑袋,又转身看了看旁边的人。

朱媛想想也对,一般人不会这么光明正大出入的她已经镇定下来,并款款回道,“怎么会,只是大哥突然到来,没个声响,小妹受了点惊吓而已。”

“原来是这样,那大哥就放心了。”朱煜了然说道。

“小姐,怎么了?”听见朱媛的声音,绿翠和阿英也从侧房过来。又见来人,两人躬身道,“大少爷,卫少爷。”

“嗯。”朱煜与站在一旁的男人应声。

“请少爷与卫公子等候片刻,奴婢伺候小姐梳妆。”

阿英不卑不亢上前把披风披在朱媛身上,朱媛才注意自己此时正散着头发,嫌热也只穿了一件薄衫,在她看来这这没什么,穿的还是挺严实的,但是在古代女子眼中这已经是衣衫不整了,在男子面前着实有些不雅。

被阿英和绿翠穿戴打扮出来已经是大半个时辰了,门外的两人已是坐在石凳上喝她的茶,吃她的桂花糕,她的怨念不是一点点啊。

朱媛大步走过去,坐了下来,狠狠的看着正丧命于朱煜嘴下的桂花糕。

似是收到朱媛的怨念,朱煜对着旁边的男子道,“伯巧,你也尝尝,我妹妹这里的点心可是请大师傅做的,不比你们卫府差。”

卫伯巧瞧了一眼桂花糕,眼中闪过一丝嫌弃,脸上却是未见变化,说道,“不必了,你也知道的,我不喜甜食。”

朱媛怎么听都觉得这是话外有音,这是不喜甜食还是不喜朱媛,她也不在意,挑挑眉,捻起一块桂花糕,扔进嘴里,说道,“那就可惜了,我恰恰爱吃甜食。”

朱媛也不知道为何会对他隐隐有些敌意,或许是听绿翠说了一些关于朱小姐的事而不待见他。

朱煜见两人隐约有些火苗,有了煽风点火的念头,“阿媛怎么不问伯巧怎么会和我一道来探你呢?”

朱媛眯了眯眼睛,仔细打量着朱煜这个人,大概十八九岁,一股温文尔雅,书生之气,旁边的卫伯巧虽也是温雅之人,眉间却透着清冷疏远之气,令人远观而不可亵玩。两人皆是男人中的上品。

“阿媛何以这样看着哥哥啊?”

“没有,只是想你着捡来的还是我是捡来的罢了,我们是不是亲兄妹而已。”怎么这么多事,若这身体还是原来的灵魂,怕是已经心花怒放了。

“哈哈。伯巧。你看阿媛如今能开玩笑了,想是已经痊愈了,你也放着你一颗心吧。”

“瞧着是精神了,那我也就不多打搅了。”说完卫伯巧站起身,对着朱煜说,“想你也有事与你妹妹说,我们的事下次再说吧。”

“嗯,那我就不送了。”朱煜道。

直到卫伯巧雪白的衣角消失在转角处,朱煜才收回目光。

看朱煜目光深沉,朱媛腆着脸,一脸八卦地问,“你们之间什么事儿啊,你们的终身大事吗?啊!”她吃痛,揉了揉被朱煜用手敲过的头,一脸不客气,“我这大病初愈,你也下得了手。”

“我看你是太有精神了,胡言乱语。”朱煜伸过手,替朱媛揉着刚才他敲过的地方,关心的说道,“我一接到下人通知就马上回来看你,你倒是说胡话。”

“我是开玩笑嘛。”她理亏,一边也拒绝了朱煜的动作,虽是她哥哥,但并不是与她这个朱媛有关系的哥哥,也是有些陌生感。

面对朱媛的拒绝朱煜也不在意,“刚才父亲与我说了,让你再休息几日便到安学府上课,你也别担心,我会处处照拂你的。”

见朱媛一脸痴相,仿佛失了魂魄般,关心道,“阿媛?怎么了?”

朱媛已石化,现在在她脑子里只有几个重点词,安学府!上课?!excuses me?

“我可以不去吗?”

朱煜不解了说道,“当时不是闹着要去吗?”

那是原来的朱媛说的又不是她这个朱媛说的,她一个外来人员上什么课啊。

朱煜担心朱媛怕是有了阴影,开解道,“以前是哥哥关心不够,不知你承受着那么大的压力,是哥哥不对。”

“呵呵,呵呵。”朱媛皮笑肉不笑。